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决战(二)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19-09-11 22:55:51 全文阅读

西北决战大幕拉开,一万一千余苒兵在正面全面进攻,迅速的冲到了城下,云梯架起来向上冲击。苒人们忘记了生命的珍贵,自己的性命在他们似乎和沙漠中的沙子一样的廉价。云梯一靠上去,舍生忘死的聿人用长矛将梯子推开,上面的苒人和梯子一起倒下去。聿人还将火油倒在梯子上,梯子一体燃烧起来,吃痛的苒兵不顾高耸的距离从梯子上跳下去。真有爬的快的,在聿兵反应之前便冲到了眼前。那壮硕的苒兵抵到了聿兵眼前,在那一个瞬间,两人忘却了周围的数万人厮杀,两人四目相对,那个苒兵眼睛中的凶光几乎成为了实质的刀子。聿兵眼神中的杀意被击碎了,露出的一丝怯意,成为他最后一个眼神。苒兵大刀挥下,几乎砍掉了那聿兵的半个脑袋,力量巨大,鲜血喷涌。在这场庞大的战斗中,这激烈的鲜血不能引起多少的注意。让聿人紧张的是苒兵登城了!那一个苒兵在城头开辟出一小片阵地,后续苒兵迅速顺着云梯爬上来,聿兵杀过来时在这一小片上已有十几个人了。聿军军官立刻调来更多的士兵,一层层的包围镇压,十几个苒兵纵然英勇怎么也抵抗不住数倍的聿兵。况且就在刚才的一瞬,登墙的云梯也被烧毁了。下面的苒兵虽多,也在努力的登墙,可是一种低概率事件怎么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连续发生两次。因为双方都很勇敢,所以便造成了更多的人直接的死在战争中。苒兵们舍命打开的缺口再次被聿兵合上。在苒兵的冲击中这并不是唯一的那个口子,城上不断的出现新缺口,但也仅此而已。缺口一出现,成倍的聿兵就会翻涌到这个点上,不惜死亡代价的将之闭合。整整一个下午,厮杀声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直到天色渐渐的黑下来,苒人方才开始收兵。大量的尸体堆放在地上没有人去收拾,惨烈的战斗让士兵们没有力气再去管其他的许多,只能先将活人周全好。晚上,伏乞部、孙奴部、宿悦部心痛的统计伤亡数字,伏乞呼和炎的中军大帐中灯火一直亮着,上述三部首领一直在等待统计的结果,乎头陀、可浑也在,他们是来幸灾乐祸的。这个结果等的他们两个昏昏欲睡,到了后半夜结果方才陆续出来了。伏乞部伤亡两千余、孙奴部伤亡一千六百余、宿悦部伤亡一千三百余。算在一起一个下午苒族精兵丧失五千!三部首领脸上不由得抽动一下。伏乞呼和炎怒火涌上心头,叫嚣道:“即使这样再打个三天不成问题!”孙奴、宿悦两部没有说话,乎头陀脸上露出不屑,内心想着,三天之后呢?啃三天砖头就能啃进去了?转念一想,你们还是打吧,好好的打,你们打完了才好!苒人内部再次达成协议,明天再打一下,一定要打进去!但却没说打不进去怎么办。金忠关里聿兵的伤亡也不少,一样多达三千多人。每一个都是打仗的老兵,军队中最宝贵的财富,一下少了三千多个。这一夜,谁也没闲着,苒人在调整作战部署,抽调新的部队参与第二天的进攻。城里面郎岩命令军队里的百姓上城去搬运尸体,补齐攻守器具,正规军全部好好休息。第二天必然一样是钢与钢的碰撞!一夜时间过的飞快,士兵们睁开眼睛,看见美好的世界和残酷的世界。苒兵和昨天一样,将阵列排好,中间还是伏乞王族的五千兵马,右侧变成了孙奴部夹杂的小部落五千兵马,左侧是宿悦部夹杂的小部落五千兵马。合计一万五千人!比之昨天的规模更加的庞大。同时还安排了第二波攻城部队,以备接应第一波的攻势,同样是一万五千的兵力!后面还跟着一个第三波力量,在一万人左右,作为攻击的后续力量和总预备队!摆出这样的阵势充分说明了苒人,志在必得!攻击开始!苒人的第一波凶猛攻势瞬间撞在了城墙之上,防守的聿兵与之进攻兵力相当,双方如昨日一般,一上一下的展开激烈得破碎的战斗!苒兵的中央攻的最狠,很快就爬上了城头与聿军短兵相接。但是苒军的左右两部就不行了,攻击显得犹豫、拖沓。