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战云起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19-09-01 22:04:09 全文阅读

所谓狩猎的猎物是活生生的人,不论是何谓人种,何谓民族,莫非同类?苒人?熟苒?终究是手无寸铁的人。一双双眼睛惊恐、慌张、惧恨的看着眼前,狰狞、放肆,拿着雪亮长刀的衣冠铁甲者。丘泽冰夸张的张扬命令道:“来!狩!”“不可!不可!”陶霖在心中疯狂的呐喊着,脸上肌肉扭曲起来,是咬牙切齿,却没说出一句话来,呆呆的坐立在马上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萧昂横着手中长枪:“大人,且慢!我们这般做法与苒人何异?”沙狼狂笑道:“你个损娃子,知道个球的玩意!杀管那么多干什么!你这奶娃子不敢杀人嘞!”萧昂不理他只问丘泽冰:“大人!”话尚未说出口,丘泽冰将其打断,他心中是有些不屑的,觉得萧昂是妇人之仁。但是毕竟还要拉拢人家,不便给人留下一个坏印象。索性推给安西都护府:“不必再说!这是大都护的命令!”丘泽冰不等萧昂再多说,命令下达,军马奔腾。自诩中州文明的先进人类的金戈铁马对一条条鲜活的性命进行践踏。一个个生命在长刀下发出凄厉的、哀怨的仇恨叫喊。陶霖麻木的坐在马上,看着周围迸溅的血色。鲜血在逃跑,逃向天空,向他们的神灵控诉人间的地狱。人类打出来的铁、兵器成为杀戮自己凶器。萧昂不知该做些什么,是阻拦?还是接受?抑或是不成为一个另类加入他们。丘泽冰在极端的杀血与火中褪下所有的伪装,他冲进人群后再次回到萧昂身边,手里还拎着两个闭不上眼睛的苒人头颅,一个是花白的老人,一个是少年。丘泽冰拎着给萧昂看:“这个老头以前不知杀了多少的聿人!这个少年,以后不知道要杀多少的聿人!你还要同情他们吗?”血红的火光印着萧昂的坚忍的神情,丘泽冰把头颅扔在地上,指着沙狼,沙狼追着一个壮年人,那壮汉逃无可逃,拿起一根搭帐篷的木头试图反抗。沙狼大刀劈下,木头连同壮汉一起断成两截。丘泽冰道:“你看到了,这些人永远不会想我大聿臣服,只有杀到他们怕!杀到他们绝种!”这话说的没道理,你都要人家身家性命了,难道还要人家什么都不做等着你去杀吗?即便是动物的本能也会反抗。萧昂全程没有说话,陶霖看明白了,为什么聿人和苒人的战争不断,连延数百年不绝。双方互不信任,仇恨越积越深演变到最后只有用暴力的手段解决矛盾。陶霖想要拿起自己的剑,他想要加入,和这些人融入一体,但是颤抖的手抬不起冰冷的剑。这场噩梦持续了半天的时间,留下的遍地尸体和几十个用绳子绑起来的苒人,这些是年轻的女人,幼小的孩子。女人是用来给士兵粗暴享乐的,孩子是要卖到中州内地去的。能去内地或许是幸运的吧,毕竟还是活着,被遗弃的女人和孩子将在大军出征的早晨祭旗……战争将因此得胜?血腥杀戮之后,每个人都像是一只野兽喘息着,不知是不是敬畏着害怕,害怕的只有自己尚存的人性。沙狼等人仍在叫嚣换下一个部落再去杀。他们 真的像是狼一样,除了那副丑陋的皮囊,还能在他们身上找到半点人的痕迹吗?丘泽冰难以继续荼毒,下了命令收队回去。队伍上拴着几十个妇孺,拖沓的走在回程的路上,气氛沉默。沙狼等人察觉到丘泽冰不是那么太高兴,自觉的让手下人闭嘴,私下里觉得丘泽冰这人也就是一般般,没什么了不起的,想要领导自己还是不够格的。回到金忠关,一行人受到了士兵们的欢迎,包括丘泽冰在内的一行人不知士兵们的欢呼是否是真心实意,但都是那么刺耳,像是在道反彩。萧昂和陶霖没有打招呼,自己直接离去了,两人并辔而行,陶霖低哑着嗓子道:“今天你为什么不出手。”萧昂出乎意料的反问道:“你希望我怎么出手?”“你是可以救下人来的。”萧昂显得很痛苦:“我能救下几个人呢?”他能救下几个?一个两个?那个小聚落是有多少人的呢?就算救下整个聚落,天下有多少人需要救得,知道尚且无法知道,更不要说去救了。