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五十章 战云密布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2019-10-11 15:22:05 全文阅读

这妇人看上去四十多岁,以聿人的审美眼光来看长得并不是很美,身上有一种别样的气质,还穿着一件兽皮,有一种巾帼英雄的感觉。施辛云暗中思忖道:早就听闻苒人王族的王后不同于一般凡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伏乞王后一出场就震慑住了诸人,她侃侃而谈道:“聿人兵马就那么点东西,咱们大兵汇聚一定能够打败他们,你们为什么还会害怕?难道忘记了上次的大胜利了吗?”

苒族十大部落之一的高乘部首领高乘和顿大大咧咧的站起来道:“这话咱都清楚嘞,跟聿人打仗还是要死人的,咱的损失怎么算的嘞!”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各家部落还是担心自己的实力受到损失。这是一个伏乞呼和炎也无法解决的问题,正是因此苒人的“国家”才如此的松散,只能叫做部落联盟。不过伏乞王后好像很有主意,道:“我有一个办法,咱们将战争赢得的东西放在一起交给一个大家都信得过的部落保管,再根据战争中每一部落做出的贡献或损失进行补偿与封赏。”

伏乞王后继续抛出巨大利益,来自聿人的巨大利益,道:“聿人自私的独自占领庞大的财货供养他们的贵族。我们不过是拿了一些边角的财货,可是聿人就看不下去,聚集强大的兵力要对我们进行讨伐。但这正是我们的机会,击败他们!我们要拿到聿人占据的财富,富足我们苒族。”

伏乞王后强词夺理,颠倒黑白,明明是要过去将人家抢劫,还扯出这样不靠谱的理由。但是部落首领们眼中纷纷放光,立刻有十大部落当中的两个表示支持王后的言论。财货放在哪个部落中保管呢?王后言下之意肯定是王族伏乞部了。

但是乎陀元圳意识到这是和伏乞部分庭抗礼,谋取在苒族中威严的好机会。他舔了一下嘴唇就要站出来的时候,施辛云在他背后拽着衣角。乎陀元圳奇怪的看着施辛云,施辛云眼神坚决的朝他摇头,那意思是很明确,不要做那根出头的椽子。乎陀元圳虽有不甘,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

乎陀部的盟友可浑部首领正期待着,哪想到乎陀元圳这就怂了。他们这边发生的小动作伏乞夫妇清晰的看在眼里。大家虽未撕破脸皮,但是苒人各大部落的人心已经分崩离析。保存财货的部落最终还是王族伏乞。乎陀元圳刚回到自己的帐篷,可浑部首领跟着进来了,质问道:“乎陀元圳!你们回事?凭啥让伏乞收着钱嘞!”

乎陀元圳心里一样不爽,当即粗着脖子吼回去:“你不要在我这里撒野!滚回去骂人!”

可浑首领骂道:“俺跟着你干那你看得起你!你要没本事趁早说了,大家散伙去!”

施辛云在帐外老远就能听见他们的争吵声,进来劝解道:“两位稍安勿躁,且听我道来。”

“讲!你讲!为什么拦着我!”

施辛云慢条斯理的坐下道:“我有一策可使两位不必与聿人主力交锋则得财货。亦不必与王族起冲突。”

可浑首领道:“还有这样的好事?”

乎陀元圳目光定在施辛云身上道:“老施,你就别买关子了。”

“我为两位详解,聿人兵马分布在八关,如要进行大规模的战略决战,他们必须先将军力集结起来。我们的战机就在此处,八关兵马出城,我等以绝对优势的力量,攻其一关,必胜之!”

乎陀元圳明了,接住话音道:“打赢了咱就不去管伏乞部和聿人剩下兵马怎么打了,咱一把打到聿人老家去!好!好!”

可浑首领满口称赞,给施辛云竖起大拇指道:“哎呀,还是你老弟厉害。“

施辛云带着一丝哀伤道:“大都护郎岩是百战名将,他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西北了。”

施辛云为乎陀元圳指出的要害正是郎岩头疼的地方,朝廷中州不给增援,郎岩手中兵力严重不足,都护府不过五万人马,其中还有一万余兵力在华农关帮助镇守。剩下七关军队还要留下一些守城,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各军兵马的集结。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郎岩还是在文思十三年十一月五日下达了作战命令。

