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古仙凡 > 第一卷 修真之路
第三十三章 玩具
作者:早春晚秋  |  字数:5158  |  更新时间:2019-09-24 19:37:07 全文阅读

吃完饭,易时立即离开,实在不知留下后,之后还有什么出乎意料之事发生,早起的意外已经把易时惊到了。

“第一次赴宴,感觉如何?”师爷第一次露出如此笑容,像是关怀又像欣慰。

易时不解,上次被拉到牢房莫名被毒打,师爷看到自己也没有这样关心。

“还好,就是一直不知道说些什么。”易时如实回答,毕竟自己什么样子,师爷应该了如指掌。

“慢慢来,这半年你就跟着那些少爷多学学,有什么不懂的多问问管家。”说完,易时满腹疑问还未开口,师爷很快的转身离开了,易时一阵茫然。

门外喧嚣声响起,易时走出书房,马上被管家送来的东西惊呆了心神。

金灿灿的元宝整齐排列着,给第一次看到金子的易时巨大震撼,半张着嘴愣的不知该怎么表达,易时抬头呆望着旁边的管家,托盘的金元宝被管家慢慢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师爷吩咐,你这个月的生活费,以后每个月初都是如此。”管家望着呆立的易时,平静说道。

“额,好的!不对,师爷给我这么多?”易时仍不敢相信,这些足够自己整个村子人,一辈子的收入了!

“没有错,你已经是师爷的义子,自然有这份待遇!”语气中带着一点傲然,管家肯定答道。

易时则忘了回复,直到管家离开时的关门声,才反应过来。

还未触摸元宝,两个姿色艳丽的丫鬟直接推门走了进来,双手捧着和左少爷近似的服装。

丫鬟没有言语,只是静悄悄的服侍着易时拖去上衣,在书房里换上了少爷服。走的时候轻声告诉易时:我二人已经是少爷的贴身丫鬟。

易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今天早上的情形。同时,之前受伤在床时候,照顾自己八天的女子也浮现在脑海。易时暗自发愁,女人可是个麻烦的事情?

接下来的半年里,整日混迹于官商子弟中,称兄道弟,溜须拍马,整个府城的官商,易时已然熟悉,这变化让师爷又一次的露出欣慰笑容。

在骑马和各种赌斗上,易时不敢说自己最为精通,但学了半年,不知不觉也已是半个高手了!诗歌乐谱上,易时却是半点不通,偶尔弹奏了一曲,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在易时身前说起诗歌音乐。

而每次在酒场之前,易时都告诉自己绝不多喝,尤其是不喝醉任人摆布,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有些时候被几位大家少爷,同时嬉笑着逼迫,之后醒来是如左府一般情景。

天天如此,易时对自己身份地位,如何做事,开始习以为常,此城中,易时之名,老少皆知。易时像各家少爷一样,整日欢乐。

可两个月的某一天,易时刚从酒场回来,强忍睡意,去往师爷正在等着的书房。

“小易,我们从竹城商人那买的便宜珠宝事情,被人举报到城主那里了,”师爷转过身看着书房刚放下书的易时,“城主可能不会轻易放过我!”

看着师爷沉重神色,仿若晴天霹雳响起,易时呆立着,

“啊,那该怎么办?要送点礼给城主少爷吗?”易时回道,城主少爷与自己欢聚酒桌次数最多。

“应该不是钱能解决的了,城主现在在彻查我的一切问题。”师爷声音有些低沉沙哑,“珠宝只是刚开始,食盐、绸缎,这两个一旦被发现,我可能命都会丢掉!”

