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三十章 战斗(二)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08  |  更新时间:2019-09-08 22:28:17 全文阅读

“放!”随着殷罗一声令下官兵们绷了许久的弓弦骤然松开,箭支像是漫天的繁星坠落,密集得如同蝗虫过境。箭在空中飞了片刻落入城下得苒人骑兵中,苒人骑士叫嚣的嗓音变了味道,惨叫与哀嚎盖过了昂扬的斗志,大量的骑士落马,马匹摔在地上绊倒后面的人。苒人冲锋的势头为之一滞。城头上的凶猛火力让乎头陀部失了方寸。乎头陀部连忙勒住马头开始撤退。这次进攻虎头蛇尾的结束了,其中伤亡更加严重,损失了上千人,不仅是来自城关的攻击,更多的是他们自己造成的混乱。苒人撤退了,城关上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将抑郁的空气一扫而光。陶霖脸上露出笑容,他和他的士兵是能打仗的士兵。萧昂同样对他报以笑容,至于这个笑容的意味就不知道了。官兵们快速补充防御器械,刚刚消耗的弓箭又补充完整,等待着殷罗所说的苒人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进攻。乎头陀这次停了很长时间,太阳从东方移到了正中,又从正中向西移动,以十二小时计算,现在大概是下午两点钟左右,毒辣的太阳照射着城头上一点阴凉都没有的官兵。时间越长,殷罗越着急。金武关是在长时间的等待,等到最后精气神全部流走了,乎头陀是在长时间的准备,时间越长准备越充分。沈唐下达新的命令,征发的百姓全部进入指定位置待命,随时准备上城直接参战。但是就连陶霖也在心底觉得苒人是让之前的那一下打怕了,不会轻易再进攻了,再过一两个时辰天就要黑了,今天就算过去了,明天苒人就会撤退了。这个毫无根据的推测却让陶霖深信不疑,他想起来自己是这群人中读书最多的,判断当然是准确的。乎头陀的号角在这时候再次吹响了,打头的还是四千骑兵,后边跟着两千的徒步的骑士,也就是步兵。骑兵们放开正面让背后的冲上来,骑兵们对城头进行火力压制,步兵们冲到城下,一部分砍击城门,一部分在城脚下挖地道。城头上的被死死压制着,殷罗再次上来,揪起一个个的士兵,让他们向城下投掷重物进行防御。乎头陀的步兵不断的被上面的石块砸中,被砸中的皆是头破血流,不会有生还的可能,就算是这样苒人步兵们仍旧没有退缩,这般状况和上面的聿人形成了鲜明对比。城门处是打得最惨烈的地方,聿人丢下的重物和苒人的尸体重叠成一堵墙,城头上面聿人被射倒的人来不及抢运下去,就那么堆在旁边。苒人退了,终于再次的退了,聿人可以休息一下了。城上面的还没坐下来,乎头陀的攻势又来了,和刚才是一样的阵势。这次投入的兵力更多,前面是五千骑兵的火力掩护,后面是四千的步兵冲击,比刚才的力量更要强大一倍。骑兵的快速冲锋打了聿人一个措手不及,城上的刚要起身,城下的密集弓箭已经飞上去了,金武关官兵连一个有效的反击都无法形成。苒人步兵同样来的凶猛,城门处的将尸山扒开,再抬上巨木撞击大门。门后面是由丘泽冰带领的金武关的精锐主力在等待,还有大把的士兵顶着门,可以感受到外面的每一次撞击。城上面同样是豁出去了,吕朋站起来指挥士兵抬起一堆火油向下面投出去,大火骤然而起,活着的、死去的一起燃热起来,这一道火墙隔绝了苒人对城门的渴望。城墙下的苒人更加的疯狂,直接搬砖拆墙……这一次的苒人还是没有攻的进去,给双方一起造成了巨大的伤亡。乎头陀死伤兵士将近两千,算上之前的损失,乎头陀统共损失兵马约四千人!这个数字是乎头陀部能战男子的五分之一!乎头陀首领心疼了,疼的他从疯狂中醒悟,继续打下去就算能够啃下这块硬砖头,乎头陀部又能得到什么?死去更多的人,失去纵横的资本,得到一个空城?这样的买卖只要头脑正常的都不会去做。乎头陀收兵了。金武关的伤亡呢?仅仅陶霖的那一哨一百多人的兵马,打完了还能找到的喘气的只有三四十口子了。这还是好一点的,那打得狠的现在还能站起十来个就已经很不错了。城关上的死伤最为惨重,连带上百姓死伤得有五六千人!