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古仙凡 > 第一卷 修真之路
第六十章 有备无患
作者:早春晚秋  |  字数:3239  |  更新时间:2019-08-26 17:42:23 全文阅读

回到小屋,易时轻笑。

储物戒里是今日买的东西,现全部摊放在地上,整整两千张五行攻击灵符,三件灵器,两套薄如蚕丝的银色衣物和三瓶丹药。

至于密市里的物品,易时一件未买。冥冥中的感应在脑海徘徊,阻止了想要喊价的易时。世家的东西再好,能比得过宗门吗?尤其是想到虎牙与马脸都与自己不和,而自己手里的黄阶灵器宗门皆知,目的显而易见。

当易时去往宗门的灵器售卖处,看到普通灵器五千灵石,较好的灵器最高价格也才不过十万,心中着实震惊,刷新了易时对同门无耻境界的又一认识。想起密市中虎牙望向自己的眼神,仿佛吃定了自己,若不是伏魔心经冥冥有感,自己还真的有些心动。易时苦笑摇头,这事情可能和林八也脱不了干系,要不然虎牙不会对自己如此了解,知晓自己对宗门认识不足。自己认识林八,告知自己所有,结果换来的是同门联合欺压。

拿起地上的第一把灵器,一把弯刀,只有寸长。上面有一层晶莹的水色,输入灵力后,易时身体与弯刀一同消失不见。

易时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这把弯刀名若水,加上易时金刚六层后,气息全无。除非对方的气机感应非常敏锐,或者防御强大。否则在比试中,这把弯刀会成为致命一击。

为了这把弯刀,易时把黄阶灵器换给了宗门,一百万灵石到手,易时再也忍不住的狂购起来。

另两个顶级灵器,细如发丝的一团银线,为了保证突袭和攻击力,只能用灵力操控。以易时练体修为拿住一端自然没有问题,但若是一般人,触之即伤!

若面对强大的修士,不能炼化随心的这团银线,立马就会被对方法力反控。易时也只是把他作为杀手锏,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是这次比试易时的最大准备。而灵石充足是易时敢于挑战筑基前十的信心,每次比试,易时都会查漏补缺,该买什么样的灵器,会马上联系宗门坊市管家。

最后一件是和骨道人使用的灵器一样:圆形盾牌,自动护主、可抗金丹一击。

至于两千灵符,是学自张老。灵符不贵,且数量较多时威力亦是不俗,已经成为比试常用,导致每次有比试,灵符都很快被售卖一空。易时一次性卖两千张,按十局打斗来算,也足够让同门震惊了。

而两件银色衣服,就是为了防御这种灵符战术。易时这会洋洋自得,金钟罩自己心想下随手即来,加上防护服和练体。自己绝对是对付灵符战术最轻松的一位。

吃下一粒小还丹,易时收起地上的东西,开始进入修炼状态。准备再充分,也需要灵力来支撑,尤其是询问了张老和师父后,得知每年的比试都有新奇战术,往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易时就更是努力,木峰近两千的内门弟子,只要有点关系和势力的,哪个没有杀手锏。

三天转瞬即逝,易时每个白天都去坊市转上一圈,回来后去与张老谈论以往的大比。自己在灭魔任务如此显眼,如果这次大比还像上次普通比试那样,首轮落败。

易时不敢想象宗门里会是如何谈论自己,而师公一脉也绝对会受到极大影响!为了这次比试,易时第一次如此的用心。

“别问了,你准备的已经可以了,最主要是临场发挥!”张老睁开眼,怒气冲冲的看着易时,“已经开始了,快滚!”

“我是午后的场次,不急。”易时嘿嘿笑到。

“那也不能连着三天两头的问我同一个问题啊!”张老仍怒视着,胸口起伏不定。

“张老,现在宗门里都知道我跟你关系好,我比试表现差了,你也丢脸啊!”易时灿笑,毫不在意。

“你才筑基初期,就是第一轮输了也正常,我才不管你呢!”张老闭目,悠哉的舒了一口气,不带力气的回到。

“可我练气时灭了两千多魔修啊!当时宗门的人都以为是你教的,不是还有好多正式弟子来找你,期待你指点一招半式吗?

张老您现在可是外门的福音!我要是能进木峰前十,你可就是内门加外门共同的福音了!张老您现在的声望可是盖过了所有长老,甚至已经超越了部分荣誉长老了,但...”易时不折不挠的说着。

“拿走,滚!”

