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古仙凡 > 第一卷 修真之路
第二十六章 转机
作者:早春晚秋  |  字数:2993  |  更新时间:2019-09-21 14:57:58 全文阅读

  “你体内的灵力到左肩有点不顺畅,一般伤势不至于对灵力运行造成影响,来让我看下。”张老睁开眼,露出一丝奇怪之色,盯着易时左肩平静说道。

  易时返回张老身旁,俯身而立。

  “他到底是谁,怎会对灵力感知如此敏锐!”脑海声音带着吃惊,大声的询问,

  “只是事务弟子藏书阁的看护者,可能也就筑基期左右吧。”易时脑海迟疑着回答,也不是很确定。

  “记得找个好的理由,别耍花样。哪怕我这个精神体毁了,对我本体不会造成任何影响,而你和你家乡就都完了!”声音威胁道,然后似是为了隐藏,不再言语。

  脑海对话,实际只过了眨眼时间。张老轻抬右手放在易时左肩上,闭目感应。

  “嗯?左肩伤势还夹杂着暴虐的灵力,像是魔修功法所致伤害。而明显齐肩伤痕,手臂现又被接上了。这可不是小伤,发生什么事情了?”张老重新躺下,又闭上眼睛,张口询问。

  “回家路上被魔修偷袭,离得太近,左肩被齐斩而下。后接住掉落的胳膊,用轻功和百里飞符趁机逃脱了,手臂刚刚被接上。”易时低头回答,没有丝毫犹豫。

  “你可知本门弟子筑基后大部分所修何功法?”张老问道。

  “魁星法决啊,正是我门独有法决。”易时不解回应。

  “看来你对魁星法决了解不深。”张老一副深藏不露的表情,再次睁开眼与易时对视,未等询问,易时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

  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像是从水中一下子离开水面。想张口,身体却毫无反应。

  只见张老伸手朝向易时,一暗青色光团从易时身体迎着手掌而去。

  “还想躲?”张老对那光团说到。手掌握拳,光团四散而开。张老起身,易时注视下,张老与光团都突然的完全消失。

易时在脑海呼喊,那不知在哪传出的声音,也未有回应,似是不见了踪影。

  易时愣神间,一黑衣人被张老抓住脖子带回。张老仍坐在躺椅上,随手把黑衣人扔在地上,易时细看去,正是子东!

子东被按住脑袋,但却硬伸着脖子,惊喊:“怎么可能?星磁力再强大,也发现不了脑海中的精神!”

  “不幸的是我是元婴后期,刚触摸胳膊时,稍稍用了一点刚掌握的元力。”张老语气平静说到,反倒放开了子东,躺回椅子上。

子东无语,易时震撼!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张老目露困色,望着子东。

  “放了我吧,搜魂术对我没用,我会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们,绝不为难易时,还可以做你们的内应,随时能掌握幽冥阁和独尊宫的信息。”子东站起来后,又跪下祈求。

  “不需要!”张老说着,猛然按向子东。

一声闷哼,子东晕了过去。

  “确实有禁制,先留着给峰主吧。”张老叹息一声。轻轻摆了摆手,子东原处消失。

  易时眼看着张老随手间,不知把子东收到哪里,惊讶的晃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可以动了。

靠近张老,易时拘谨道:

  “张..张前辈,此魔名叫子东,好像是独尊宫和幽冥阁双重身份。独尊宫还有个隐秘据点,不过听此魔说,那里还有三位元婴魔修。”

  “你又不是魔修,害怕我干什么?那就带我去看下!”张老慢慢睁开眼,缓缓说道。

起身拉着还未反应过来的易时向外飞去。

  圆谭旁边,易时指着山洞的大致方向,张老周围一阵波动,只有近处的易时能感受到的空气波纹,强烈的动荡了一下。

易时心中默默感叹,这就是强大到能影响空间的精神力。

  “给水行符,你还慢慢游过去吧,等你到了,那边也该清理干净了。”张老递出灵符,轻笑着说到,突然的再次消失。

易时默默接过,按之前子东带领的路线,开始下水。

等易时到达时,水井口里早已没了相隔的墙壁,举目眺望,除了仍被阵法保护着的血池,面前残垣断壁,早已看不到之前的痕迹。

  张老正站在原本有着石坛的位置上,现在已经是一块平地,

  “张老,人都跑了还是被杀了,一个都没有了。”易时走近,好奇询问道。

  “有我出马,他们怎么跑的掉,我都等你一刻钟了,你太慢了。”张老双手背后,转身,脸色淡然说到。

  易时苦笑,经过跟范起整天在一起,充分了解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

  “弟子愚笨,实在想像不到,张老竟能如此之快,解决这么大的魔道据点,据说有三个元婴大魔,张老实力当真举世无敌。”

