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分开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297  |  更新时间:2019-10-30 13:34:02 全文阅读

陶霖吃上一口夸赞道:“味道好!是在这里做过活,可那是下人,哪里吃的上这等好菜,只听其名,闻其味,而难入口。“

“那就多吃上一些……“

酒酣耳热之际,谢克炎脸色微红,端酒道:“谢某感念当日小陶先生放过小儿一条生路,此恩谢某难忘。”

谢克炎本打算着带上夫人李氏与儿子谢宇一同前来,不料两人反应异常激烈,坚决不同意。两人更是要求谢克炎严惩陶霖等人,谢克炎拗不过娘俩,只好孤身前来。

陶霖面带愧色道:“那时脑袋一时想不开,出此下策,险些酿成大祸,四爷却能以德报怨,实令陶霖无颜以对,请四爷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谢克炎叹息一声,喝干杯中酒:“我是活了半辈子的人了,没什么本事,就一双眼睛能看人,别人看不起你,我却说你绝非池中之物!乃是天上的真神下凡!”

陶霖神色一变,忙道:“四爷慎言,这要让别人听了去陶霖焉有命在,也会给您带来祸患。”

谢克炎一激灵:“谢某失言,谢某失言……”

却又喝了一杯酒压惊,这话头又就拦不住了,又是一声叹息:“我谢克炎就一个儿子谢宇,和他的堂兄弟们一比谢宇实在是不成器。”

这陶霖是知道的,在他看来谢宇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纨绔子弟。

“我一辈子没有本事,完全在父辈的阴萌方有此等富贵,我有这样的福分,不知道宇儿有没有这样的命格,我不想去争去抢,只想要让子孙可以享受平安富贵……唉……”

陶霖看谢克炎已然是有了醉意,却一边敬酒一边劝慰套话:“四爷是谢府的四当家,即便有一日老太爷驾鹤仙去,您和宇少爷一样是富贵不减。”

“富贵不减?”

谢克炎嗤笑一声:“今日你也看见了,太爷还在老大和谢衡已经开始再斗了……”

陶霖不解:“这是为何?”

谢克炎又是几杯酒下肚,完全是醉了,什么话都开始往外说:“我不是老太爷的儿子,太爷是我的叔叔,当今家主之位本该是我父亲的,可是父亲过世太早,家主的位子方才传到叔叔手上。可叔叔并不打算将家主之位重新还给我们这一脉。”

“当年我父亲死的蹊跷,可谓天道有轮回叔叔的嫡长子一样早死,留下一个儿子,就是叔叔的孙子谢衡,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叔叔是想把家主之位传给谢衡。但是叔叔他儿子一辈之人岂能甘心?”

陶霖坐到了谢克炎旁边,倒上一杯酒。压抑的太久的谢克炎直接拿起酒壶在喝:“今天你看见的老大谢克光,他是叔叔的庶长子,一心谋求家主之位!还有在我谢氏大本营银白县的还有我一奶同胞的大哥,在谢家炎字辈排行老二,势力更加庞大。前些日子听说家主向你的刺史叔叔买下了银白县尉之职给谢衡,老太爷是要让谢衡对我家大哥动手,为谢衡接替家主之位铺平道路……”

陶霖暗暗吃惊,一方面没想到区区一个谢家内部竟然如此复杂,另一方面没想到看似中庸无用的谢克炎心中居然和明镜一样把什么都看的透彻明白。

谢克炎把酒壶扔在一边,一双醉眼看着陶霖:“最关键的,最关键的!你说苒人会不会来!陶霖,你是打苒人的,你说苒人会不会来!”

陶霖给出一个他认真思考过的答案:“如果朝廷能够力挺都护府从中州调集精兵、钱财、粮草,以大都护的能力,挽救西北颓势并不是什么难事。如若仅凭西北一隅之力,是断难抵挡的,不过我们尚有时间,苒人内部不是铁板一块,在他们内部决出一个真正的王之前,高州是安全的。”

陶霖和谢克炎一直喝酒到很晚,谢克炎喝醉了,陶霖与他一同上了马车回到谢家庄园。这件事清晰的、一字不漏的传到了谢家其他人的耳朵里。谢克光与随同而来的心腹他的理事管家陈果商议道:“这老四和姓陶的走这么近是做什么?”

陈果头缠帽巾,一双狭长的小眼睛,相貌着实不好看,但是谢克光就是信任他。他翘着个兰花指捏着一缕小胡子:“大爷不要想着么多的,四爷与世无争,他的儿子又是一个没用的纨绔子弟,不会有任何的威胁,大爷要注意的是衡少爷。”

谢克光两条大眉头凑到一块去了,语出惊人道:“唔,老头子就是看不惯我,那当初生我干嘛!我才是谢家老大,现在要把位子传给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那老二他们一脉能甘心被这么压着?”还不是得起来造咱们的反!”

