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五章 羊下攻防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22  |  更新时间:2019-08-04 11:59:30 全文阅读

“报仇……报仇!“

萧三狼两巴掌后,陶霖的脸上立马变了颜色,紫的红的涂了一脸,却也把他给打醒了。陶霖大脑中迅速的思索着对策,什么经史子集、百家之言、兵法圣人……全部从脑子里过了一遍,学的虽多,都堵在肚子里出不来。

陶霖脑袋突然灵光一闪,他从地上蹦起来,吐出一口血沫,里面还包裹着刚刚被打落的一颗牙,陶霖抓着萧三狼道:“求援呐!去金武关救援!“

萧三狼想要再给他一巴掌:“这算哪门子的狗屁办法!“

陶霖冷静下来变得理智:“从金武关到羊下堡,快马疾驰不过一个时辰,一来一回,加上金武关点兵时间,不过半天工夫,来得及!“

萧三狼这下听明白了,拉着陶霖往壁上马庆余那跑。马庆余一听求援,嗤之以鼻道:“就这俺能不晓得?问题是咋出去嘞!”

陶霖不慌不忙道:“简单!在北面擂起重鼓,做出迎敌的姿态吸引敌人!另挑几个精武汉子,骑上快马,从南面杀出!“

羊下堡虽小,建的时候却设了一南一北两个门,以备一个门被封住全堡就完蛋了。陶霖的疑兵之计惹得马庆余阴下老脸,他摆动着一边的钢刀:“娃崽子,你是拿俺们爷们的命在耍!“

陶霖大骇:“大人何故出此言?”

“外面苒瓜子说不定一会也就退了,你还让俺击鼓吸引他们留下来,再开南门,迎接苒瓜进来嘞!”

马庆余话到末尾已是喝问:“俺看你这娃一肚子的害人心思,不若早结果的好!”

马庆余杀心大起,挥起钢刀砍向陶霖的脖颈。萧三狼大惊失色,连抱住马庆余的胳膊,使到砍不下去,萧三狼道:“大人!陶霖的话是俺叫他说的,不关他的事!”

旁边马庆余的两个亲兵看陶霖这瘦小子也不爽,把这次的兵灾顺带着归咎于他,他们上前请命道:“俺们替大人办!”

“我看你们谁敢!”

萧三狼一声怒吼,真似那虎啸山林,两个亲兵当真的住手不动。陶霖原本想要扭头就跑,转念一想,已是到了边疆,天下之大还能去到哪里?昨晚战斗已丢尽了脸面,此刻再逃有何面目再见九泉之下的父母?圣人言兵刃加身而颜色不改,我真是枉读了那许多的圣贤书。

陶霖站直身体,理了理凌乱的头发,一摆衣袍,朗朗道:“若那苒人不退当如何?羊下堡也要做古瓦堡第二吗!”

马庆余听了不说话,道理不错,马庆余不愿多做冒险,故此将希望全部寄托在了苒人身上。陶霖见他有所动容,再加一把火道:“大人!现在天还没有大亮,视线不佳,正式实施此计的最佳时刻,再晚就来不及了!”

马庆余思虑了一下,放下手中刀,瞪着萧三狼道:“你崽子胆子不小,要抱俺到什么时候!”

萧三狼讪讪一笑道:“俺愿意杀出去报信!”

“俺同意了吗,猴急个球!再说你他娘的去过金武关吗!”

马庆余整理了一下理不出来的衣裳,一指刚才的两个亲兵:“你两个,还有黑魁子、熏子、三狼子,骑上咱最好的马,出去报信。”

“得令!”

三人齐拱手,再叫上黑魁子和熏子,牵出马来,准备停当等在南门。两面落满灰尘的大鼓给抬了出来。马庆余心中还有顾虑,计划有点冒险了,一会杀不出去怎么办?再有苒人袭击堡垒也不是没发生过的事,万一一会苒人退了,三狼子又把救兵搬来了,大兵白跑一趟,上面怪罪下来怎么办?

这时枯老鼠跑来凑热闹道:“大人让俺跟着一起去嘞!”

马庆余一脚踹在他屁股上:“你损娃子刚牵了几天马!你娘的会骑吗!你给老子去看着陶霖!那娃子敢有异动就给老子砍了!”

“擂鼓!“

枯老鼠被踢了个大趔趄,看到这马老头子一身的煞气,不敢跟他再闹,忙找陶霖去了。陶霖和萧三狼他们站在一起,萧三狼看着陶霖原本白嫩的脸上红一块紫一块的心中有点过意不去:“陶兄弟,俺手太重嘞。“

陶霖嘴巴咧开,下边少了一颗牙齿,他发自真心道:“打的好,萧兄的这两巴掌把我给打醒了。”

这么一说萧三狼更加的愧疚,陶霖抚摸着马颈:“萧兄,也许这就是最后一面了。”

兵刀凶险,他取别人性命,别人自然也会取他性命,萧三狼道:“可叹,俺连一个正经名字都没有,死了都没人知道俺来过这一遭。”

陶霖想起了自家心事道:“有名字能怎样,还不是和你们这些没名字的埋在一起?”

