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六章 吕朋
作者:霖季霖  |  字数:2997  |  更新时间:2019-08-05 11:14:11 全文阅读

看着在下面发疯的苒人马庆余心中对陶霖的恨意加重:都是那损崽子害的,这下俺手下的娃子们得死伤多少嘞!陶霖还在往北门口赶,他要向马庆余报告萧昂已突出包围。他想亲口告诉马庆余,让他知道自己的计策正在奏效,以改善这位哨官大人对自己的坏印象,毕竟现实考虑在接下来的时间还要在马庆余手下混着。

上了堡壁,陶霖笨拙的躲避箭矢,跟在他身后的枯老鼠则要灵活的多。陶霖道:“大人,萧三狼已出堡门。”

马庆余正恨陶霖,陶霖这下是送到刀口上来了,马庆余抬刀就要活劈以解心头之恨:“损崽子都是你出的狗屁主意!”

陶霖看着明晃晃的刀片子七魂出去三魄,连连后退躲闪,马庆余这一刀砍在了土垒上,砍出了一道裂口。陶霖急道:“大人为什么还要我的性命!”

马庆余不给答话紧跟着第二刀追上,没想到又让陶霖多了过去,也被逼到了死角,第三刀下来绝无活路可言。唯一和陶霖关系好一点的枯老鼠,呆站在一旁,纯良的枯老鼠素来把马庆余当作大家长、大上级,怎敢同萧昂一般出手相救。

就这会陶霖的心思还有富余,想道:想不到我走边关这一遭就给萧三狼起了个名字,可悲!可悲!陶霖闭上眼睛等死:爹、娘,孩儿不孝,妹子哥哥对不起你!

不知道是马庆余运气背,还是陶霖命不该绝。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斜斜的飞来一支箭,正中举刀的右臂,马庆余一下吃疼,刀哐当一声掉落下来。枯老鼠忙上来护住,马庆余左臂把瘦小的枯老鼠揪到一边,恶狠狠的盯着陶霖,他还不罢休。

“大人!大人!苒瓜子退嘞!”

马庆余扔下陶霖去看军情,陶霖扭头看了枯老鼠一看,枯老鼠也正看着他。陶霖露出苦笑,不知算是幸运还是倒霉,一日间三次在马庆余手下逃得性命,不知以后的日子要如何相处。陶霖想起父亲在马庆余面前死亡,如今他又要再取自己性命,此人是不是和父亲的政敌有关联?这么一看马庆余更显凶狠恶毒。

其实这完全是陶霖自己瞎猜的,还猜的一点都不对,他父亲是朝廷的四品大员,能整倒四品大官的势力怎会小?若是马庆余能和那样的势力挂上关系,还用得着在这种地方当一个芝麻大的小官吗?但是陶霖已经把马庆余当作头号大敌,不把他整倒,自己连第二天的日出能不能看见都是问题。

马庆余对陶霖的怒火已经消退不见。苒人攻了一阵,无法攻破堡门,伤亡还在增加。苒人头领不愿再做赔本买卖,考虑到从南边溜出去的聿人一定是报信去了,不能再留了,遂下令撤退。这趟苒人共伤亡了三四十人,却没捞到什么东西。马庆余忙着查看自己这边的死伤情况,大约是有三十多人。

萧昂那边带着尘烟,片刻不停的疾奔着,没过了多久只见正前方浓烟甚重,铁蹄翻腾,一面火红的大旗迎风飘扬。萧昂看不清来的是什么人,不敢轻进,勒住马缰急急停在原地。后边的苒族追兵同样停下,打着转儿,绕了两圈掉头跑了。

对面大队骑兵直趋近萧昂前方才停下,萧昂定睛一看,这约有骑兵数百人。为首一人头顶铁盔,一缕红缨飘飞,身穿漂亮的铠甲,趾高气昂的派出一个小兵前来喝问:“你们是什么人!”

萧昂可以确定来的是聿人了,他和身后几人一齐翻身下马,参见道:“属下羊下堡兵卒萧昂。”

“那在这里干什么!”

“羊下堡遭遇苒人蛮子袭击,堡中人手不够,哨官大人派俺们去往金武关救援!”

“苒瓜子有多少?”

萧昂据实答道:“两百多人,都是骑兵。”

那军官模样的人驱马上前,鼻孔朝着萧昂道:“苒人蛮子好大的胆子!你看看我身后的是什么?”

萧昂看去那些骑兵的马上拴着一溜溜、血淋淋的人头,发髻都是两边长中间空白,全是苒人的!萧昂抬头看那军官,看不完整他的模样,最显眼的是大鼻子和两个黑洞。萧昂不会说客套话,至于黑魁子、熏子等人连话都不敢插。军官想要显摆一下,但萧昂并没有让他如意。军官从鼻子里轻哼一声:“带路,本将为你等剪灭苒瓜!”

