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古仙凡 > 第一卷 修真之路
第二十七章 物有正邪?
作者:早春晚秋  |  字数:3283  |  更新时间:2019-09-21 15:02:22 全文阅读

房间里,易时望着手里的血灵芝,一方面想到是无数儿童鲜血培养出来的魔物,另一方面又想起子东曾说,此物可快速增加修为。当生长成九层灵芝时,可助元婴长老突破到出窍境。

  易时暗自思索,现在灵芝有六层,帮自己突破到筑基应该不成问题吧?

  张老也未说明此物有什么注意,且直接让自己保留。

易时想着自己的修炼进度,如果自己灵根不是这么差,根本不会考虑利用血灵芝。

血腥气息在心底不断升起,让易时止不住的泛起厌恶之感。

放下灵芝,盘坐卧室蒲苇上,易时闭目沉思,自踏入练气七层来,体内灵力至今再未有寸进!

不用谈筑基有无希望,易时感觉自己修真之路可能到此,就为止了。

无数次停下运气后的黯然神伤,每次碰到几位师兄,听其修为日新月异。

想起师父一直平静淡然的面容,温和的话语。但对比下,易时却更有种极度恐慌!

这就是我八岁独自来此,寒冬严暑烧水煮饭从未停歇,求教问字、进出书阁被人侧目,学习饭菜知识只为巴结范起、有空修炼,苦练武学成为同门笑柄,最后还是在练气七层无奈的停下,刚刚成为外门正式弟子的第一步,就要离开门派吗?

“不甘心啊!”易时仰面痛哀,可以帮自己突破的事物就在眼前,但内心却始终不能接受,“该服用吗?”

易时倒在地板上,等待回答。

像是过了好久,易时空洞的眼神盯着屋顶,在空无他人的房间内,未有任何回应。

但易时心里总有种感觉,有双判别善恶正邪的眼睛,时刻在未知的地方,默默观察着自己,观察着每一个人。让即使只有自己一个人时,也会保持着对美好生活的敬意。

“物有正邪吗?”易时轻声自问。

脑海中却突然想起张老所说的另一些话:

‘灵魂诞生于环境影响,虽有父母遗传,但形成的每个灵魂都独一无二。也就是我们每个人最初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但可悲的是,在成长过程中,多数人慢慢的成了别人的复制品。’

易时呆了片刻,恍然大悟,我既然独一无二,那又何必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呢?做好自己就是了,我服用血灵芝,我就步入邪魔了吗?

终于为自己找到理由,心中再无罪恶和厌恶之感。

易时手起刀落,快速撕掉最下一层灵芝,飞快的向口中放去,像是有人在旁争抢!

  入口无味,蘑菇嫩滑,嚼碎咽进肚中。

猛然一种火烧之感从腹中升起,全身开始火烫起来。

  张嘴呼出一口热气,完全无法进入修炼状态,强忍燥热,紧皱眉头,眼珠突出干涩的几乎无法合上。

  紧急下,从储物戒拿出一袋甘泉倒在头上,发现只是轻微影响,再次拿出几袋,泼在脸上和衣服上,临近冬季的寒冷伴着凌冽甘泉,易时顿时冷静。

  闭目,运转几乎停歇的灵力,在如火焰烤烧的体内缓缓流动,血灵芝灵力冲击下,体内越来越快的周天运转,原本静躺的溪流像是油锅的水滴,不断在经脉中伸缩跃动。

  身上火热,体内灵力伸缩膨胀,经脉像河道一样不停被冲击扩大,灵力在丹田中吸收血灵芝再次膨胀,持续运转三周天后,经脉中灵力充塞,体内也终于停止灵力的增长。

  感应体内,易时有种想哭的感觉,只是两个时辰,灵力已经达到七层的饱和,只要能有如此修炼速度,自己宁愿再痛苦一百倍又怎样?

  再次从下方撕下一层口中塞入,提前把灵力运转加速,开始冲击练气八层,汹涌的热气把体外的布衣烤的褶皱起来,易时短发变为焦卷状。

  有了刚才的经验,易时保持冷静始终沉浸在体内运转上,大力催动着神元术维持周天运转,灵力被经脉阻塞着,蚂蚁搬家似一点点抖动前进。

  又是完整一周天,灵力已无法进入经脉,丹田环绕灵力无法运转,疯狂积累。原本作为摄取能量,生气之源的丹田,因飞快增加而集聚的灵力开始波动起来。

  易时心中大叫“不好!”这是丹田受到充足灵力正在向筑基转化,可是体内灵窍还未充分开发,转化途中绝对会半途而费,导致灵力撕裂经脉,丹田破损。

  之前只为让灵力运转来缓解压力,现在发现完全控制不了周天运转,易时开始对经脉中的穴位进行冲击,聚集经脉灵力撞击任督二脉上的一个个窍位,炼体是对外骨骼窍位边缘打击,而现在是内周天窍位,只能用精神力操控灵力冲击,

  一次、两次...简单的冲击对闭塞的穴位完全不起作用,丹田灵力又被阻挡无法进入。只怪易时对此次突破未有准备,不知六层之上已经不用扩充经脉,而是打开旁脉。

未在开始灵力强韧有力时提起凝聚冲击,此时观察后开始明了,但已经臃肿不动的灵力,哪还有丝毫突破的力量。

  “难道要成为真正的废人?”易时绝望,竭力控制丹田不让转化。

  “既然死路一条,那也要做个饱死鬼!”

