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金武攻防(二)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19-10-15 15:33:06 全文阅读

小古不屑的斜了一眼陶霖道:“你?镇守使大人?命令呢?”

陶霖一愣,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接管仓库,任谁看也像是假传军令,自己手上还什么凭证都没有。陶霖再次拱手道:“大人,确实是使将大人吩咐的,大人不信可以派人去镇守使府上求证。”

“我手下两百多号人看守此地,要你来做什么,要求证你自己去嘞。”

小古不知道陶霖是真是假,但是真要他去找沈唐,他又胆怯不敢。陶霖没办法,只好自己返回,陶霖一定是要认真负责的,他可不想第一回差事就办砸了,万一沈唐恼怒可就是要掉脑袋的。又找到沈唐,沈唐交给他一道手令,同时斟酌着把小古的两百多人直接划给陶霖,从原来的吕朋麾下直接划归镇守使,改变了建制。天气在不断的降温,沈唐一定要把棉被、棉衣这样的重要战略物资掌握在手里,而手下将领除了陶霖没有其他人可以差使了,只有让陶霖上。拿到手令的陶霖在小古面前出了一口恶气,小古等人连忙跪下,表示谨遵使将大人和陶大人命令。

这一夜关城中基本没有一个人好好休息了,大家的神经都紧绷着,一夜下来气温不知降了多少,第二天城里城外所有的水全部结上了冰,就连水井上面也结上了一层厚实的冰,一夜下来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冻死冻伤。

城外乎陀头部落一样不好受,破落的帐篷难以御寒不少的士兵冻手冻脚,乎陀元圳召开会议,听取各部的情况汇报,汇总下来有两千人冻伤不能作战!实在不是一个小数目,施辛云再次劝元圳撤兵,元圳有些拉不下脸面来,不想就这么灰溜溜的跑路,下令准备战斗!

乎陀元圳分派出四支军力,第一梯队两千人对城墙进攻,第二梯队,一千人负责对城门发起进攻,第三梯队五千人进行弓箭的火力掩护,最后组织一个预备队三千人,合计八千人。金武关城和所有的关城一样,依山而建,苒人来攻只有一个正面,不像其他的城市城墙四四方方,可以包围攻击四面。一个正面的宽度毕竟有限,苒人的兵力优势难以发挥,看看双方在接战的兵力部署竟是大差不差。

战鼓号角响起,战斗再次开始,苒兵扛着云梯冲锋。城上聿兵的弓箭火力依旧是被苒人火力压制住,云梯很快靠上了城墙,但是这次苒兵没那么容易爬上去了,城上不断扔下巨石、圆木,守城聿兵不管苒人的箭矢,在老兵的带领下将身体探出垛子,大量杀伤敌军。

苒兵攻墙部队受挫,进攻城门的第二梯队一样不顺利,在付出两百多人的伤亡的代价后来到门洞中,使出吃奶的力气却撞不开大门。在门的后边是上百的聿兵死死抵住,还有萧昂率领的一支军队在等待城门破开的一刻而大开杀戒。总之双方热火朝天的打了大半天都还在原点上踏步。

过了中午,乎陀元圳下令收兵,大概休息了一个时辰,乎陀元圳又拉上去一支军队,攻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天黑徒劳无功,方才再次收兵。十四日的进攻苒人损失兵力三千余人,两天以来战斗和非战斗减员已有八千人,约占总兵力的五分之一。

乎陀元圳坐在帐篷中,无不痛惜对施辛云道:“真是不该不听先生的话啊,致使现在损失惨重。”

施辛云将手伸到炉子前烤火,面色沉重道:“今夜气温恐会再降,是个严峻的考验,军中粮秣也是一个大问题。”

苒人打仗一般是不需要后勤的,打到哪吃到哪,但是在金武关聿人都没得吃,他们又能上哪去抢吃的?乎陀元圳听着一系列严重的问题,不由得低下倔强得头颅道:“不能打了,我明天就撤兵。”

“不可。”

施辛云出人意料的提出反对意见,乎陀元圳诧异道:“先生不是一直在督促我撤退吗?”

“我们付出惨重的代价,如果什么都得不到未免对大人的威信打击太大。可浑部和另五个小部落之所以跟着大人,一方面是大人的实力,另一方面是大人可以带领他们取得胜利。如果现在我们甘心承认失败,他们难免生出二心,伏乞部再乘机而入,我们以前所有的努力就会付之东流。”

听着如此严重的后果乎陀元圳痛苦又希冀的看着施辛云道:“先生有什么好主意吗?”

