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谢二爷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04  |  更新时间:2019-10-31 17:52:07 全文阅读

“那个师爷陶霖要不要带着一起来?”

“索性一起叫上,看他能不能为我所用。”

谢朱明白父亲的意思,躬身:“是。”

当晚曾广是到来,谢克享亲自出门来迎,搞得曾广是诚惶诚恐,一旁的陶霖则有谢朱亲自陪同,谢朱给陶霖的感觉是这个看似谦逊的年轻人无论心计还是城府谢衡和叶睿之两个人绑一块都比不上。

谢克享在家中摆下酒席,请曾广是和陶霖落座,谢朱首先起身道:“我在诸位面前是晚辈,先请敬三位长辈一杯酒。”

曾广是和陶霖连忙起身,陶霖这还是第一回被称作长辈,心中不禁暗暗想到果真是变了,凭自己挣来的一切,真的是不一样了。谢克享招呼两人坐下:“两位是贵客,。让这小子敬酒。”

两人哪敢真让他敬,曾广是忙道:“二爷真的是太客气了,我们哪里受得起这样的大礼。”

谢朱不管二人如何推脱,执意将酒敬下。两人又客气谦让了好半天才坐下,不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谢克享开门见山道:“听说我的那个大侄子做的有些过分,县令大人你怎么看?”

曾广是额头上的汗一下就出来了,对于谢克享和高州那边谢氏的矛盾他自然是知晓的,否则这县令他就白干了,只不过他不明白谢克享现在问出这样的话是个什么意思。陶霖心中鄙夷,这个县令的胆子实在太小了。

谢朱在一旁帮腔道:“大人,您有什么话就直说,这酒桌上就我们四个人。”

曾广是眼睛看向陶霖,意思是:这话不好说,还有一个谢衡派来监视自己的人,这让谢衡知晓了该如何是好。

谢克享咧嘴笑道:“曾大人不要怕,您是县令大人,就算有啥事这不还有我们吗?”

说着眼睛有意无意的往陶霖这边瞟,陶霖颇感尴尬的喝了一口酒。曾广是见这父子两个相逼今日不说出个道道来恐怕不会让自己走了,况且依照目前银白的局势不容得自己骑墙做墙头草了,未曾说话先叹上了一口气道:“陶兄,今晚我说的话你不要在意,唉,县尉大人的实在让很多人丢了饭碗,让他们怎么养家糊口啊……”

谢克享面容严肃道:“这是一个要紧的问题,你叫那些被开除的公务人员到我自己来,几个人我还是养得起的。”

曾广是起身作揖道:“哎呀,那可真是太好了,本官替他们拜谢谢老爷。”

谢克享摆摆手道:“这都是小事情,只是你以后身边没有得力的助手了,手上缺人怎么办?”

曾广是又摆上一副愁容:“我怎么还需要人呢,只怕银白以后的事务全部都要县尉大人来做了,我倒是可以躲得一个清闲了。”

谢克享双目炯炯有神看着曾广是道:“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就不绕弯子了,你愿不愿意跟着县尉干了!”

在谢克享和曾广是谈话的同时,谢朱的注意力始终放在陶霖身上,观察这位谢衡派来的师爷是个什么反应。让他微微失望的是陶霖全程神色没有半点的波动,在心底默默的将陶霖重视起来。

愿不愿意跟着县尉对着干?曾广是在心中盘算着自己的得失,当初刺史胡国昭派他来到银白他心中就是一百个不乐意,但是上令不可违没有办法拒绝。来到银白县已经有两年了,谢克享父子对他还都不错,虽然关系到谢家利益的他插不上话,全力为这父子开绿灯,但是在其他事务上他还是县衙老爷。谢家父子逢年过节的孝敬钱给的也大方。

可谢衡来了这架势可有点不一样啊,第一天就把自己的人全部撤换了,往后这还能有自己好日子过,还能收到黑钱?身上没钱怎么到上面活动升官啊。曾广是犹豫中权衡利弊,谢克享在一旁安静的等着,曾广是下定决心一咬牙:“好!我听二爷您的!”

谢克享抚掌大笑道:“这就对了嘛,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怕,有我给你撑腰!”

“多谢二爷!”

谢克享那双大眼睛看向陶霖:“县令大人已经做出抉择,师爷怎说?”

曾广是附和道:“二爷恐怕还不知道,陶霖师爷可是刺史大人的侄子,在高州城里已经传开了,我也是上次去高州办事听说的。”

“哦?那太好了!”