正是因此,无数心怀天下的热血青年最终变成独善其身的中庸。陶霖被问的哑口无言,剩下的只有沉默。大聿文思十三年,六月二十三日,金忠关城外兵甲层层,大家整齐肃穆的站在早已搭好的高台之前,高台之上有四把大椅,金武关镇守使沈唐、华农关镇守使狄一辉、金忠关镇守使秦嗣元、还有一人是都护府的将军,协调统领此三军的蒋岚,四人分别落座。从一开始朝廷的安排、安西都护府的安排都有问题。三关镇守使无论是名义上还是实质上大家是平等的,军事的统一指挥是个大难点。而都护府的蒋岚虽然是代表着都护府,但是其人手中没有没有实际兵权,众人未必会听他的。如此一来可能会导致最恶劣的情况出现,三关军马互相提防各自为战。这些威胁目前尚隐藏在将军们众志成城的表面之下。四位统兵大将坐定,高台之下万马千军,凌乱的队形凌乱的苒族俘虏被整齐的士兵押解上来,失魂落魄、麻木颓然的苒人跪在高台与军马之间,跪在天地之间。他们身后站着的是穿着大红衣服,露着一只膀子,抱着镔铁大刀的执行人。苒人们低着头,脖颈清晰的显现在利器的寒光面前。蒋岚站起身看看天空的太阳,抓起一支令箭,大喝着念道:“苍黄上天,浑浑厚土,天子圣威,将军灵前!为我大聿千万之黎民,今征苒蛮,旗开得胜!”话音落下,蒋岚手中令箭扔下高台,沾染上尘埃。身着大红的刀斧手白刃劈下,圆滚滚的头颅滴溜溜的滚到地上,空留直挺挺的身子喷着几尺高的鲜血……不一会几百个头颅与身体分离,数百个称不上鲜活但是充满生命力的人成为没有灵魂的躯壳,这就是他们想看见的,将军们在看,士兵们一样的在看,萧昂、陶霖又有什么不同吗?陶霖他看不见,不是所有人都能站在前面把这幕“好戏”看的清楚。他悄悄的拉着萧昂道:“怎么样了。”萧昂要比陶霖高个头:“杀人了,杀完了。那个将军说话了。”蒋岚对一地的人头与血腥很满意:“我大聿战无不胜!此役必胜!”士兵们被血腥味冲击着大脑,一起高喊着必胜!大家相互感染着,黑魁子、熏子那样的人都在欢呼。对视的萧昂和陶霖一样的在对方眼睛的深处看到了不安,却找不出这样的不安来自哪里。我们聿人在这里杀苒人祭旗,他们苒人在大漠腹地是不是也在杀聿人泄恨呢?这样的仇恨是一场战争或是几场战争能解决的吗?我们会在战争中死亡吗?容不得萧、陶两人多想,大聿王朝的战争机器早就启动,此刻战车的轮子已经转动,在激烈的碰撞之前无法停下,萧昂、陶霖、熏子及更多的人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只因为在这里就已都被卷入车轮下,命运就这样开始了。遥远的大漠深处有一片绿洲,水源、食物聚集在这里,也就吸引来了生物。灰色黄色的人群、马匹遮盖住了原有的葱郁绿色,使这颗沙漠的绿宝石沾染上了一些灰尘。最近几天陆续到达的人与部落越来越多,逐渐超出了绿洲的最大承载能力。在沙漠中大大小小的绿洲中唯独这里不一样,她有自己的名字——萨那,在苒族语言中是个美丽姑娘的名字。萨那,苒族唯一的组织,王庭所在。同时是西漠的政治中心,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之前说过苒族的政府十分松散,所谓的王族一是拥有无可争议的强大武力,第二便是拥有萨那这个美丽的“姑娘”,也便成了萨那的不幸,生苒内部的无数次战争在这里打响。当今的王族伏乞部,其部精壮男子战斗力接近四万人,全部接近十万人!当之无愧的王!伏乞部下令族人集结,前后一个月的时间,大大小小的部落来了有数十个,总兵力达到二十万人!如果算上老幼妇孺,接近三十万人!这一下几乎是掏空了全部的西漠。和聿人杀苒人祭旗一样,苒人同样的在边境上抓来聿人百姓进行杀戮,以示与聿人的不共戴天的仇恨与激发苒人同仇敌忾的精神。苒人数十个部落中有十个大部,是二十万作战兵力的主力。其中就有和金武关交手的乎头陀部,面对聿人三路大军大举来袭的情形,众人对如何迎敌产生了分歧,还没出征自己内部差点就打起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