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金武攻防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19-10-14 15:31:30 全文阅读

乎陀元圳集结部众誓要荡平金武关,施辛云忧心忡忡,担心元圳被怒火冲昏头脑,可是劝诫已然不管用,十一月十三日,乎陀元圳集中本部、可浑部及其他五个小部落,将近五万兵力朝着金武关进发,为弟弟报此一箭之仇。

五万人可不是一个小数字,乎陀元圳连声招呼都没打就跑了,伏乞呼和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联军就少了四分之一,呼和炎连忙派出使者去询问怎么回事,元圳根本不见使者,施辛云代为出面解释,他们是要进攻金武关的。呼和炎知道后毫无办法,只能由得他去。

乎陀元圳迅速在金武关下摆开阵势,沈唐等人不敢与其争锋,紧闭大门等待都护府救兵。乎陀元圳岂能让他们如意。十一月十五日,驱动部众发起了第一次攻击。两千余苒兵在前冲锋,后方另有五千的苒兵用弓箭进行火力掩护,关城上的聿兵缺乏作战经验,一个照面之下就有一百多人被射中,致使本就低落的士气更受打击。苒兵顺着城墙就往上爬,大有一举破城之势。

也就一会的工夫,苒兵已经在城墙上打开了一个缺口,越来越多的苒兵从这个口子爬上来,大概有三四十个了。聿兵的一个军官带着十数个士兵冲上去,在自己的主场作战竟然会人数不足,被苒兵乱刀砍死。军官一死,聿兵更加丧胆,让苒兵控制了一截城墙。

城下的乎陀元圳脸上露出了残忍嗜血的笑容,下令道:“第二梯队上去!破城之时什么都是你们的,洗劫三天!”苒兵们发出怪叫狂欢,进行火力掩护的部队五千人加入进攻序列,对城门进行猛烈的攻击。

大门被撞开了,然而门后面可不是什么美好的事物。数百的精锐聿兵等待在此,两军瞬间相撞,像是两只拳头撞在一起,谁也不让谁。这些聿兵们和疯了一样,面对苒兵刀剑躲都不躲,任由刀剑捅进自己的身躯,在死前的一刻也要砍下敌人的头颅。苒兵被这种疯狂吓到了,他们是来抢东西的,是来享受胜利果实的,哪里还愿做这种玩命的勾当。

一个苒兵脚下发软,后退一步。聿兵紧跟上前一步,就算杀掉他也没用,后面新的聿兵一样会继续上前。一进一退之间,苒兵打不下去了。开始逃跑了,聿兵们冲了过去,将苒兵彻底赶出去。但这还不算完。在他们交战的时候,还有一支装备整齐的部队正在等候着。沈唐亲自挑选的千人骑兵队,由萧昂率领。

城门口苒兵一退,萧昂下令骑兵冲锋,骑兵攻势如龙,冲进败退的苒兵中大砍大杀。沈唐之所以让萧昂领军就是看中他的勇武,果然萧昂没有让他失望,萧昂几乎是一人把数千人的苒兵第二梯队都搅乱了,刚刚还胜券在握的苒军转眼变成了溃兵。一个个人变成一块块血肉在聿兵的战马下翻滚。

城下一败,对城上的苒军也是一个打击,同时金武关的步兵指挥使殷罗亲自带着士兵冲上来,对苒人控制的那段城墙发起反击。在殷罗的带领下聿兵重新聚集起了局部的兵力的优势,苒人就城上那么点人了,下面的支援力量已经被萧昂击溃,他们覆灭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有的苒兵为了活命匆忙从数十米高的城墙上跳下去,其结果也基本是摔死了。

金武关内部乱成一团,来往大街上全是失去了建制的士兵,化而为匪,对店铺、百姓进行抢劫,疯狂的士兵们一个个腰带钢刀,凡是不听话的百姓上去就是一刀。在关城的另一边南门处,聚集的全是人,百姓、难民、士兵夹在在一起,想要打开城门逃命。南门守卫扛不住这么大的压力,在众人逼迫下就要开门。

这时在人群的后方挤进来一群军人,个个盔甲鲜明,长枪大刀在手,凶神恶煞。人群中稍有躲闪不及的就见了血光。为首的是章隶,挤到众人之前,厉喝道:“这扇门不能开!都给我回去!”

人群众人面面相觑,章隶手一挥:“来啊!帮他们回去!”

章隶带来的士兵将手中兵器对准人群,人群里一个兵痞叫嚣道:“你是哪来的狗玩意,咋的让咱们全部死在这嘞!”

