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十四章 冲突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19-08-12 19:57:52 全文阅读

熏子的那句话提醒了萧昂,萧昂双目凝神看着牛三指:“大人随我们一起去吧,给我们主持个公道。”牛三指额头见汗,怕是拦不住了,不如跟着一起,到时候还能有一个照应的。牛三指一咬牙:“行嘞!俺跟你们一起去!”黑魁子马上竖起大拇指:“大人好汉子嘞!”牛三指打住他话头道:“俺丑话说在前头,到了地方必须听俺的!”牛三指努力摆出官长的威严,给这帮兵痞子哪个怕他。萧昂抱拳道:“多谢大人!快走吧!”几人一涌而出把牛三指夹在中间,不容他再多说废话。萧昂知道有牛三指在,万一出事也有个个高的顶着。陶霖跟在他们后面。萧昂等人杀气腾腾的赶往大校场。校场上羊下堡的人站出很远去,像是一群无家可归的大雁在夕阳的天空中徘徊,无枝可依。萧昂眼睛登时就红了,上前抓住老甲的臂膀:“老甲叔!那狗日的野沙堡在哪呢!”老甲反抓住萧昂道:“三狼子,你来了就好了,尽量不要动刀动枪的。”“就是他们!”杨云明为萧昂指明方向,萧昂随即挣开老甲,大吼一声:“野沙堡都给我滚出来!”这一声形似虎啸龙吟,震慑校场,在音波在人脑中徘徊。沙狼知来了一个不好惹的,但是还不把他放在心上。沙狼一步三摇的走出校场,手中拿着钢刀,身后跟着他的堡众。“老子就是沙狼!”萧昂还在克制,却将手中长枪换成了一柄大刀,长枪适合战场突杀,短兵相接时有点碍事,施展不出来。萧昂道:“把欠我羊下堡的东西还回来,然后道歉!”“道歉?呵呵呵……”沙狼森冷的笑着,萧昂拖起大刀全力劈砍了下去,沙狼猝不及防匆忙举刀格挡,两把大刀铿锵一声撞击到一起,沙狼吃力不住,一连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子。这一记下去,将沙狼的刀都砍出一道裂缝,足见萧昂力量之大。沙狼只觉手掌连同整个胳膊都被震得发麻,这是他从未有过得感觉。沙狼感到一丝后怕,若非格挡及时,恐怕整个人都会被他劈成两半。后怕转瞬就被恼怒湮灭,沙狼大叫一声:“跟我上!”野沙堡兵丁一拥而上,黑魁子、熏子、柱梁子连同杨云明等人也冲了上去,牛三指被裹挟其中连句话都说不上。黑魁子挥舞着大棒,一人牵制住了三个敌人。熏子大枪在手向敌猛攻。萧昂再次举刀,和沙狼缠战在一起,两人硬碰硬的交手三次,沙狼醒悟自己在力气上要逊色于萧昂,但是萧昂在实战技巧上稍稍逊色,两人倒也难分难解。沙狼闪过萧昂一刀后,从萧昂腋下位置刁钻的捅出一刀来。萧昂一惊连忙闪身,沙狼那刀像是活了一样,紧跟着侧过追击而来。萧昂狼狈的在地打滚,直到出了刀的攻击范围才站起来。沙狼上前,想要继续刚才的攻势,萧昂却不再给他机会,萧昂大喝一声:“给我破!”两刀相接,沙狼的钢刀化作碎钢,一片一片的蹦出老远。萧昂抓住机会一连三刀,要将沙狼变成刚才破碎的刀。沙狼退过前两次攻击,这最后一刀只是堪堪躲过,胸口的衣服被划破,肚皮被划出一条血印,只要再前进一分就能将他开膛破肚。沙狼真是害怕了,急急后退,要和萧昂保持安全距离。沙狼一退,他的堡兵跟着退过去,护住沙狼。两拨人立刻分开。羊下堡以萧昂为首挑衅道:“沙狼!你不是抢我们,我们的东西吗?怎么怂了!”沙狼嘴上不认输:“你小子叫什么名字!上来就偷袭老子!”萧昂冷笑道:“偷袭?我这就取你狗命!”萧昂一人冲进野沙堡兵中,大刀横扫,左劈又砍,杀出方圆之地。野沙堡兵竟举出七八杆长枪,对萧昂攒射。萧昂被迫后退,掌中大刀一横,砍在攒射长枪之上,竟将其震开。但是萧昂的后劲已过,退回去嘲笑道:“什么子野沙堡,都是一群沙包!”萧昂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羊下堡的人才反应过来,萧昂的动作太过迅猛。这时金武关的防卫人员终于出动到达,制止这场械斗。大队的身穿铠甲的士兵将他们包围起来,一杆杆雪亮的长枪对齐,弓箭手将弓箭拉成满月,只待一声令下就要将野沙堡和羊下堡的人全部射成刺猬。萧昂环视一周,来的士兵大概有数百人。为首一人身披黑甲,骑在骏马上,满眼怒火的看着他们。黑甲军官怒声道:“继续打啊!