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北羊坡会战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92  |  更新时间:2019-10-17 15:41:06 全文阅读

陶霖上哪里去找军队,章隶率领卫兵赶来:“使将大人,快快走吧,苒人进城了!”

沈唐面色严厉:“章隶!你去!带军队把苒人赶出去!”

“城中大乱!满街上都是咱们的兵,没有人听命令了。”

沈唐歇斯底里的吼道:“殷罗呢!吕朋、萧昂、丘泽冰……他们人呢!”

“各位将军联系不上,大人跟我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章隶招呼士兵:“还愣着干什么!护送大人走!”

卫兵拥簇着沈唐往外跑,陶霖也跟着后面。一行人从南门逃出,留下一座金武关给了乎陀头。刚出城门就听见背后传来苒兵的叫喊声,叽里呱啦的让人听不懂,大概意思是这边发现了大量聿兵,赶紧来追。沈唐顾不上心痛关城,当前第一要务是保命,好在他还有几匹马,沈唐挥鞭还很抽马屁股,马鸣叫一声吃痛窜了出去。沈唐一直向南跑到天明时分方才停下来,已经跑出去几十里地了,几个时辰前还是上万的大军,现在只有章隶等几个卫兵跟在身边。

沈唐忍不住流出泪水,对章隶说出心里话:“完了,什么都完了,这一下我恐怕会被羁押中州问斩了……”

章隶不知该怎么安慰沈唐,况且他本身心里也像塞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沈唐道:“你走吧,不要因为我连累了你。”

“大人这说的哪里话,俺章隶生死都是您的人!”

沈唐道看着苍茫天地,喃喃念道:“天下之大哪里还是我的容身之所。”

“大人……”

此败之前沈唐称得一员名将,此战之后所有的尊严、名望、声誉、威严、信心,都像是窗户纸一样被一捅而破,只剩下赤身裸体的沈唐暴露在天地间,他什么都不想要了,只想要一条命,只想活着了。

沈唐道:“没用了……你走吧,随便去到哪里。”

沈唐放弃了,章隶还在坚持,道:“末将誓死侍奉大人,大人去到哪里收拢军队,我们还能再战!”

“我们的军队是沙子堆出来的,狂风一吹就散了,我不是什么使将大人了,金武关不再了,镇守使存在的唯一用处就是顶罪了……杀头的罪过。”

章隶终于明白了沈唐的意思,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唐,他不懂那个威严的镇守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章隶对沈唐失望了,像是一块完整的玻璃被打的稀碎。两人在此分手,章隶返身向金武关而去,想要再救出几个自己的兄弟,或者杀掉几个苒蛮然后死在那里,决计不会在世上苟活。沈唐现在想要的就是苟活,他朝着南方而去,西北的内陆。

沈唐是跑了,更多的人在金武关的血火里挣扎,陶霖跑出关城后身边零零散散的有好几百的溃兵,不少人眼巴巴的指望着陶霖,毕竟陶霖是跟在镇守使身边的人,不管内涵如何,有没有真本事,他是此处的高级长官。但他现在也只想着跑。这确实是建立自己势力的好机会,但是身后的苒军弯刀离得更近,只能加速快跑。

两条腿的人跑不过四条腿的马,苒人骑兵来去如风,几十个苒军骑兵弯刀横扫在这一拨溃兵群中杀戮。一条条的人命快速被死神收割,死亡不断迫近陶霖,现在萧昂或者羊下堡的诸位如果能在该有多好,未来,活下去才有未来。

真是陶霖在此命不该绝,还真让他盼来了他想要的人。在几十个苒军身后杀出一队骑兵,只有十来个人,却好像是一条蛟龙,破开了杀戮的苒军。他们只是在逃命,并不想和苒军战斗,本打算快速穿过敌阵而走。却看见一个人正在又蹦又跳的挥手:“熏子!黑魁子!我是陶霖!我是陶霖!”

他们正是羊下堡的人,既然碰到了不能见死不救,黑魁子纵马来到陶霖身边马匹不停,一只手提起陶霖,继续跑路。

苒军仓促进城只有两千骑兵,以金武关城之大兵力显得很薄弱,很多地方即便是占领了也是空虚的,许多像羊下堡这样的士兵得以逃脱。羊下堡一行人逃命危急大家顾不上相互说话,跑出去老远了看见一骑反向而来,正是章隶这时大家方才停下,陶霖忙问:“使将大人在哪?”

提起沈唐章隶满脸哀伤,虽然对沈唐又恨又失望,但还是决定再帮沈唐一次,章隶撒谎道:“使将大人……已经战死……”

“啊!”

