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战斗(三)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19-09-09 23:45:06 全文阅读

岩站起身走到沈唐面前:“沈唐,我这趟过来不是来追究谁的责任的,你只看见我身边是数万大军,我后边还跟着数万苒人!前面金忠关还有数万苒人!你金武关这边一样还有个乎头陀的数万人!你现在是认为天下太平了嘛!”郎岩的厉喝给了沈唐当头一棒:“你是堂堂的一方镇守使,眼界也这么的浅嘛!这件事不要再说了,本将自有考虑,你回去修备工事,我还要去救金忠关。”郎岩这就下了逐客令,但是沈唐不能走,战争总会过去,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战后清算他沈唐第一个跑不了,丢官都是小事弄不好还要掉脑袋。沈唐大声疾呼:“都护大人!大将军!我死去的兄弟们不甘心呐,您给个公道!”郎岩一挥披风:“仗还没打完,等打完了再说!”郎岩也有说不出的苦衷,仗打完了谁是大都护还说不准呢。沈唐不愿也不能就这么放弃了,他退而求其次:“大将军,我愿率精兵随您一起前去解金忠关之难!若是还有疑问,届时亦可与狄一辉、蒋岚当面对质。”“也好,你去吧。”郎岩对于西路军战败的具体情况也不清楚,这种事不能光听某一个人的一面之词,这样一起见面也好。沈唐回去后立刻下令精锐骑兵集结,金武关防御事宜全部交给殷罗,沈唐自己带着丘泽冰、吕朋出发,出发前丘泽冰赶忙派人找到萧昂,这样的战力当然不能放过。萧昂还犹豫,陶霖赶紧劝他:“你在镇守使面前立下功劳,以后还不是平步青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不为你自己考虑,还有羊下堡呢,没有关里的支持你用什么重建堡子!不光是你,熏子、黑魁子、杨云明他们的前程都在这里呢!这是一个机会!机会!”陶霖受到了刺激,言辞激烈,说的话很难听,但是句句都是大实话。黑魁子也在旁边听的不开心了:“陶霖子,你说的啥嘞,啥前程的,俺前程要俺萧兄弟还挣嘞!”陶霖看着这个莽撞人就心烦,斥道:“既然这样那你跟着一起去!死了可不要怪别人!”黑魁子的脾气就是一碰就炸:“去就去!死不死的怪不上你!你就缩在别人屁股后面吧!”萧昂听的他们两个一来一回的吵着心烦,呵斥道:“都闭嘴!我去!”兵刀凶险,黑魁子和熏子不放心同时急道:“我和你一起去!”慢一拍的杨云明一样道:“我也去。”然后是柱梁子和菜芽子,大家都要跟着萧昂,萧昂一锤定音:“都不要跟着,咱堡子就这几个人了,能活一个是一个,尽量都不要冒险。陶霖兄弟刚才说的也有道理,没有关里支持,咱堡子就好不起来,还有马大人呢,我也要救他出来。”大家再怎么要跟着也萧昂就是不同意,黑魁子谁也不服,但是萧昂说话他却不能不听。只能恶狠狠的对陶霖道:“小子!要是三狼子有个万一的,老子把你脖子拧断!”陶霖看了看周围熏子、杨云明他们看自己的眼神,猛然醒悟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陶霖后悔了,虽然是很浅显的道理,但是这几个人接受不了,好不容易才让他们接受自己这个外人,怎么能就这样失去他们的好感,自己没有了羊下堡的几个人和萧昂,恐怕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成问题。陶霖想要补救,道:“萧兄,我跟你一起去。”萧昂摇头拒绝:“你留下,去照顾好马大人,熏子你们几个多听听陶霖的话。”熏子没有多说,只是点头,这样不喜欢说话,性格内向的人更让人无法捉摸。黑魁子则是重重的哼了一声。萧昂走了,加入沈唐的骑兵队。郎岩的大军随即拔营,向金忠关前进。一直跟在他们后边的苒人军队消失了,不知去了哪里。郎岩一直在关注着,突然的失踪让他内心不安,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是加速前往金忠关。金忠关前是苒人的可浑部万余兵马,他们和乎头陀部一样,对金忠关进行了冲锋。金忠关镇守使秦嗣元和华农关镇守使狄一辉两人终于开始合作,两关的残兵加一起,再算上城关中的老百姓,统共也有将近两万的战斗力量。