“这,这是为什么?”易时睁大了眼睛,站起身子,身后的凳子倾斜着倒下。

“皆为利!嫌我权太重,钱太多!”师爷冷哼,“不过我也不是束手就擒的那种,你也玩了一年了,办场宴会,帮我把各家少爷请来府内聚一聚吧。”

“是!”易时没想通为什么要聚一聚,但服从的回答道。

各家少爷如约而至,城主少爷最后一个进来。

正当场面开始进入高潮时,忽然的乱了起来,不知何处而来的士兵围在了客厅之外。

“易时,你要干什么!”城主少爷盯着易时,大声问道。

易时此刻被士兵隔在屋外,也正是一脸茫然,不过猜想应该是师爷的计划,看了一眼城主少爷默默不语。

‘啊!有人偷袭!’两个士兵正带着易时离开,忽然间,易时左侧的一名士兵被暗箭射中,倒下时大声的发出喊叫。

易时急忙躲在柱子后,院子里在瞬间杀声四起,易时偷偷看去,墙外不停有身着黑衣的人跳入,向着府内慌乱的士兵和家丁发动屠杀。

厮杀开始,屋内少爷们反倒再无人问津。

易时一次差点被砍,急忙推开身旁守护的士兵,躲入了客厅内,黑衣人盯着少爷中的易时,未再追赶。

不过只过了一刻钟,黑衣人已经灭掉了院内的所有士兵和家丁,然后守在客厅门口,一动不动。

牢房里,又一次进入,被折磨两个时辰后,易时仍闭口不言,不是期待再一次的苦尽甘来,进来前易时亲眼看到,一直从容的师爷两个胳膊已经不在,披头散发的被踢着进了另一个牢房。

没有了靠山的自己,更不用指望酒场的朋友了。

狱卒见易时浑身伤口,却仍不开口!手上长鞭又是一下,看着易时脚下的满地鲜血,嘟囔了一句离开了。

一个脚步声走远,而马上另一个脚步声走近。易时无意识的抬起头,模糊的望着瘦弱的、在早会上见过半年的身影,城主。

“师爷之前做了什么,你应该比他管家更清楚,说出来我就放了你。”

等了片刻,城主看着易时,易时也只是嘴巴紧闭看着城主。

“不说吗?你没必要陪着他一起死的,你就是他准备的替罪羔羊罢了!”城主声音高了一些,再次询问。

“好吧,我怕了你了,我儿子为你求情,让我放了你,所以你说出来,我立马帮你治好伤势。”城主停下,见易时仍是盯着自己,未做反应。

深深地看了一眼易时,走近低头,贴着易时厉声道:“你是准备坐牢一辈子吗?说出来,我放你回家!保你荣华富贵!”

易时摇了摇头,闭上眼睛。

“小易,有时候真佩服你,一个山村来的,竟然如此勇气!”城主点头微笑着,转头走回牢房门口。

“杀了吧!”停顿一下,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狱卒走上前,当刀在易时脖子处比划时,城主的声音传来,清楚的进入易时耳朵里,

“敢问一句,如果不死,你最想做些什么?”

“我要当个官!当个好官!”

“嗯。”城主望着被砍下头颅的躯体,点了点头。

“怎么样?进入幻境后,记忆全部更换,只留本心行事。当年你我都经历过的,你应该也记起来了吧?”大厅里,中间的映像在易时被砍下头颅后消失,明会转身望着左侧的明坚。

“嗯,”明坚点头,粗犷的声音又说到,“那我体门一脉就收下吧,听方丈的。 ”语气像是看了明会面子,才勉强收的。

“没说给你啊,我先看看适不适合我这边再说!”

明会立马回道,接着解释:“他灵根你也看到了,你体脉他可能连元婴期都到不了!画面的记忆,他这辈子是很难开启喽!”

“开启不开启的无所谓啊,他的性格可是正宗的碧血丹心!一根筋的人你也要?”明坚却是一点不生气。

“额,我先试下吧,毕竟这种本性良善,不受外界干扰的人不多啊!”明会想了一下,仍像是对自己诉说,“死性不改的坏人太多了,本性难移的好人却真的是万中无一的!”

