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决战(三)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19-09-13 22:23:18 全文阅读

大聿文思十三年七月十八日,乎头陀远远的看着苒人主力打了一整天,城墙下的尸体堆积的最高点达到了一米。乎头陀首领——乎陀元圳预料道:“伏乞呼和炎他们几个不会再攻了。他们伤不起了。”乎陀元圳身边有一个身穿聿人服饰,梳着聿人发髻的人,他的长袍显得破旧,但是洗的很干净,衣服上的几个洞都用补丁补起来了。本质上他就是聿人,他的实际年龄四十出头,可经过世事沧桑的摧残,两鬓已经斑白,看着像是五十多岁的老人。这是一个奇人,无论是他的经历还是他的才学,都称得上一个“奇”字。这人名叫施辛云,乎头陀部之所以能够干净利落的击败聿人西路军与他是分不开的。乎头陀军队所使用的先进战略战术都是来自施辛云。这个人几乎是个全才,普天下也找不出几个,堂堂一个聿人却偏偏流落到异域为异族所用。施辛云从乎陀元圳的话语中听出了惋惜的味道,道:“大人,有些不甘心吗?”乎陀元圳叹道:“先生了解我啊,伏乞他们在这里打得越狠,我离王座越近。”在苒人中,尤其是生苒,几乎没有一个人会说聿人官话。他们之所以可以沟通,因为施辛云连晦涩难懂的苒语都会说,要知道正宗的苒语连许多的熟苒都不会说。施辛云目光遥遥的投向金忠关坚固的城墙,目光中的复杂难以言喻,他看着远边口中一边给乎陀元圳献计:“金忠关依山而建,数百里之间只有这么一个关口,其险峻不言而喻,若能翻山越岭,从山上发起攻击,必是出其不意。大人只要这么和伏乞说,接下来耐心等待便好。”乎陀元圳琢磨着施辛云的话:“先生不早说!在金武关时一样是此情况,先生干嘛不说啊,让金武关的聿娃子白白溜走了!”施辛云为乎陀元圳解释道:“大人不懂吗?我能想到在山岭上发起进攻聿人会想不到吗?聿人一定在某个地方埋伏着一支精锐在等待,等待这个会使人送命的奇招。”乎陀元圳还不信:“先生的智慧是大智慧,我不信会有人抵得上先生。”施辛云脸上带起苦涩的笑容:“别的人我不敢说,对面的指挥官,安西都护府大都护郎岩就是我比不上的。”乎陀元圳还是表示怀疑,认为施辛云在谦虚,施辛云确实很谦虚。但是乎陀元圳内心还是将郎岩抬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于是他晚上就把这个计策献给了伏乞呼和炎,伏乞呼和炎非常高兴,他和孙奴和宿悦商量觉得是个可行的计划。最后再试一次!打得过,打不过就都是这一下了!乎陀元圳又提出一个让伏乞呼和炎更加开心的想法,这一次我们五大部落每一家都出一部军队,五路大军奇袭打个聿人措手不及!孙奴和宿悦都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定下了,至于没有参加会议可浑部,在这几个大部中可浑实力最弱,他敢不同意?孙奴、宿悦心中还是不解,但是各怀鬼胎的谁也没说出来。出了大帐几部首领相互鬼魅一笑,达成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协议,只有气糊涂的伏乞呼和炎被蒙在鼓里,大家一起出来坑王族。漏掉的可浑部确实是乎陀元圳的疏忽,根据施辛云的策略,乎头陀交好可浑,即使有时候需要牺牲一些利益在所不惜,比如之前吞并贺那部,便是施辛云劝说乎陀元圳弃小利谋大业。施辛云之所以选择可浑部正是因为他是苒族十大部落里实力最弱的一个,弱是相对的,他的弱不代表没有实力,可浑部拥有一定的力量,同时比较好掌控。敢和伏乞叫板的孙奴部实力绝对可以排的进前三, 乃是王族最有竞争力的部落之一。乎陀元圳离开大帐后马上带着施辛云去见可浑部首领,双方进行了一番长谈,至于谈话的具体内容是什么,没人知道。在这次谈话之后,原本是冤家路窄的两部变得十分的亲密,在诸多事件上保持统一步调。苒人内部暗流涌动,一股可怕的风暴正在大漠上空酝酿。伏乞呼和炎虽然不知道兵贵神速这句兵法,但是他知道什么叫夜长梦多、什么叫出其不意。他立刻下令五大部落整备兵马,突袭就在今夜!