都是吃饱的撑着了!”这时候就轮到陶霖和出场了,陶霖拉出牛三指,并跪倒在地大呼冤枉:“将军明鉴!都是野沙堡欺人太甚!他们不仅抢走了我羊下堡的帐篷,就连吃的也不给一口,还把我们兄弟打成这样,我们是没有活路了。将军明鉴!”陶霖拉着牛三指:“这位大人可以给我们作证!”陶霖半真半假的说上一同,牛三指也稀里糊涂的点头。黑甲军官不认识牛三指,问道:“你又是哪里来的人!”牛三指单膝下跪:“启禀大人,俺是吕朋大人麾下什长,受命管理他们……”“吕朋的人?他所说可是实话?”“就是这样的。”黑甲军官显然是给了吕朋的一个面子,便顺手把所有的罪责都归结给了野沙堡。黑甲军官命令道:“来啊!给我将野沙堡的都带走!”士兵们行动起来,野沙堡众人本还想反抗,他们不服。但是看到明晃晃的长枪弓箭,还是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老老实实的让士兵们绑了起来。沙狼临走不忘恶狠狠的瞪着萧昂。不知是吕朋面子大,还是黑甲军官办事敷衍,没管羊下堡的人就这么收队回去了。萧昂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黑魁子愣愣的道:“这就完了?”陶霖不由得白他一眼:“你还想怎样。”萧昂善后吩咐道:“咱们把帐篷再搭起来,把受伤的兄弟抬到我们的院子去。”这一战双方实力上大体相当,野沙堡人少实力强,羊下堡人多实力稍弱。双方打起来羊下堡的伤亡还是大一点的。有两个严重的浑身是血,可能是动脉被划破了。这严重的两人马上在牛三指的带路下送到了城中的医馆。金武关的医生只有军医,能在这里开起一家医馆的可想而知他背后的势力一定是不小的。可这来头不小的医馆,对这两个浑身是血的人也束手无策,他们甚至找不到出血口在哪,不知道是伤情太过严重还是医者平庸。没办法只好再抬回院子,萧昂等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萧昂的骁勇已经过去,现在他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他救不下屋里的两个人,他的勇气在这里一点力气都用不上。陶霖坐在他旁边,心中还在忧虑其他的事。陶霖满面愁容道:“在金武关的日子又要难过几分了。”熏子语气平淡的带着沉重道:“来到这里的时候就该有预料了。”“话是这么说,今后和野沙堡的关系彻底恶化,再无谅解的可能。还有吕朋那里,不是好说话的人,加上这次我们又冒用了他的名号……”萧昂不耐烦的打断陶霖的絮叨:“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要我怎么办?看着我的兄弟们受人欺压吗!”这是萧昂第一次冲陶霖发脾气,其实也不是他故意的,不过是因为心中思绪难平。却给了陶霖一种感觉,自己始终是个外人,再怎么融入也是个外人。只有在他们不经意间才会把这种情绪表达出来,就算是萧昂也不例外。陶霖马上调整过来,心中颇有恶毒的想到自己对他们也是利用而已,待自己回到中州,再也不用跟他们在一起了。陶霖心中刚有的一点温存消失殆尽,又回到了最初状态。屋里传来哭声,萧昂一颤,老甲身上沾染着死去战友的鲜血,颓然的走到萧昂旁边:“两个都死嘞……”屋里传来哭声,萧昂一颤,老甲身上沾染着死去战友的鲜血,颓然的走到萧昂旁边:“两个都死嘞……”萧昂低着头,很内疚道:“对不起……”老甲没有理他,向着院子外面走去。柱梁子走到萧昂旁边,让萧昂抬起头:“三狼哥,你让陶霖给我也起个名字吧。”萧昂的眼神带着煎熬和痛苦,干哑道:“名字,又有什么用呢?”说罢他也起身,带着虚浮的脚步走了出去。陶霖紧随其后,带着沉重的脚步。杨云明站在他们身后,柱梁子道:“俺真羡慕你,有个属于自己的名字嘞。”杨云明枯老鼠咬紧牙关:“名字,有什么用的嘞?没有人会觉着这是个好名字嘞,除了你们嘞。”羊下堡打赢了,可人人都好像是打了一场打败仗一样。真的就是打了败仗吧,人死了,他们没有一个死亡的。为的不就是活下去吗,到头来却可笑的死在了谋求活着的路上。斯人已去,却给活着的人蒙上了一层阴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