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古仙凡 > 第一卷 修真之路
第五十章 护道
作者:早春晚秋  |  字数:5265  |  更新时间:2019-08-22 23:04:01 全文阅读

与范起相见,使易时暂时脱离了杨英豪之事带来的黯然。短暂的欢聚后,范起就又要外出,被其叔父带着不断磨炼。

易时则第一次履行起作为正式弟子的任务,一个月时间在木峰山门口值班,对于正不知该到哪里感悟提升的易时,欣喜的去往山脚。看着和自己屋子差不多大小的值班室,易时绕过窗子,敲了敲门。

“师兄是这个月轮值的吗?”一个双辫大眼睛的女弟子推开门后,怯生生的问到。

“啊,是的是的,”易时楞楞的回应到,记得前天见到的明明是两个男的,导致有点没反应过来。

“师兄请进,我先出去了。”那女弟子把门完全推开,面上略带羞涩,低着头小跑着出门离开了。

‘难道我打扰到别人了?’易时回过神,暗想。值班室每次都是两个人同时留守,负责木峰所有弟子的出入登记,回答弟子木峰相关的问题。对于新的正式弟子,则帮助介绍选择居住地,介绍木峰布局,提供日常生活用品等等。而值班人员交接,则要求下一个班次在每月最后一天早上过来,上一个班次则在这一天仔细交接,如果发生问题则会扣除每月发下的灵石。弟子事物多是临时小事,且每天都会把登记的信息备份到山腰事务阁里,哪有什么大问题?

所以有些弟子来过一次,已经熟悉了这些任务,一般都会在傍晚才过来,像易时这么早的,辰时未到都来了的,绝对属于弟子中的愣头青。

刚走进,一个面带不快的青年坐在窗口旁的凳子上,用斜着的眼神正望着易时,让易时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见过师兄,我是新来的弟子,不是太懂这些规矩,还望见谅!”易时露出笑脸,歉意说到。也感觉自己来的太早了,可养成的习惯,到这个点就自然的醒来,除去刚回来时有意的放松一天,十年来从未改变过。

“易师弟,你都在伏魔宗待有二十年了,还是新来的弟子啊~”青年拉长音抱怨到,但看其口气,已经没有了计较。

“哈哈,一直在外面待着,在门内的时间还是很新的。”

青年听闻,不再言语,拿着一本厚重的大页书,给易时讲解如何记录,怎么在玉简上复制书上内容,发给事务长老的格式等等。至于木峰的问题方面,直接给出五本厚书,三张地图,和一枚储物戒。里面涵盖了木峰的所有信息,宗门六大山峰的详细路线,给与新入门弟子的床铺等物资。

原本是交接后,前一个班次的还要待到戌时才能离开,但该青年静坐了一会,看到易时已经进入值班工作的状态,与易时打了声招呼,直接就离开了。

心想着开门时见到的俏丽女师妹,易时摇头苦笑,如果自己有这种好事被打扰,只会更加气愤,而想着师妹还在空闲等待着,提前走掉也是理所当然。对方能把事情都交接,已经足够说明他的负责了。

易时静坐在对外的窗口处,开始还呆望着山脚附近的风景,等待着同门师兄弟问题的到来,体会一下不同的生活,顺便发泄在伏魔宗十年的无聊。可日近正午,只有一位赶着去星峰坊市的弟子,从木峰山门口直接闪过,身影飞快毫不停留,易时看了一下左侧墙面的名字,可没有一点印象,内心又是一阵苦笑,魁星门不算外门约二十万的事物弟子,其他弟子共有六万五千多人,木峰的一万三千人,自己知道名字的才二十个不到,实在是愧对宗门的早操、学习课堂、长老讲座等,创造的如此多的课程。

戌时还有一刻,一位睡眼蒙松的大个青年才向着值班室走开,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姗姗来迟,使劲把门推开,随手一关,左右摇晃的走到里面的两张木床边,身子倾倒在右边床时,趴到上面后又弹起,空中猛一个翻身,在床的正中躺下,看其样子,是又要睡觉了。

易时毫不在意,这一天也只有七个人路过,还都是看都不看这里的迅速闪过,把今天的人次和一件没有的事情,刻在讯符上,传到事务阁的长老手中,等待其回应收到,易时也盘坐在床上,开始修行,预想的热心场面没有发生,易时心中微微失落。

“易时,听说你之前把皇宫都掀了,当时什么感觉?”大个青年中午醒来,一句话不说的从食堂拿来饭盒,把其中一份递给易时,两人开始了交谈。

“那是金峰核心弟子干的,跟我没关系啊!”苦笑的声音,易时放下饭菜,再次给对面床上坐着的林八提醒道,“当时的魔修可是金丹期,我直接都被打斗震晕过去了!”

“反正都一样了,整个皇宫夷为平地,是不是很爽?”林八挤着眼,高高的个字,即使是盘坐在床上,也比易时坐在高凳上要高得多。

“你不会是皇室的人吧?林八,林国的八皇子?”易时猜想到,要不然哪会揪着这种俗事,问了大半天。

“不是八皇子,是八王子,我是青木王府的。”林八坦白到。

“你!...你是八王子!”震惊的语气,易时呆望着对方,“你不会要报仇吧?”

