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升堂
作者:霖季霖  |  字数:2012  |  更新时间:2019-10-31 18:54:06 全文阅读

陶霖一直在注意着谢二,谢二刚动出匕首,陶霖比他还快瞬间掀翻了桌子,谢二的匕首捅在桌子上,桌子的木板都被捅开了。陶霖一边高呼黑魁的名字,另一边就往窗户外跑。叶睿之拉着谢衡躲到了角落。

黑魁那边听见呼喊之后开始撞门,门插着门闩,黑魁子一下尚未撞开。谢二眼见事情不妙,先杀陶霖妙。谢二将匕首朝着陶霖投掷过去,陶霖忙一矮身躲避,紧接着谢二已经来到陶霖身后,抓住陶霖的衣领,一拳打在陶霖的肚子上。这一拳下手重,陶霖腹中的水都被打了出来。谢二捡起匕首,就要杀死陶霖。

喀嚓一声

黑魁子撞断了门闩,冲了进来,抄起一条板凳砸了过去。谢二用手抵挡,陶霖乘机从他手中逃出来,从窗户跳了出去。黑魁子和谢二在里面你来我往的扔了几回合东西也退了出来。出来后陶霖和谢二各自召集了人马,在如意客栈门前的空地上摆开了架势。

大晚上的陶霖这边丙组家丁和黑魁、杨云明。谢衡那边有谢二和丁组家丁,另外一个丙组家丁基本被充作了衙役。这样双方的人数相当,但丙组的战斗力要高出丁组一个档次来,叶睿之尖锐着嗓子喝问丙组家丁:“你们干什么!你要跟着陶霖造反吗!”

丙组家丁们面面相觑,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匆忙之间被杨云明叫起来了。陶霖道:“大家不要听他瞎说!这个人蛊惑衡少爷,叫衡少爷把你们全部放到银白边缘去,到那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吃苦,他好把控衡少爷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

陶霖两句话就把丙组家丁对叶睿之的仇恨煽动起来了,叶睿之扯着嗓子喊道:“大家不要信他的!他是要造衡少爷的反!”

杨云明这时候站出来道:“兄弟们,你们想想陶霖什么时候骗过咱们,当初在高州城里一起吃苦吃甜!陶霖那是刺史大人的侄子,是老太爷器重的人,这个姓叶的是个什么东西。”

丙组家丁们觉得有道理,就连丁组的人都开始动摇了。这时候黑魁子的粗大嗓门大喝一声:“呔!你们这帮混小子不知道谁是反贼吗!”

丁组人们心神一震,手中棍棒有的就掉落在地上。谢衡阴沉着脸,照这个态势发展自己恐怕会吃上大亏:“今晚的事情是一个误会,没有人是反贼,你们回去好好休息。”

杨云明不依不饶道:“衡少爷你被小人蒙蔽了,那个姓叶的没安什么好心,一定要杀了他。”

叶睿之傻眼了,明明是要杀陶霖的,怎么弄到自己身上来了。他惊慌的看向谢衡,谢衡没有看他,但是眼神坚决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明天升堂要请县令大人调查。”

陶霖拱手道:“既然衡少爷说没有被奸邪小人蒙蔽,那我等便就此散去。”

谢衡脸色阴沉,一样拱手回敬。陶霖随即带人离开,丙组人问道:“陶公子,咱们不继续留在客栈吗?”

“我带你们去二爷家!”

众人面面相觑,陶霖解释道:“衡少爷被叶睿之那个小人蒙蔽了,听不进去别人的话,我们继续留在客栈,姓叶的一定会教唆少爷把咱们杀掉或者流放到那种荒野之地。”

陶霖不敢和他们说实话,生怕实话一讲这帮人就把自己给绑了送给谢衡了,只有一步步的套住他们。小九子吓得双腿瑟瑟发抖:“叶睿之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陶霖颠倒黑白道:“叶睿之见你们勇力无敌因此心生嫉妒,刚才在里面如果不是黑魁及时赶到,我就被谢二杀了。”

“啊?这样啊……”

杨云明问道:“陶霖哥刚才为什么不杀了叶睿之?”

“叶睿之有衡少爷护着,还有那么多的手足兄弟,我也不忍心他们背上不忠不义的骂名,更不想伤到他们。”

陶霖这几句话一说算是彻底的安抚住了众人,成功的将众人心笼络。陶霖带着一行人投靠了谢克享,谢克享非常高兴,想不到自己的那个大侄子这么蠢,这么快就把陶霖和他手下的人送到自己这边了。谢克享拍着胸脯道:“明天我就去陪你到县衙告状,不行的话去州里告!”

文思十四年三月五日,银白县爆发了一场十年一遇的大案,谢克享带着儿子谢朱和手下家丁黑社会混混一百多人混合着陶霖、黑魁、杨云明的二十多人一起来到县衙大门口。杨云明上前擂起那面已经落满灰尘的喊冤鼓。不一会县衙中门大开,两边是乙组家丁充当的衙役,擂起水火棍,刚做几天的家丁水火棍也被敲击的不伦不类。

口中威武还没喊完,谢克享和他的一百多号人已经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一下充塞了大堂。大堂最上面坐着的是县令曾广是,旁边坐着县尉谢衡。谢衡抢过惊堂木狠狠拍在桌子上:“堂下何人!还不退出去!”

谢克享笑嘻嘻的道:“这是我的大侄儿吧,我是你二叔,怎么不认识了?”

谢衡板着面孔:“大堂之上没有叔侄亲戚,再不退下叫人给你叉出去!”

“叉出去?哈哈哈……”

这句话引得谢克享的人哈哈大笑,乙组家丁们已经被淹没在人群里不知道被挤到哪个角落去了,谢衡气的脸色铁青死命的拍着惊堂木:“肃静!肃静!”

可是根本没人听他的,曾广是小心翼翼的想接过惊堂木,谢衡气的随手一扔,惊堂木被丢到桌子下面,曾广是忙钻到桌子下面去捡。那滑稽的样子更惹得大家放肆大笑,就连陶霖和谢朱两人也都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曾广是爬上来扶了扶歪了的帽子,清清嗓子,不轻不重的将惊堂木放在桌案上:“大家安静一下……”

谢克享高声道:“好了好了,不要闹了,大家给县令大人一点面子。”

众人安静下来,曾广是给谢克享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