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逃命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50  |  更新时间:2019-09-04 22:15:49 全文阅读

金武关的步兵主力却不是堡兵,皆是精锐的城关兵力。因为作战计划的更改,堡兵力量基本都调到其他方位阻击乎头陀部了。突围行动一开始,乎头陀部开始向聿人的总攻,调遣一万五千余骑兵从北面和东面两个方向展开进攻。陶霖手中拿着大戟,身边是黑魁子和杨云明,黑魁子好一点,杨云明和陶霖一样面对气势汹汹的苒人骑兵心中直打鼓。敌兵一阵风似地杀到了眼前,黑魁子将手中大戟凶狠的刺了出去,陶霖学着前者的样子战斗,敌人的马撞在了大戟上,巨大的冲击力传导在了陶霖的身上,陶霖撞飞的老远。那一骑因马受伤摔倒在地上。熏子拖着大刀从陶霖身边跑过,砍蒜头一样将那个敌兵的头砍下来了。另有士兵将陶霖刚才的缺口填上,继续和敌人战斗。陶霖觉得浑身都在疼,骨头好像要碎了一样,前面打成什么样也不知道了,双眼所见只有一双双跑来跑去的脚,和灰蒙蒙的天空。陶霖希望能有一个人来把他扶起来,萧昂、杨云明、熏子、老甲……不管什么人都行,没有人来,自己必须快点站起来了,不然一会战阵被突破可能会被活活踩死。陶霖竭力的、支撑着爬起来,向后爬,朝自己人多的地方爬。前面的血流过自己的身边,死亡,大规模的死亡是这样的真实。现实对陶霖来说太过残酷,还没有好好的开始,就进入了残酷的高潮。金武关的士兵和之前金忠关一样,以血肉暂时抵挡住了乎头陀的进攻。结局会有多少差距吗?华农关却掉链子了。金武关一旁的华农关阵地失守了,乎头陀骑兵长驱直入,从侧翼向金武关包抄。陶霖看见自己的后方出现了苒人的骑兵,乱了,全乱了,所有的士兵都在跑,聿人士兵找着自己的堡子,或者干脆啥也不要,就要活命。前面的抵抗就更不要提了,瞬间全部垮下来了。黑魁子、熏子一帮人在一起玩命的跑,后边就是苒人骑兵在砍杀跑的慢的。陶霖好歹是融入了羊下堡,逃命的时候还没忘了他,熏子和黑魁子一人拉起他一个胳膊,拖着就走。他们也在往人多的地方钻,只要跑的比别人快,就有机会活下来,最起码要跑的比自己最慢的一个战友要快。沈唐在南面看着北面烟尘大起,自己兵马的旗帜不是歪斜就是倒了,心中已经明了,大事不好!南面的可浑部还没杀透呢,北面怎么垮的这么快!乎头陀部赶着溃兵一起杀下来那就全完了。沈唐又看向西面,水声被哗哗击碎,这可就明白了。原来华农关没有照既定计划突围作战,擅自更改,用金武关做饵让其渡河向西!狄一辉也失算了,他一样是留下属下堡兵与金武关联合阻击,争取渡河时间。但是没有谁天生就愿意做炮灰,他的堡兵心中想着活命,一接敌就开始溃败。华农关主力不过渡了一半,马上乎头陀部杀来大家全都完蛋。时间,时间是最要命的东西。华农关由于缺少船只,华农关在河面拉出数道铁索,士兵们抓着铁索横渡,也有抓着马匹渡河的。在西岸还有一个贺那部三千兵马,但是贺那部却没有多少的动作,几乎是在看着华农关过来了一半人,目前他们依旧没有攻击的打算。这么反常的反应肯定是有鬼的,这只鬼就在于前一天狄一辉和贺那部通过气。狄一辉表示如果可以让华农关全军渡过就送给他们大量的珠宝。贺那部是个小部落,气量有限,想要那大量珠宝,也想要保存实力避免和聿人作战,便答应了。狄一辉的特使给贺那部一些金玉器物,让他们尝了一点甜头。至于大头珠宝在华农关全部渡过之后给他们。贺那部见钱眼开,也是见识浅薄。大军行军作战那里会带上珠宝?特使给他们的那是狄一辉、蒋岚等人凑出来的,论箱装的钱财根本不存在。还有一点,华农关比贺那强大,待其渡完怎么可能遵守约定呢?此时贺那部首领见乎头陀部要杀过来了,心中不免害怕,让人家发现了自己出工不出力岂此时贺那部首领见乎头陀部要杀过来了,心中不免害怕,让人家发现了自己出工不出力岂能有好果子吃。下令让部队远远的放箭,假装是在战斗,还怕真的伤到聿人没了珠宝。贺那放箭,华农士兵同样对射,狄一辉紧张起来,误以为贺那部违背约定。