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十章 家园崩塌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19-08-08 13:44:50 全文阅读

老头闪入人群中,萧昂一路追踪,这才又发现了他的踪迹。老头不傻,害怕萧、陶取他性命专门的往人多的地方跑,萧昂发现他时,他正在市集管理丞府,一栋土筑的房子,里面驻扎着一些兵,不归两族政府管理,相当于一种民间组织,有钱人出资招募士兵维护市集秩序,收缴保护费。通俗点说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老头在丞府前东张西望,察看后面有没有跟踪。萧昂快步走到老头身边,一把搂住他,故作亲热:“老哥,你在这嘞,让俺好找你嘞,走嘞,咱们喝酒去嘞。”

老头神色惊恐,却说不出话来了,他的脖子被萧昂勒的很紧,脸上因喘不过气来通红。萧昂近乎是提着他走的。旁边丞府大门的两名卫士一点破绽也没瞧出来。萧昂力气巨大,一路提着老头转进一个巷口子,四下无人,萧昂胳膊上用力,只听骨头的咔嚓一声。老头的嘴里的鲜血直涌而出,他的脖子生生让萧昂给夹断了。

从被萧昂劫持后,老头一句话都没说的出来,就连求饶都变得无能为力。萧昂放下老头的尸体,将衣服上的鲜血掩盖,匆匆走出巷子。小集市中多了一具无名的尸体,明天就会被人发现,收尸人会厌恶的抬着尸体扔到一处僻静场所,等着野狼将其最后分食。不会有人去调查他的死因,就像他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老头,连一个正经名字都没,很快就会被人遗忘,或许和这个世界一样,根本就不会被人记住。

萧昂做完这些事来,天色已经擦黑,回到城门口等待集合,马庆余、陶霖也在,萧昂没有靠近马庆余,担心身上沾染的血腥味会被他发现。萧昂不想再节外生枝,他朝陶霖微微点头,陶霖领会,事情已经办妥。

边市的规模很小,交易的时间也很短,没有夜市的说法,到了晚上要么在市里住上一夜,要么就赶紧出去。马庆余并不打算在市集留宿,因为那要再用上一笔不菲的,但却不必要的花费。马庆余带着一群兴致未尽的,像是在游乐场的孩子一样的士兵,开始回赶。马庆余倒来了兴致,在星空下唱着高亢的西北调腔:“西北的娃喽!回的家喽!家里老娘喽!家里老爹喽!盼着娃儿归喽!”

高亢的腔调在寂寞的、空旷荒野上回荡,更有几分粗犷的苍凉。经过这么多的陶霖的心理承受能力变强了,白天的事没有占据他的全部神思,随着马庆余嘹亮的歌声他更有心情赞美行路的景色:“古人道长河落日圆,岂知这披星戴月的也别有一番意味。”

萧昂的胸怀一样被打开,仰天长啸道:“大丈夫当纵横!驾!”

萧昂一马当先,拉出一 道长长的烟尘。黑魁子不懂萧昂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不能被人甩在身后了,赶紧打马追上:“三狼子!你哪里走去!”

熏子向马庆余禀报一声:“大人,俺去看着他们俩。”说罢也追上去了,马庆余哈哈大笑:“去嘞,都去嘞!”

其他人也都耐不住了,一溜的纵马狂奔!马庆余笑得更加开心,只剩陶霖落在马庆余的后一步。马庆余倏然收住笑声,狰狞的回头看着陶霖,陶霖被他的突然动作吓了一跳,差一点就把马放出去了。马庆余凶狠狠的道:“俺知道你懂得多嘞,但是你懂的再多,可有俺手中刀利吗?不要在俺面前耍滑头!好好待三狼子他们,不然俺立时取你小命!”

陶霖心中冷笑,面上装作惶恐道:“我不敢,我就是一个读书人,一条命全靠大人和萧昂兄弟们保全,小子知晓感激,不敢生出坏心思。”

“那就好,驾!”

马庆余打马追上前面,陶霖心里明白,暂时马庆余不会再生出杀念,但是对陶霖来说马庆余始终是一个定shi炸弹,必须加快增强自身的力量,早日摘去这颗炸弹,将之铲除!

萧昂等人在外面转上了一圈,不仅一个兵都没招回来,还少了一个兵。出人意料的是,柱梁子在走了十几天之后再次再次回到了堡中,让马庆余很高兴,向所有人宣布,从今天开始,每个人都要给柱梁子一点特别的照顾。

日子再次平静下来,陶霖在马庆余的许可下,在堡子里教授众人读书写字。陶霖记忆力强劲,找到几块的大石头,将自己学的四书五经全部用刀剑刻在了上面,萧昂是所有人里面最好学的,也是最聪明的,很快就学会了一口流利的官话,四书五经也都有所了解。陶霖从小就学的很重要的一课,天地君亲师,没再教授。忠君思想能什么用,忠心于君,君却不要你这个臣子,你又能忠于谁?

