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古仙凡 > 第一卷 修真之路
第四十七章 山色外
作者:早春晚秋  |  字数:2387  |  更新时间:2019-08-14 23:37:23 全文阅读

江上清风与明月,岸边喧声带美色。

坐船在历泉江上,一日千里,两岸时而猿声,时而人群喧吵声。让易时觉得仿若出世与入世交相呼应着。美景更是目不暇接,船上之人悠然自在逍遥。

心中感激身旁之人的准备充足,喝着清甜果汁,磕着姜国特产红干果,易时只觉得毕生追求,也就像这样了。星空下,身旁的鼾声,易时轻轻躺下,开始修行,清脆水流,万物安宁,山色外,似残梦。

“易兄醒的这么早!”杨英豪打了个哈欠,伸可伸懒腰,向着船头的易时叹到。

“也是刚醒,真想一直待在这种环境下,不比修真门派差了!”易时情不自禁的说到。

“这你就太小看仙人了,伏魔宗太过随意,像风清门,那千里山脉中,宗门在一片云雾里,人来人往都是各种法器遁光,那才叫仙境,凡人走在上山路上,更是一点不累,听说附近山下的老人,常年吸收仙气,寿命都变的比其他地方高。”杨英豪一脸的羡慕色。

“那风清门山脚岂不是都成房屋了?”易时到没太注意仙气雾气之类的,反而想起魁星门的附近,没有见过住有凡人。

“风清门的弟子们规划了一处区域,只有本地人居住,外面人不允许住进来。但也让那地方如同大城市了,白天人来人往,当地人富得流油。”

易时摇摇头,这种地方的凡人自然得天独厚。

“不过你们林国的魁星门也不错啊,听闻门上散发出来七彩光束,阳光明媚的话,直接通道天外的,方圆千里都能看到!”杨英豪见易时不说话,又夸赞了魁星门的山门。

“这些仙人跟我们又何关呢,高高在上罢了。”想起自己的资质,范起的颓废,易时凝望着前方水色,叹息到。

“各有各的生活,谁也不羡慕谁就好了,每个人的路就像我们坐船,官员骑马,平民大多数步行一样,跑得快的有着急事没空停留,我们是顺流而下,船随波而行,很难掌握,更不能出船,遇到大浪还要担心着;有人羡慕骑马坐船,也有人想要人群里嬉笑,亲友谈笑着赶集。都是在走,各有各的欢喜。”易时的低落反倒引起了杨英豪的劝慰。

易时转过头,看着这位年龄相仿的剑客,自己如果修真无路,希望也能与其一般,能有江湖心态,行走江湖之中。易时又大口喝了一壶果汁,故作洒脱的站起,心中默道: 即使世界那么大,自己最终踏不上飞剑,那也要走遍五国,遍压武林豪杰!如若有一丝可能,像为因所猜想,自己就尝试以武学破道,再开出一条天地大道来!武林不只是豪杰,还有大儒与枭雄。

杨英豪看着站起身的易时,一路上自己所说居多,对方只是看着风景。不过在某些时候,这位林国年轻人,却透着一股独特,像是平凡的村民,闹市中的商人;偶尔又似乎是出道的高僧,与世俗格格不入的隐士。此时船头遗世独立,更显卓尔不群。完全符合了英豪对林国江湖神秘侠客的猜想,暗中决定:一定要找个机会试探一下。至于此刻,英豪实在不愿浪费这游览历泉的大好时光,行与五千里的江上,如易时晨起所说,自己也胜似仙人!

“船怎么慢了?”第三天早上,迷迷糊糊的杨英豪站起身,看着慢着退却的岸边山峰,疑问着看着易时。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到了某个塘口吧。”易时回答到,用的是在藏书阁书上看到的,怕杨英豪不清楚,随后又补充一句“塘口是指位于水道之间的大河塘,这时水流会迅速缓慢下来。”

“可能是快到太平湖,咱们走了两天正好差不多了,刚睡醒有点忘了!”杨英豪不好意思的揉揉额头,“太平湖是姜国的第二大湖,还有一个九层太平楼在湖北岸,可以去看下楼上的太平湖美景。”

“还是算了,在船上看风景,让他们楼上的看咱们,谁也不亏,哈哈!”易时大笑着,心中却是在悲伤着,想起了横断山脉一线天后的壮观异常的白雪高山,尤其是高山环绕中间的地方,也是一个平静湖面,自己第一次面对雪崩,直接被打落到湖里。此时听闻高楼与湖,易时直接拒绝道。

“唉,不去可惜了,反正我是去过了。”英豪摇头可惜,“林国的波星湖也不错,你去看过了吗?”

“还没有,这次回去也游览一下不就好了。”易时不以为然。

“听闻有大儒用,星河出自其中,波浪撼动仙门,来形容的!”杨英豪睁大眼睛,“你不会也就在船上看看吧?这首诗还刻在星楼柱子上,让你们林国都增色了不少。”

“有这么大的评价!波浪撼动仙门!这倒可以去见识一下,魁星门没找事吗?”易时惊奇,魁星山门支撑的石柱如此之高大,竟有人敢这么评价。

“这可是你林国的惊仙大儒李破说的,你不会不认识吧?”杨英豪愕然的望着易时,引得易时一阵羞愧,确实是不认识。

“当时有三位修真者确实出头了,从楼下御剑准备飞上顶楼,但当楼顶的李破仰起头,波星湖上立刻乌云密布,三把飞剑同时被定在半空,任凭修士施法,一动不动。修士最后无奈,直接纵身跳下飞剑,拐着腿爬到顶楼,大声向着李破道歉三声,飞剑才自动回到修士身上!”

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易时,杨英豪停了一下,继续到,“魁星门很少理会林国之事的,得知这件事后,反而派人去招李破入仙门,被成为大儒的李破直接拒绝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可惜凡人终究是凡人,李大儒二十多前就已经不在了,现在的世界还没有大儒显露出来。”

“怎么才能成为大儒啊,江湖太危险,大儒多安全,仙人都能惊退!”易时感叹,凡人也有巨大的力量,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神奇。

“这我哪里知道,李破当年提过一次,但很多人都想不通,

多读书,多走道,少吃饭,多睡觉。”无辜的表情看着易时。

船头的易时因为好奇,转过头盯着杨英豪,“感觉很有道理啊,以后我也要按着这个来!”

随着船外水面渐宽,双方不再搭话,人群在远处浮现,最显眼的还是那每层一丈多高,最下面宽百丈的阁楼,两个飘逸的字,自上而下的挂在楼的正中间:太平。

水幽暗清澈,阳光又到近中位置,波浪轻抚水面,把船厢的事物拿出,坐在船头。正如易时所言,楼上的人不时的看向小船,而两人也欣赏着太平高楼。

等到天色已晚,小船才从慢悠悠的左右游荡,转变为向前直行,行进速度一点点加快。杨英豪给易时讲解了一个白天的太平湖历史,名人言语,岸上古迹。望着终于离开大湖,立马转身进了船厢睡觉去了。

易时躺在船头,回想白天的风景与伙伴的描绘,第一次也渐渐主动的散开心神,轻鼾着睡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