先下手为强,狄一辉咬牙下达命令:渡过之骑兵部队向当面之敌发起进攻,以最快速度击溃敌人,为大军渡河做掩护!华农关西岸骑兵有两千多人,得到军令不管对手有多少,全部杀出去了。贺那部大惊,虽然人数上占据优势,但是其首领并无战意,只道是聿人误会了,一边派出翻译过去解释,一边做出他的诚意,命令部卒后退。华农骑兵还会管你那些,你越退他们来的越狠。华农骑兵撞进了贺那骑兵中,贺那的部队像是一堵沙子做的墙壁遭到了铁锤的重击,部队立马散了下来。贺那首领再想反击已无法做到,战争就是这样,在一念之差中决定无数人的生死。贺那部完蛋了,华农的正面威胁解除了,但背后的乎头陀部来的太快了,狄一辉仓促的组织部队建立阻击线。只能松松散散的拉起一道防线,乎头陀的骑兵一撞就散了,聿人士兵们会水的、不会水的全部往河里跳,像下饺子一样。华农关在东西两岸的表现形成鲜明的对比,西岸神勇无敌,东岸丢盔卸甲。一时间跳入河中的什么人都有,华农关的,金武关的甚至还有之前从西岸捡回一条命的金忠关士兵。堡兵、城关士兵、骑兵哪来的都有,陶霖和羊下堡也在其中,也真难为他们能从乎头陀的马蹄下从第一线跑到这里。陶霖一路被熏子和黑魁子拖到这里,陶霖的心脏都要从喉咙眼里跳出来了。见到河流,熏子、黑魁两人二话不说把陶霖扔进去了,随后他们也跟着跳进去了。熏子、黑魁他们哪有会水的,西北荒漠戈壁上走遍了能看见几条河流?倒是陶霖还能扑腾几下,但是在这么乱的地方又能有多大的区别呢。乎头陀部在岸边重复着对金忠关士兵的那一幕,死去士兵的鲜血汇成小溪,流进河中。陶霖努力的把头露出水面呼吸空气,周围不会水的士兵慌张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抓来抓去,抓住了不会水的同伴,和会水的同伴。熏子、黑魁子等人死死的抓住铁链,听着箭矢在身边嗖嗖飞逝,看着中箭的同伴沉没在河底。战争进行到最后时刻再也没有了同伴、战友的概念。熏子他们的武器早就丢了,这会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短兵刃,向铁索上扒着或碍事的人砍去、刺去。他们这样的杀着别人,也要防备这样被别人夺去生命。熏子和黑魁子作为羊下堡的开路先锋,后边是老甲、杨云明、菜芽子等人。老甲毕竟是年纪大了,不复当年勇,在河中灌了几口血水,手也逐渐使不上力气。动荡的铁索,老甲手一滑,脑袋就沉到了水中。幸好有杨云明抓着他,陶霖划拉两下过来,从下面托住老甲,老甲这才浮上来呼吸新的空气。杨云明干瘦的臂膀拼命的拉过老甲来,这时一发流矢不偏不倚的射中了杨云明的小臂,杨云明吃痛手上力气一松,老甲又沉到水下。陶霖不仅没能托住老甲,反被一起带进去了。水下的陶霖睁不开眼睛,只觉得老甲好像变成了八爪鱼,把自己死死的缠住了。好像还有一只手在抓着自己的脚腕,像是水鬼在把自己往水下拖。箭羽在噗噗入水,陶霖隐约看见自己面前出现了大量的红色,脚上的力量也小了很多,老甲抓住自己的逐渐的松开了。陶霖得以攒起一股力气把老甲一起带上水面。再次睁开了眼睛,再次见到了阳光,再次呼吸到了空气,再次回到了人间。老甲的情况却不妙,他的身上长出了几个细枝子,四根箭,四根箭稳稳的插在老甲的后背上,其中一支直挺挺的插在老甲的后颈上。老甲再也无法睁开眼睛看看那明媚的阳光,再也无法呼吸一口鲜活的空气,他无法说话,还未告别就离开了人间。这是一个悲剧,羊下堡的一位长者走了,但更令人悲伤的是,我们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陶霖无法带上一具尸体,即便在刚刚,在一分钟前还是走过漫长岁月的长者,现在,现在的事实他就是一具会拖累活人的尸体。老甲和其他无数的、无名的一起,沉入河中。杨云明高喊着老甲叔抓住了陶霖的手,陶霖满脸是水是泪的扒在铁索上。没有征途,没有星辰大海,理想是那样的奢侈,奢侈到想想都是罪过,抓紧了,活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