陶霖等人面面相觑,怎么会这样?沈唐死了?死了?那就死了吧,陶霖等人迅速从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中回过神来,陶霖问道:“章将军你现在要去哪里?”

“金武关,我愧对我的弟兄们。”

如果是要逃命大家还能一起,但送死就不必同路,熏子抱拳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此别过。”

如果是几个时辰前,章隶一定会要求羊下堡一起杀回去,但是现在犯不上了,他信任的那个人所给他的信仰已经完完整整的崩塌了。连统帅都跑了,还能要求别人什么呢?

陶霖、熏子、黑魁子、柱梁子、枯老鼠杨云明、菜芽子目送章隶远去。沈唐死了,金武关不存在了,羊下堡的几位也该讨论一下接下来去哪里了。陶霖这是自平川归来后第一次和羊下堡六人见面。杨云明首先问道:“萧大哥在哪里?”

众人眼睛齐刷刷的看向陶霖,陶霖摇头表示不知道:“以萧昂的身手万军之中亦当无碍。”

倒是陶霖出乎意料的问道:“马庆余马大人呢?”

众人头低下来,眼神黯淡道:“不清楚,混乱之中走散了。”

陶霖安慰道:“大家都会没事的,至少你们六人都还好好的在一起呢。”

陶霖现在好像是真的融入到了羊下堡,这是他成熟了的表现。

陶霖问道:“大家现在有什么打算吗?去哪里?”

黑魁子依旧是大大咧咧的:“还能去哪,继续当兵吃粮。”

陶霖看向熏子,说到底羊下堡的这六个人还是听熏子的,不过现在熏子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向南走吧。”

这个想法和陶霖不谋而合,道:“以前马大人跟我们说过,叫我们不要再当兵了,去南方、西北内地,找一个大户人家谋生活,那时候咱还都不乐意,现在回想还是他老人家说的对。”

陶霖现在的心思也变了,不再想着复仇,所谓的复仇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或者说愚不可及,不如早一点看清楚现实。以他们饱经战乱的身手想找一个大户人家看家护院还是很容易的。

“那就向南走吧。”

一路向南,或许真的可以从此摆脱战乱。

话说大聿王朝安西都护府下八大关城之一的金武关在苒人乎陀头部落的攻击下三天宣告陷落,聿朝军民伤亡十数万人。在苒人的大肆劫掠下金武关几乎变成了一座死城。大量的杀戮让同为聿人的施辛云感到痛心,不断要求乎陀元圳下令停止杀戮,但是凶猛的野兽放出了笼子不见血怎么能够安静下来,最后活下来的也是少数中的少数。

这个少数中丘泽冰就是其中之一,并且还封了官职,苒人的金武关镇守使,现在他也是使将大人了。在施辛云的安排下,给了丘泽冰一帮老弱病残的聿人充作军队,大概在三千人左右,另外调拨两千苒兵在此,名义上是帮助协防,实际上就是监视。丘泽冰终于做成了汉奸。

大聿文思十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安西都护府大都护郎岩最终只是集结起了十万兵马,与苒人王族的伏乞部所指挥的十五万联军在北羊坡展开会战。由于都护府麾下的各大关隘在此战中都想着保存实力,不肯用尽力,导致了会战的大败亏输。基本上就是都护府自己的五万兵马在和苒军作战。

北羊坡会战中都护府主力被斩首两万多级,其他各关兵马如同星流云散,各自跑的没影了,这次会战成了郎岩军事生涯中最惨痛的一次战败,都护府最终跟着跑会安西城(都护府治所)不足两万。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十万大军仗打完只能两万人灰溜溜的跑回来了。

北羊坡会战影响深远,安西都护府无法对西北进行有效的控制和管理,也没有办法抵御苒人的入侵,一时间西北上百州县人心惶惶。

北羊坡会战大败的消息传到帝都京师,朝野震动,谁也没想到区区苒蛮竟然有这样的力量可以接连打败堂堂大聿官军。战败了那就要收拾残局,皇帝派出钦差冯川西以监军的身份彻查战败原因。冯川西是个太监,和所有的太监一样常年呆在深宫之中,除了争权夺利什么都不懂。

冯川西于十二月三日到达安西城,这时候大都护郎岩因为战败病倒了,冯川西在安西的所有事宜都是由秦淮扬安排,秦淮扬很知道该怎么和冯川西这样的人打交道,第一次见面就悄悄的送上了大批金银,冯川西自然很高兴。查案就在这样和谐的气氛中进行着,秦淮扬神鬼手段将郎岩该负的责任全部推开了。至于该负责的人选,秦淮扬和冯川西一合计那就是不知所踪的沈唐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