“谢大人!”

萧昂几人闻言信心大振,齐声喝道。军官用鼻子嗯了一声,勉强满意。

萧昂在前带路,军官大队在后,小半个时辰的工夫便来到了羊下堡。堡前鲜血流淌,倒下的苒人尸体还在城下,瞪着眼睛的、面孔扭曲的、双目紧闭的,什么样的都有。壁上堡里人众还在收拾,远远看到征尘再起,心中又是紧张,待得近处看了清楚,欢呼雀跃,高呼万岁。

马庆余看到那火红大旗上是个“沈”字,放松下来,朝下问:“你们是金武关的吗?”

下面那军官反过来喝问道:“除了金武关你见到其他的大聿军吗?“

马庆余脸上皱纹绽开道:“俺是羊下堡哨官马庆余,不认识将军嘞,将军不要怪嘞。”

军官自报家门:“我乃金武关镇守使将沈将军之副将吕朋!”

马庆余连连挥手给手下:“开门开门!”本人快速下壁迎接。

堡门大开吕朋却不进去,等马庆余迎至马前,昂着头颅问道:“那苒蛮哪里去了?”

马庆余指上方向,吕朋打马便去。马庆余在后面呼喊道:“将军不进堡歇一下?“

吕朋轻蔑道:“待我杀光苒蛮再歇不迟!”

吕朋走了,萧昂等人不知所措,马庆余朝他们招招手:“让这娃子去嘞,卖那命的干啥。”

萧昂不解其意,马庆余解释道:“这娃子年纪不大,又带上这么多兵,一看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瓜娃,搞不好会吃上亏。”

萧昂等人面面相觑,停了下来。陶霖在背后把马庆余看得清清楚楚,当着人面是卑躬屈膝的一套,背后是用心狠毒。马庆余有他自己的道理,和人家非亲非故,干的还都是玩命的活,能不小心吗?

直到天色擦黑,吕朋一行兵马方才回到堡中,骑士们的脸上大多带着疲惫与悲伤,还有许多失去了主人的马匹,吕朋面庞带着血污,傲气稍稍消退,却更加不容易相处了。进到马庆余哨官大人的府邸,几面土墙围成的两个框框,吕朋把头盔扔在拼接缝隙足够塞得下手指的桌子上,一屁股坐下吩咐道:“去给我兄弟们做上饭食。”

“得嘞,来人快去给将军的兄弟们做饭!”

若论品级,吕朋的级别还不一定有马庆余大呢,但是人家是上头来人,麾下人马雄壮,人家不大也大。萧昂有些莽撞的问道:“将军大人,那伙苒瓜咋样嘞。”

吕朋压根不是什么将军,都是这些没有见识的下面人才叫的,吕朋并不打算纠正他们,这样的称呼使他很是受用。吕朋斜上他一眼:“本将出马当然是胜了,有啥好说的。”

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来,吕朋的胜利来的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轻描淡写。事实是,吕朋迅速追上了撤退的苒人,苒人大惊聿军来的竟如此之快,见逃也难逃,索性不如杀个痛快。苒人骑兵反身杀向聿军阵中,吕朋经过一番苦战才再次将苒人杀败,苒人如鸟兽般四散出逃,吕朋不再追击,收拾一番便返回了。

吕朋杀掉了苒族骑兵一百多人,自己损失了七八十人,接近他手下兵的五分之一了,损失不可谓不小。陶霖挤在屋里,出言宽慰吕朋道:“将军大人此行出战斩获不小,升迁可望。”

吕朋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此人皮肤生的这么好?说话不小本地人,这小子哪里来的?哪个大家族把子弟下放到边关历练来了?这家族太狠心了吧。吕朋轻舒一口气道:“我这趟出来杀的苒瓜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杀的再多我心里还是痛惜死去的弟兄哪。”

陶霖有心和吕朋攀上关系,长远打算是为日后可能去到金武关铺路,就近嘛也好缓解一下时刻来自马庆余的威胁。陶霖低下头奉承道:“将军爱兵如子,乃兵士之福,剪除苒患乃边关百姓之福。”

吕朋哈哈大笑,笑声中带着嘲讽,他不是傻子,这说的太夸张了,这话说给镇守使沈大人还差不多。但是听着还是打心眼里感觉舒服,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吕朋对这不一样的小子的态度也不一样了:“全赖使将大人英明!”

这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陶霖心下吃惊,全赖使将大人,此人全然没有天子的概念,难道天子的光辉照耀不到边塞了吗?那边马庆余吃惊道:“大人,您杀的可有熟瓜?”

吕朋被扫了兴,声音硬起来道:“熟的怎得!生的又怎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