坐在城楼最高位置进行全局指挥的郎岩看的清清楚楚,并依据长期以来和苒人打交道的经验,立刻便得出会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一定是左右两军的大小部落之间不和,大部落不出力,希望以此保存实力并消耗小部落的实力,小部落不愿意,但又没有办法,只能是出工不出力。郎岩大胆判断,左右两翼不会出现危机,就算有问题,只消一个冲锋反击就能将敌人打回去!重点是中间不要命的伏乞部。郎岩命令从左右抽调兵力,加强中间力量。战况发展果如郎岩所料,左右两路苒人死活都是在城下打转,中间的力量得到支援后,伏乞部的兵就算爬上来,也无法站稳脚跟。伏乞呼和炎不断催促孙奴、宿悦,两部再加紧催促小部所属小部进攻,这样的攻势能有什么力量?上午打了半天,中间部分人死的最多,有苒人的,有聿人的。中间一段的城墙被染成了殷红。左右两边的伤亡则小多了,和中间一比简直不是在一个战场上。中午,伏乞呼和炎让早就待命一旁的第二波士兵参加战斗,换下第一波的士兵。他要不给予聿兵喘息的时间。可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若论兵法权谋,聿人是苒人的祖宗,苒人都知道把士兵分成几波,难道坐镇西北半辈子的郎岩会不知道吗?郎岩一样如此,苒军换人,聿军一样换人,这样大家都是在打车轮战,谁也不占谁的便宜。双方一样的精神饱满的新战士开始第二轮对决。一万五千余苒兵的排列方式与第一波相同,攻击状态亦与之无异。恼火的伏乞呼和炎不断催促孙奴和宿悦,但是问题不是催促就能解决的。中路伏乞部被打得抬不起头,两边的孙奴和宿悦就在一边划水。战局再变,伏乞勇士伏乞赫托手持两把大斧,飞一般的爬上城去,两把大斧开合,周边聿兵一个个血肉横飞,上来的第一个照面就杀了四个聿兵!第二回合是七八个聿兵在一个军官的带领下冲上来。伏乞赫托将一个大斧竖起来横扫出去,拍碎两个聿兵的脑袋,另一个大斧劈了出去,那个军官一点也挡不住,身子被砍成了两半,肠子、肾脏洒了一地。鲜血的味道格外的刺鼻,把这恐怖的一幕渲染成了地狱的修罗场。剩下的聿兵被吓住了,这个还是人吗?是不是再向前一步就要变成那个尚未断气,还在地上蠕动的军官的那副模样了?在这个愣神的工夫,伏乞赫托身后更多的苒兵登上来了,突破口已经被打开了。不过伏乞赫托犯下了一个错误,使到手的胜利飞走了。勇武的伏乞赫托带着有限的士兵向聿兵的中心杀去,不知是要扩大阵地还是想乘胜追击。这样一来薄弱的苒兵更加的分散。伏乞赫托一人是勇,身后的士兵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聿兵在新的长官的带领下,将伏乞赫托团团包围,至于登城的普通苒兵已经被杀戮干净。伏乞赫托骂了一声,开始突围,围住他的聿兵最少有一百人。即便是这样仍旧没有拦住他,不过他爬上来的云梯已经没有了。伏乞赫托探头看了一眼下边,城墙很高,没办法,他眼睛一闭,呼的一声就跳下去了。真是命大,十几米的距离都没摔死他。伏乞赫托摔在了死人堆里,吃痛的叫了两声,然后拍拍身子,大摇大摆的向自己阵中走去。两军阵上士兵都看呆了,真不是凡人!除去伏乞赫托这个异数之外,苒人第二波攻势还是没有取得什么突破性进展。伏乞呼和炎再一次下令收兵,这下他真的有些绝望了。第三波攻势派上去又能有什么用?除了收获一堆伤亡数字之外。伏乞呼和炎再一次统计伤亡数字,两波攻击伤亡三四千人。孙奴和宿悦两部伤亡则小的多,害怕伏乞呼和炎找茬,两部偷偷修改了数目,上报的伤亡和伏乞部一样,实际上只有一半而已。金忠关决战第一、第二两日苒人伤亡一万余人。聿人伤亡在七八千人左右,郎岩中军最能战的力量丧失了五分之一!聿人疼痛的时候苒人更疼,伏乞呼和炎心中萌生退意,金忠关这块硬骨头难啃,只怕是会崩了门牙。孙奴和宿悦两部也打起退堂鼓,撤兵就是眼巴前的事了,这时候一直不赞成强攻的乎头陀提出了一个新的攻击方案,伏乞呼和炎听完大声称赞此计甚好!战事再起波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