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沈唐算计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19-10-07 16:19:05 全文阅读

平川十万百姓不能不管,但是考虑到金武关现实的生存问题,沈唐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他让大将殷罗率领关城的两千精兵,连同吕朋的一千人,合计三千人一起,跟随着陶霖先过去把百姓们接到城下。命令也很明确,不准平川百姓一人进入关城中!这是沈唐的命令,不论是孙五良还是谁抗议都没有用,在金武关下,沈唐就是天!

九月十五日,拖沓的队伍终于可以看见城关了。殷罗、吕朋、丘泽冰几人骑马走在最前,后面是萧昂、陶霖这些职务小一点的人们。丘泽冰脸色始终阴沉,见到自己关中人本来是一件开心的事,想着可以摆脱萧陶,但萧陶手中的东西实在是致命,转而活跃起来的心思又沉寂下去。加上吕朋不断在一边冷嘲热讽,丘泽冰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殷罗突然停下来,和丘泽冰等人拉开一定距离:“来人!”

呼啦啦的一大队士兵将丘泽冰等人围住,长枪冰冷的锋芒几乎抵在了几人的胸膛上,丘泽冰忙问:“殷大人,这是干什么??”

殷罗从怀中掏出沈唐的手令道:“奉使将大人命令,逮捕丘泽冰及其下有关人等!”

吕朋也在状况之外,一样在镇守使面前领命的,自己怎么不知道还有这道命令?难道镇守使在防着自己?吕朋马上就把这个念头抛到一边去了,开口挖苦丘泽冰:“丘大人,还是束手就擒,使将大人不会冤枉你的。”

“你!”

丘泽冰气的鼻子都歪了,想要冲过去把吕朋砍成两段。陶霖心中不免有些害怕,心中本来就有鬼,何况又来的太突然了,看着周围的兵马,殷罗和吕朋有三千人呢!就算当真是把自己这边乱七八糟的一千多人拉出来打一场都赢不了。后边传来一阵喧闹,一群士兵押着孙五良、冯点子等人,为首一个军官向殷罗禀报道:“启禀将军,平川县令押到!”

“嗯。”

殷罗看着丘泽冰道:“不要让我为难。”

进监狱是丘泽冰不愿意的事,他的内心被恐惧占领了,他害怕进去了就要把性命丢在里面了。萧昂最为镇定,翻身下马,解下盔甲放下兵器:“来吧。”

殷罗摆手示意,他的士兵们不管丘泽冰、陶霖愿不愿意了,全拉下马用绳子套了起来。随后跟着殷罗先期回城,殷罗将兵马全部交给了他的副将,百姓们交给吕朋安置。

回到金武关,丘、萧、陶都以为着会先见沈唐,但是谁也没见到,殷罗将他们三个分开关押后就没管了。陶霖的心理承受能力并不怎么强,虽然是经过巨变的人,但他是三人中承受能力最差的一个。这是他第一次被关在监狱中,一股酸臭腐烂的味道无孔不入,无时不刻不在刺激着陶霖的神经。

白日里的时间难熬,那晚上就是在进行着折磨,陶霖坐在粗烂的稻草上从狭小的窗户洞中看着外面的幽蓝色的天空,在那个窗户外面就是自由。他想起了父亲,在很久前的某个夜晚,遭到陷害的父亲一定也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渴望着外面的自由吧。想着想着泪水就流出来了,陶霖终于不再想未来,终于有时间回忆失去的美好……

监狱中陶霖看不见萧昂,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每天的有早上和晚上两顿饭,粗糙的窝窝头和一碗稀薄的和水一样的粥。这样的关押持续了很久,单独的牢房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样的等待与寂寞可以让一个人发疯。时间久到让陶霖忘记了时间,不知是第几个日夜后,来了一个军官,把他带出监狱,带到一个一间屋子中。沈唐坐在当中,手边放着一盏茶。

陶霖看到了希望,心中激动,赶忙磕头叩首:“卑职……卑职参见使将大人。”

沈唐抿了一口茶:“陶霖,是中州大家族的人啊,和我们这些西北坯子是不一样。”

陶霖诚惶诚恐:“使将大人,您的……您是什么意思……”

沈唐把茶杯向前推了推:“喝茶这样的事本是中州传过来的,你是中州大家子弟的人,比我懂得更多,你来泡一壶茶。”

“不敢……小人不敢……”

沈唐一定是看了陶霖的卷宗,不知道的是沈唐看他的卷宗是要做什么,是好是坏?

