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比试(二)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19-10-29 10:30:07 全文阅读

陶霖一仰脖子将酒喝干,丙队众人连忙起身七嘴八舌的客气,将各自杯子的酒喝完。陶霖让菜芽子再给自己满上,道:“这第二杯酒,一样敬你们,听说黑魁、熏子给你们的训练任何很重,第二杯敬你们是真汉子!让他们这些厮杀汉子在背后、在我面前都夸你们!”

这纯粹的是在扯淡,黑魁和熏子就算心里承认,在嘴上从来没说过,陶霖这是在哄丙队人开心。丙队人给一点颜色就能开染坊,马上开始自吹自擂,一边给陶霖回敬了酒。

陶霖第三次举杯:“这一次我们一起敬将来,还有半个多月我们要在比试中打败其他的家丁队,让谢太爷好好看看你们的本事!给自己一个光明的未来!”

陶霖三杯酒后使气氛开始热烈起来,大家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丙队人对陶霖的想法也有了不同。原先大家只想着这不过是一个穷光蛋,跑到谢家无理取闹,谢家主还信以为真,自己倒霉的落入了他的手里,看不见前程不说,还整天吃苦受罪。大家对陶霖满腹怨言,现在不一样了,首先他是刺史大人的侄子,看刚才福宜楼的掌柜的那副低三下四的模样,还有那小伙计被吓得那个样子,跟着这样的公子后面自己也威风。

谢家确实也威风,但那得攀的上公子老爷才行啊,不然谁看得起我们这些家丁啊。陶霖这位公子不像其他的恶少那样难伺候,没见刚才那小九子以前把公子得罪成那样公子还不是原谅他了嘛。一定要跟着公子好好干,为了光明的未来。

陶霖的戏码成功的收服了丙队人心,但是这些都有一个前提,陶霖是刺史大人的侄子,否则人心就会立刻流逝。而这个前提一样是建立在沙滩上的虚幻城堡,稍微知道内情的人都不会当真,陶霖只能哄骗哄骗那些没有见识的人。

小九子突然找到陶霖:“公子,以前都是我不对,是我该死……”

陶霖打断他:“不是过去了吗?怎么又说上这些来了?”

“您大人大量,能不能……能不能……”

小九子说上半天讲不出口,陶霖笑吟吟的看着他,已经知道他心中所想。陶霖帮他说出口:“可是想要与我一起?”

小九子羞红着脸:“是的,俺想跟着公子一起干!”

小九子成功的被陶霖洗脑,他心中想的和丙队人一样,跟着陶霖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陶霖笑得很真诚,有一个人上了套路,陶霖端起酒杯:“来,干了这杯酒!”

众人一直玩闹着到了晚上,吃喝的也差不多了,便张罗着去看花灯。喧闹一天陶霖感觉有些累了,便由杨云明送陶霖回谢府,熏子带着剩下的人去城中玩花灯,陶霖反复叮嘱着黑魁子今日人多,控制住自己的莽撞性子,不要惹出事来。黑魁子不耐烦的满口答应,便玩去了。

曾今的老板掌柜的、上司王大厨、老员工小九的卑微的表现让陶霖和杨云明大出了一口恶气。世人都是势利眼,今日得势他们便会趋之若鹜,明日失势,他们就会弃之如敝履,甚至会再踩上一万只脚,让我们永世不得翻身!这样的世人你是要成为他们?还是驾驭他们?还是要被踩在脚下?

上元节后随着谢家主考较的日子越来越近,熏子黑魁等人对丙队家丁的训练也越来越严酷,陶霖频繁的坐在轮椅上与众人增进感情,每次都会用从谢克炎那里拿来的钱财买酒买肉犒赏大家。陶霖对丙队进行了重新的编组,熏子作为队长,黑魁作为副队长,柱梁子、杨云明、菜芽子被编进队伍中,成为小头目以老兵的姿态提携新兵。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约定比试的那一天,比试场所选定在庄园的戏台前。如今的丙队成员和一个月前相比已然是脱胎换骨,站在戏台前一片空旷的场地上个个都如挺立的标枪。单是这一副精神面貌就与另一边的对手形成天壤之别。比试的对手是甲组的一队家丁二十人,站姿各异的有带有凝重的眼光看着丙队人,他们则是谢一调教出来的队伍。

周围站满了围观的百姓,大家想看看这个传的沸沸扬扬的刺史侄子有啥样的本事。戏台之上端坐着三个人,谢家四爷谢克炎,年轻的谢衡,另一个中年人陶霖不认识,经过介绍知晓这是谢家老大谢克光。听说谢克光之前不再庄园中生活,此次正好回来拜谒家主碰上了这么个比试,来了兴趣前来看看。谢家老太爷则自恃身份不会过来,比试由谢衡主持。

陶霖还是坐着轮椅,上前给三人见礼。谢衡轻轻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道:“陶霖,你应该知道规矩的,你和你的手下退出队伍,让家丁们公平较量。”

陶霖俯首称是,让黑魁、熏子等人站到一边,不然以黑魁他们一打十的战斗力还比个什么?

