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四章 苒人攻堡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42  |  更新时间:2019-08-03 10:44:46 全文阅读

枯老鼠高昂着脑袋,牵着马进堡,周遭士兵调侃道:“哎呦!这咋的,老鼠牵上马嘞。”

“就是嘞,颠倒嘞!”

“老鼠娃子,别让马儿给踩了嘞。”

枯老鼠脸上微微噪红,不过他肤色黑,别人看不出来就是了,道:“你们这些人嘞,就是看不得俺好,你嘞碰过这样的宝贝没有。”枯老鼠越看马匹越欢喜,恨不得亲上一口。

士兵们继续哄闹道:“老鼠娃子,这是谁给你的嘞,是三狼子吧。”

枯老鼠一听来劲了:“哎呦,你老瓜子,咋的看不起俺三狼哥?俺三狼哥就叫了一声,那些苒人瓜子都吓得屁滚尿流,还有一个瓜子活活吓死嘞!那俺三狼哥不想杀人,不然那群苒瓜都得完球的……”

枯老鼠添油加醋的向堡里的老兵油子们叙述着他听来的故事,老兵油子兴致勃勃的起哄。陶霖跟在一行人的末尾,进到堡内就往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去了。他心中有恨,恨老天爷不公,怎么把自己扔到了这里,还有更多的怕。他又见到了死人,还有那外族苒,以前只会在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议论中才会提到的名字,现在他们的威胁是如此的接近。

陶霖感觉这是那么的不真实,生命好像一张薄纸,那快马弯刀一戳就破,自己可能是做了一场噩梦,只要醒来一切一切就会如故。陶霖使劲的拍脑袋,想要结束现实的噩梦,抬头看见萧三狼正在看着自己,陶霖一愣神,萧三狼就地坐了下来:“陶老弟,这是在干嘛?”

陶霖低下头,他有一种把萧三狼和这里的所有人都赶走的冲动,可是他办不到,他才是那个格格不入的人,他才是那个该被赶走的人。陶霖想起今天的那具尸体,如果自己死了,会不会有人收尸入土为安呢?

陶霖眼圈一红,想要放声大哭,又死要着嘴唇,最终把哭声化作两声悲痛的咳嗽。萧三狼拍拍他的肩膀,要起身离开,现在不是问陶霖问题的时候。陶霖却用着似是呜咽又似是刚强的声音道:“萧兄,何事?”

萧三狼看到陶霖,眼眶红着,嘴唇又咬上了,这副倔强的模样一下就烙在萧三狼的脑海里,萧三狼张了张嘴然后道:“你觉得苒人杀古瓦堡是什么意思?”

陶霖一愣,没有随嘴回答,陶霖心思比较萧三狼这样的大老粗兵汉子要更加细腻,他下意识的认为这问话没那么简单,萧三狼勇则勇矣,吃亏在没有文化,除了杀人想不到那么多的事。陶霖顺着这条线索想下去,能提出这问话的,只有这堡内唯一见过些世面的就是那个马大人了。

不得不说陶霖也能算上个人物,真相还就让他猜出来了。那就更要显示出他的本事了,不管马大人用心如何,在这刀与剑的世界,没有价值的人是活不下去的。陶霖结合自己知道的一切关于边疆的知识给出答案:“如果古瓦堡里还有活人,这件事不会掀起风浪,如果人都死完了,那就是对大聿朝廷的藐视,攻击边关,无异于向朝廷宣战!”

萧三狼忙追问道:“那不是要开仗了?”

陶霖也让自己的结论吓一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刚到这就要打仗了。在萧三狼看来陶霖是外面的人,学识渊博,这点是自己比不上的。陶霖不再说话了,萧三狼误以为这是他在表示肯定的意思,萧三狼拔起腿就走。

萧三狼再次请见马庆余,把陶霖的推测告诉他,马庆余听完后哈哈大笑,笑得乱蓬蓬的头发都在抖,搞得萧三狼更加的困惑:“大人,陶霖说的不对?”

“对!那娃崽子说的对的很嘞……哈哈哈……”

“您笑啥嘞。“

马庆余收敛了一点:“娃子,你跟着那娃子好好学,不过自己要多长心眼。“

萧三狼一头雾水道:“您到底说啥嘞,啥意思嘛。”

马庆余的笑声传的老远,黑魁子听到在门口探头探脑,马庆余顺手抄起腰刀向他投掷:“滚球!老子说话你敢听!”

吓得黑魁子脑袋一缩,跑的老远。马庆余停止笑声,语重心长的道:“那陶霖娃子,是个本事的,他讲的不错,但也不对,咱这鸟地方皇帝老爷哪有心思管嘞,但咱金武关的沈将军会管嘞,要打仗嘞,从你们抢回来的马上来看,古瓦堡的人都死完了,是打咱沈将军的脸嘞,那关上人能算了莫?”