“干嘛要报仇?”林八反而问到,“我家人都因为我还好好的,皇上那一家跟我关系又不大,没听说过皇家无亲情吗?”

“谁知道你会不会因为改朝换代,爆发林国皇家的荣耀感。”易时像惊恐,又轻叹到,“万一你突然把我杀了,我去哪说理去,别人都会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又没人给我报仇的。”

“顾好自己的家人就已经足够了,我们修真者静静修道,哪能管太多啊!”林八也叹息了一下,把饭盒扔在床边地上,又躺倒了下去。

许久,易时也吃过饭,捡起地上饭盒,扔在了门口,到时候会有火峰弟子过来处理。看着还睁着眼睛的林八,

“你都不来坐一会?”

“人又不多,又没有人检查咱俩,如果不是怕你太无聊,我都想回去睡觉了。”林八打了个哈欠。

“你现在在谁门下?”易时也确实无聊,只能寻找点话题。

“林峰,木峰执事长老。”林八不在意的声音。

“什么!长老!”易时脸上露出震惊之色,随后又猛然想到一点,“不会也是皇室的吧?”

“对啊,林国开国皇帝的弟弟。”林八掂起头看见易时惊恐的样子,“不过林国皇室已经五百多年,他认识的人早就不在了。放心,对于子孙后代,若不是我有点灵根,他连见我都不会见的。”

易时沉默片刻,自己还是太年轻,刚来就得罪了一个大人物,不管对方会不会在意自己,但这种事还是会给别人留下坏印象的,尤其想到对方乃是木峰现有的执事长老,巴结的人何其多,心中深深地闷叹口气,不再深思,只希望以后能够多多考虑,看林八正在斜眼望着自己,把话题移到了别处。

十天了,易时本来热忱的到来此处,结果却又是一段冷清的生活。无聊的呆望看了一遍又一遍的门前山石。

“师兄,你听说最近火峰的大动作没?”门口忽然传来声音,伴着两个身影。

“什么?火峰的大爷们又做什么事情了?”靠近值班室的男子,惊讶问到。易时凝神静听。

“在谷山和竹城,把独尊宫的两处据点给灭了,里面的十三位魔道元婴修士,全部点了天灯。”

“点天灯!火峰之前没有这么狠啊?”

两人走过窗外,向着山上行去。

易时则被内容吸引了,“火峰,魔道修士,点天灯。”没曾想不再宗门的时间,这里竟是这么热闹。易时对身后躺着的林八打了声招呼,飞快的离开这无聊的小屋,追赶前面的两人。

“两位师兄!”易时在后面喊到。

“师弟有什么事?”一人问到。

“刚听说宗门有大事发生,好奇的过来想了解一下,嘿嘿。”易时乐笑,自己也实在是闲了。

“马上都要公告出来的,我们也是听的小道消息,不介意的话,我们边走边讲吧。”左侧的男子说到。

易时自然同意,魁星门招有灵根的正式弟子大都是在早春时候,现在正值炎夏,值班室事情本就不多。那两位见易时同意,踏着脚步从头开始说起。

“传闻是独尊宫自己找死,先欺负咱们。也不知道是谁给的他们胆量!

有两位练气弟子刚从外面准备回宗门,半路上竟有两筑基魔修突然围杀,当时求救都来不及,如果不是被经过的离火真人精神力发觉,可能又是一场莫名的失踪事件,不过最后离火真人也只是救下了一位弟子。”

“是前几天发生的吗?”易时问到,

“就是半个月前那几天。”声音回答到,接着讲述,

“离火真人那天回门后,直接就跑到星峰,召开了门派五峰长老会,你想离火长老是何许人也,不到一刻,就把几位反对的长老问的面红耳赤。

离火真人大喊着,谁不同意此事,就是拿弟子生命开玩笑,就是拿宗门名誉不当回事,就是懦夫!

原本有几位长老还说着,怕林国动荡,宗门有损失,却直接被离火真人一句问话怼了回去,你还是弟子们的长老吗?

然后长老们用五天时间布下大阵,直接把谷山封锁,对方的传送阵都被禁锢,据点里的千余名魔修和其中的六位元婴期,一个不剩的全部斩杀!

趁着封锁严密,风声还未传出,火峰的十个长老,当天晚上就从林国最南端的谷山,闯进中北部的竹城,十位长老联手破了竹城外一处一直不为人知,极为隐秘的地下阵法,精阳烈焰冲入其内,毁去最内的传送装置,在城池下方的护城河上,斩杀对方七位元婴魔修,虽说有部分魔修提前跑掉,但最后仍剿灭了七百多个。”

易时听到此处,内心久久不平,白衣君子的救命恩人,一副儒雅气质,刚知道那人竟是宗门长老级人物,现在又为自己做出如此举动。刹那间,对宗门有种莫名的感情,感觉所有的长老对自己都像是师父一样关切着,真正的门派如同家一般。眼睛微红,易时强忍着,继续聆听。

“这是三天前传出的小道消息,昨天又传闻,离火真人又独自灭掉一个据点。只不过太过匪夷所思,真实性着实不高。

前面灭的两处魔修据点,魔修最高也就元婴期,我们还损失了一位土峰长老,这次竟说离火真人一人灭掉一个据点,里面还有七名元婴和一位出窍真人!

