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古仙凡 > 第一卷 修真之路
第六十一章 笑意
作者:早春晚秋  |  字数:3194  |  更新时间:2019-09-01 20:48:52 全文阅读

“心随意动,乾坤未定...”易时轻声念叨着,这里仍是事物弟子藏书阁门前,而张老一脸无奈之色。

易时则完全不在意,站在门口前方空地,练着土遁术,有不懂的猛然坐在门口凳子处,声音顿响,然后拿出书念出来。

“跟你御剑是一样的!”张老带着仇视的目光,喊到。

易时点点头,再次跑到前面试验着。自从伏魔宗回来后,张老对易时分外容忍,易时也是毫不客气。

“张老,我被卡住了!”忽然,门前响起大叫声。

张老微微睁眼,笑而不语,静静地望着露出胸部之上的易时,双手在地面上摇摆着。

“救我啊!马上要开始比试了!”

“自己慢慢弄吧。”张老再次一笑,闭目睡去。

戒指中的震动持续萦绕脑海,易时脸色微红。刚开始是怎么进入土里的,这时却丝毫找不到感觉。

“心随意动,乾坤未定!心随意动,乾坤未定!心随意动,乾坤未定!...”默念着,就是这句话引起感悟,导致陷进土里。

很努力的把自己的念头朝着土壤深处想象,但毫无反应。又把自己淡化或是进入空冥之中,也是没有变化。

心急如焚,若是比试中输了,还情有可原。但若是不去,或者是被同门知晓,一个土遁术困住自己,在这个百年大比时候,岂不成为天下的笑柄!

又是挣扎好久,易时尝试了所有的感想,又把各种法决用出。无奈的低下头颅,双手放在地上。

只见双手缓缓陷入地表,易时身体一点点的沉没进去。

“原来是放下!”易时恍然大悟,“放下一切,随波逐流。即贴合自然,又是土遁的核心。”

站在擂台上,易时还在沉思着,完全不理会对面的人惊讶的表情。

“放下是心境,不是目空一切。能放下,也要提起。为因作为皇子有放有得,度行作为管事弟子有得有失,十八罗汉沉默不语,也是放的下,拿的起。

人的心里,嗔恨嫉妒、忧悲苦恼,负担太重,应该放下;责任公理、慈心悲愿,应该提起。

放下不是放弃,而是只有放的下,才能提起更多!”

“感悟的舍得,又是哪个惫懒的?”伏魔宗大厅内,正与新人大声介绍的明坚,突然小声嘟囔一句。

“还是易时。”明会在旁轻声提醒。

“难怪!当初第一眼就知道是个懒人!能被他感悟伏魔心经本源,真是奇了怪了。”明坚不再掩饰,忽然大声说到,

厅中正在细心感悟长老话语的几位,大眼微楞。

“没说你们! ”明坚硬气回到,看新来的愣神的目光,与脑海中想的某人正好对应,又突然转折,

“就是提醒你们不要太懒!”

方丈明会也在一旁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师兄,这易时体悟了伏魔心经,佛魔一念。又知晓了舍得放下,咱们不会阴沟里翻船吧?”

“碧血丹心啊,应该不会吧?”明会也有点不确定了。

“易师弟,可以出手了!”黑脸汉子说到,尽管对闻名遐迩的疯魔,还有点忐忑,尤其是这货突然从地底钻出,更让人觉得全身发冷。

据传,这人就是靠着偷袭,才干掉二千多个、一无所有的练气魔修的。现在细看下,果真猥琐至极。

但自己身为筑基中期修士,也不能弱了阵势,对方再出名也只是练气时候。现在已经筑基期,且初期刚学会御剑飞行,应对起来应该还不会太难。毕竟坊市赌场里的赔率可是自己站着大头!

“多谢师兄!”易时抱拳笑到,毕竟自己发了呆。

但马上的动作却让黑脸汉子痴呆了,易时双手捧着一堆灵符,对着这边轻轻一笑。

汉子也是见过世面的,尤其是每年的年终比试,前几年的灭魔任务都有参加,可面对一下几百张的灵符,还是愣住了。

“这人怎会如此无耻!这可是百年大比,就是自己不要面子,也不能连累对手啊!”汉子心中哭到,本来就不是太富有,灵石全部用来加强飞剑,购买灵器上了。可对方的数百灵符一出,自己就是再耐抗,灵力也会枯竭。而没有了灵力,自己就已经输了。宗门里更会兴起传闻,在厚颜无耻的易时后面,还要加上一个黑脸倒霉蛋!

