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进入谢家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109  |  更新时间:2019-10-25 13:12:01 全文阅读

陶霖紧守大脑最后的一点清明,撕开干巴的粘到一起喉咙:“不行,你们抬着我去……不能功亏一篑……”

陶霖声音嘶哑的像是两个铁片在摩擦一样,声音一出不禁吓众人一跳,这还是以前那个温文尔雅的书生吗?那个书生早就死了。黑魁子自然又是不同意,几乎任何时候他都在和陶霖唱反调,陶霖难以言语,只能用祈求的目光看着黑魁子,黑魁子受不了这样的眼神,嘟囔一句:“自作自受,兄弟们过来,咱们护送陶先生,接咱熏子兄弟!”

几人七手八脚的把陶霖抬上一个简易的担架,上面一下加了五六床被子,仍旧显得单薄。众人一起来到谢家门前,犹如第一回一样,二三十人,黑魁子领头。来到门前叫喊道:“谢家老匹夫!俺兄弟在你门前跪了两天够给你面子的了,你老小子今天把俺兄弟一起放了,不然老子把你棺材板子都点了烤火!”

谢克炎急匆匆的从里面走出来:“壮士不要这样了,太爷已经同意放出另外一位壮士,陶先生的第三天跪也免了。明天你们一起搬到庄园来。”

黑魁子:“呸!还他么的跪,陶霖都病倒了,要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老子要你们偿命!”

谢克炎:“小陶先生病倒了?可曾看过郎中了?快快搬进来,我去找郎中!”

陶霖躺在床上,木愣愣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距离跪门谢罪的第三天已经过去两日了,他被谢克炎接进了庄园里,谢克炎找来最好的郎中,用上好的药材。直到今日陶霖的烧方才完全消退。膝盖到小腿在前两天已经没有了知觉,现在才能感觉到其中疼痛。

这两天时间一直是菜芽子在旁边照顾,见陶霖瞪大着眼睛,上前问道:“陶霖哥,你感觉怎么样?还舒服吗?”

陶霖开口喉咙依旧沙哑:“腿上疼……熏子呢?怎么样?”

菜芽子道:“陶霖哥看来你还有点不清醒,这两天中间你醒来几遍了,醒一次问一次,放心吧,熏子哥没事,谢家人没有虐待他,陶霖哥你就好好养病吧。”

“噢……”

好半天陶霖的意识好似方才回到脑海里,道:“黑魁子他们人呢?谢家收下了吗?”

菜芽子轻笑一声,道:“陶霖哥,你向来英明,这回可是有点糊涂了,咱们都在谢家这里住着了,谢家还能不收下咱们了吗?黑魁哥正在那边听着谢家安排事呢,本来我也要去的,就是这里走不开。”

“安排事?”

陶霖喃喃道:“菜芽子,你扶我起来过去看看。”

菜芽子道:“陶霖哥你放心吧,不会出岔子的,你再睡一会吧。”

陶霖虚弱的训斥道:“你懂什么!重点就在谢家的安排上,搞不好我们就要前功尽弃!”

一听事关重大,菜芽子不敢怠慢,忙背起陶霖出门去。

黑魁子等人正在一个小院落里,他们面前站着的谢一手里拿着一个账本,谢一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声音里不带一点色彩:“黑魁,甲中一队、熏子甲中二队、柱梁子乙中二队,杨云明丙中一队。”

黑魁子问道:“啥玩意甲中饼的,啥东西能吃不!”

谢一嘲讽一笑:“甲、乙、丙是府中家丁的编队序号,从今天起你们就正式成为谢府的家丁了,你们打破头想要的。”

黑魁子道:“喂!就俺们四个?俺还有二三十的小弟兄呢?”

“那些人?一群酒囊饭袋,谢家不养闲人。”

黑魁子撸起袖子:“那咱们这点人咋把你们那么一大帮子人打的堵在家里出不去门嘞?那你们是不是废物加饭桶!”

熏子在一旁低声喝道:“黑魁!不要这样。”

谢一冷冷扫了两人一眼,合上账本道:“你们去找各自的队首领头人去吧。”

这别说是黑魁子了,就是向来退让、隐忍的熏子也无法忍受,废了这么大的周折难道就是为了一个家丁下人的职位?还要听从一帮在自己手下过不了一招的废物安排?真是岂有此理!黑魁、熏子、柱梁子、杨云明对谢一怒目而视,谢一丝毫不惧,呵斥道:“还不快去!作死嘛!”

“妈的!老子倒要看看今天是谁在作死!”

黑魁子这就要动手,还是熏子知道大局,把黑魁子一把抱住,谢一有恃无恐的冷笑。这时候菜芽子背着陶霖到了,陶霖了解一番情况后,拿到那个账本,皱着眉头道:“谢头目,这是有些不公,咱们兄弟的实力贵府是看见了的,为何就做这等小小家丁?兄弟六人一起可当百人!”

