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高州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2019-10-18 15:43:01 全文阅读

冯川西在安西好吃好喝好拿的转了一个月后,于文思十四年一月八日开始返回京师。一月十五日皇帝发下海捕文书,全境缉拿前金武关镇守使沈唐。冯川西的能量确实很大,或者说金钱的力量很伟大,皇帝发出诏书好言抚慰郎岩,同时亲切的询问要不要到中州来调养身体。上述就是北羊坡战败朝廷的全部反应,至于怎么善后皇帝和他的权贵们没有拿出一点实质性的办法,原因很简单,善后就得花钱,朝廷不愿意花钱。

朝廷的所谓大政方针、处理办法和陶霖等人一点关系都没有,陶霖和熏子几人一路向南走了两天终于来到了一个大一点的城市高州,高州是大聿西北安西都护府下二十三州之一,下辖三个县,高州人口约在八十万人,州城人口将近三十万,一块大湖泊清砂湖供养高州百姓生存。

进城前陶霖几人在清砂湖边好好的洗了个澡,两天赶路眼睛都没怎么合过,生怕苒军再追上来。身上铁甲脱下沙子落下一层的,既然要进城铁甲就不能再穿了,否则一看就是北边的逃兵过来的。几人找了一个隐蔽的地点,换上从死人身上扒下来老百姓衣服,将铁甲兵器藏起来,只剩两柄短刀分别由熏子和黑魁子保管藏在身上。

高州城一样修建有高大的城墙,和金武关的两边夹山又有不同,这里地势平坦,高州城近乎四四方方的摆在大地上。城墙上大旗迎风呼呼作响,一队队的士兵在城墙上巡逻,城门口有六七个士兵管理,检查入城的百姓。依稀可以闻见遥远的战争硝烟。

陶霖七人决定分成三个批次进城,尽量装成老百姓的样子不要被发现。但是几人身上军人气息太浓,加之还隐隐约约的有一股老百姓没有的杀气,城门守卫的几个士兵还是感觉出来了一点不对头。但这些人就是单纯的当兵吃粮,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杀戮,警惕性比较差劲,也没把这点异样放在心上,就让他们进去了。

进城后的几人满眼望去可谓举目无亲,身上仓促带的一点钱换吃的用掉了,吃的干粮也没有了。黑魁子的大粗嗓门吼道:“陶霖,咱们兄弟肚子都饿了,咱上哪吃饭去!”

陶霖摸摸咕咕叫的肚子:“从我们进城的情况看,战火尚未影响到这里,没有难民,百姓安居乐业。”

黑魁子眼睛一瞪:“说吃饭你讲那些没用的干什么的嘞!”

陶霖跟黑魁子说不上道理来,想要从熏子那里找点支持,商量商量办法, 不等他开口熏子先道:“大家肚子饿,是该吃点东西的,接下来大家去哪里怎么办嘞?两天没有休息好了,今晚也要好好睡上一觉嘞。”

大家都看着陶霖,陶霖想要骂人,吃饭住宿怎么就都成了他一个人的事了。陶霖在一个石阶上坐下,没好气道:“要不你们把我卖了看看能换多少的钱。”

黑魁子瓮声瓮气道:“你这几斤能卖几个钱。”

陶霖站起来:“大家分开,找找城里的大户人家,有没有缺人的,咱进去先做着,等天黑在这里集合。”

熏子同意这个主意,一锤定音道:“好,出发!”

一共六个人,本可以分成三组、一组两人,却偏偏留下陶霖一人一组。陶霖无奈的在走在大街上,对于这样的待遇他没说什么,也实在没啥好想法的,他们是多次救下自己性命的人,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陶霖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晃荡,记住来往的路线,省的找不到回去的路。在城门布告处看见一则告示,上面说州城开始招兵。陶霖看了一会没什么兴趣,就要转身离开,这时候一个壮硕青年拦住陶霖。

青年脸上堆满笑容道:“小哥,俺不认识字,告示上是不是叫当兵的嘞。”

“是。”

陶霖打量了一下青年,最亮眼的是他的牙齿,上下两排大白牙。青年在听到陶霖肯定的回答后笑容更加灿烂:“劳烦小哥,上面说在哪报名去?”

陶霖神情古怪的看着他,这年头还有主动要当兵的。劝道:“战场上生死无度你何苦去做那无名的冤死鬼。”

青年这就不乐意了:“小哥怎么能这么说呢,那成了大将军的还有那么多,你怎生晓得俺就不能做大将军呢?”