“方丈师兄,勿入魔障啊!终须有,莫强求!”明坚憨笑,反倒更像之前明会的奸笑。

“束缚人的是什么?”明会询问,面前是刚从外面回来的易时。

“应该是环境吧。”易时想了一下,说出了脑海中闪现的答案。

“是自己的心!你说的也对,但根源还在自己,它是每个人最大的敌人!”

明会语气充满坚定的说道。

易时很是不解,但见方丈已经回头进入院中,急忙跟随。

“你以后可在伏魔宗修行,不懂的可以询问明坚,至于法号,明坚你给他起一个吧。”明会朝着院中舞棍的明坚说到。

“你小子想好了,现在没确定进入伏魔宗,看在你魁星门弟子身份,还不好动你。等你同意了,还在我手下,会很痛苦的。”

明坚回身,看着易时摇头冷笑,但对方丈的话语似是早有所料。

“佛门不是清净之地吗?”

易时小声嘟囔,又接着抬起头,倔强地盯着明坚,“我就进了,有本事就把我打死吧!”声音很大,让明会明坚两人一愣。

易时从小听话乖巧,但脾气却十分执拗。八岁时就敢未告知父母独自前往魁星门、巴结范起时,毫不在意周围人的异样眼光,整日去藏书阁翻看菜谱。

但说出这句话后,易时马上后悔了。

“十八罗汉!”明坚呆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轻声慢吞吞的说到。

“十八罗汉在此!”

震耳欲聋的大吼声,像是万人打鼓,突然在身边响起。

易时被惊吓的退后两步,盯着明坚身后的古铜色、赤着半个肩部,各有不同姿势的僧人。

最让易时惊奇的,是面前的阵型硬是站成了三层,第一层中间几人扎着马步,腰身挺直。

第一层僧人肩上,六名摆着奇怪姿势,有些更是不可思议的保持纹丝不动,让易时看来,这斜着身子的动作,站上去都会有难度。

最高处的第三层,一人单脚独立,目光炯炯有神的透着金色光束,狠狠地盯着易时。看到这个,易时仿佛从这位眼中,看出了一点东西。

在易时后面,方丈正静悄悄的,步伐极为缓慢的挪动。

“方丈你要去哪!”易时忽然大喊道,“伏魔宗要以多欺少,以强欺弱吗?”

仿佛没听到,场面上未有任何回应,方丈顿了一下,不再掩饰加快脚步的极速远离。

“方丈救命啊,你师弟要杀人了!”

易时声音无比洪亮,附近一里地都能听到的哀嚎!

方丈已经离院门只剩几步,当这声音响起,身影更是直接消失了。

“哼哼,喊啊,是想要人主持公道吗?”

明坚从容不迫的淡笑着,但在易时眼中,比子东更像是入了魔道。

“过来观战了!”不待易时回话,明坚扭头对着院外喊到。

轰隆的脚步声很快响起,易时转头,一群黄衣身影正不停地跳入院内,更奇特的是前面僧人进来后,极为有序的纷纷靠着院墙站立,过了一会,几排整整齐齐的队列,像易时展示着明坚的威严。

当院内站不下时,后面来的直接站在了院墙上面,俯视着场中的易时,那目光,有悲伤有怜悯,也有兴奋和期待,但更多是幸灾乐祸。

“满意了吧,开始!”等脚步声完全停下了,明坚望着嘿嘿一笑,说到。

“卧槽,真打啊!不要啊!”狼狈逃窜的易时哭喊着:“你们来真的啊!能不能一对一?”

“我骨头断了!!”

“啊!怎么这么疼!”

“卧槽,牙被打掉了,停!停!!”

场中只有一人在哭喊着,周围的黄衣僧人,平静观战,不过却都合掌默立,明坚在旁不时的点头微笑着。

......

一个时辰后,易时终于晕了过去。

最后一点意识时,易时突然觉得,

“我要么进的是魔门,要么就是他们把我当做魔修了!”