十一月已是天寒地冻,大雪已经来过几次了,金武关几乎变成了一座死城,由于粮食不足,首先饿死的是城外墙根下一无所有的平川难民。十万难民中先是因为饥饿走掉了一部分,大概有个三四万,逐渐饿死在墙根下的大约有一两万人,后来十月、十一月天气降温,大雪封困几乎就让这些人死绝了。城中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每天都有小车往城外送冻死、饿死的尸体。死去是痛苦的,活着更是煎熬。

一直处于半囚禁状态的陶霖终于看见了一封不一样的调令,上面写着:金武关前往之土黑城,于土黑城待命。与世隔绝的陶霖闻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是战争的硝烟味,陶霖讲不清是兴奋还是害怕,上一次的战场厮杀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无休止的沉寂让陶霖对沙场有了一丝渴望,这是改变的机会。

一个战士走进来拿走陶霖手中的调令道:“收拾东西,快点!使将大人在等着呢!”

这人是沈唐新的卫队长章隶,一身武力自不必说,对沈唐是绝对的忠心不二。陶霖听得他讲收拾东西还在发愣,收拾什么?章隶已经给陶霖屁股一脚:“傻站着干什么纸上带字的统统拿上。”

他不认识字,只能叫陶霖来干。陶霖对于整理文书已经很熟悉了,每份文件写的啥在什么位置他都一清二楚,很快他就抱上了一大把。章隶道:“都在这了?那跟我走!”

章隶走路速度很快,陶霖跟在后面一路小跑着,终于走出这扇门了。陶霖深深的吸了一口寒冽的空气,冰凉的感觉将他几个月来的郁闷一扫而空。变化终于来了,重获新生!

章隶没那么多的感触,不一会他们走进新一扇大门中,这里是镇守使府邸的大堂,平时重要公务就在此处理,陶霖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大堂上兵丁林立,还有许多熟悉的面孔,如步兵指挥使殷罗、吕朋、丘泽冰,最让陶霖欣喜的是又看到萧昂了,他正站立在沈唐身后,俨然是一副保镖侍卫的样子。

章隶抱拳禀报道:“使将大人,东西带来了。”

沈唐点头,章隶很自然的站到自己的位置,萧昂的旁边。这下沈唐身后像是站着两根柱子。沈唐对陶霖道:“你去记录会议内容和命令。”

陶霖懵懵懂懂的点头,这样的场面和活计还是第一次见。他看见一个角落摆放着一张桌子和纸笔,料想那应该就是自己的位置了,小心的坐了过去。皆已就位,沈唐发话了,一开始全是空话、套话,都是一些什么陛下、朝廷什么的。陶霖不敢有所遗漏,全部一丝不苟的记录下来,他写的很快,为了跟上讲话的速度字迹不可避免的开始潦草起来。

一大堆的开场说完之后,沈唐开始正式布置军务,这次会议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哪支兵马留守金武关。首先一流的主力是要带上走的,剩下的就是二流、三流,但是万一苒兵来袭,还得有一定的实力不能让人家把城池攻破。这就比较让人为难了,其中责任不可谓不重,任务艰巨。

这时丘泽冰主动站出来道:“使将大人,我来留守!”

沈唐打量了他一下:“关城干系重大不是闹着玩的,你有把握吗?”

丘泽冰行一大礼道:“末将能有今天全赖大人栽培,末将前有大错,大人仍能不计前嫌,我当为大人、为朝廷肝脑涂地!驻守关城,必使之固若金汤!”

说着丘泽冰声泪俱下,沈唐心中一软也就相信他了,沈唐道:“那好,你率领本部兵马留守,另外我再拨调罗贵部两千人给你。”

罗贵应声而起道:“遵命!”

丘泽冰又说了一些感恩戴德的话,镇守关城的危险性不一定就比外出作战高,虽然丘泽冰的兵都是老弱病残,但是万一苒人不来打他呢?这也是有很大可能的。丘泽冰有自己的小心思,他在赌。他经过前几次的和苒人交手,对苒人产生了一种畏惧的情绪,他不认为这次征苒能够胜利,所以他留守,到最后不仅保存了实力还可以弄到一个镇守之功。

会议接下来的内容基本就是安排各部队出城以及行军的顺序,还有一些粮草物资的调配,这些不禁是打开了一扇让陶霖和萧昂眼前一亮的新大门,这才是高级指挥官该懂得东西,这样的宝贵机会实在是可遇而不可得。

会议结束,行军、留守、物资调派等重要事件安排完毕,将于文思十三年十一月八日向土黑城出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