沈唐道:“你不必害怕,丘泽冰已经全部招了,你的脑子不错,以后在我身边做事,军队兵马就不要管了。”

陶霖不敢说什么,不知道自己谋划兵变挟持丘泽冰的事情暴露没有,不过不能染指军队,日后怎么回到中州为家人报仇?沈唐看透了他的心事:“不要想着报仇的事了,且不说卷宗上的永远不得踏入中州半步,即便是我们这样的人,想要去中州也是困难重重。”

沈唐唏嘘道:“朝廷不愿意我们这些西北的教化之外的野蛮人去玷污了中州圣地。”

安西都护府大都护郎岩,算是西北数一数二的大官了,想要进中州也是困难重重,不奉诏擅自入关者视同谋反,杀无赦!这样的法令像是一座无法跨越的大山,普通人终其一生也只是在西北黄沙中渡过。

陶霖满眼含泪重重的一个头磕在地上:“小人愿意为使将大人肝脑涂地!!”

沈唐摇摇手:“去吧去吧。”

陶霖以为事情就算是过去了,哪知道还是回到了阴暗的牢笼里。

第二天,沈唐召见了萧昂,一样是在监狱里关了这么长时间,相比陶霖的狼狈不堪,萧昂则是气宇轩昂,他单膝跪地:“末将萧昂参见使将大人。”

沈唐打心眼里喜欢,面上还是板着脸:“丘泽冰、陶霖两人都招了,你有什么话说嘛?”

萧昂暗自叹息一声,这事情果然是瞒不住啊,萧昂道:“大人既然都知道了,要杀要剐我没话说。”

“哦?我问你,你是我亲自升任的从九品下,为什么要知法犯法?”

萧昂昂首挺胸道:“末将愧对大人培养,只是不愿看见黎民受此苦难,故有此举,罪责昂一力承担,并无陶霖及羊下堡兄弟之过。”

沈唐道:“陶霖交代的时候可没有把你的罪过揽到自己身上去,你是为了什么?”

萧昂心想既然瞒不过,索性什么都交代了,萧昂视死如归真诚道:“既然一定要有人死去,我不希望我的兄弟们因此受到伤害,我愿意作为代替。”

“你就不怕死吗?”

“怕,但是没有其他办法,既然是罪,总要有人来承担,只望大人可以饶过他们。”

“你后面到我身边来做事,暂且不要想着军队上的事。”

萧昂抱着赴死的心的,听的这样说法,错愕道:“大人……是?”

不知沈唐心中想的是什么,两天两场会面收服了陶霖和萧昂,但是对于丘泽冰的处理还没有做出。整件事情的经过沈唐轻而易举的就得知了真相,那么多的百姓又不是聋子瞎子,只是有许多细节还不清楚。平川大火对西北当局造成的影响很大,安西都护府大都护郎岩亲自下令给沈唐,要求他彻查,在限期内给西北一个交代。在上峰的压力之下,沈唐必须要有所动作。

收服萧昂的当晚,沈唐在大牢里提出了蓬头垢面的丘泽冰,沈唐声色俱厉,拍起桌子:“丘泽冰你丧尽天良,竟敢背着我做出这等事来!”

丘泽冰锐气被磨尽了,直接哭出声来:“我对不起您……”

丘泽冰一直在哭,哭的沈唐心烦意乱,真的动了肝火:“我问你我们出生入死的干什么!就为了头顶的官帽吗!你忘了我对你的教诲!”

丘泽冰和吕朋一开始都是跟在沈唐身边的亲兵,很早开始就是,尤其丘泽冰跟的时间最长,后来沈唐一路做到一关镇守使,他们跟着水涨船高。沈唐一直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学生。丘泽冰抓住这一点,开始打感情牌,哭着认罪道:“我知道错了,我有罪,我对不起您的教诲……”

孙五良在这间房子的隔壁候审,听着旁边的动静一颗心在不断的下沉。他听见沈唐一直在骂丘泽冰,丘泽冰一直在哭,一边认错一边讲着往事。孙五良有种不详的预感。正在想着隔壁的交谈停止了,丘泽冰被带走了,沈唐没有给他定罪,连一句结论都没有。孙五良被带进去了。

沈唐站起来给孙五良抱拳:“请坐。”

孙五良心里凉了半截,这么客气的是干什么?用我孙五良顶罪吗?孙五良心中惶恐:“大人不要这么客气,下官……下官……”

形式不如人,沈唐执意要把孙五良推出去,再怎么挣扎有什么用呢。沈唐对孙五良有几分的敬重:“孙县令当得起国之良士四个字,当得起在下一拜。”

孙五良苦笑道:“使将大人这样说法可是下官难以活命了?”

沈唐道:“罪魁祸首是丘泽冰,但是我不能惩处他,委屈你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