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八章 村落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28  |  更新时间:2019-08-07 12:16:36 全文阅读

萧昂在马庆余面前给陶霖说情,使马庆余放下了对陶霖的记恨,事实上两人本就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仇恨,全部都是误会。陶霖表面上对马庆余毕恭毕敬,但在内心深处,仍视其为头号大敌。萧昂对马庆余给出的关于陶霖的警告也不知他有没有听到心里。吕朋事件过去后,生活又平静下来了,苒人没再攻打堡垒,金武关方面也没有新的消息,在上次的战斗中羊下堡失去了二十条汉子,堡子的南面多了二十个木牌。

马庆余面临一个新的问题,要开始招兵了,堡中的兵力必须要维持在一百人左右。堡子里的兵大多是附近村子里的壮汉子,剩下的则是像枯老鼠那样的孤儿。招兵是当下唯一大计,马庆余亲自带着萧昂、陶霖等一行十余人出发了。

一行人很兴奋,堡子里面太闷人了,还什么都没有,出去了虽然一样是荒凉但还是显得很新鲜。由于路程很远,马庆余把堡中马匹全部带了出来,还要打扮的漂亮威武一点,如若搞得像叫花子一样招到的新兵也一定是叫花子。枯老鼠生得瘦小,求马庆余很久,马庆余就是不带他去,像萧昂卖相那么好的,才是首选。

黑魁子鼓捣身边的一个高大汉子:“柱梁子,你娃子还是第一次回家的嘞。”

叫柱梁子的大汉心绪激动:“嗯嘞。”

黑魁子喀拉喀拉的大笑:“瞧你娃子没出息的样,你要带个娘们的回去你老娘才高兴嘞。”

柱梁子是从村子里招来当兵的,那年家里实在没吃的了,柱梁家里有四个他这样的娃,实在养不活了,老娘才把柱梁送给马庆余去了。

向来沉默的熏子忍不住打趣:“黑魁子你多大的嘞,还都没个娘们,讲人家的嘞。”

萧昂善意的挤兑黑魁子道:“黑汉子嘞,你三十好几的还是光棍的嘞。”

黑魁子黑脸挂不住:“俺虽然没娶个老娘们,那俺在市上还有两个相好的嘞……”

“哈哈哈……”

众人嬉笑不断,这话说出去谁也不信,黑魁子身上没钱,又不是生的一副好模样,哪个女子愿意跟他了。

相对他们的兴高采烈,陶霖只有满心的嫌弃,就连深吸一口气都会吃进一嘴的沙子,满眼望去什么都没有,这群土包子要是看见了中州的繁华还不得眼珠子都掉地上去了。陶霖把心中嫌弃藏得更深,上次在壁上马庆余挥刀杀他,只有萧昂一个帮他,那两个亲兵更恨不得他死,这其中原因令人深思。原因可能就是陶霖不自觉表露出来的那种高人一等,那便磨练出更深的城府。

漫漫黄沙,枯树老鸦。

众人的兴头逐渐消失,枯燥的旅程消磨着人的心力,满眼的戈壁枯草好像怎么也走不到头。世界上仿佛只剩下了这几个人,大家默不作声想着自己的心事。陶霖又沉寂在悲伤之中,默默的啃着粗粮的窝头,天黑下来都没有走出去,明天应该还有半日的路程。一行人支起简单的帐篷,点起火堆,收拾收拾准备休息。这里已经算是深入国境了,不用担心苒人出没,但还是要有人值夜,防止野狼和盗贼。

陶霖躺在沙丘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在这地方星空变得格外的好看,璀璨明亮的星辰好像一颗颗宝石镶嵌在天幕上,不,不能说是宝石,星辰乃是天上的精华,怎么能用地上的凡品作比拟。萧昂在陶霖身边坐下,陶霖像自言自语一样,似是憧憬的道:“每一颗的星星会不会都是一座仙宫?里面住着从人间上去的凡人。”

萧昂也有自己的心事,呢喃道:“我听说死去的人都会上到天上,变作星星。”

“那哪个是我的亲人呢?”

萧昂不说话了,陶霖倒是振作起精神来:“那如果有长生不死的仙人,一定是在那里了。”

“长生不死,俺不知道。”

陶霖站起身子,仰天指着星辰道:“在这人间,我也要建造一座这样的宫殿,属于我的宫殿!”

“中州是什么样子的,传说中的神都是建在天上的吗?”

神都是大聿的都城,确实是繁华的应有尽有,被一些没见识的人传扬称作神之都城。陶霖对此嗤之以鼻道:“神?即无仙宇宫阙,亦无神仙美眷,何以谓之神?有的只是一群衣冠禽兽!”