旁边黑魁子听到冲他怒道:“你崽子这话什么意思!啊!

陶霖一时失口,马上道歉:“黑魁子大哥是我口误,您大人大量不要往心里去。”说着他朝众人长揖到地道:“还请众位壮士莫要在意。”

黑魁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其他人见陶霖姿态放得这么低便没再追究。陶霖嘴巴里舔舔自己刚掉落的牙齿豁口,还有鲜血在口腔中弥漫,今日的屈辱来日向那些人一一奉还,在今天最重要的是活到来日。陶霖整理出一个笑容,向萧三狼道:“如果萧兄不弃,我愿为萧兄取上一字。”

萧三狼露出笑容道:“俺们都是没有文化的大老粗,陶兄弟你是大地方来的学问人,你说俺听着。”

陶霖在感情上对萧三狼本就亲切一些,加上萧三狼颇有英姿,无论是生存还是日后有所图谋必须要有的帮助。陶霖端详着萧三狼,萧三狼身着堡中明光铠甲,骑着高头大马,手持镔铁大枪,人生的又是英俊潇洒,更显英姿飒爽,说是未来的大将军也不会有人怀疑。陶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豪气,若萧三狼从武事,我为文治,天下事,未可知!

“干啥!有屁快放!神神叨叨的!”

陶霖正想着,黑魁子不耐烦的催促,陶霖不恼他,在这一刻,世界只有自己与萧三狼。陶霖一挥袖袍,高声朗朗:“大丈夫在世,当顶天立地!当问心无愧!不拘泥,不羁绊,光明磊落,天下纵横!故我为兄取字昂!兄意下如何?”

这番话说的如同在萧三狼黑暗的眼前划过一道闪电,惊醒沉睡的梦。萧三狼抚掌大笑道:“好!好!好!说的好!昂字好!俺萧三狼叫做萧昂!”

萧三狼萧昂手中大枪一甩,雪亮的枪尖直指陶霖喉咙:“陶兄!待看我杀出苒人围困!”

陶霖不再畏惧:“弟在此候兄凯旋!”

短短时间陶霖从大家世族的公子到家破人亡的落魄人,再到贪生怕死害怕刀剑的懦弱小子,到现在的无有畏惧不过几个月时间,他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蜕变,从此刻开始便只有披荆斩棘,奋力前行,不论为的是什么。

这时北面战鼓响起,堡外苒人惊疑不定,骑兵开始逐渐向北门转移。不一会一个聿兵挥舞起一面旗帜,那是时机成熟的信号。堡南门开启一道可供一人一马通行的空间,萧昂收起兵器,一夹马肚,一骑当先冲了出去。

外面苒兵还有三四十人,萧昂头一个冲入敌群,使枪做棍抡圆了照着敌兵的胸口砸了个结实,那兵从马上飞出去,摔倒在地直吐鲜血,不死也只剩下半口气了。萧昂又变过枪来,借着马的冲击力,刺穿了一兵。只一个回合苒兵已有两人报销。苒兵不肯示弱,前头四个骑士,一起耍起长枪来,封住萧昂的去路。

萧昂暗道不好,唯有拼上一把了。他将手中长枪投掷而出,准确的命中一敌心口,解除一个了威胁,他在将身体在马上做出侧翻动作,躲过两个敌兵。最后那敌枪锋临身,萧昂一手抓住枪杆猛力一拽,将那敌拽下马去,拖在身后。

萧昂给后面的黑魁子、熏子还有那二亲兵开出一条路来,他们紧跟在萧昂后面,也冲出了苒兵包围。萧昂勇猛一方面是靠着力气,另一方面也是马庆余对他多加照顾,把精贵的马匹交与他骑,让他练得了一身好马术。

萧昂一行五人绝尘而去,再看羊下堡的南门重新闭上,北面只听战鼓不见聿军出战,苒人焉能不恼,一边派出二十余骑,追击萧昂等人,另一边就势强攻北门。苒人头领不能说是指挥失当,上了陶霖的当,骑兵机动能力是最高的,羊下堡也没多大,片刻的工夫就能绕一个来回。那头领想着看看北面聿人要耍什么花样,就那片刻让人跑了出去。

苒人北面进攻,骑兵下马强冲堡门,堡壁聿军人等纷纷射下箭羽,苒人强悍,有的身中数箭犹在冲击。苒兵没带攻城的武器,到了大门处,使上弯刀对着大门一顿乱砍,木屑横飞。马上的苒人使用弓箭射击壁上,做火力掩护。马庆余冒着箭矢不断的调动士兵防御,几十年来一直和苒蛮打交道的马庆余清楚他们被激怒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