  “也就比他们高了那么一点点,在元婴还凑合。”张老谦虚的说,然后带着笑意,说出了让易时感到,之前的马屁可以说的再丰富点:

“那血灵芝你可以摘了卖几块灵石,山洞里也可以搜下,我在这里等你。”

  “谢谢张老,张老大恩大德,弟子谨记于心。”易时大声喊到,高兴的跳了起来。期待着法宝遍地、灵石丹药取之不尽,真正的福缘就在眼前。

  飞快的向右边曾是元婴魔修石屋跑去,倒地的石壁被一块块快速的掀起,每一块都让易时心怀激动,但结果往往出人意料。

“嗯?怎么什么都没有!哦,可能是张老拿走了。没事,元婴法宝自己也掌握不了。”

  看了眼曾放置传送阵的地方,整个地面已经形成一个大坑,传送建筑和粉碎的晶体分散在坑里。

“这晶体也是宝贝啊!虽然都是碎的,先收集一点。”易时拿出已经很少使用的储物袋,装了小半包放在腰间。

  回身易时向山壁石洞赶去,下方石洞都被上方掉落的石头掩盖。但下方都是低级弟子,易时轻身而上,飞檐走壁爬上最上方石洞。找寻了半天金丹和筑基修士洞府,易时奇怪:“嗯?什么也没有,难道都被放进储物戒了,可是尸体也没看见在哪啊?

张老不会连这些东西也收走了吧,故意毁尸灭迹?”

  练气的弟子没有储物戒,应该有点收获吧,易时脸色铅尘色的安慰自己。看着下方的堆积物,运转骨窍锻体决,毫不费力的把石块全部移开,让石洞显露出来,

  “骨头?比我的阵旗还破!钢刀一把?灵石碎块?这是来修真的吗!”内心呐喊着,易时露出绝望的表情。

  最后从血池里摘出血灵芝,阵法已经被张老去掉,易时低着头回到张老身旁。

  “知道我特意等着你,让你去找寻法宝的用意了吗?”张老看着易时霜打的茄子,揶揄说到。

  “难道是修士都把物品随身携带?还是打斗要控制威力,避免破坏性太大摧毁储物戒?”

易时愣愣的说到,心中暗想:‘张老如此说,应该没有把东西据为己有吧,要不然岂不打脸?’

  “怎么想的?只是要告诉你,魔修是修炼资源匮乏的群体,魔功可以自学,但不要觉得魔道修炼快,就忍不住加入。

修真界里对魔道人人喊打,修真资源被几大派严格把控,不出大动荡,魔道是永无出头之日的。”张老双手背后,一派凌然正气口吻的说到。

  “我也没想着入魔道啊。”易时小声,露出委屈。

  “你被幽冥阁灵体寄宿,你觉得你能摆脱入魔吗?”张老严厉的反问,随之又叹口气,

  “不过也确实没有更好的选择,总不能让你送死。这事我会禀告门派上层的,对低级弟子来说威胁太大了,争取能全面扫除林国和门派里的魔道势力。”

  “张老辛苦,如果这次没有张老,弟子...”

  “不用多说,作为宗门长老,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短细的胡子翘动一下,张老抬手抚平,随后叮嘱道,

“今天的事情就不要说出去了,门派后面应该会有行动,这些就交给门里的执事长老处理吧。

一会出去后我会毁掉这里。你只要不主动露出肩膀,那里的伤口很小,即使是元婴期,除非是我这种对灵力感知敏锐的,一般人也不会发现。”

   把血灵芝收入储物戒,易时被张老定在靠墙壁半空中飘浮着。

眼望着之前还比较熟悉的张老,挥手间井水倒灌山洞,随后山洞猛的整个坍塌。

望着水中尖牙外露的小鱼,疯狂争夺吸食血池血液。

尖利的牙齿被砸落的石壁撞击,却丝毫无损,甚至有沾着血液的石壁被一群小鱼啃的瞬间消失。

易时脸冒冷汗,后背湿透,顿时明白当初子东让自己隐身,并静悄悄的用水行符穿过水底的原因,也庆幸自己刚一个人过来时,照搬之前做法!

  张老精神力再次动荡,确认此地附近再无魔修存在,准备带着易时离去。

  而易时半路上放心不下庄子,一个人折回家乡,通知吕梁手下,让其把庄子所有人移到铁木城里安顿,至少比起村庄要安全许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