陶霖如此贬低神都,萧昂却没有与他争辩什么,个人际遇不同,看法不同也是自然的事。萧昂问他:“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活着而已。”

萧昂语出惊人:“你的仇怎么报?”

陶霖诧异的看着萧昂,第一个闯入脑海的念头是:此人和枯老鼠等人有着本质的区别,不是只会逞勇的匹夫,不能等闲视之。陶霖侧过身去,不做答复,萧昂没有追问,仰头漫无目的地看着千古不变的璀璨星空。现实剪去了他们腾飞的翅膀,美好的未来不知在什么方向,对未来的迷茫,还有所谓的梦想,真的只是在想想。生命在尘埃里挣扎,少年在迷茫中摸索。

天亮起来,行人上路。待日上头顶,终于遥遥的看见一个村庄,望山跑死马,又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方到村口。村口是一棵大树,恐怕有数十年的岁数了,树枝繁茂有力,扭曲着像是淋漓的、具体的倒置的闪电,与天空争雄!村口一个扛着歪扭的老木锄头的老农,愣愣的看着一行骑着马的人。

马庆余朝陶霖昂头,陶霖会意翻身下马,向老农拱手道:“我们是大聿官军,不要害怕。”

陶霖做足文人风范,哪有半点官军的威武,马庆余很不满意接过一个长杆,杆头还裹着一块布,马庆余哗啦一声展开,那是一面以龙纹为底,上书一个斗大的雄霸“聿”字。此乃大聿军旗,气势不凡,唯一不足的是颜色褪的厉害。马庆余摆弄胯下大马,居高临下道:“某羊下堡哨官,叫你们村子的人都出来!”

老农才像触电一样跑回村子里,黑魁子和熏子等队分两边进入村子,死寂的村子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喧闹,就好像唤醒了一个老妖在凄厉的尖叫。人们跌跌撞撞的在村口集合,柱梁子扶着一个老妪,老妪抱着柱梁子在哭。马庆余下马,在众人面前挥舞着马鞭,在空中噼啪作响,训话道:“不要怕!俺们是大聿的军队,不会伤害你们!”

喧闹还在继续,嘈嘈杂杂吵得马庆余脑袋嗡嗡的,马庆余不是个好耐心的人,大喝一声:吵什么吵!俺是烧你们房嘞还是杀你们人嘞!都给老子闭嘴!“

黑魁子等兵一样呵斥,将村民们安静下来,惊恐的看着他们,仿佛比杀人放火的苒族更加可怕。马庆余扫视众人,大概是有一两百号的人口,在人烟稀少的西北算是个中等村落的,让马庆余生气的是,不是老头就是老妇,一个青壮都没有。马庆余怒道:“咋的!你们把娃崽子都藏哪了?“

一个老人家出列,跪下磕头道:“大老爷,俺们的后生娃,后生娃都当兵去的嘞,就剩俺们这群老不死的嘞,求大老爷开恩。“

老人家在地上磕头,其他村民跟着磕头,哀嚎之声大起,萧昂不忍细看,那些老人每个都是颤巍巍,皮肤像干涸的大地一样裂出一道道的缝隙,一阵风过就像将他们吹到。萧昂劝马庆余道:“大人,算了吧,咱到其他村子去。”

马庆余眼睛瞪起,再无那天慈父的模样,道:“你懂什么!这些人不想给俺们兵,也不想想俺们为什么死人,为什么要招兵,还不是保着朝廷,保着他们!现在他们吃里爬外!”

萧昂不惜顶撞马庆余道:“大人,这都是没啥能力的老人嘞,咱不要跟他们过不去嘞。”

“跟他们过不去?去他们跟俺过不去!”

为首的村长老人家跪行到马、萧身前,哀哀乞求道:“大老爷、大人,俺们真的是没人嘞,您看柱梁子,去年他们家四个娃嘞,今年他老娘就剩他一个的嘞,连他老子都给抓走嘞……”

柱梁子的老娘跪爬到前面,哭着磕头道:“大老爷,您放过俺一家吧……呜呜……俺大娃子死在外面的,三娃子、四娃子都在外面给抓了,可怜俺那四娃子才十三岁嘞,啊啊……俺家当家的四十多岁,公家也抓了,大人行行好,放过俺们家吧,可怜可怜俺老婆子……放二娃柱梁子回来吧……呜呜……”

老娘哭的撕心裂肺,灰色的、枯白的头发散落下来遮住脸,柱梁子同样跪爬而来,抱住老娘,凄凄惨声不绝于耳。萧昂和陶霖不忍再看,将头扭到一边去,正巧两人的目光撞到了一起,陶霖感叹:“我在中州神都所见,皆是盛世与昌盛,纵然腐败横行,党争不绝,如何也想不到在边关百姓过的是这等生活。上到老者与下到幼者,中及壮者皆服官役,老妇家中空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