除非那位魔修的出窍真人刚受重伤,要不然身处阵法中,又有七位元婴期相助,怎么可能被还是出窍初期的离火真人灭掉?”

旁边的年龄稍大男子同意的点点头,易时却心中不然,宗门的长老们都不是弱者,之前在家乡的据点,张老破阵法,在两刻钟不到,灭三位元婴魔修,仿佛未费吹灰之力,而离火真人以攻击强大出名,对比下,就算是离火真人才初期,魔修哪怕是后期,易时也不觉得有难度。

等到了山腰部分,易时与两人分开,站着想了半刻,易时直走往上,去了师父庭院。

“是真的,门内大部分人已经知道此事了。但你也不必太过感动,换做其他人,长老们也不会袖手旁观的。我想那些在会议上犹豫的长老,也只是想用更稳妥一些的方法,作为门派,为弟子撑腰的所为是理所应当的。”刘念直着身子,温和说到,

“近段时间,应该还会有这方面的任务发布,等你在山下的值班结束,也可去参加下。虽然危险,但也是突破的契机。”

“是,师父就等着看我焕发光彩吧!弟子已经无聊的要死了!”前一句还强势汹汹,后面颓然的像是求救,易时半是期待半是委屈。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易时在下山的路上,轻功不自觉的用处,轻快的步伐显露内心的欣喜。屋内的林八仍在床上躺着,看其没有睡着,易时把刚知道的事情迫不及待的分享给他,包括自己就是事情中的人物,全部告知,看着林八终于面露讶色,易时高兴的也躺在床上,不再去管门口有没有人经过。

早上,易时面带笑意的推开窗口,只感觉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易时刚要去厨房领取饭盒,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极快的站在易时面前,声音焦急道,

“易时,你之前可是去过伏魔宗?”

易时看着范起叔父急切得表情,虽然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了,但仍极快答到:“去过,刚回来。”

“可有办法治疗走火入魔?”声音更加急切。

“走火入魔?我不知道。”易时想了一下,这样回到,自己练有伏魔心经,对于自身的走火入魔有很好的克制作用,可作为辅助的精神法决,现在只有练气十层,不知能不能帮助他人。

“跟我去看下吧!”易时第一次见范起的叔父范辉长老这么激动,以前见到的两次,身上一股长老从容不迫的风范,而且素闻范辉长老虽说年龄不大,却是走过不少地方,交际广泛,天南海北都有朋友。

但见未等自己回应,直接抓住就要前往不知何处,易时心中颇感意外,却也没有反抗。

“他怎么了?”易时呆立着,看着床上静躺着的范起,其脸上黑色魔气极为明显。

“正在与魔修厮杀,突然就倒下了,像是走火入魔。”范辉回复了平静回答道。

“走火入魔不是只有在修炼时才会发生的吗?”易时询问。

“极少数走火入魔不在闭关修炼,反而是对战时心有感悟,或者心境受影响而突然产生变化。”

易时走上前,用精神力探入范起体内,“灵力没有感染,只有精神力缠绕着一股魔气。我可以先试一下吗?”确认了只是精神力,易时问到。

“要小心别伤害到脑海。”范辉提醒到。

精神力刚进去范起脑部,一股巨大力量驶来,易时像是小船荡于江面,充满韧性与光亮的精神力,虽然没有被含有魔气的力道打散,但也摇摇晃晃,进展缓慢。易时可以把自己所有精神力凝聚一起,直入范起脑海,但不知道识海情形,且一旦这股精神力被困在范起脑海,易时也将受到魂力长期隔离的损伤,严重的话直接毙命。抽出漂泊不定的精神力,易时回神,想了一下说到,

“有一些效果,魔气能被我的精神力净化,只是我精神力太过弱小,远远跟不上魔气的恢复速度。”

“有没有好的办法?”范辉长老此时也显得六神无主。

“如果我一次性清除小半魔气,范长老能帮我压制脑海中魔气恢复吗?”易时仔细考虑后,言到。

“不行的,我的精神力压制他识海诞生的魔气影响很小,对其影响不大,只能压制识海外散发出来的普通魔气,起不了作用。”范长老想罢,摇了摇头。

“宗门没有别的伏魔宗弟子吗?我只需要一个人帮忙,就可有希望。”易时只觉得自己只差修为,要不然凭借伏魔心经对魔气的天生压制,本是一件不难的事情。

“已经问过,他们的功法只有凝神静气作用很好,都是一些杂学。现在看起来,反倒你的功法是魁星门里对付魔气缠神最有效的。”范长老又摇了摇头,无助的说到,“只能维持一天一夜了,明天这个时候,范起的识海就会被魔气彻底吞噬!”

“难道荣誉长老也没有办法吗?”易时茫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