吕朋、陶霖、殷罗这样幸运的人都已累的筋疲力尽,沈唐那里还有两千多的精兵未动。这时异变再生,城门轰然倒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原来是吕朋扔下的火油点燃了其他物品,火势无法控制,烧倒了苒人恨之入骨的城门。乎头陀气的跺脚,刚才不倒,现在兵都收了你门倒了?要不要返身回去一鼓作气的打下来?乎头陀的首领在犹豫着,当他看到门后排列整齐的金武关精锐大兵后果断的放弃了这个想法。乎头陀真的撤退了,金武关保住了。没人在庆祝,这场仗算不得胜利,这是在一场接着一场的败仗中得来的侥幸。陶霖的士兵们不再听从他的命令,各自的散去了,被收纳进其他人的队伍,而其他人都是沈唐手下的军队,堡兵的命运只能是作为补充,一个个堡子最终只能消失。陶霖沮丧到了极点,一场辛苦卖命,没有死在战场上,却被自己人在背后捅了刀子,陶霖感觉受到了背叛与侮辱。与之相比萧昂则是欢喜多了,熏子、黑魁子他们一个都没死。对于他来讲这就是最好的,在这样惨烈的战斗中自己在意的人能够毫发无伤,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至于那个羊下堡,陶霖的那个队伍,萧昂早就看的很明白,这是保不住的。萧昂和熏子他们一样,一样的认为那东拼西凑的根本不是羊下堡。萧昂很满足,在他看来战争已经结束了,接出马庆余,带着剩下的几个人回到羊下堡去,进行真正的重建。萧昂也想走出去,走出这片戈壁。所有一切的前提是他的家永远存在,连家都保不住谈什么出人头地?现在他要回去重建家园。其实陶霖和他也是一样,每个质朴的人都一样。不同的是陶霖曾经静谧安详的故园早已不复存在,他重建家园的方式充满着仇恨。接下来的两天中金武关仍旧处于战争状态,直到大都护郎岩率领的中路大军援兵到达,才让所有人放松下来。一场口水官司即将开打。中路军没有进城,驻扎在外面,郎岩传令让沈唐到城外大营中相见。沈唐连一个亲随都没带,光杆子的去了。营帐中还有秦淮扬在,沈唐给郎岩行礼,以往镇守使前来郎岩直接就是免礼了,这次郎岩屁股都没动一下,郎岩冷冰冰道:“你的随从呢?咋的就你一个!”没有命令沈唐不敢起来,半跪着一丝不苟道:“启禀大都护,大都护召卑职一人前来,卑职就来了。““呵,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个话嘛。“秦淮扬是个晚辈,需要站出来打圆场:“大都护,先让沈镇守使起来吧。“郎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秦淮扬正要让人送上马扎,谁知沈唐把铠甲脱了双膝跪下,口中嘶喊道:“请大都护为我金武关做主!为我金武关战死的上万将士做主!“郎岩和秦淮扬吓了一跳,秦淮扬赶忙上来劝道:“沈将军为何如此?先起来说话。“沈唐谁的面子也不给:“这里没有什么沈大人!只有我沈唐!要为冤死的将士们讨还公道!“郎岩严厉道:“说!你有什么冤屈!““我告华农关镇守使狄一辉擅自改动作战方案,致使我军大败,西路军大败!坏了朝廷的征苒大计!”沈唐将那天与乎头陀的突围作战添油加醋的说上一通,郎岩全程都在面无表情的听着,等沈唐闭嘴不言的时候郎岩冷冷道:“你说完了?你的意思狄一辉就是朝廷的罪人?”沈唐直视郎岩不说话,沈唐在来的时候就已预料到这次召见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狄一辉那边还有一个都护府的蒋岚,恐怕早就将战败的责任全推到自己身上。故此沈唐一个侍卫也不带,向郎岩显示光明磊落,另外不等郎岩问话先将自己真的事实假的事实都说出来,尽可能做到一个先发制人吧。郎岩眼神示意秦淮扬,秦淮扬上前一步道:“都护府的情报,战场之上是你金武关首先放弃阵地,让苒人得以突破,致使全军战败!”沈唐心中一沉,果然华农关恶人先告状,这时候必须硬气起来,沈唐破口大骂:“去他娘的!哪来的情报!是不是狄一辉那老小子说的!我非剁了他不可!”秦淮扬面上尴尬:“沈将军,注意一点,这是中军大营。都护府的情报来源不是您可以打听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