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开打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386  |  更新时间:2019-09-02 22:00:37 全文阅读

苒族十大部落齐聚萨那举行军事会议,十部人马之间分歧严重,以乎头陀部为首的一种意见,集中主力给予聿人打击,便是正面开战。另一种意见与之截然相反,以可浑部为首方案为诱敌深入以地形的优势拖垮聿人。可浑部可战精壮男子一万余人,其力量相对薄弱,故而想要避战也是有情可原的,并且得到了许多的部落拥护。王族伏乞部尚未表态,仿佛只有在这种时候王族才是真的王,具有一锤定音的效力。伏乞部的首领,苒族的王——伏乞呼和炎。一个四十多岁正值壮年的王,身材魁梧,披着代表王的白狼披风,像是一只白色毛发的熊。伏乞呼和炎在大帐中踱步:“聿人他娘的都打到眼巴前了,你们干啥!吵吵吵!吵得老子头有两个大了!有啥用!”乎头陀部没好气道:“按老子说,就打他娘的!聿人都是一帮瓜子!一刀下去砍两半的东西!”可浑部毫不示弱,手下人没多少,但是嗓门不弱:“那你打去嘞!去打嘞!看看你小老子两万人怎么和聿人十一万打!”乎头陀部道:“啥球的十一万,咱有三十万!怕他个娘的!咱打过去抢他狗日的!”大家在王庭之上,大王之前一点礼节都没有,这个大王和街边流氓说话也差不了多少,跟着一起骂:“给老子把那张喷粪的嘴给我闭上!都听老子的!聿人孙子逼家里来了还能让这帮孙子吓住了?打!咱有三十万人!不怕!”乎头陀更加来劲:“就是!怕是他娘生的!咱打过关去,钱、女人都是咱的!”听到钱与女人,所有部落眼睛都放光,女人往小了说可以解决生理问题,往大了说可以生孩子,扩大部落。钱可以将孩子养大,或者是吸纳其他小部落壮大自己。这些部落只要有人就是有兵,有兵就可以争夺天下的权利。可浑部尚有顾虑,大聿是一个庞大的帝国,其实力当然是强大。但是胆怯的话也不好说出口,还好伏乞呼和炎考虑的周全:“打了再说!他奶奶的,打不过咱再撤!”这话说出了大家所有的担心。这位王,还是很有水平的,敢讲大家不敢讲,如此问题就解决了。不是冤家不碰头,乎头陀部和可浑部这两冤家夹着一个三千人的贺那小部踏上前往阻击金武、金忠、华农三关的征程。茫茫大漠之中,双方的游骑像是一只巨大蚂蚁的触角,探寻着行军队伍周边的环境变化。金武、金忠、华农三关的行军序列是齐头并进的,像是三只大蚂蚁在沙漠中一起爬行,三关之间靠着游骑进行交流与沟通。齐头并进固然是一种战术,同时暴露了三关谁也不服谁的矛盾。华农关夹在中间,中间是最好的位置,左右两军将中间保护的好好的。华农关可以得到这个位置,多亏了其镇守使狄一辉和都护府的关系好,蒋岚帮着他说话。队伍向北行进了两天,太阳蒸烤着他们,水份在快速的流失,水囊比士兵的命还重要。只有热量在白天挥发不去,到了晚上温度又不知去了哪里,要裹上厚厚的毯子才能微微入睡。折腾两天下来陶霖没有生病还活着已经是个奇迹。很多土生土长的老兵都受不了这样恶劣的环境。或者说后勤方面做的太差,基本就是零后勤,部队带着粮草和水,靠着一张破旧的老地图和几个拥有经验的向导,循着路径找着河流,顺着河流前进。两天里河流边缘看到不少生活的痕迹,这是苒人部落居住过的,现在已经迁移,可以预见,战争结束后他们还会回来。第三天,六月二十六日,大蚂蚁的触角终于触碰到了一起,双方的游骑在全军之前开始了战斗,这次战争西路大军的的第一场作战,作战的结果让聿人有些丧气,和苒人的精神抖擞不同,聿人游骑多少有些疲惫,聿人游骑失败了,让人杀了不少。游骑死伤是小,重点是大家都知道敌人来了,并且就在眼前,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不知是为什么先前的轻敌不知被抛到哪个角落去了,现在反倒有些畏敌如虎的感觉了。当晚三关的指挥官和都护府的蒋岚凑到一起开了个小会,他们还不知道敌人来的有多少,他们是个什么实力,游骑被赶回来,派不出去,大军就成了聋子、瞎子。三关四将个个忧心忡忡,却拿不出一个实际可行的方案来,最后只剩下一条下下策,就地固守观察敌情游骑死伤是小,重点是大家都知道敌人来了,并且就在眼前,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不知是为什么先前的轻敌不知被抛到哪个角落去了,现在反倒有些畏敌如虎的感觉了。