陶霖再次苦笑,大将军?自己刚从那片炼狱逃出来,这有个愣头青非要往里钻。一将功成万骨枯,古往今来有几个平民的大将军。青年道:“听讲北边正在打仗嘞,一个苒蛮子能值二三十贯钱嘞。”

二三十贯钱足够西北一个中产人家一个月的花销了,陶霖想到此处心里更是无语,苒蛮子头颅要是真的这么值钱,黑魁子、熏子他们杀了那么多的苒人还能在这里连一口饭都吃不上?想到此处陶霖心中生出一计,眼前这个青年或许可以帮助解决今天的食宿问题。

陶霖心思活络开来拉着青年来到一边:“你见过苒人什么是样子吗?”

青年摇摇头道:“听说十分的凶残,但是好杀。”

陶霖直接怀疑青年长没长脑子,一边说着凶残,那哪里还能好杀。陶霖故作神秘的悄声对青年道:“不瞒你说,我就是从北方过来的。“

青年惊讶道:“那你一定见过苒人了!他们长着什么样?“

陶霖凄凄惨惨道:“我从北边被苒人追着赶出来了,已经一天滴水未进了,唉……”

青年也是一个热心肠,主动道:“你一天没吃饭了?我带你吃点东西去。”

陶霖等的就是这句话,面上不好意思道:“这如何使得……还不知小哥名讳。”

“名字?俺叫何三岩。”

何三岩带着陶霖来到一个烧饼摊前,要了两个烧饼,一个递给陶霖另一个塞进了自己嘴里。烧饼和陶霖想象的不一样,就一个烧饼,一点油水都没有的。能有的吃也就不要求那么多的了吧,一个十分普通的烧饼陶霖仍旧觉得很好吃。几口吃完后陶霖道:“何小哥,我带你去见几个人。”

“什么人?”

陶霖神秘道:“你知道我从北边一路南下为什么会安然无恙吗?”

“和那几个人有关?”

陶霖凑到何三岩耳边道:“有当兵的,打过仗。”

何三岩眼睛放出光来,感觉自己真的是运气好,能碰到军人,提前了解一下。何三岩道:“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陶霖满口答应,却又面露难色:“只是他们一样没有吃东西。”

何三岩道:“没问题。”

何三岩又买上一把的烧饼用上一块花布包裹着。两人来到约定的地方等待他们的回来。陶霖使出浑身解数把何三岩留下来,把他的一包烧饼留下来。两人一直聊到天色擦黑,陶霖这辈子都没一次性说过这么多的话,天南聊到海北,所有的见识都给这个乡巴佬说了,何三岩十分佩服陶霖,就差成了小弟了。

熏子等人可算是回来了,陶霖嘴巴都说干了。菜芽子一眼就看到了那包烧饼,连忙抢过来,真是饿蓝了眼睛,几人将烧饼分掉狼吞虎咽的迅速吞掉,何三岩都看傻了,陶霖慢条斯理的给双方介绍了一遍,只说黑魁子和熏子两人是当兵的,没讲是在哪里当兵,柱梁子、菜芽子、杨云明被说成了一起来的难民。

何三岩觉得自己运气好得不得了,兴奋道:“几位大哥与我一起前去参军,有个照料的嘞,咱七个人一定能创出一番事业,当大将军的嘞。”

黑魁子吃完烧饼砸吧砸吧嘴,没搭话茬,问熏子道:“你们下午有啥收获的嘞?”

熏子摇摇头:“没有谁家找兵丁的嘞,俺在西头瞧见招兵的嘞。”

黑魁子粗嗓门道:“俺转悠了一下午跟你一样的嘞,甚鸟东西都没看见。”

何三岩从两人的对话中听明白他们是要做什么了,·道:“你们想做私家护卫的?这会儿难做嘞,没有都是咱刺史大人要兵马嘞,哪个大户敢自己收人嘞,还不得被抄家。照俺看咱们一起去当兵嘞,一起发达嘞。”

听得本地行情众人缄默不语,生计找的没有那么容易,当兵?怎么会有那么容易的出人头地。黑魁子心最大,在路边躺了下来:“人死鸟朝上,睡嘞、睡嘞……”

其他人没有这样的豁达或者说没心没肺。陶霖问何三岩道:“你去哪里嘞?回家吗?”

经过下午的攀谈陶霖知道何三岩是城外的一个普通农户的孩子,家中还有两个兄弟。何三岩摸摸下巴:“天黑了,城门不好出去,俺跟你们住一晚的嘞。”

柱梁子苦笑一声道:“你看俺们这位黑大哥的嘞,俺们能有啥的住地方。”

何三岩想多了解一些关于战争的事情,说什么也不走,跟杨云明、菜芽子、柱梁子凑在一起,这三人见这个后辈一样的何三岩年轻人的轻浮就表现出来了,几句话一聊几人便开始了滔滔不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