外门时练习的山下武功,在这几人面前,却是完全没有反抗之力。骨窍锻体决对疼痛也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今天的挨打,对方如同钢铁,骨骼防御只是轻轻一下就被打破。易时两次还手,打在对方身体上,反到折断了自己的指骨。事后易时总结,避免不必要的挨打,最好的方法就是避开他们。

“别装了,该醒了。”

明坚站在院门口,用细木签斜挑着牙齿,带着些许杂音喊到。

易时睁眼,其实早已经清醒,阳光透过眼皮的温暖,让全身酸痛的易时沉浸其中。

听到声音,易时眯眼观察四周,自己在一个没有水的小池塘里,周围满是血迹的地表,证明了自己还在被挨打的原处未动。

至于小池塘,那是一群和尚在围着殴打某人时,留下的铁证,也为受害者提供了一个安息的小窝。

“你们还是和尚吗?”易时小声委屈的说到。

“不服啊?十八罗汉!”明坚扔掉牙签,一副了解的样子,丝毫不给易时反应的机会。

“十八罗汉在此!”

震耳欲聋的大吼突然再次响起。

“我错了!我错了!!不要啊!--”

易时拼命嚎叫着,但还是无法有任何的改变。明坚在旁边低头合掌,面露不忍。

“疼疼,啊--”直接被拉出坑外,易时刚喊了两句,却已经说不出话来,因为紧接着就是一番地动山摇。

“别打死啊,翻了杀戒就不好了。”

明坚看着面前的拳腿交加,急忙提醒。

易时清楚感觉到,对方下手又重了十分。

“想要学成金刚不坏之身,不挨打怎么行?”

明坚事后这样对易时解释。

而不成人形的易时,醒来后仍在坑中,上身趴在坑外。

当一位身影走过,易时紧紧的拽着对方裤脚,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

“小兄弟,还要学习炼体吗,可能还要再打个十年左右就行了。”朝着坑中的易时,笑眯眯问到。

易时不理,只管抓住救命稻草,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边的方丈。

“施主勿怪,这是锻炼体魄最快的捷径。施主练的铁骨决不也正是这样吗?”

明会望着脚侧的易时,笑眯眯的,很是慈祥的语气。

“铁骨决?我练过骨窍锻体决,但也没有打的骨头粉碎啊,现在我牙都快掉光了。”

易时嗡嗡闷哼着,传出不是很清楚的声音,充满了委屈和不解。

“施主的心情能理解,但十八罗汉刀剑不避,力能开山,这种炼体术外门除了极少有缘人,伏魔宗是绝不会外传的。

你学的骨窍炼体决,就是从铁骨决里简化出来的版本。”明会想了想,继续安慰,“施主正是有缘人,如果能坚持几年,一样可以靠着身体纵横六大派。”

“对啊,也就十年而已。”明坚接口,点头说到,表达着同样想把易时留下来。

“我会被玩死吗?”易时闷声问。

“绝不会!”明会坚决回应。

“顶多半死。”明坚详细确认。

易时默默哭泣,已经吸收了伏魔宗的舍利子,方丈这么说,自己自然不能一走了之。

“伏魔宗分内宗和外宗,外宗如前面山头和山下普通寺院;内宗则只收有缘人。”明会说后面半句时,身上充满了庄重而又祥和之感。

“你服下的舍利子为四十九代弟子崇正所留,你即为第五十代弟子,至于法号则由体门一脉明坚来取一个吧。”

“还叫易时得了,反正你出去也用不到法号。”明坚别过头,直接说到。

明会正要再劝,易时松开明会裤脚的手,开口同意道:“那就法号也叫易时,时间易逝,也挺有寓意的。”

听到解释,明会细想半刻,点点头不在言语。

“哈哈,那就跟我走吧,也不知道谁给你的勇气!”看着明会离开,明坚用灵力控制易时浮起,也大步朝院外走去,像是得到一个好玩的玩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