当晚三关的指挥官和都护府的蒋岚凑到一起开了个小会,他们还不知道敌人来的有多少,他们是个什么实力,游骑被赶回来,派不出去,大军就成了聋子、瞎子。三关四将个个忧心忡忡,却拿不出一个实际可行的方案来,最后只剩下一条下下策,就地固守观察敌情,大家靠河扎营,整备军事,敌人再多也不可能把我们一口吃下!星星依旧是很多、很亮,杨云明、菜芽子、陶霖、萧昂凑在一起,菜芽子偷偷的问杨云明:“哥,明天你怕不怕?”杨云明犹豫着两秒,咽下一口干涸的唾沫:“不怕!”不怕是不怕,就是底气有些不足,萧昂摸摸这两个显得十分相似的少年:“打起来你们往我身后站站。”萧昂转头看陶霖道:“陶兄弟,你怕不怕?”陶霖自嘲的抬起自己的手放在星光下:“看过那么多的生死,再说我本身也早该是个死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就连这身体也变得陌生了。”萧昂站起来仰望星空:“大丈夫当有真豪情!”陶霖却没有萧昂的那份豪情,只知低头想着尔虞我诈的事情,陶霖道:“为何丘泽冰没有再找你我二人了?”萧昂鄙视道:“怎么,你还想那个人过来找?”“其人何故只见你我一面,后续文章于何处?”萧昂却道:“不要再想,明日将有大战,还是早点休息,养精蓄锐!”陶霖苦笑一声,亦是无奈,自己准备休息去了。六月二十七日,金武、华农两关正前方集结来大量兵马,基本都是骑兵,两关大兵如临大敌,马上跟着集结上马,结成战阵,骑兵在外,步兵在内。苒人骑兵在远处停下,双方对峙,金武、华农两关兵紧张的等了一个时辰也没见对面冲锋进攻。开始两关镇守使想着趁敌立足未稳打他个措手不及,考虑到苒人的骑兵最终决定后发制人。苒人大大方方的在两关对面列起队伍来了。河流西岸的金忠关士兵没有敌情,更要松懈了几分。三关队伍行军是沿着河流的,沙漠行军水是第一重要的,为了充分利用这条河流,四位指挥决定在河流的两岸一边安排一支队伍。东岸是华农关了,而且根据华农关在中间位置的原则,西岸要么是金忠要么是金武。金忠关凭着关系谋得了西岸的位置,亦或者说是金武关不要的。不要的原因现在显现出来了,金忠关遇敌只能背水列阵,与另两关之间隔着河流,难以接洽,不用想肯定会成为苒人率先打击的目标,现在的情况更加说明了这一点。金忠关镇守使秦嗣元再迟钝也该明白了,派出士兵加紧在河上架设浮桥,一道道加强防御的命令下达,不知此时的补救能不能起到作用。西岸苒人已经出现,主力的乎头陀部,两万余精锐皆在,分列开来,黄沙之中远接天际都是黑压压的骑兵。乎头陀首领中军旗帜挥舞,攻击命令下达。大军像是决口的黄河,朝着岸边的庄稼与村庄冲击而去,发出天崩地裂的吼声。他们怪叫着,挥舞着手中兵刃,跨着快马。金忠关步兵握着长枪的手微微的颤抖,掌心冒汗。一开始就在气势上输给了对方。两军碰撞,血肉横飞,苒人骑兵瞬间就楔进金忠关步兵阵型中,当然在最惨烈的第一线双方的大量尸体堆积在了一起,人尸马尸错错杂杂,鲜血灌进了沙土中。乎头陀部撕开了三个口子,秦嗣元马上调集兵马进行阻击,两个大队步兵调了上去,以步兵和骑兵进行短兵相接。最后一个口子是以金忠关骑兵对乎头陀的骑兵。战斗打得很惨烈,金忠关的反抗很顽强,他们还真的堵住了口子,但是整体的阵型却好像在不断的后退,离河水越来越近,乎头陀部在有意识的压缩金忠关的防御空间。河面上已经架起了一个狭窄的浮桥,但是想要大规模的运兵还是不可能,另外河面上只有几艘小船来来往往,沟通着两岸聿兵。乎头陀的两万骑兵是分成两个部分进攻的,每个部分一万多人,前一部紧张的进攻把金忠关的兵打累了,伤亡也打上去了,士气打下去了,总而言之一句话,攻击是很有成效的。乎头陀的首领在观察着,调遣第二部分的攻击的时机是否成熟。第二军上去就是要把敌人彻底压垮的。东岸的苒人可浑部和贺那部一起才一万三千人,金武、华农两关兵马有两到三万。聿人是搞不清楚东岸苒人实力,否则让人瞧出破绽,此次作战必将失败乎头陀的两万骑兵是分成两个部分进攻的,每个部分一万多人,前一部紧张的进攻把金忠关的兵打累了,伤亡也打上去了,士气打下去了,总而言之一句话,攻击是很有成效的。乎头陀的首领在观察着,调遣第二部分的攻击的时机是否成熟。第二军上去就是要把敌人彻底压垮的。东岸的苒人可浑部和贺那部一起才一万三千人,金武、华农两关兵马有两到三万。聿人是搞不清楚东岸苒人实力,否则让人瞧出破绽,此次作战必将失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