陶霖这话有些夸张了,当百人是有点费劲了,但是挡住这些不禁风吹的家丁五六十人不成问题。谢一淡淡的反问道:“那你说应当做什么?”

陶霖一下语塞,那做什么?给他们去做暗中势力?暗中势力还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讲出来吗?陶霖阴沉着脸道:“我自当去找谢老太爷。”

“请便!”

在这个小庭院的东边有一栋两层小楼,二楼窗边一前一后站着两个人,将庭院中的场景尽收眼底,前面一人正是谢家主谢太爷,身后边是一个青年公子,皮肤微黑,相貌倒是不一般。青年微微躬身道:“太爷,这些人就是打我谢家门庭之人?”

谢家主道:“是这些人。”

“这些该死的下贱坯子扰得谢家不得安宁,太爷只管朝刺史府一个条,子便能要了他们的命,为何要留着他们,还收到府中来?”

青年看似翩翩公子,一说话却如此狠毒,谢家主却不在意:“衡儿,你看问题不要那么简单,动动脑子。”

青年名叫谢衡:“太爷是想要把他们充进府卫吗?那为何要安排他们在家丁里做活?”

谢家主指着庭院中的陶霖等人:“你看这些人像是好人吗?”

谢衡一愣:“当然不是。”

“嗯,这些人个个罪大恶极,不用想,每个人手中都沾染着人命,还有那个看似文弱的给人背着的人。他应是他们当中唯一读过书的,自称来自中州,这是最危险的一个,心计不是一般人可比的,最要小心。他们这六个人有能力有脑子,这样的力量你可以想象有多大吗?”

谢衡心中觉得太爷把他们太当回事了,哪有这么玄乎的。谢家主看透了谢衡的心思,点点他的脑袋:“在这世上人心是最难看透的,不要小看任何一人。”

“谨遵太爷教诲。”

谢家主看谢衡恭敬的样子暗自摇头,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孙儿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自大,任何人都入不了他的法眼,这样是会吃亏的!可有几个年轻人会在碰壁前听信老人的教诲呢?

“太爷打算怎么安顿他们?”

谢家主眼中闪出精明的光芒:“我需要杀杀他们的脾气,再锋利的剑用着不顺手也是枉然。”

谢家主道:“那陶霖会来找我,我会斥责他,你在一边等着,为他们向我求情,我再同意另作安排。”

谢衡不解道:“太爷这是为什么?”

“为你树恩。”

谢衡恍然大悟,明白了爷爷的意思,爷爷去打压他们,自己再去提拔他们,他们日后自然是记得自己的恩情。爷爷这是要为自己培养一支直属的力量,以备日后接下谢氏这艘大船!想至此处谢衡难掩心中兴奋:“多谢爷爷!”

菜芽子从谢家找来一副拐杖,陶霖接过拐杖让黑魁子、熏子等人留下,自己一个人去找谢家主。陶霖一步一拐的来到大堂前,请见家主,却被告知家主在书房。陶霖只能忍着从膝盖、小腿上传来钻心的疼痛向着书房处拐去。

谢家书房是一间院落,里面有数间屋子,听说里面都是藏书,一个大家族传世书籍是必不可少的。一个侍女引领着陶霖来到里屋,谢家主正装作若无其事站在案几前写字,谢衡则在一旁侍奉。陶霖请见:“小子陶霖拜见太爷,太爷恕小子有伤在身以至礼数不全。”

谢家主没有理会,仍旧在一张铺展开的、洁白的纸上用毛笔龙飞凤舞的写着字。陶霖望上一眼,字是好字,笔锋遒劲有力。常言道字如其人,有些人可以通过一个人的字迹将其人看破,看的透透彻彻,只是陶霖尚无此等功力,奉承道:“太爷写的一手好字,小子羡慕得很啊,只怕高州城里也没人比得上这副墨宝。”

陶霖搔到了他的痒处,他的字闻名高州,他说第二绝对没人敢说第一。于是谢家主瞥了一眼陶霖,道:“你小子好本事,老夫已经满足了你的要求,让你的那些鸡零狗碎进入府中,又来做什么?”

对于这个老奸巨猾,在阴谋诡计中摸爬滚打一辈子的谢家家主陶霖心中有些发怵,提起十二分小心应对,越发得恭敬道:“小子今日前来拜谢,承蒙太爷不弃,给与小子这样的机会。”

谢家主冷哼一声:“既然如此那你就请回吧,不要在此碍老夫的眼。”

陶霖推测,看着老头的样子应是知晓自己的来意了,那就不必藏着掖着了。陶霖道:“小子感谢太爷给与为谢家效力的机会,只是小子觉得目前之安排尚无法发挥小子等人全部力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