战斗开始,丙队成员真的从绵羊蜕变成了恶狼,上来就扑进了甲队中,就像是在金戈交击的战场冲锋一般。甲队光是气势就输了不止一筹,这二十人很快就被打趴下了。谢一的脸面挂不住了,他号称是谢府第一高手,他调教出来的人却只一个回合就被干掉了。这时台上的老大谢克光道:“乙组、丁组一起上!”

乙、丁两组成员四十人上场。谢克炎眉头皱着道:“大哥,这样不公平吧。”

谢克光不苟言笑道:“听说陶霖很不简单,这样才能展示出他们的真实水平。”

谢衡看着他的四叔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冷笑。台下陶霖等人毫不担心,黑魁子大声喊道:“揍他狗,娘养的!给我狠狠的打!”

熏子补充道:“只要别打出人命就行了!”

丙组成员们把被积压一个月的怒气全部发泄出来,很快就将乙、丁两组打趴下了。丙组自身倒下的前后算一起不过五人。围观百姓们大声叫好,台上谢克光站起身来,鼓掌一连说了三个好字,道:“好好好!来人从我的私库里给丙组一人发上二十贯钱。”

听到赏钱丙组一样的欢呼,陶霖道:“还不快快谢过大爷!”

丙组二十人一同抱拳行的军礼:“谢大爷的赏!”

谢克光快步下台抓上陶霖的手道:“陶霖,你也有功,打赏两百贯钱!你愿不愿意跟着我干?”

谢克光快人快语把陶霖说的一愣。谢衡有些不高兴了,陶霖内定是自己的人,这个大伯怎么上来就抢,谢衡道:“大伯,陶霖是太爷要的人,您这么做有些不妥。”

陶霖不知道这其中深浅,不敢莽撞作答,婉拒道:“陶霖感激大爷抬爱,只是太爷不曾发话,霖不敢擅作主张。”

谢克光看向黑魁、熏子等人道:“陶霖,那你手下这么多人,能不能留一个给我?这太爷该不会再说上什么了吧。”

“这……”

陶霖一样为难,谁知道谢克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谢衡年轻气盛,气不过谢克光这样抢人,道:“大伯,这还是要请教的太爷的!”

谢克炎不想他们把话说拧了,上场和稀泥:“陶霖他们确实是人才,大哥想要和太爷那边说上一声。小衡子你呢回去和太爷讲上一声,如此大家都得到满足了。”

谢克光满不在乎道:“对对对,还是老四你想得周全!”

陶霖向谢克炎投去一个表示感谢的目光,同时将谢克光和谢衡之间的矛盾看得清清楚楚。

比试已过,谢家主对陶霖的考验也通过了,谢克光的赏钱很快就发放到了每个人的手里,大家一边感激谢克光,一边更加坚定的相信跟着陶霖一定是有好前程的。晚上熏子、菜芽子从外面打好酒菜带进来,要庆祝一番。陶霖本打算着与大家一起,但是有下人给陶霖送信说谢四爷在城中订好了位子,等他过去赴宴,马车已经备好,正在门外等候。

对于谢克炎陶霖是心存感恩与愧疚,当初拿人家儿子做人质,人家反而是以德报怨,多次帮助陶霖,就连坐下的轮椅都是他送的。这般邀请不能不去,同时陶霖能感觉到,今晚也许可以从谢克炎嘴中得知许多谢府秘闻,有助于日后发展。陶霖谁都没带,在下人的伺候下来到的酒楼,还是熟悉的福宜楼,掌柜的亲自把陶霖送上包间。

谢克炎已然等候多时,拱手见礼道:“小陶先生行动不便,还把你折腾的这么远,谢某罪过。”

陶霖还礼:“四爷说话太过见外,四爷能叫小的赴宴那是小的荣幸。”

“哈哈哈……”

两人相视而笑分别落座,不一会菜肴上齐。陶霖端起酒杯道:“陶霖不能起身,礼数不周之处还请四爷见谅。”说罢仰头喝下。

“刚刚还说我见外,看是你陶霖见外,哈哈……”

谢克炎陪着一饮而尽,一口菜夹进嘴中:“听说你在福宜楼中做过活,最当知福宜楼的的这招牌水晶猪蹄,多吃一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