时间流淌的很快,进入了五月份,天气开始变得炎热,中午温度可以达到三十多度,衣服脱光了都嫌热,晚上气温又到零度,还得把冬天的衣裳再拿出来穿。朝廷上,或者说是金武关传来了新的消息,是关于上次苒族人攻击边堡的事情。奏报送达京师,上达天听后,天子震怒,下旨要惩罚苒族人。

不久金武关送上新的奏报,称斩获苒蛮数千人。奏报中对皇帝大加称赞,奉承皇帝文治武功直追太祖,前方得以战胜全部都是陛下英明,皇帝非常高兴。下旨派上一位官员作为钦差,代天子视察,对将士进行赏赐。

皇帝发下新的旨意,要求金武关夺取更大的胜利,开疆拓土于后世万朝。这差不多就是对苒族的正式宣战了,金武关不敢怠慢,召集手下所有士兵集结。吕朋被派下来前往羊下堡,挑选精锐士兵。

红旗飘卷,吕朋还和上次一样,率领着一队骑兵进入堡中,这次显得很着急。他不曾下马,挥舞着马鞭喝令道:“都给我出来集合!所有人!马庆余呢!带着你的人站好了!”

堡中鸡飞狗跳,萧昂、陶霖、枯老鼠、黑魁子、熏子、柱梁子等人在堡子中央的空地集合。吕朋一挥手,他手下一队士兵拿着绳子要将众人的手绑在一起,萧昂顿时大怒,双臂猛的挡下,推到三四个士兵,萧昂朝着吕朋吼道:“你想做什么!我们不是犯人!绑我们干什么!”

吕朋冷硬道:“路途遥远,怕你们跑!”

马庆余怕萧昂把话说拧了,赶忙道:“咱都是朝廷的兵嘞,咱跑什么的嘞,大人您说是不是嘞?”

“我说不是!”吕朋用马鞭指着他们道:“谁知道你们这些人藏着什么样的滑头东西,我不能不防!”

军人最为重视的就是荣誉,萧昂或许不能算为正式的军人,但是他不能容许别人这么侮辱他的手足兄弟,还有马庆余。萧昂只觉怒火上涌,食指指着吕朋道:“俺不能容你这么欺负俺们兄弟!”

吕朋微微仰着头:“我认识你,那日你被苒蛮子追杀,是我救得你!你要反抗我吗?”

吕朋厉喝道:“你!还有你们!可要想着清楚!反抗我就是反抗镇守使大人!那就是反抗朝廷!你们好好摸摸自己有几个脑袋!”

他说的没错,马庆余想要选择一刀当头的忍字,向上拱手道:“但凭大人安排……”

“算你识相!”

一众士兵将萧昂他们缴下兵器,以长枪大戟将其围住,雪亮的大儿刃闪着寒光,直抵心脏与喉咙。简直就是把他们当成了敌人。吕朋还不住手,命令道:“搜!将堡子给我翻过来!看哪个胆小怕死的躲着呢!”

“得令!”

士兵们在堡子的各个土屋进进出出,挥舞着长枪对着草垛捅进去,用这种方式查看有没有藏在其中,就算真的有人一枪也就捅得半死。一件件得破烂得锅碗瓢盆被翻出来,劈里啪啦的被摔碎在地上,旧烂的被子在士兵们的脚下踩着、踢着。陶霖看着这一幕极为熟悉,就像几个月前,京中大兵闯入他家将其家庭抄没一样。

萧昂等人眼睛通红,这是自己赖以生存的、唯一拥有温度的家正在被摧毁。马庆余死死按着萧昂,萧昂一样按住一边的黑魁子、黑魁子按着枯老鼠,就这样一个按着一个。吕朋还觉得不够快意,下令道:“来!给我狠狠的搜!”

“得令!”

士兵们得到暗号,加大手中的力气,三五一群的将土房子的墙都推倒了,推着费劲的就用兵器将土墙上捣出大洞来,总之一切以毁灭为目的。马庆余再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家的破灭,这是他的家,万般不能再忍。马庆余冲上前,两个士兵将他拦住,他撕扯着喉咙:“吕朋!你个兔崽子!到底想怎么样!不就是上次俺没杀羊给你兔崽子吃嘞,你就这点大心眼子嘞,要这样报复俺?”

吕朋被说的脸上热燥燥的,翻身下来,牵过刚抢来的羊儿道:“老东西!你看好了!”

吕朋挥刀几下,将几只羊全部砍了,羊血溅了满地,一点沾在吕朋脚上,更多的喷到了马庆余脸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