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九章 集镇(七夕加更)
作者:霖季霖  |  字数:2529  |  更新时间:2019-08-07 19:05:48 全文阅读

萧昂知觉疼痛钻心,双手紧紧的纂成拳头,指甲陷入肉中。他第一次有了不一样的理想对一边的陶霖道:“终有一天,我要改变一个现实!”

陶霖应道:“改变?你需要改变的太多了。”

马庆余即便是铁石心肠,也不禁动容:“莫哭嘞,俺这次只招五个丁嘞,就五个的嘞!”

村民们只是哭,萧昂向马庆余附耳过去:“大人,这村子壮丁没嘞,俺们难招,不如换个村子。”

马庆余看了看黑魁子、熏子等兵,皆是面露不忍之色,就算用强也不行了。马庆余无可奈何道:“行嘞行嘞,莫要哭,俺不招嘞。”

村民们听到此话大喜,纷纷磕头,真心或是违心的称赞道:“谢大老爷……多谢青天大老爷……”

马庆余不理他们,道:“柱梁子,跟俺归队了。”

柱梁的老娘疯了一样磕头哀求:“大老爷求求您老了,放过俺家老二嘞。”

柱梁子拉不住老娘,只好跟着磕头,乞求:“大人,您先走吧,俺等等就归队。”

马庆余恼怒:“柱梁子!你是朝廷的人!那是沈大人的兵!违背朝廷,违背沈大人的后果,你不晓得吗!”

柱梁子道:“大人,俺会回去,就在村里跟俺老娘待几天……”

“不行!跟俺走,没得商量的!”

柱梁子上去抱马庆余的腿,被一脚踢开,萧昂看不下去了,给柱梁子说情道:“大人,他也是一片孝心,您就放他几日嘞。”

黑魁子等一等讲情,情面不小了,马庆余不好再坚持,再说长年为国尽忠,偶尔在家尽孝也是应该的事,天经地义的事,怎能强行阻止。马庆余懊恼道:“柱梁子真不该带你出来!兵没招到,反来折了一个!”

马庆余气呼呼的打马而去,众兵赶忙跟上,哨官大人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敢招惹他,众人撺掇萧昂去探探。萧昂摆出一个笑脸:“大人,咱还去哪嘞?”

马庆余没没好气道:“回去!你兔崽子还想去哪?”

“那咱的兵不招嘞?”

“招个球的招!你们这帮兔崽子不是可怜人家嘛!胳膊肘子往外,老子平时对你们的好都不如对猪的嘞!心窝子都让狼叼嘞!”

马庆余把大家都骂上了,一个没跑,不过这法不责众,大家一起犯法,也用不着怕。萧昂正要再劝,马庆余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就你个崽子心眼子最坏!滚一边去!”

萧昂摸着脑袋,疼的龇牙咧嘴,离得他远远的。

一行人再次踏上黄沙道,马庆余带领大家没回堡子,而向东北边走去,大概一天的工夫,来到了边境线上的一个小集镇,一个小小的土墙城郭,没有巡城的官兵,甚至没有一个正经的武装力量,这里有聿人发髻,也有头发往两边梳的苒人,甚至还有短发碧眼的西域外族。有牵马的,有推车的,还有高大的骆驼行走在人群中。干什么的人都有,摆摊卖干粮的、卖自家编织的粗布衣裳的、西域样式帽子的、卖制成腊肉的蛇的,应有尽有。

一下花了众人的眼。陶霖好奇道:“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小镇子?”

萧昂以前跟随马庆余来过,知道几分底细:“这你就不懂得嘞,边关穷的嘞,但大家又要生活的嘞,就出现了这样的即使集市,让大家换东西,那词叫啥的嘞,各……各……各取所需!”

陶霖道:“与苒族关系恶化后,朝廷明令关闭边境上的互市,以防盐铁等战略物资流入外国,这里怎么还开着的?”

