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十一章 无奈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08  |  更新时间:2019-08-09 17:00:06 全文阅读

马庆余胸膛被怒火充炙,眼中直欲喷火:“吕朋你好大的胆子!老子就要问问你,你是个什么品级的!”

“你问我的品级,你好好看看!”

吕朋从怀中掏出一枚大令,扔向马庆余,马庆余双手接住,打眼一看:金武关镇守使令!马庆余刚刚的怒气被冷水浇得冰凉,吕朋很满意马庆余的反应:“来人,绑起来!”

两个骑士过来粗暴的给马庆余套绳索,堡中士兵群情激奋,萧昂一个大跨步冲上来,将那两个骑士打翻到一边,夺过一杆大戟横在身前:“谁敢上来!”

“来啊!把他给我拿下!”

吕朋呼喝着,七八个骑士围了上来,黑魁子一众人等,虽赤手空拳在气势上却丝毫不输。眼看就要冲突流血,马庆余高喊一声“住手!”,身体死命抓住萧昂,生怕他力气大拦不住。马庆余把萧昂弄到一边,吼着黑魁子道:“你们干什么!疯了吗!给俺滚一边去!”

马庆余将堡兵镇住,再面向吕朋等人时,脸上只有愤懑,但是他决定接受:“来啊!上索子!”

眼看着马庆余被绑得结结实实,萧昂又要扑上去,马庆余呵斥:“三狼子!你是要救我还是害我!”

陶霖也在此时做出反应,他知道自己文弱,气力不足,便一把抱住萧昂得腿:“萧兄!萧昂!你不要冲动!你这样救不下马大人!还会把自己害死的!”

萧昂腿上像是裹了一团大棉花,萧昂仍然固执的移动,陶霖一口咬在他的腿上:“萧昂!你醒醒!实力不足只能认命!”

听闻这话萧昂如遭雷击!整个人呆站在那里,这是多么相似的一幕啊,现实啊!老天啊,你为何如此的不公呐!吕朋冷眼的看着萧昂和黑魁子他们,无奈的、痛苦的、却又毫无用处的挣扎。反抗之后生活还要继续,他们只能看着大家长被抓走,并不美好、却是最为美好的家园被毁灭。就像一个被人捣毁了的蚂蚁洞,蚁王被人抓了。如果他们也在向老天哭泣,那真正的蚂蚁是否会像他们一样的控诉。

马庆余被控制起来,萧昂等人也被用绳子绑住手臂,串联在一起,就像对待打了败仗的苒人。堡中的马匹也被牵走了,一切财产被剥夺,连同仅剩的自由。萧昂冷静下来了,他悄声问陶霖:“那姓吕的为什么非要抓大人?就因为几只羊?”

陶霖更加冷静,整场的动乱中,他一丝慌乱都没有,心思一直紧密的运转着。萧昂的问题一直在他的脑海里环绕,终于得出了一个比较相像的答案。首先没人会因为几只羊,就那么小心眼的报复,一定是发生了严重危及利益的事。回顾那天发生发生的所有事,唯一的可能出问题的就是在苒人身上。

陶霖讲出自己的推测:“我猜着,八成是吕朋在追杀苒人遭到了挫折,还记得那天吕朋追杀回来的疲惫样子吗?他们遭受了不小的打击,他一定是把这笔帐算在了咱们头上。”

陶霖用词说“咱们”,他清楚在马上要到达的、更加复杂的金武关一定要和堡子里的人结成统一战线,结好萧昂在羊下堡有用,在金武关萧昂就没有半点分量了,必须抱团取暖。陶霖脑子确实好用,推测下来和事实差不上多少。吕朋回到金武关后受到他竞争对手的大肆抨击,致使他日子不好过,路马上变得更加难走。究其原因,根源还在他自己,他轻敌冒进,苒人本来撤走了,他偏偏要致人于死地。

但是人哪里会有心甘情愿的把责任归结于自己呢,总要找到一个可以报复的目标的。苒人?这个目标太过庞大、笼统,杀多少个苒人才算是复仇了呢?更没有报复的快感,还是羊下堡这个弱小的存在更容易揉捏。吕朋本没想把事情闹成这样,事件没人是可以完全掌控的。

萧昂赞同陶霖的判断:“陶兄,你脑子好使,有没有什么办法?”

一边枯老鼠插嘴:“咱们去了金武关,找镇守使大人做主。”

陶霖讥讽道:“镇守使?是你和沈大人亲还是吕朋和沈大人亲?”