  下方第三层层灵芝入口,体内冲堵的经脉开始涨裂,易时已经无法控制丹田,体表骨骼也被灵力渗透的白皙可见。

  “啪”一声轻响,一条任脉上的细脉被热力烘烤而抖动的灵力逐渐破开。易时紧咬着嘴角,心中开始狂喜,精神立刻沉入体内。

蜂拥的灵力找到突破口开始涌进旁脉,而丹田也骤然一松,易时趁着灵力全部集聚向任脉旁脉时,精神控制督脉的灵力来回游动,同样热力而波动的灵力在有意控制下,加速冲击在督脉旁脉上,这次的每一下都有所前进,活跃的灵力如同爆裂的油滴,给经脉带来伤害的同时也让旁脉顺利被打通,丹田终归于平静。易时大松一口气。

  “哈哈,天不亡我。”易时大笑起来。

  “你还是只蝼蚁,天根本看都不看!”一个声音说到。

  “谁?”易时吃惊,扭头查看四周,但却没有任何发现,难道是幻觉?

  不再关注,一个想法出现:何不直接筑基,反正灵力足够。

如同酒醉,易时说做就做,第四次撕下。

灵芝原本六层,手里只剩下最高的两层,但上方比下方灵力更强。

  第四层灵芝入口,易时突然想到自己在找死,但动作上仍咽下肚中。失去意识前易时问自己:“我是怎么了?”

  “该醒了吧,”一个声音说到,易时睁眼,旁边正是张老,环顾四周,仍在自己房间。

  “张老怎么来了?”易时挣扎起身,才发觉自己身体如此虚弱。

  “再不来你就死了。”张老愤愤说到,“给你个灵芝你竟然直接吃了四层!”

  “啊,我只记得自己吃了两层啊。”易时说到,查看自己体内,“我怎么运转不了灵力了?”

  “这个......有点没意料到。”

张老有点不好意思说到,

“没想到血灵芝竟被独尊宫的长老用心血提前培育了。”

  “那我现在身体是怎么回事,还有之前只吃了两层啊?”

地上躺的易时很是迷茫。

  “魔道长老心血蕴含其魔修灵力和其意念,你食用前两层时,体内已经包含大部分灵芝所带来灵力。”

张老似是觉得累,盘腿而坐,继续说道:

“其中含有那位长老的魔力,你的思想就被魔道力量不知不觉影响了,后面你吃的两层是在被影响下做的决定,就像醉酒后的行为,很容易遗忘。还好我回去后想起这一茬就过来看下,救了你的小命。”

  未等易时再问,张老又说道:

“现在的你灵力已经被炼化,就像水缸里被倒了一瓶墨水,如果精神力接触体内灵力,很容易被再次影响。所以我帮忙把任督二脉所有细脉打通完全,停留在练气九层后,把你体内灵力封印了。”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易时无语,连着突破两层,却得知无法动用灵力。

  “两个选择,一散功,我帮你彻底清除体内残留灵力,不过经脉完全没有灵力会回归凡人体质,丹田也会再度收缩,几乎是从头开始修炼。”

  “我好不容易花费十多年才刚刚七层,现在重修岂不中年才能再回来。肯定不行。”

易时摇头大叫。也是觉得张老脾气好才敢这样。

  “第二种,去姜国伏魔宗求得筑基期舍利子,不过伏魔宗都是群倔驴,从不在意利益。即使你给他们元婴法宝,也换不来筑基舍利。只有被他们认可才行。”张老一副无奈样子。

  “舍利子?是什么?”易时急忙问到。

  “你不是天天看书吗?白看了!”

张老有点生气,瞪着易时:

“舍利子是伏魔宗特有,在其修士寿命到达之际,全身灵力和意念散发天地,很小几率会有部分在体内聚集,形成舍利子。

舍利子中蕴含其着伏魔功法的本源特性,能净化魔力。伏魔宗一直把舍利子当做宗门前人的传承物。”

  “那我岂不是没希望了?”易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那就看你了。传承物是为了传承,那群倔驴总以为一个哪怕筑基舍利子,都蕴含其修士的意念。所以就会考验需要舍利子的人的思想理念,是否符合那留下舍利子的修士和伏魔宗宗规。

  怎么可能吗?意念蕴含在灵力上是金丹期之上才有的,气死我了。”张老胸口起伏,显然对此事有意见,

  “以前的伏魔宗只有自己宗门弟子受魔力侵染才会给其考验。现在各大派互相学习,你至少还有得到考验的机会,说不定能得到。”

  易时见张老一副气愤加沮丧的样子,小声问道:“张老被伏魔宗拒绝过?”

  张老:“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