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二十章 苒人来袭(三)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70  |  更新时间:2019-08-19 22:40:00 全文阅读

吕朋、萧昂阻击苒人的突击骑兵,沈唐还不放心又派出了一支骑兵力量,正是吕朋的对头丘泽冰,还有野沙堡的人。大家内部矛盾重重,但在对付苒人的大环境下还是团结的。两只力量合力杀退了苒人突击队,那个壮汉率部撤退。吕朋、丘泽冰也不敢贸然追击。风沙终于逐渐的小了,视线开始清晰。苒人不再恋战,其统帅下令撤退。沈唐不知自己的伤亡怎么样,一样下令停止战斗。两军慢慢的脱离接触,苒人兵像风沙一样,来的快,去的也无影无踪。一场遭遇战结束了。双方伤亡还要进行统计。萧昂杀的像一个血葫芦一般,熏子在他身上摸了半天,以确认没有自己的血。萧昂很英勇,战斗力很强,可惜的是沈唐没有看见,不然萧昂肯定会得到沈唐的垂青,趁着沈唐一高兴提一句马庆余的事,马庆余马上就被放了也是可能的。但是他现在引起了吕朋的警觉。萧昂会把吕朋所有的风头抢走的,对吕朋个人以后的发展非常不利。吕朋神情有些阴郁,看着似是颇为得意的对手邱泽冰,心中更是不顺。小古有点不好意思的到萧昂跟前,黑魁子立刻上前拦住他:“干什么!离俺们兄弟远一点,不然老子结果了你个崽子小命。”黑魁子当时就跟在萧昂后边,对萧昂救下小古看的清清楚楚,小古听着黑魁子讽刺,脸上面子挂不住,还是隔空给萧昂抱拳:“大恩不言谢,俺小古欠你一条性命,兄弟记着俺会还的。”“你个崽子就这个态度嘞?”熏子一旁捅了黑魁子一下,叫他别乱说话。萧昂抱拳回敬:“小古长官说的那里话,大家兄弟,何必见外。”萧昂这话说的很响亮,周边人都听见了。小古再次抱拳:“多谢嘞。”牛三指从旁边冒出来,想要撮合几人,亲热道:“是嘞,是嘞,大家都是兄弟嘞。”这一幕正好被吕朋看到了,吕朋不由的多心,从恶意出发想道:萧昂这个人不能留在自己的队伍中了,不然自己的亲信都被他带跑了。不仅是萧昂,还有他手下的黑魁、熏子、柱梁等人,要他们一起滚蛋!苒人撤退了,留下了一片狼藉,陶霖那里一样是遍地的死尸,刚刚倒下就已蒙上了一层黄沙,这正是他们的归宿。羊下堡这一战不知损失了多少人,但是现在还能凑在一起的只有三十多个了。陶霖杵着剑勉强的站立在那里,他知道自己杀了很多人,杀的都是什么人?他也不知道,他更不敢去想,他害怕自己杀的都是羊下堡朝夕相处的,或许真的都是这样。这是一个噩梦,梦魇一般的存在,从他举起剑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不管他还能活多久,都将一直缠绕着他。那些死人的鬼魂会一直缠着他,直到他付出等同的代价——死亡。他们这边的战斗也是逐渐扩大的,羊下堡和其他堡子的人协同作战,对战团的苒人取得了上风,苒人发出信号请求增援,很快增援到达,陶霖等兵又落入下风。但是不断的有堡兵加入进来,苒人也不断投入新的力量,如此反复,这一团最终扩大为主战场之一。陶霖就在主战场的中央位置。双方近乎是自发的投入进来三四千人,而谁也不知道战斗规模变得这么大。这么多的人倒下了一半,狭小的空间里,尸体一具一具的层叠,暗红色的鲜血流淌进沙子中,慢慢的渗入地下,不知会滋养出什么奇葩出来。太阳再次露出脸来,似是悲伤的红色,俯视刚刚发生的惨剧。他不会悲伤,人类的战争和蚂蚁间的厮杀又有什么区别呢?这一战之后羊下堡有了新的头领,陶霖、杨云明、老甲。陶霖终于迈出他伟大理想的第一步。金武关的损失也清理出来了,全员一万余人伤亡三千有余,大多数都是堡兵,斩杀的苒人大概是有一千多。根据活捉的苒人得知,来袭的是生苒乎头陀部,部族能战的男子大约在一到两万人,是个不小的大部族了。针对大聿朝廷下达的征讨苒人军令,生苒王庭同样下令备战,生苒各部族奉王的命令集结。苒族人和聿人不一样,苒人分裂严重,首先大方面就有一部投向聿人朝廷成为熟苒,生苒的组织政府管不到熟苒。