“金武关必须攻破!而且不能再有重大损失。”

哪有这样的好事去,但是乎陀元圳满怀期待的看着施辛云,他相信先生只要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是有办法的。施辛云吐出两个字:“策反!“

金武关危如累卵,只要再略施离间计就能拿下!

离间计的实施由施辛云亲自执行,当然整个乎陀头部落中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施辛云带上两个苒人壮士,三人一起打扮成难民模样,开始翻山朝城中进发,一定要在天亮前把事情办妥。在进攻金武关前施辛云就把关城中的每个重要将领的情况摸了清楚,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的目标是丘泽冰。

严酷的天气带给战争双方的是一样的煎熬,在一天的惨烈战斗中,苒人损失三千,聿人损失也少不到哪里去,重要的是又一批老兵死亡,严重的削弱了战力。内外交困的金武关就是一座活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大规模的动、乱,让沈唐这些坐在火山口的人全部烧死,为了延迟火山的爆发,沈唐来了一场表演秀。

沈唐让陶霖带来一百多士兵,拿上几百套的棉衣棉被和他一起去慰问士兵,首先来到的是他的精锐骑兵部队所在。沈唐亲切的和每个战士握手,问吃的怎么样、穿的怎么样。在寒冷的天气面前吃饭问题退后一步,穿成了最大的问题。沈唐就是送温暖的,装出一副自责的样子,一边训斥陶霖道:“真是不像话!将士们抛头颅洒热血,怎么还不让人家吃好穿暖!陶霖你这个军需是怎么干的!”

陶霖暗道谁是军需官啊,我才不是,我就是看仓库的。陶霖只能心中想想,他知道这是在作秀,他十分配合的演出,诚惶诚恐道:“下官知错,衣被已经准备好了。“

“那还不分发下去,等着做什么呢!”

“是是是……”

陶霖连忙将衣被分发到士兵的手里,只有数百套而已,怎么够用的?但这就不是该考虑的事情了,沈唐已经开始下一个戏码。沈唐在人群中找到萧昂,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壮实的英雄!你今年多大了。”

萧昂看到陶霖因为军需被训斥,正皱着眉头,不想沈唐这就讲到自己身上了。萧昂抱拳施礼道:“末将参见使将大人,末将今年二十。”

沈唐大加赞叹:“好!二十岁!英雄出少年,你现在官居何品。”

“从九品下。”

这是沈唐上报给朝廷的官,沈唐想起来了,道:“好,昨日里作战英勇,大破敌寇理当论功行赏,等战役结束,我向朝廷保你的正九品上!”

别看都是九品,却是连跳三级。在最危急的时候,为了激励大家的战斗意志什么官给的都大方。实际上沈唐上奏的官,严格来说是都护府的,大聿朝有定制,都护府就是一个小朝廷,军事和民政都由大都护管理,都护府内部还有一套单独的官员体系,只是官员的任命必须上报中央朝廷,中央批下来了,才是有效的。

沈唐作秀的时候,施辛云也已翻过险山,来到关城中。施辛云让两个随从揣着带来的面饼去贿赂士兵,询问丘泽冰的官邸在什么地方。在缺衣少粮的关城中,面饼比白银什么的好用多了,一出手没有打听不到的消息。大街上也没有官兵巡查,施辛云很快来到了丘泽冰的大门外,再用一块面饼做了敲门砖,说是丘泽冰的故人来访。

丘泽冰心中奇怪,这种时候哪里怎么会有什么故人,但他还是让施辛云进来,并且屏退了所有人,施辛云的两个随从也被挡在门外。施辛云看到这一幕不由的笑了:“丘大人,别来无恙。”

丘泽冰奇怪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可不认识你。”

施辛云直接亮出自己的来意道:“大人既然就留你我二人谈话,当知我是哪里的人。”

丘泽冰在主动接受沈唐的留守任务时心中就有了投靠苒人的心思,但是一方面时机不成熟,另一方面他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汉奸。见到施辛云后,心中更是在天人交战。

施辛云分析利弊,娓娓道来:“将军当看得清楚,金武已是危城累卵,只消苒军再有一击即可破城,到时关城内外鸡犬不留,将军你只怕也讨不到好处。”

丘泽冰看着眼前的火盆不说话,内心对这样的事认同的。施辛云继续道:“城破只是迟早得事情,将军是选择坐以待毙,还是弃暗投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