黑魁子一直在旁边听着,他性子急,道:“陶霖,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快说吧。”

陶霖左右四顾,堡中人都热切的聚集目光看着他,陶霖应该是高兴的,他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证明了他的价值,他的地位也将随着价值而上升。陶霖的办法却不好说出口,为难道:“办法是有,只怕诸位兄弟不愿意。”

黑魁子催促道:“哎呀,能救大人有什么不愿意的,你别婆婆妈妈的,快说嘞。”

“好吧,我姑且一说。”

陶霖娓娓道来:“吕朋既然心疼他的损失,那就是杀了大人也无济于事,如果诸位久经沙场的精锐兄弟投入他的麾下,一次条件换回大人,吕朋想必是会同意的。”

黑魁子暴躁起来:“给那个憋崽子卖命?俺老黑就是死了也不干!”

熏子出乎意料的认同这个办法道:“陶兄弟说的有道理,俺跟着干!”

黑魁子怒目相视:“熏子,你咋干这样的事嘞!俺老黑看错你嘞!”

萧昂低吼道:“黑魁闭嘴!你还想不想救大人了!”

陶霖道:“这只是我个人想法,大家不赞同,咱们再想主意。”

萧昂做主:“我赞同,我们干了!”

“干了!干了!”

其他人也答应下来,黑魁子跟着嘟囔了两句,不再有异议。

萧昂问道:“陶兄,你觉得什么时候和吕朋说好?”

这一点陶霖也拿不准:“众位兄弟觉得呢?”

这句话显然是白问的,这帮大老粗哪懂得什么时机。萧昂道:“不如就现在说,等到了金武关情势不一样了,谁能说得准?”

“那好,就现在,咱两个去。”

“好!”

堡中人等吵吵闹闹的商量,早就引起了骑士们的注意,一骑凶嚷道:“干什么!”

还是陶霖更能拉下脸面来,近乎谄媚道:“兵大哥,请禀报一声,我们想见见吕将军。”

骑士嘲讽道:“将军,怎么是能轻易见到的?好好走路!”

萧昂拳头握的咯咯响,砰的一声,萧昂凭着自己的力量将绳子一下绷断了,紧跟着的一个猛虎扑食。从地上一跃两米多高,将那骑士从马上踹下去,萧昂顺势骑在马上,连大戟也抢了过来,戟锋指着那骑士头颅:“你能多狂?”

其他的骑兵立马围了过来,吕朋也在其中。萧昂对陶霖大笑道:“有些人就是欠揍!”

马庆余被绑着带在一匹马上,惊慌的大叫:“三狼子,你快认错!别冲动嘞!”

吕朋冷冷的看着萧昂,虽然内心惊叹萧昂之勇,但眼中更带杀机。周遭骑士只待吕朋一声令下,便要将萧昂冲杀。萧昂一抖大戟:“吕朋!我们跟你做笔交易!”

“你有什么好与我交易?”

萧昂自负道:“吕朋你看我一人是否能杀你五人?”

吕朋脸色阴沉下来,不得不承认,他说的不错,如果真动起手来只怕伤亡还会更大。吕朋道:“你要威胁我?”

“我说了是交易。”

“什么交易?”

萧昂漫指一大群的兄弟们:“你放了我家大人,我们这些兄弟,从此跟着你卖命了。”

吕朋轻慢的笑道:“跟着我?大家都是朝廷的兵,哪里有谁跟着谁的?”

萧昂语出惊人:“大人何必自欺欺人?兵马就是资本,就算是镇守使沈大人也需要精兵!”

“大胆!”

“萧昂哈哈大笑:“我乃大丈夫!自然是大胆!”

吕朋对萧昂的交易条件还是比较动心的,只是他拿不准放了马庆余后还能不能治住萧昂等人,那不放马庆余,始终把他作为人质不就好了。吕朋道:“马庆余冲撞镇守使,我不能放,但是你们可以选出一个人照顾他,相应的条件我挑选出几个人以我为首,为镇守使大人卖命!”

吕朋定着高调,不肯放出马庆余,陶霖踱到萧昂旁边,拉拉他的腿,朝他点头。萧昂略带迟疑道:“可以。”

堡中人等骚动开来,陶霖做出解释道:“大家稍安勿躁,马大人没事的。”

吕朋选定陶霖道:“你小子还懂的做事,就你去照顾马老头去。”

有个知道潜规则的聪明人在中间办事,会省去很多的麻烦。萧昂翻身下马,悄悄的问陶霖道:“他不放大人,这能行吗?”

陶霖微微拱手:“萧兄,你且放心,只要你们还活着,对吕朋还有用,吕朋就不会对大人如何。放心吧,还有我在呢,只是劳你向兄弟们解释,让他们也放心,不要怪罪于我。”

萧昂微微抱拳:“兄弟说的哪里话,怎么会怪罪你,这次多亏了兄弟,才能渡过眼下这难关。”

陶霖发自内心的叹息一声:“尽人事,听天命,哪里知道下一步的路在哪里呢?一脚踩空,你我只能黄泉下相见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