萧三狼茅塞顿开,马庆余叮嘱道:“你还要防着那娃子嘞?”

“这是为啥?”

马庆余臆断道:“那读书人有几个好货嘞,那肠子都比别人多打几个弯。”

萧三狼显然没把这句忠告放在心上。

又过了几天,羊下堡仍旧过着平常的日子,除了陶霖谁也没把古瓦堡事件心上,四月十二日,这天夜里陶霖起来尿尿,披了一件破布袄子,迷迷糊糊的走到墙根底下刚解开裤子,抬头一看,借着月光他看见一个脑袋,那脑袋十分怪异,只有两边有头发,中间光溜溜的。陶霖吓得一哆嗦,尿都洒裤子上了。

那脑袋刚开始也惊道了,脑袋主人随即反应过来,从身上摸出弓箭,对准就射。陶霖慌忙躲闪,那支箭带着破空声嗖的一下飞过陶霖的胯下,插在他身后的泥墙上。陶霖吓得几乎瘫软在地,大声惊叫。这就是陶霖此生第一次和苒人见面。

陶霖的惊叫很快就传遍了小堡,那苒人大怒,再次搭箭要结果陶霖性命,陶霖眼看着那箭矢急速在眼前放大,这手脚哪里还能动唤,小命就要不保。这时在陶霖后边伸出一只臂膀,几乎是拖起了陶霖,让他躲过了这一箭。陶霖回头一看,来者正是萧三狼。

那墙上多出三个脑袋,这四个苒人不知什么时候越过了堡墙,杀到里面来了。那四人直冲陶、萧而来,萧三狼本事不小,奈何起的匆忙,手头一件兵刃都没有。萧三狼拽着陶霖急退,那苒人跑的更快,两把弯刀已近在身前。此时斜刺里伸出一杆大枪横在萧、陶身前,挡住了那弯刀。

这是黑魁子,大笑道:“三狼子,你咋不行嘞!”

黑魁子话音刚落,那两苒人弯刀方向一变,转做钩子,黑魁子手一滑,大枪让人勾了去。另外二苒,,看准时机,刀刃又挥到了眼前。情势危急,萧三狼顾不上陶霖了,只一手将他向后扔出老远去了。再分双手抓住刀刃!萧三狼双手鲜血顺着刃口淋了下去,二苒想要夺回刀的主动权,握着刀柄用力猛抽,那刀却似被铁铸上一般,纹丝不动。

黑魁子趁势从地上捡起一个粗木头,照着二苒的头一个一下,二苒立时头破血流,连脑浆都被砸出来了。萧三狼夺过兵刃,忍着手上的剧痛,与剩下那二人对峙。萧三狼还在一边注意堡内的其他状况,对战局情形大致有了解,这四个苒族人应该是先锋力量,打算偷开城门让外面的大部队进来,没想到被陶霖撞破了,不然此刻羊下堡和古瓦堡下场差不多了。

堡内残余的苒人先锋陆续被绞杀干净了,战斗主要发生在堡壁上,外面的苒人主力见偷袭失败开始强攻。对峙的两个苒人不再等待,扑了上来,黑魁子抱着圆木横扫,二人后退躲闪,萧三狼见二人露出破绽,像一只猎豹般,突击到二人跟前,弯刀对准了喉咙哗啦一声!巨大的力量使二人的头颅都飞了出去。

解决了里面的敌人,萧三狼回头扫了一眼背后,陶霖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没工夫管他了,萧三狼扯上两个粗布条,草草的把手缠上,然后换上大枪,爬上堡壁。这上面的情况倒没那么糟糕,虽然苒人骑兵绕着羊下堡射箭,但夜晚太黑,他们射击的准头差上很多,只有少数倒霉的被射倒,苒人也没有爬墙,双方吵的热乎,却没怎么打起来。

吵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双方也都累了,萧三狼这才发现,好家伙外面的骑士足有一二百人!难保天亮他们不会发动强攻。萧三狼找到马庆余询问对策,马庆余胳膊上刚中了一箭,骂骂咧咧的道:“瓜瓤的!他老子的苒瓜子!倒霉催的!”

见到萧三狼没好气道:“哪他娘的有什么对策,等着!靠老天爷!”

萧三狼哑然,心中焦急。马庆余又怎会不急,话是那样也,堡子破了大家一百多口子都得交代在这。萧三狼想起陶霖来了,他说不定会有办法。萧三狼急急下壁,在堡内各个土房子呼唤寻找陶霖,末了却在一个破厕所旁边找到像一滩烂泥的陶霖。

陶霖害怕啊,血与火近在眼前,任谁第一次见到不怕。萧三狼将他拎起来:“陶兄弟!外面还有一两百的苒瓜,想想办法嘞!”

听到还有一两百人陶霖站都站不起来,萧三狼看到他的窝囊样,火气腾的就上来了,啪啪,两个耳光就打过去:“就你他娘的这样还跟俺说想报仇!你报个球的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