事实证明,只要聿人不内斗,拥有坚固的防御苒族人是怎么也打不赢的。可浑部攻击了三天,扔下了两千多具尸体,然后不甘心的开始驻足观望。可浑部的运气不好,等候观望等来了郎岩的中军主力,军力在五万人左右。这下就该可浑部害怕了,可浑部骑兵跑的也快,打包好帐篷,快马加鞭一路撤出去。在半路上却遇到了乎头陀部,乎头陀带着王庭密令,两部在于是在一个安全的位置停了下来,与郎岩军对峙。现在的情势是聿人兵马约七万,对阵苒人的两个部落三万不到。七月十一日,郎岩召开军事会议,几位镇守使全部参加。沈唐和狄一辉、蒋岚相见分外眼红,秦嗣元则在一边冷眼旁观。不管郎岩今天的会议是有什么目的,西路军战败的责任必然会成为重头戏。其他跟随郎岩来的的镇守使就等着看笑话呢,至于苒人?虽然前面败了一阵,那是因为在大漠深处,士兵们不习惯作战环境导致的,现在回到自家了,己方有七万人!还能打不过?再说了之前败得是西路军的三个,又不是自己中路军的。大聿朝的将军们已经忘记了前些日子面对苒人时的恐惧和屈辱。郎岩端坐在帅案之前:“今天把大家一起叫过来,是要对付当面的苒人的。”秦淮扬介绍道:“根据情报,当面两部分别是乎头陀和可浑,是苒族的十大部落中的两个。此前金忠、金武、华农三关都和他们交过手,我们想知道他们的战斗力如何。”狄一辉首先开口:“其作战能力并不是太强,不过是人多罢了,若不是某些人作战不利,不至于造成全局被动的局面。”沈唐忍不住讽刺道:“不怎么样,不知是谁被吓得放弃了阵地,甩下友军私自渡河,致使大败!”帐中其他的镇守使正襟危坐,心道:好戏开始了。秦淮扬明白今天不是来追究责任的,不能让他们把话题带跑了,赶紧出言阻止道:“先不要说那一天的事,失败的责任不是现在讨论的。”蒋岚回到自己都护府的主场感觉终于挺直了腰杆子,大都护怎么也是偏袒自家人的。蒋岚不管秦淮扬,继续刚才的话题直接向郎岩道:“大都护明鉴,当是时金忠关主力已经丧失,华农、金武约定突围之后,金武关擅自行动……”沈唐气的大骂:“你放屁!大都护!战场上数万官兵,随便一查就知道是谁在说谎!请大都护进行调查!”这是蒋岚和狄一辉所害怕的,也是沈唐对付这一切的杀手锏,不想蒋、狄二人早有准备。秦嗣元加入辩论,他向郎岩跪下:“大都护,卑职败军之将,本不该多言,应只待朝廷天子降罪,然卑职不愿蒙受不白之冤!”郎岩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蒋、狄、沈三人,不愿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决定先拿自己人开刀,郎岩呵斥道:“蒋岚!刚才淮扬的话你听不懂嘛!本都是来听你们扯皮的吗!真是放肆!给我跪到外面去!”蒋岚和狄一辉都傻眼了,大都护这是什么意思啊?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蒋岚在都护府不好使了?秦嗣元则心中暗暗庆幸,幸亏刚才到了嘴边的话没有说出去,现在看来大都护是偏袒谁的还不清楚,这干系到自家脑袋的大事可不能含糊。郎岩训完话大家都老实了,秦淮扬继续:“我当面之敌不过三万,以我七万大军将其迅速击破,再回过头来寻找背后的苒人主力,与之决战!则此次征苒即反败为胜!全圣上之心意!”此话一出大家都看向郎岩,寻思着这是不是郎岩的意思,郎岩的军令是不是就要这样下达。在场的所有人都发现了这个计划的致命漏洞,即背后的苒人到底是在哪里,什么时候会杀出来,会不会在与当面的苒人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突然在背后来上那么一下。到时候不要说什么征苒了,大聿的整个西北能不能保住、安西都护府还能不能存在都成问题。郎岩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风险,朝廷不断的在催促,就在昨天一个新的信使到了,命令还是一个意思:进攻。上个信使的尸体还没有处理完,这就又来了一个新的,总不能把这个也杀了吧。郎岩顶不住压力了,只能抛出这么一个计划,将选择权交到镇守使们的手中。郎岩有自信镇守使们不想打,镇守使们保存实力,就能当土皇帝,没有兵了,那就什么都不是。再说,打败了那责任谁能扛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