而生苒的政府同样松散苒族人和聿人不一样,苒人分裂严重,首先大方面就有一部投向聿人朝廷成为熟苒,生苒的组织政府管不到熟苒。而生苒的政府同样松散,王庭者只是一个最大的部落头领被推为王,其性质更像是部落联盟的盟主。这位盟主集结大军号称三十万儿郎!乎头陀部袭击过后,大家重整战鼓,也是防备着苒人会再次来袭。实际上乎头陀已经远去了。大家在紧张中等待了三个时辰,一支盔甲整齐的队伍出现在大漠上,两面大旗随风飘荡,一面上书“金忠”,一面上书“陈”。沈唐看到后一锤定音,得出结论,是金忠关镇守使陈,的军队。将士们大松一口气,随之发出欢呼声,享受在天灾人祸夹击下活下来的快乐。两支军队会合后,金武关军得到补给,又歇了个把时辰,大家一起出发了。大家走了一夜的工夫,终于远远的看到和金武关一样的雄伟城关。终于到达了,使大家精神一振,骑兵纵马步兵跑步。金忠关打开沉重的大门,迎接这群疲惫的军人。终于安全了,这是绝大部分人的想法,陶霖只觉得眼睛再也睁不开了,不管是个什么地方,只找个墙角,靠在那里眼睛一闭就发出了鼾声。杨云明揉揉眼睛,想要安排好羊下堡的其他人,菜芽子等人都学着陶霖,一起窝在一处睡下了。老甲年纪最大,最是受不了这样的作战奔波,一把老骨头像要散架了一样,朝杨云明摆摆手,随即躺下睡了。杨云明苦笑一声,身子一歪也睡着了。其他堡子的人差不了多少,算算时间,从前一天沙暴开始大家就没休息,一边赶路,不时还要和苒人以命相搏,老天风沙还一直的凑热闹,没吃没喝能坚持过来就算不错了。沈唐的亲兵护卫们还维持着镇守使大人的面子没有就地躺下,但是就连萧昂也是满脸倦色,沈唐轻轻说了一声:“都歇着去吧。”大家像是得到了赦令,各自找着睡觉地方去了。吕朋、丘泽冰等人还留在周围,金忠关将领模样的人道:“沈使将,请随我来陈使将正等着呢。”沈唐一样是累极了,推辞道:“嗯,我知道了,本将身染征尘,不好去见你家将军,等等我自会去拜访。”那人察言观色道:“好,请使将移步,到城中驿馆歇息。”沈唐再次推辞:“不必了,本将在此与士卒同在。”“使将爱兵如子,佩服,佩服……”沈唐不想再听那些奉承的话,打发走了和吕朋、丘泽冰随地躺了下来。不得不佩服,在等级制度森严的时代,堂堂一位边关大将竟然会不顾形象和礼法在街边同士卒同眠。不管到什么时候这样的将军一定会受到将士忠心的爱戴。就算是愤世嫉俗的陶霖看到也会向他竖起大拇指,这太不容易了。难怪在马庆余、吕朋等人的心中沈唐的分量比皇帝还要重,天子坐明堂,岂知边塞苦。金武关大军横七竖八的躺在城关门口,大家睡了一会,一阵轰隆隆的声音把他们吵醒。然后见到一群人对着大家又踢又打。金武关人自然不干,被打醒了的立刻还手,于是就打成了一团。沈唐正靠坐在一截台阶上,被士兵的打架斗殴吵醒了。沈唐拿剑起身,吕朋、丘泽冰、萧昂、沙狼紧随其后。沈唐看到斗殴的人群怒不可遏:“给我把这群不成器的东西拿下!”“是!”萧昂答了一声,第一个冲上前去,见人伸手将其掀个大跟头。萧昂速度很快吕朋三人还没反应过来呢,萧昂已将十来个人放倒,当然了一方面是因为萧昂力气大,另一边则因为打架的人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对背后没有多少防备。这下萧昂可算在沈唐面前露脸了。沈唐的注意力一下都集中到他的身上,不由自主的赞叹道:“真是个壮士!”沙狼不甘落后,也冲进人群,他和萧昂放倒士兵不同。他是将人打倒,遇见这个一拳过去,看到那个一脚踢着,下手狠毒丝毫不顾及袍泽战友之情,虽然和萧昂一样的能打,但是在沈唐眼中明显较萧昂差了一截。吕朋跟着冲过去,但是他和萧、沙一比显得逊色,或许吕朋并不适合作战吧。一样不能打的还有丘泽冰,丘泽冰的做法比较明智,他走上一个高台上,疾呼道:“住手!都给我住手!使将大人到!”他这几嗓子下去还真管用,加上萧昂和沙狼这两个战力强大的人物在,士兵停下了手。打架的只有一两百人,但是相互都快动上兵器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