一本书扑面而来,易时毫不躲避的被打中,然后喜色满面。

筑基修士因为御剑才能飞行,大多还是在地面打斗。张老给的书就是身法,不仅有高深的躲避技能,还夹杂了详细解释的土遁术。土生万物、木长于土。尤其是大比中完全适用土遁,有了这个,易时又多了一份信心。

坐在张老对面,易时直接学习起来。躲避是身法学成后自然形成的本能,可此书上却列举了少见的专用躲避。尤其是各派各种修士出剑方式、劈砍招数的习惯,宗门常用的法决和功法的动作分解,每一点都是有迹可循,而怎么躲避也分析的恰如其分,更有反制之法。易时惊喜万分,看字体正是张老手写,易时点头,能有这种勤奋,张老不愧为宗门以能吃苦最为出名的长老。

讯符震动,易时拿出查看,然后飞快的踏上飞剑前往山腰处。第一场对战,也是一位筑基初期同门。易时查找对方资料,比自己未出名前还要普通。

站到擂台,眼前人也是黑黄皮肤,莫名一丝好感。但想到自己储物戒里面的物资,易时微微一笑,只想对此人劝解两句:认输得了,筑基中期自己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对方对着易时抱拳:“见过易师兄,还望手下留情!”

“哪里哪里,还望不要让我输得太快,”易时抱拳回到,自然不敢在第一场刚开始,就嚣张的说大话,万一被长老们不喜,做些小动作,那自己岂不悲惨。

“开始吧!”旁边长老传来指示。

双方再次行了一礼,易时动了动体内的飞剑,本能的想拿出来。但又想到,自己在同门眼里几乎就是个练体士,飞剑是在碗平偷偷学的,也可以作为杀手锏。

纂起拳头,易时大步流星的奔向对方。“我来也!”

对面之人微微一愣,没想到已经筑基,易时还用着拳头,但这种功法问题,不懂者不言。飞剑御出,“师兄注意了。”

飞剑瞬间穿过百丈距离,易时此时刚刚起步。

“砰!”拳头闪现,飞剑被打飞侧边。本来缓慢的速度顷刻间爆发,第二拳已经打在对方的防护罩上。

“破!”易时轻喊,只是一般的灵力防护罩,拳头毫无停顿的穿了过去,防护罩才缓慢消失。

易时喊出的一声也只为提醒对方,面相和自己一样普通的青年,想必人也不会太差。

对方也不见慌乱,默默拿出一张灵符,易时只看见红色的图画,似是突然想到什么,暗道不妙!

一团大火朝易时极速而来,四周空间荡起阵阵热气波浪。未等大火靠近,易时头发已然卷曲焦化。面对扑面而来的大火,易时前进的动作根本来不及反应。头微微右移,火焰成散状在左肩溅起。

灼热中易时仍挥拳打向对方,火焰让易时闭目,但也只对头发造成巨大影响。

拳再次打中一个防护罩,这次却停顿一下。而接着的是易时后背一疼,本来留手未曾毁掉的飞剑,此刻插在后背上,只是进入表面血肉中。却是让易时停顿下来。

手上双拳齐上,对方金刚罩再次破碎。同时身体微微一动,背部灵剑被反震而出。

拳头临近对方面部,易时睁开眼睛,却看到对方的笑脸。

双脚被一团藤蔓缠绕着,而易时清楚的感受到,脚下正有什么东西在抓挠。双腿一阵虚弱,而拳头又一次被浮现的符咒阻挡。

收拳,易时盯着对方,此刻对方已经此时双眼,口中在念叨着,看其口型,易时微微一愣:枯木决!

对方这是要耗死自己!金刚法决运转,地表一动。易时之前过于小看筑基修士,此刻不再留手,伏魔拳直接出击。

“砰!”此人脸部符咒深凹进入,拳头已经触及此人面部。易时看到对面停止念口诀,脸上慌忙的表情,也用微微一笑回敬。

右手再一拳,“砰!”

伴着一声沉闷响声,对方直接飞出十丈远,空气中又是一阵波浪,却是声音过响,产生的灰尘浮动。

“易时胜!”长老毫不迟疑的说到。

易时最后还是留手了,要不然长老一定出手拦截。所以,当长老说出结果时,对面也已经摇晃着站起,向着易时抱拳,充满了敬佩之色,

“多谢师兄留手,师弟差的太远了。”

“师弟已经很厉害了!”易时直接答到,对方一溜烟的动作,如果自己再不认真,差点就被耗尽灵力,尤其是想到第一场都有这种对手,那后面的八场只会更险。

对方飞剑离开,易时扭头看向四周,其他的擂台距这里也不过百丈,被阵法包裹着。前面的几场一般都是无人观看,毕竟弟子都要参赛,而杀手锏也不会在前几场用出。

尤其是在坊市中,有人推销着各种信息,包括每个层次的强者资料,信息比所见到的还要准确,上面有些评价,皆为长老之言。易时自然也就买了一份。

刚看到资料,易时还轻轻松松的笑着。现在却暗自思考,第一场就有符咒出现,强者只会隐藏的更多,看来自己还准备的不够充分!

解决的办法自然是自己努力,和坊市中再次挥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