谢克享大眼睛一亮,陶霖心道胡国昭恐怕都忘记了还有自己这么个人,装模做样的拱手道:“刺史胡大人与家严曾有些交情。”

刺史和他爹有交情,那他爹也应该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谢克享开口询问道:“不知令尊是什么人,我没准还知道。”

这陶霖可就不能说了:“陶霖实在是不成器,家严训诫陶霖,陶霖万万不敢在外说出他的名讳。”

谢克享更觉陶霖了不得:“既然不方便说,那就喝酒!”

又是两杯酒下肚,谢克享忍不住道:“刚才我们的谈话你也听到了,不晓得你有什么见解?”

陶霖和曾广是一样,一直在心中计算利弊,他不想就这样明确的倒向两谢的任何一方,但是谢克享是逼上门来了。谢朱在一边幽幽道:“我的那个堂哥虽然我只和他见过几面,猜忌心中,陶兄回去只怕得不到信任了。”

陶霖一抬头正好看见谢克享在奸笑,这对父子手段果然高明,把谢衡拿捏得死死的,自己不自觉中也落入了圈套。在银白谢衡肯定斗不过他们,问题是高州那边怎么办?那里还有一个精似鬼的谢家老太爷,势力也更加的庞大。

谢克享猜测着道:“我估摸着陶公子你哪个大家族出来试炼的吧, 你莫不如直接说出来你想要得到什么?看看我能不能满足,你再做出选择。”

陶霖顺水推舟道:“谢二爷光明磊落,陶霖也就不多做隐瞒了,家中给我的任务是建立一个自己的势力,带上一百个忠心耿耿的人回去。”

谢克享笑道:“这简单,我马上就可以派上一百人跟你回去!”

陶霖苦笑道:“若真是这般简单就好了,家中长辈若是检查岂不是露馅了,若被判成作弊麻烦可就大了。”

谢朱为陶霖分析道:“陶公子既然到了银白,银白能够帮助公子完成此事的只有我父,公子还有什么好犹疑的呢?”

陶霖想了一下,好像并没有更好的选择,要发展自己的势力依靠着谢衡是百分之百的不行了,回到高州?那更不行,只怕老太爷是直接把自己装进麻袋扔进清砂湖。陶霖起身拱手道:“好,那便依二爷与少爷所言。”

谢克享走上前抓住陶霖的手,另一边拉着谢朱道:“我看你们年纪相仿,若不如结为兄弟可好?让我攀一攀陶家的高枝。”

“这……”

曾广是拍掌道:“这样最好,本官能够有幸看见一场这样的缘分。”

谢克享今天是给足了曾广是面子道:“曾大人为小儿与陶公子作证。”

“好!”

陶霖和谢朱当场结成了异姓兄弟,陶霖在多出一个叔叔胡国昭后又凭白多了一个义父谢克享。当晚谢克享想要留陶霖和曾广是住下,两人全部推辞掉了。只剩下谢氏父子两个后,谢朱问父亲道:“陶霖那个人可以相信吗?”

谢克享道:“不管他能不能相信,不管他是从哪里来的,他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你一边用他也要一边防着他。”

“是。”

陶霖是由谢家父子的仆人送回来的,而那仆人又一不小心说出了陶霖与谢朱结拜的事情。陶霖知道他们的意思也就没有多加阻拦,反正已经做出了决断。谢衡大怒,立即叫来叶睿之、谢二让陶霖面对三堂会审。

谢衡大声训斥道:“陶霖你好大的本事!枉我那么信任你!你倒好,一转身就把我卖了!还跟谢朱成了兄弟,我是不是要叫你一声贤弟!”

叶睿之冷潮热讽道:“我就知道这个人靠不住,这才几天就成了谢二爷那边的人了,老太爷知道了还不得气疯了。”

谢二抽出腰间的匕首,森冷的寒光在屋中闪烁,只要谢衡一声令下就叫陶霖身上多出一个血窟窿来。陶霖面上平静,可心中时刻在注意那柄匕首,在进屋之前他已经吩咐了黑魁子在外面扽等着,一旦事情不对马上冲进来救他。

谢衡呵斥:“陶霖!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无话可说了?”

陶霖恭敬的拱手道:“我奉太爷的命令来到银白,您和二爷都是谢家的人,现在我也是半个谢家人了。”

“大胆!”

谢衡猛一拍桌子,叶睿之给谢二使了一个眼色,谢二手中把玩的匕首立刻动了起来,对着陶霖捅去。他们认为只要干掉了陶霖,就能夺取陶霖手下的武装力量,这样陶霖死了也没什么关系,少了一个叛乱分子,反而加强了内部的团结。叶睿之少一个和他争宠的对象,谢二得到陶霖的力量,大家都是受益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