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古仙凡 > 第一卷 修真之路
第二十二章 宗门来客
作者:早春晚秋  |  字数:3437  |  更新时间:2019-11-28 22:22:41 全文阅读

休息多日,身体终于从疼痛中完全恢复。

易时长舒了口气,然后再次沉浸黄典宫,仿佛看不完的武学里面。

武学与修真类似,这里分为招式和内力两大类,内力易时只去运行穴位来揣摩,配合着灵力施展练习,尤其是草上飞和纵云梯等逃跑武学已炉火纯青。

其他的内力功法如江湖人人喊打的吸星大法,练气法决般靠日光来修炼的阳神决等,易时只随意浏览就放过了。

这些内功修炼起来一样威力巨大,练到极致竟与筑基修士法决威力不相上下,不过易时学武功是为砥砺灵气、促进身体灵力吸收和学习对战招式,这些功法对灵力增长毫无作用。

招式也受益良多,易时感觉自己现在苦尽甘来。拳法中伤人无形的意形拳、指法里最厉害的点穴、身法中速度和灵活在灵力替换内力运用下,偶尔找个聚众山寨切磋一番,才明白自己已可以位列于江湖高手之中。

话说易时现身这段时间,江湖刀光血影,纷乱复杂。突然闯出的几位过江猛龙,眼看皆是容貌年青,却不仅引起林国轰动,少男侠女追逐模仿,还被百晓生列为江湖十大高手: 魔拳范易,轻云书生徐立,狂盗白敖林。

着实让易时汗颜一把,用黄典宫杂学易容后,几次比试都不过瘾。就与江湖所谓高手约战几场,没想到皆是名气比身手更出重之辈。

眼看引起轰动,易时赶紧收手。万一被宗门查到,会不会受到惩罚暂且不说,一定会被同门笑死。

当然不只是只有这三个假名,大部分的比试都在私下进行,有些对战更是精彩绝伦,不知为何没有流传出来。

随着收检,加上露面在大众眼前次数极少,始终无人知晓易时真实身份。

在江湖间流传各种说法。可顶不住一代新人换旧人,随着易时离开黄典宫,回归宗门没多长时间,热闹很快销声匿迹。

日益增强的骨骼防御,加上黄典宫所学招式。易时相信,只要近身三丈之内,筑基之下将少有敌手!

“易时,跟我去迎宾阁。”张辽门外喊道。

“张师兄,出什么事情了?”易时打开屋门,茫然问道。

“关于上次禾城村庄的,听闻是妖猴部落有人前来找事了!”张辽表情随意。

“这都多久了?”易时愣神的想。

跟随着大师伯二弟子前往,穿过外门弟子居住带。

迎宾阁也在半山腰,处于内门弟子范围,朝向星峰方向的几处并排阁楼,即为木峰迎宾阁。

路上易时未多询问,从外门升为内门,一直独居,几位师兄也从未有过交流,自感出身低人一等,易时更没有主动交好的打算。既然张师兄未传达其他讯息,一会看情况再说就是。

迎宾阁的外表,让易时想起铁木城里的店铺街道,一排阁楼并立,房顶花型木雕。

不同的是迎宾阁把两层高度合并为一层,外面鲜艳红墙和金色房顶,比起城里的显得更加气派和精美。

跟随步入阁中,左侧一排陌生的三人正品着茶水。右面首位是师公杨灵,两位师伯和师父刘念在其下依次而坐,易时直接走到师父后面。

“侯道友,上次与贵族侯亮有接触的几人都在这里了。有问题可以随意询问。”杨灵抬头,声音清灵动听。

“杨道友见谅,突闻我族后辈被当做邪妖所灭,作为长辈还是需要探查一下的。”

对面首位男子低沉的回答道,但视线却是直接看向陶海,

“还麻烦几位道友,再说一下事情的经过。”

男子向着这边随意的拱了拱手。

“两年前,禾城旁的小村庄村民来这里求助......”

作为大师伯的陶海坐直身体,向其讲述事情的经过。

讲完后,陶海从储物戒拿出一直保存的侯亮尸体,和盒子放置的妖丹,

“当时怀疑是走火入魔,就查看了妖丹,还望谅解。”陶海带着歉意的解释。

“可怜我侄,虽然不知道我侄为什么会那么做,但相信贵门行事光明磊落,不至于欺瞒我等小部落。

不过真正的原因还未找出,我们会继续调查的,打扰了。”

首位的来客接过妖丹,仔细看了侯亮尸体。直白的向杨灵提出离开。

“我们也很遗憾。”杨灵起身说道。

带着陶海等送三位客人至魁星门外,吩咐易时等几个小辈,在迎宾阁继续等候。

“竟是明灭山脉西北部的猴族部落,早知先通知一下了。”

杨灵几人回到迎宾阁内,陶海叹气说道。

“这不怪你,他们部落位于姜国区域的山脉里,身上又没有什么标志。”

杨灵安慰,然后做出决定,

“接下来先等着,看他们猴族怎么处理吧。”

