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颓势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51  |  更新时间:2019-09-03 21:33:34 全文阅读

乎头陀的第一军撤下去了,不容金忠关喘息,其第二军骑兵加入了战场。这是更加猛烈的冲击,金忠关防线除出现了两个新的缺口,大量乎头陀的骑兵涌入。金忠关秦嗣元调派亲兵前去堵截,这下他手中除了两千机动的骑兵力量,所有的部队都派上去了。就这机动力量是他看家的根本,他还舍不得。蹉跎瞬间,局势加剧恶化。新缺口尚未堵上,之前的口子又破开了。失败的结局逐渐清晰,秦嗣元看见满眼血光,只觉手脚冰凉。身边的骑兵亲卫呼唤他,让他赶紧渡河东撤。东撤,可以撤过几个人去?镇守使、指挥官一走,金忠关一万多人只能是被苒人屠戮。秦嗣元呆立在那里,听不见部下焦急的呼唤,他的魂魄被战场摄取了。只见一队彪悍骑兵,高举着一面奇怪的旗帜直奔秦嗣元而来。那是乎头陀部的一员猛将,带队杀透了金忠的战阵,朝着主将来了。秦嗣元亲卫骑兵不敢怠慢,卷起烟尘,以身躯挡住来敌,与敌厮杀。再容不得秦嗣元出神了,亲兵们把他架起来,推搡上船向东岸去了。距离秦嗣元撤离只差那么一点,另外一支乎头陀的骑兵也杀过来了,朝着河中的船只放箭。亲兵以胸膛护住秦嗣元,两个亲兵中箭落水,秦嗣元这才逃过一劫。此时西岸金忠关的战阵已经彻底的崩溃,聿人、苒人几万大军在河岸边拉出几里长的队伍,金忠关的士兵逃到河边,船只要么在河心,要么在对岸,这边仅有的几艘成为救命唯一稻草,金忠士兵不惜朝自己人挥动兵刃争船。不少的士兵直接跳入河中,但是大家都不会水,在河中扑腾着,结局只能是沉入河底。乎头陀的士兵在岸上驰骋杀人,对水中的不断放箭射杀……萧昂和陶霖在东岸上看得清楚,这是他们第一次参加大规模的征战,成千上万的生命在眼前飞逝,自己想救或者不想救,都是什么也做不了。几个时辰之前还是威风赫赫的大将军秦嗣元,现在是狼狈不堪的败军之将,他的大军像是纸糊的一样,一阵风之后什么也不剩了。那些鲜活的生命,和拿到岸上的水中鱼一样,奄奄一息。陶霖和杨云明他们更多的当是感到害怕,苒人竟然是这么强大,自己面前还有许多的苒人,自己一会是不是也要变得像隔壁的金忠关士兵一样?一样的死无葬身之地!无疑金忠关的惨败对整体的士气打击是严重的,或许关中的精锐士兵不会害怕,但更多的堡兵,陶霖的想法只是万千陶霖中的一个。底层士兵惶惶不安,高级领高指挥层在紧张的思索对策,金武关沈唐、华农关狄一辉、都护府蒋岚,三人想法各有不同。狄一辉提议反击,迅速击破当前的敌人,然后反过头来再去打西岸的乎头陀。但是他的小算盘是金武关在外侧,先去和苒人拼,等拼的差不多了,华农关上去摘桃子。大家都是身经百战,这点小心思一眼就看穿了。沈唐没说不行,他强调不知敌人的虚实,不可贸然出击。各有各的道理,迫在眉睫了,聿人内部还在勾心斗角,这仗可改怎么打?沈唐考虑着,金忠关战败了,不如退后一点,重整力量再来征战,在后退的路上也好探探这一部苒人的实力怎么样。狄一辉没表示不同意,但是蒋岚坚决反对,他们站得立场不一样,安西都护府代表的是朝廷,朝廷要的是战争的胜利,怎么能战斗刚开始就撤退呢?都护府不会同意,朝廷更不会同意。真退了所有的责任都在蒋岚的身上,他就得吃不了兜着走!这三人的军事会议进入了僵持,这时秦嗣元走进了帐中,大家上去嘘寒问暖,然后问了问他的意见,秦嗣元不想搭理他们,只道他的军队已经没有了,不参与讨论。秦嗣元冷笑着提醒:“不想我们三关全部在这里完蛋,就赶紧做出决定,是打是跑,都比在这里干耗着强!”道理是这个道理,现实是他们偏偏就选择了这个下下策,等待,等等看。这是内部的妥协,可是能等到什么呢?坚守营地的命令下达了,乎头陀可以松一口气了,可浑、贺那都可以送一口气了。他们所担心坚守营地的命令下达了,乎头陀可以松一口气了,可浑、贺那都可以送一口气了。他们所担心的聿人主动进攻和后撤都没有发生。他们可以集中力量好好收拾这帮聿人了。