陈果道:“大爷,您不是看中了陶霖他们几个嘛,不如挖过来培养我们自己的力量以备不时之需。”

谢克光道:“你以为我不想吗?老头子已经开始为谢衡那小子铺路了,刚刚花钱给他买了一个银白县尉的官,老头子手里还有府卫,又有谢一二三四五,现在又来了陶霖他们训练家丁,老头子一死把这些全部交给谢衡,谢府上下谁能折腾出花?”

陈果狭长的小眼睛中闪烁着精明的光芒:“大爷稍安勿躁,谢衡去了银白是一件好事?”

“那怎么讲?”

“银白是二爷一脉的地盘,岂能让衡少爷轻易插手,两伙人在一起不打个头破血流才有鬼呢,到时候大爷您是坐收渔翁之利!”

谢克光点点头:“讲的有理!”

“大爷想想衡少爷会带哪些人一起去银白?”

谢克光不是傻人,脑筋一转便想到了:“陶霖和手下那帮人!”

“陶霖有着刺史公子的名头,一定就会被带过去唬人的,大爷要做的是从陶霖手下要过几个人来,替您训练人马。”

“老头子多疑,那能答应吗?”

“正是因为老头子多疑,才是咱们的机会!”

陈果在谢克光如是说上一番,谢克光大手一拍:“好!陈果,你不愧是我的智囊!哈哈哈!”

谢克光第二天一早给谢太爷问安,谢太爷正在写字,谢克光也看不懂,上来就夸:“好好好!爹您这字是越来越好了!”

谢家主心情不错,笑骂道:“你就知道拍马匹,老夫写的字你认得全吗?从小叫你多读书偏偏不听!”

谢克光还真认不全,却一丝尴尬都不觉得,道:“识得那么多字管什么用嘞,你看老四那认得的多嘞,这么大人不是一事无成嘛,咱谢家还是我这个老大会做生意!”

“哼!生得一张嘴利!”

谢克光上前道:“昨日的比试我正巧的看见了,那姓陶的是有两下子,他那二三十人能打一百个!”

谢家主不以为意道:“他若是没有这个本事他早就在清砂湖喂鱼了。”

“老爹您手下人多多,当然不在意,那就把陶霖这帮人给我吧。”

谢家主冷冷瞥了他一眼:“陶霖这个人我另外有用。”

谢克光开始照着陈果教他的说:“老爹呀,这个陶霖听说是胡国昭的人,会不会对咱家不利,老爹您可得看好了。”

谢家主继续写着他的字,头也不抬道:“你不要问的太多了,老夫心里清楚,不用你来操这个心。”

谢克光依旧死皮赖脸道:“老爹,陶霖这伙人不能把他们放在一起,您不如给我几个人,一边给我那里帮忙,您老知道,现在外面越来越乱了,我走货也要人护送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谢家主停下笔,抬头看着他,谢克光被看的浑身不自在道:“爹,您别这么看着我,我是您亲儿子,您还信不过我吗?”

“哼!”

谢家主把笔重重的一扔:“莫要欺我老,你去跟陶霖说,找他要上三个人给你。”

“哎,谢谢老爹,这样我在外面走货也放心嘞。”

“还有事吗?没事快滚!”

谢克光厚着脸皮笑嘻嘻道:“哎,得嘞,我退下了。”

“大伯。”

“嗯,进去吧,你爷爷在里面呢。”

谢衡正好和谢克光迎面而过,谢衡拜见了家主道:“爷爷,大伯过来干什么?”

谢家主冷哼一声道:“他能干什么?就他那点心思谢府上下谁人不知,跑来找我要人,是要扩充自己的势力了。”

“爷爷给他了?”

“嗯。”谢家主对这个最疼爱的孙子展现出了最大的耐心,解释道:“陶霖这个人总让我不放心,把他的人拆散了也好,给几个给老大,日后有个万一你二叔起来造反还能帮你挡一挡。”

谢衡下意识的反问道:“大伯若是帮着二叔反了孙儿当如何?”

谢家主一时语塞,愣了半晌,最后良久的叹气道:“老夫是相信你的,你要让老夫这一脉的人对你心服口服,拿下二叔那一脉,你将来才能坐稳家主的位子。”

谢衡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是。”

谢家主道:“胡国昭的委任状已经下来了,最近几日你就启程吧,带上陶霖和谢二,谢二为人稳重你多听听他的谋划,把陶霖用好了,他能替你拿下你的二叔!”

这大家族就是不一样,一家人在一起却只有勾心斗角。在谢衡之前,谢克光迫不及待的找到陶霖要人,陶霖思虑一番选出了三个人熏子、黑魁子、菜芽子。

陶霖私下和熏子道:“谢克光心中不知是什么坏水,你过去之后一定要处处多留心眼,看住了黑魁子,不要让他再惹出祸端来。”

熏子却道:“黑魁子还是留给你。”

陶霖诧异道:“这是为何?”

他把黑魁子支给熏子就是少叫这个莽撞不听话的人给自己惹麻烦,难道熏子也是觉得黑魁子麻烦?熏子却给出了一番出乎意料的解释:“黑魁虽然是粗枝大叶,但却是粗中有细,你要去的是虎狼之地,有他在凡事还能有个商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