“师弟,敢不敢与我光明正大一战!”大汉高声说到。

“师兄要不还是认输吧,我可是查过你的资料的。”易时满脸笑容,却是坏笑。

“百年大比,你竟然这么干!你都不知道这代表宗门荣誉吗?即使你赢了也是污名!”汉子再次提醒到。

“师兄,我要出手了。”

易时不再犹豫,身外浮起金刚罩,盘坐在地,手上是五百张左右的攻击符。缓缓的拿出一张,在强大精神力驱动下,冰凌花忽然四散着飞射向对方,速度比之飞剑毫不逊色。

尖锐的碰撞声像雨点般密集,但这点打击自然无法对大汉造成影响,在大汉手中挥舞长剑中纷纷被阻挡住,但大汉的神色始终凝重。

“师弟,我俩各出一招决胜负,如何?”大汉提议到。

“好!”易时收起一沓的灵符,直接同意。一方面自信与师父所学剑术,早知道能当师父的,都是在内门排名靠前之人,而刘念更是前五十名。

另一方面,用灵符在百年大比中确实丢脸,尽管易时不在乎,但也要为师公一脉考虑。能给对方和以后的对手带来巨大压力,这也是不错的手段。

大汉仍稳稳站在原地,手上灵剑却凭空而起,其上散发浓浓青色雾气,像是在储藏着力量。

沉思一下,易时仍大步流星的朝对方飞奔。刚筑基就丢下武学,那之前的努力也太白费了。武学吃的苦和伏魔宗挨的打,易时暗暗决定,一定要用拳头赚回来。

飞身一脚,与在伏魔宗的气势阵阵不同,这次分外安静。大汉只看到缓慢的动作驶来,却被凝重的空间震慑心神,心中暗呼:怎么会有如此压迫力!

易时没给对方机会,飞剑错肩而过,不等对方再有反应,右脚已经打在了突然闪现的木盾上。

大汉被磅礴力量直接冲击而飞,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后面三丈外的半空,浮现一处波澜阵法把大汉拦了下来。

“师弟,不是说好一招吗?”大汉右手撑地,左手捂着胸口,被力量透过盾牌仍有余痛。

“那师兄要接我一招吗,引雷术?”易时冷笑着反问到。

对方抬头,易时却忽然转头,一个右勾拳把无声而来的飞剑打落。

灵剑刚被打的高高飞起,易时纵身一跃,十丈之上再次出脚,暗暗运用上金刚力道。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伴着飞剑断裂,看着飞剑成了两截斜着落下,易时翻身而先行落地。

“师弟,做事还不要太过了!”大汉眼看着飞剑被踢断两截,却在易时落地后才开口说到,脸色平静。

“师兄,谁对谁错,咱俩和长老都心中有数。”易时不带情感的声音答到。对于宗门的师兄弟关系,早已不怀期待。

“哈哈,师弟武艺高强,尽管我还有几件灵器,但师弟身怀百万灵石,自然就不用献丑了!我认输,告辞!”大汉站起说到,转身朝长老拱手离开,断裂的剑也未捡走。

不过等易时回身望去,地上未有人动的飞剑,已经消失不见。

“那是灵气凝成的灵剑,此人对灵力掌控颇为熟练了。”长老的声音传来。

易时却愣住,没想到负责裁判的长老会给自己解答疑惑。尤其是长老不是只管一个擂台,有时兼顾十个都有。

“多谢长老解答,没想到此人的灵气剑都可以以假乱真了。”易时态度端正的急忙给长老鞠了一躬。

“这种都是苦学之人,就和你练武是一样的,只不过方向错了!”长老微微摇头,叹息一声。

“谢长老。”易时再次感谢,然后转身离开。

有些话长老没说,但易时已经领会。这人和自己没有区别,但差距在没有好的师父或是机缘。

自己的伏魔宗之行,金刚练体和伏魔心经都是修真界顶尖法决。有了这些才有的筑基和百万灵石。而那位黑脸汉子却是一无所有。

回到小屋,巩固金刚六层,屋内打拳的易时丝毫不感觉狭窄,只穿短裤的身上已经满是水痕,迎着窗口的光看去,蒸汽如同修炼时的灵气,从身旁环绕着向上方飘荡而去。

接近半夜,易时站在屋外,奢侈的拿出一张水行符,催动下四周的水汽皆朝着易时凝聚,精神力掌控着直接浇灌在头顶。

“我所拥有的,都是幸运啊!”易时喃喃地说到。

四周十丈高的树木矗立着,屋子外都是奇花异草,有些散发着微微黄光。在上面是内门弟子私下种植的灵田,灵气浓郁的比杂草生命力还要强劲。

易时拿出飞剑,坐在飘浮的飞剑上。运起魁星决,星磁力从四面八方包围易时,直至想要把易时同化为这种恒古存在的力量。

身体的猝练不知不觉的进行,易时却感悟着伏魔心经,心沉浸在脑海,周围的景象却如此清晰。

树枝上一排整齐卧蜷的鸟;草丛里深埋的洞内,一只灰毛兔肚子均匀起伏的呼吸;一条蛇从自己下面弯曲滑动而过,远处才有的几声轻鸣,让这个黑夜如此安宁。

易时露出笑意,总感觉自己很笨,却在精神上轻易的突破。看来是不用担忧心境修炼了,要做的只有不断修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