萧昂思考着:“俺没听过朝廷不让做买卖的,不过市子都要向沈大人交钱的,说是朝廷要收的。”

陶霖自小就是在官僚里泡大的,对于这些蝇营狗苟的事再清楚不过了,上面一个政策下面一个捞钱的对策,这金武关的那位沈大人是知道朝廷法令的,也是知道这些边市的存在,但下面给钱,他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萧昂又道:“陶兄弟,你想那么多作甚,没市子俺们到哪买马去嘞。”

陶霖了然,上面的法令有时候是根本行不通的,下面的人需要,各取所需。黑魁子、熏子等欢乐着,把在村中所见的沉闷悲伤的气氛一扫而光。大家都是来过边市几次的,但是常年呆在一个屁大的堡子里和黄沙为伴,任谁见到这样的热闹都会被欢乐充盈。马庆余吩咐两亲兵道:“你们两个跟俺无去买盐巴这些东西,其他人自己耍去,不要惹事,这里不比堡里,俺保不住你们,天黑了在门口集合嘞。”

“好喽!!”

“耍去吧!”

众人几个成群的各自逛去了,萧昂和陶霖跟在一起,萧昂带着他看西北风物,奇怪的西域帽子、带着面纱的异族美女……都是那么的新鲜。陶霖在一个小摊前停下,萧昂跟着看去,一个其貌不扬的半大老头蹲在路边,面前的地上铺着一块破麻布,上面放的是几块羊皮的东西。陶霖翻弄着羊皮,萧昂问道:“这啥玩意子?”

陶霖嘿嘿一笑,也学着他说话道:“好玩意子嘞,这是书。”

老头眼皮翻了翻:“嘿,还有识字的。”

陶霖饶有兴致的看着老头道:“喂,你识字吗?”

老头蹲那一抖道:“你莫要管我,只说这书。”

陶霖翻起羊皮道:“这东西你哪来的,该不是偷来抢来的?”

老头不乐意了,伸手就要夺回回羊皮,萧昂快若闪电,一把将其手腕抓住。老头挣脱几下挣脱不开,服软道:“爷嘞,先放开我嘞。”

头一次听到“爷”这个称呼的萧昂心中感到一种新鲜的感觉,好像真就不一样了。陶霖有萧昂站在身后,感觉还真就不一样了,好像回到了在神都当少爷的时候。陶霖道:“老头,告诉我你这羊皮哪里来的?”

老头想要收拾摊子不卖了,可东西在人家手里,想走都难走。陶霖站起,俯视老头道:“萧兄,我们和老人家去到一边谈。”

陶霖转身向萧昂轻语:“羊皮上的东西不简单,请萧兄助我。”

“好。”

萧昂不问具体,伸出一只臂膀,拎起老头,不给他叫喊的时间,迅速闪入一个小巷内。陶霖一愣,然后抓起摊子上的羊皮跟着跑进去。旁边的其他人看见了也不去管,不一会,老头的摊位来了一个新的人,继续卖东西。陶霖心跳微微加速,这跟光天化日抢劫绑架一样,他调整了一下心绪,问老头:“说!这东西你哪里来的!”

老头害怕,嘴巴被萧昂捂着只能呜呜的,萧昂把他往地上一扔,恶狠狠道:“说!不然叫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陶霖感到诧异,再次推翻对萧昂的看法:原来只道他是个纯善的少年郎,实际上正如他的名号,是一个像狼一样凶狠的人。能在边关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生存的人,哪个会是良善之辈。顺着这条线索想下去,堡子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好想与的,就算是枯老鼠,杀起人来也不会丝毫的手软。陶霖不寒而栗,自己这不是活在狼窝里嘛。

陶霖将心中的寒意变成一声喝问:“老儿!我再问你一次!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两位爷饶命!饶命!”

老头竹筒倒豆子全交代了,原来这东西是他在人家中的箱子里偷来的,他不认识字,也不知道上面写得是什么,只觉得藏在箱子里的东西会值钱,便拿到市上卖,卖了两天没人看,这第三天就遇上萧、陶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