他一说话人群马上嚷嚷开了

“你给老子让开!老子要活命!“

“长官,城破咧,放俺们一条活路嘞……”

“……”

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往刀剑上撞。章隶得到的命令就是守住南门镇压叛党,他才不会像此前平川县令孙五良那样爱惜百姓,章隶的脸子冷下来,下令道:“立刻给我散开!否则刀剑不长眼睛!”

人群有些害怕了,但还是聚集在那里,章隶毫不犹豫的下令了。他手下的士兵都是沈唐卫队的人,下起手来丝毫不会手软,举着大刀就朝人群砍去。人群一下炸锅了,刚才叫嚣的人基本都死了,尸体上还被踏上无数只脚,南门安全了,不会被自己人攻破了。

苒聿金武攻防战第一次交手,双方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金武关内部因为自己的慌乱死伤就有数千人,再算上和苒兵作战的伤亡,金武关军民死伤在一万人左右。苒人乎陀元圳则是因为他的轻敌大意丧失了破城的最佳时机,其所部伤亡约在三千人左右,这个数字让乎陀元圳更加的愤怒,就要调动更加强大的兵力进行攻击。

施辛云再次劝诫道:“大人,在此同聿人僵持和我们的预定战略不符,金武关依山而建,攻击本就不易,现在以我方攻坚之劣势,与敌人守城之优势较量,我军恐会吃大亏。”

乎陀元圳听不进施辛云的劝告,道:“先生,这件事你不要管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施辛云道:“这不是一两个人生死的事,您身上肩负的是乎头陀、可浑等七个部落五万人的生死,不能意气用事!”

“先生你不用再说了。”

施辛云嘴上不停道:“我们和聿人率先开仗,主力全部在此,另一边伏乞呼和炎他们十五万人看着热闹,一旦聿人的郎岩不顾呼和炎全力攻来,我们处境危矣,王霸大业付之东流!”

乎陀元圳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态度有所改变道:“先生,你相信我,三天之内,拿下金武关!”

施辛云有些怀疑,道:“大人,三天之后我们必须走!”

“三天够了!”

乎陀元圳认为今天本就可以一举拿下了,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导致了失败,再来一次破关难道还不是易如反掌吗?

十三日夜,陶霖看着镇守使府上来来往往的忙碌兵丁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所有人都把自己当成了透明的,安全是安全,只要沈唐还在他就不会有事,可他并没有感到庆幸。这时候陶霖发现和萧昂、熏子、黑魁子等人一起出生入死好像也没那么糟糕,他心中甚至升起了一丝向往。陶霖紧了紧身上的破袄子,天似乎是更冷了,寒风吹来好像夹杂着冰动的沙子。

沈唐从屋子里走出来,面上带着化不开的凝重,他抬头看着布满黑云的天空,道:“开始降温了……”

陶霖不知道这话是不是和自己说的,他不敢贸然去接。沈唐道:“你带上一队人去仓库,看好里面的棉衣棉被,等我命令。”

陶霖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心里不免兴奋,道:“遵命!”

终于有事情做了,还可以和士兵们在一起拉拉关系,对以后自己升官一定是有好处的。自己就算不能为家人报仇了,也要有一天达到沈唐那样的高度。在所有人忙活的时候沈唐在干什么?沈唐在歇着,他作为现场的最高指挥官需要把握全局,他的事情就是给别人安排事情,同时做好处理任何突发事件的准备。

金武关灯火通明,几乎每个角落都亮着火把,沈唐吸取白天的教训,将新兵和老兵打散了编组在一起,其中两千人顶在关城上的第一线,另外还有两千老兵作为城墙上的第二线兵力。最后三千骑兵全部下马,作为总预备队。另外吕朋所部扩充精壮百姓,已有五千余人,沈唐抓在手中。丘泽冰所部经过补充加强也有将近五千人,负责维护城中治安监督百姓,防止出现汉奸。最后一支力量,章隶的镇守使卫队,差不多就是沈唐的指挥部。

老百姓也别想休息,他们在丘泽冰部队的监督下拆毁房子,来获取原木、石块,作为城防物资。气温不断的在下降,只觉得寒气不断的从空气中钻进身体来,有的虚弱百姓眼前一黑就昏倒在地上,官兵过去踢上两脚,见叫不醒也就不管了,人基本也就死了。金武关城就是一座活生生的炼狱。

陶霖依据命令来到仓库,正在看守仓库的是吕朋手下小古,以前因为马庆余的事双方还起过冲突,陶霖见到他客客气气的拱手道:“小古大人,我奉使将大人的命令来接管仓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