六月二十八日、二十九日两天,苒人部进行了大调整,乎头陀部调过东岸,贺那部三千兵马调至西岸,将金武、华农两关包围。战场调动最能考验一支部队素质的时候,也是最容易产生破绽的时候。对聿人来说这是一个战机,但两关兵马和最高指挥就那么看了两天,在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乎头陀部调动时分批次、互相掩护行进,其训练与素质和大聿的精锐有的一比。轮到贺那部的时候,那就是典型的苒人部落,什么都不懂,乱嘈嘈的一窝蜂的找个水浅的地方过河。结论就是,乎头陀的人不好惹,他们都是骑兵,战斗力强悍,更懂得配合,这仗不能打了,赶紧走!走?不是那么好走的了,南面的退路被可浑部的一万多人堵住,其他地方则都是乎头陀的人。突围总要有个部署的,指挥层商讨后决定以金武关作为突击力量,向南打开包围圈,华农关负责挡住乎头陀。金武关沈唐将命令一层层的下达,首先精锐的骑兵力量打开突破口,然后步兵上来巩固,主力向南撤。谁是精锐骑兵?谁是主力?谁又是巩固的步兵?要巩固到什么时候?是金武关的兵走完就行了,还是要等华农关的兵一起走完再撤?那时还能撤的出去吗?或者直接是弃子了?还有一点,这是最理想的,万一骑兵就没能打开缺口怎么办?一系列的问题,陶霖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上面的命令下来了,主力是主力,但绝对不是这些堡兵们。羊下堡被安排着、编入其他堡一起,作为第二波战斗的巩固部队。萧昂被丘泽冰调走了,作为第一波攻击的骑兵。沈唐下了血本,他把自己的骑兵亲卫作为突围精锐力量,力求一剑刺穿敌人!一切布置停当,内部又出幺蛾子了。狄一辉反对金武关突围,他要用华农关突围,金武关挡住乎头陀。突围计划不得不又推迟一天,狄一辉的理由是,金武关在外,阻挡乎头陀更加方便。实际上他是担心,自己付出重大代价使金武关突围,金武关不管自己,把自己作为饵子留给苒人。狄一辉有这样的担心,沈唐自然同样不会放心让华农关突围,内部又僵持住了。蒋岚手中没有军队,说话一点威信没有,两位手握实权的镇守使谁也不听他的。一个无法解决的死结,最后只能和稀泥的解决,用最蠢的办法,两关兵马分为两半,一半阻击,一半突围。各自为战,又犯了兵家大忌,如此实力减半,力量更加虚弱了。即便这样,还是有打出去的可能,但是狄一辉还有其他的盘算。七月一日,双方预定的突围日期到了,金武关萧昂等精锐骑兵发动了对南面可浑部的突击。萧昂勇猛关于,又冲在了第一个,面对可浑士兵的箭雨他将手中长枪挥舞的密不透风,所有的箭矢都被拨到一边。萧昂好像是一个大将军,率领着军队冲杀敌阵。萧昂与敌人的可浑骑兵交手了,冲锋突击,同时借助马的高速运动的力量,一连挑下四个敌骑,使己方士气大振!萧昂成为长剑的剑尖,成功突破了可浑部前锋。可浑部不断调集力量来围剿萧昂所部,萧昂面前的敌人越来越多,怎么也杀不完,还有人在远处不断的放冷箭,疼痛的感觉仿佛已经丧失,身上的鲜血不知是不是自己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胳膊上多了一支箭,也顾不上管它了,就让他在自己的胳膊上待着吧。萧昂偶然回头一瞥,发现身后怎么也都是苒人了,心中暗叫糟糕,冲的太快了,后边没跟上来。这下完蛋了,谁还能来救他呢?萧昂抱着一丝侥幸挥动着越来越沉的手臂,手中长枪夺走的生命不下十个了,这就要结束了。话说天无绝人之路,这时从后方怪叫着杀出一支队伍来,只有三四十个人,但个个像狼一般,为首的是老熟人,沙狼,是野沙堡。沙狼隔空冷冷的看着萧昂,真是冤家,没想到误打误撞的救了人家一命,沙狼在想着要不要乘乱把萧昂干掉。忽然身后的苒人像是沙子一样被水冲散了,以吕朋等军官为指挥的骑兵主力跟上来了,再自相残杀不合适了。萧昂缓下一口气,提起长枪朝着可浑深处杀去。突破口已经打开,金武关主力步兵冲上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