这道命令让苒人自己都是措手不及,各部紧张的开始调兵,几位首领们看着一队队人马的来来往往,心中不禁想没准还真能一鼓作气的打进去!施辛云对此嗤之以鼻,苒人大营鸡飞狗跳,火把跳动的火焰几里外都能看得见,城里的聿军能没有防备?施辛云反复叮嘱乎陀元圳,千万不要认真冲的太前,聿人一定会有埋伏的!施辛云这也算是为聿人做贡献吧。金忠关镇守府灯火通明,郎岩瞬间就判明了苒人的意图,召集众将排兵布阵。金武关沈唐的一千精兵终于派上阵了,郎岩战前动员道:“只要此战将苒人打痛,金忠关就算是守住了,苒人会撤退,你们之前的罪过与耻辱将在此洗刷!去吧!”郎岩说的很明确了,这仗打好了就能将功折罪,沈唐暗下决心,哪怕手下精锐打光了也要咬死苒人!本质上这还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精锐没了以后还可以再招,若不然丢了可就是身家性命,这可没地方再找去。沈唐给精锐们的战斗动员尤其简单:“生死就在今日这一战!打赢了大家活!所有人原地升一级!突出功绩者原地升两级!金银无算!”人类千古以来的追求,升官发财,这样就够了。聿兵和苒兵几乎是同时出发,聿兵的距离总体来说比苒兵近,有利于提前找好有利位置进行埋伏、阻击。也有路程远的,比如沈唐,他正在快马加鞭的赶往指定作战地点,到了山脚下,再弃马爬山。萧昂就在其中,萧昂作为看客看了两天空前惨烈的城池攻防战,战事一直在牵动着他的心脏。可算是轮到自己了,萧昂心中没有一丝的畏惧,倒是兴奋的很,血脉好像被战火煮的沸腾。也许还有沈唐说的升官发财的因素在其中。萧昂和以往作战一样,都是冲在前排的,他第一个爬上了山顶,遥远的天边一轮喷薄的红日正在升起,晨曦的第一缕阳光洒在光秃秃的山峦上,微凉的晨风轻抚面庞。萧昂心中豪气大发,想要从嗓子里,从心中大声的说出点什么来,想要颂出一首气壮山河的诗词,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说。想要迎着初升的太阳大吼一声,又害怕被暴露军情,满腔的热血就这样憋回去。萧昂一低头看见一个壮硕的汉子赤裸着上身,腰上拴着两柄大斧,正从山的另一边爬上来,那汉子身后是密密麻麻的苒兵。那壮硕汉子正是昨日冲锋登城的伏乞猛将,伏乞赫托。萧昂看到他的同时,伏乞赫托也盯上了萧昂。萧昂大枪一提就冲了过去,伏乞赫托两把大斧在手迎面冲了上去!铿锵!!两人第一次交手,兵器凶狠的撞击在一起,火花迸溅。伏乞赫托连连退后三步,萧昂处在上坡却同样退后了一步。两人都没想到对方的力量竟然这么强。伏乞赫托大吼一声,再冲上来,萧昂一样与之再战,两人在一上一下的山坡上交换了三招,伏乞赫托因为地势原因一直处于下风,萧昂借助居高临下的优势发起的猛攻却不能奈何伏乞赫托。萧昂身后的丘泽冰、吕朋大部队也上来了,伏乞赫托身后的伏乞部精兵也到了跟前,两支精锐顿时撞在了一起。金武关要把苒人撞下去,伏乞想要逆势冲上去。以强对强,就看谁的毅力更加坚强,狭路相逢勇者胜!两军缠杀在一起,萧昂和伏乞赫托缠杀在一起。伏乞赫托战斗经验丰富,战斗的技巧早已融入了血脉中,经过前番试探交手他发现如果在地形上处于劣势是不可能拿下这个年轻的对手。而且他身上还有昨日从城墙上跳下来受的伤,这么拖延下去必定会被击败。伏乞赫托想要跳到上面去,萧昂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打算,萧昂一样认识到了伏乞赫托实力强大,迄今为止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在力气上可以和自己一较高下的人。想要拿下伏乞赫托的头颅为自己造进升之阶就不能让他夺得地形优势。两人打得难分难解,伏乞赫托身后的士兵不太给力,没能冲上去,反被金武关杀下来了,金武关的士兵像是山坡上倾泻而下的洪水,冲击着苒兵。苒兵的退步逐渐转变成失败,失败变成大败,最后变成溃败。伏乞赫托不退也不行了,他想要摆脱萧昂,萧昂就跟在他屁股后面追。没想到的是伏乞赫托冲锋是把好手,逃跑也是经验十足,不一会就在溃兵中消失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