“我前去协助他们调查?”陶海沉思片刻,询问道。

“不妥,容易引起误会,我魁星门虽不愿得罪妖族,但也不至于害怕,静观其变吧。”杨灵摇头,直接拒绝道。

刘念带着易时回返,路上询问骨窍锻体决的突破情形,易时告知。

到达刘念庭院,易时坐在师父对面石凳,听从教导。

“付出越多,收获越大。能选择灵力砥砺骨骼,而不是魔道手段,你的心性和毅力都很好。

修真者本意明悟天地之道,可近万年来,大乘修士不断尝试突破,甚至前往星海和虚空深处,都没找到大乘之后的道路。

人心浮动,修道何去何从?风清门神寻道人百年前公开透露大灾将至,虽不知起因,但注定以后的世界充满危险。”

刘念停下,用精神力探测易时的身体,接着语重心长言道,

“骨窍锻体决效果确实不错,宗门也有强大的炼体法决,不过需要筑基后才能修炼。

宗门内相对还是过于安定,缺少锻炼的机会。今后可以去各国门派游历,遍学百家,虽然很少宗门会把绝学传授,但也会有其他收获。

这是各派老祖共同立下的规矩。现在濒临大灾,要抓紧提高实力,保护自己。”

刘念说到这里,起身去屋内,拿出一枚戒指,

“这是为师前几天刚得到的储物戒,正好你的武学和锻体互相配合,已可自保。里面有部分修炼所用丹药和灵符,供你游历使用。

至于修炼法决,筑基下的藏书阁都有。筑基后建议你选宗门的魁星术,灵力与精神同修的法决,是我们魁星门立门之本,自然有其道理!”

刘念把储物戒交给易时,简述灵符和几瓶丹药的作用。

易时默默收下戒指,修真界的师父有几人如刘念?想起闭关时所考虑,易时本要拒绝,可刘念明亮温和的注视着,易时发现自己想不到借口。

一个月后,正在藏书阁的易时收到师父讯息,易时再次赶到迎宾阁。

阁中没有来客,师公杨灵仍坐在右侧椅子上,其他人在对面朝向师公,易时轻步到师父身后。

“外门事务长老刚传来消息,我们这一脉一直负责的禾城村庄任务,现在村子里人全部失踪,你们怎么看?”

杨灵看着人到齐了,沉声说道。

“全部失踪!”陶海惊起,疾声厉色,“是猴族的报复吗?上次走时就看他们明显有怨气!”

“也可能是未抓到的真凶,现在变本加厉?”李东低头托着下巴,缓缓说出猜测。

“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据风清门传来消息,猴族族长是金丹圆满,族内五名金丹和三十余筑基妖修,一直安分守己。

至于是否有另一隐藏者,还待确认。现在发生这种事,不易惊动我们执事长老。”杨灵细想一下,慢慢说道。

“还是我们三人去探查一下,如果不行的话,再让通晓易学的长老算一下。”

刘念语气温和,看着两位师兄,李东和陶海静思后相继点头,表示同意。

“你们去时多带几张千里飞符和云隐符,弟子就不要带了,以安全为重。”杨灵告诫,

“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及时用万里传讯符联系,近期我和王师兄在明灭山脉东南谷地围剿妖狼群。可随时过去支援。”

小辈则一句话未说,在各自师父示意下,先行离去。

易时跟随三名师兄一起退下,本想回去继续看书,却被李进突然喊住。

“易师弟,咱们一脉要常联系才是。师弟每次都不给机会。”大师兄李进抱怨道。

“易时见过三位师兄。”

易时拱手,有点不适应的摸了摸头,略显含蓄的说道,“只是师弟才练气中期,几位师兄都已是内门弟子,实在不好意思打扰到师兄们的修行。”

“师弟说笑了,我和李师兄也刚突破,上次咱们一起任务还都是外门弟子。当时任务急未有空闲交流,刚知道师弟是原来是事务弟子,后来能转为正式弟子,这才更值得我们学习啊。”

二师兄张伟略显真诚地说道。

未等易时反应,三师兄张辽迅速接过话,更显诚挚的叹道:

“师公一脉的二代弟子,现在总共就我们四人,当然更应该互帮互助!师弟还未筑基,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与我们说就是。”

易时有点迷惑,之前任务时也未见两位师兄如此热情,一路对自己默然视之。

只不过师父对自己也是很少交流,难道是师公这一脉都是如师父一般慢热吗?

心底感动,易时学着师父的气质拱手,坦诚言道:

“几位师兄不嫌弃,那以后师弟就多多打扰了!”

“这才对嘛,一起去山脚坊市吃一顿,边吃边聊。”李进上前搂着易时笑到。

回到屋内,有点酒晕的易时洗了把脸,想起刚才的把酒言欢,其乐融融,恨不得把毕生经验传授给自己。

清凉一下,易时仔细推敲起来:

几位师兄一直在打听自己,修行功法法术和前几天与师公的皇城经过。

而当自己询问对方功法和练气经验时却总被两句带过,三位师兄马上热情的各抒己见,推心置腹,场面亲切又真诚,让易时几乎插不上话语。

可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回答的那些,和藏书阁里无人翻看的励志书籍、游历小说如此相似。至于实际的内容,却和自己所问,少有干系!

易时苦笑,吕梁曾言:‘桌酒情深,酒后伤心。’莫不如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