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古仙凡 > 第一卷 修真之路
第七章 路漫漫长
作者:早春晚秋  |  字数:2900  |  更新时间:2020-04-26 09:26:44 全文阅读

接下来的日子,易时依旧是白天干活,晚上修炼。

可丹药用完后,明显的没有了状态,每次修炼不到两三个小时就昏昏欲睡。

室友这几天终于说上话了,名叫李坤,在这里已经两年。开始跟易时一样的努力,抱着书整日思考,晚上打坐从不停息,可努力了大半年,李坤绝望了,练气三层都无法踏出。

现在的他每天固定的工作,来专门赚取每月五十两的外门弟子奖励,邮回家中,打算过几年离开门派。

因为同一屋子,易时跟他长聊过几次,他在听了易时的经历后,也劝易时不要再做无用功,最好待上几年挣点钱回家,易时现在自然没有这个想法。

转眼来到这里一个月,易时每天重复的工作,今天到了该易时回家的日子。

一大早,易时去往后厨与李老打声招呼,又与厨房负责人、马风主管请示,这才飞快的向半山腰跑去。

可能是半个月的打坐或者丹药的作用,易时感觉自己明显比以前爬山轻松了很多。

早上六点易时开始向山腰爬去,归家心切,不到十点,易时已站在马长老的面前。

“见过马长老。”

易时恭敬向马长老行礼,现在的易时不是刚来的时候什么也不懂,马长老是负责所有外门事物的金丹前辈,举手可开山的存在!

不过也有小道消息,金丹期是不能称作长老的,但元婴境界长老大都不愿把时间浪费在琐事上,而外门又不能没有长老负责。几番商议下,竟给了此人一个长老名头,令管理事物弟子。

尽管如此,也足够让易时恭谨了。

“你是一个月前来的易时,是准备回家的吧?”

修真者过目不忘,书桌前的马长老随意的看了一眼易时,问到。

“是的,弟子已来此够一个月,想回家一次。”

易时急忙点头。

“回家自然是没问题,你家在铁木城附近,较远,你又没有修为赶路,可以给你五十天的假期。

但你今年才八岁,我可以给你个机会,此次回去可以不用再来,想必这一个月你也看出来了,事物弟子其实就是为宗门打杂干活的。

你灵根想必李雨也告知过你,筑基的希望极小,我也是看在你才八岁就能一个人千里迢迢的来追求大道,劝你一句:俗世未尝不如修真界。”

易时低头,这一个月的经历,让充满期待的热情,已经化为每日的重复;仙人,也逐渐在易时眼前揭开华丽的面纱。

但自己千里而来,就简单的这样放弃吗?俗世,张爷爷所讲的故事里,凡人哪能比得过仙人,即使是炼气五层的外门弟子,也不是江湖高手能对比的啊。

“多谢长老,弟子既然离家一路赶到门派,就不会再想其他的了。”

“嗯,那你收好这个月的丹药和银两,还有这些是每次外门弟子回家都有的两张极行符,一张求救符和事物弟子身份令牌。

极行符贴于腿上可加快速度,求救符有危险时撕掉,可求救于附近百里内的同门,而身份令牌可用于官府寻求帮助,但切不可用此为非作歹,执法堂负责监管内外弟子的一切事物,切记!”

长老看易时没有选择离开门派,摇摇头不再劝说,给了易时一兜东西,并语气郑重的警告。

易时连忙应声知道,看长老低头又看起了书,易时懂事的把东西装起来,轻步的退出了房间。

一边向上走着,易时一边思索,入外门后必须要干够二十年,才能以凡人身份离开。马长老肯给予自己机会离开,足够意外了。

李坤就是因为二十年的规定,才在后悔绝望后,安慰自己存钱养老。

易时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选的对不对,不行也就当存钱了。

“见过师兄,我是请假回家的外门事物弟子易时,麻烦师兄开下门。”

到了山顶的易时,收了收神,对着光环下,盘膝而坐的瘦高男子鞠躬道。

男子睁眼看了下易时,未有言语。挥手打入一道光进入门中,又挥手隔空打向易时,猝不及防的易时被甩到张大了嘴巴,却无声的飞了起来。

仿佛一阵狂风刮过,等易时反应过来时候,看着后面的石门,自己已经出来了。

石门依旧矗立在半山腰处,两块很大的石柱支撑着,晶石高高在其上方向外散发着七彩耀眼的光芒。

易时望了小会儿,回乡心切,急忙的向山下跑去。

天快黑的时候,易时看到一群镖局的人。当易时亮出魁星门身份牌,只用十两银子,镖局就同意了看着很小的易时同他们一起回铁木城。

路上的易时与那些走镖的人交谈,木国十五城,铜木城铁木城靠近国家东南,木国都城在国家偏西北,名叫金木城。

国家间几百年来都是和平相处,这与张爷爷讲的一样。当然,一些小的争端在所难免。

几天后,镖局终于到了铜木城,他们要在这里停留一天来给商人们买卖货物的时间,易时也跟着镖局停留。

想到在家时自己还梦着进城,就独自出来转悠在铜木城里,给父母哥哥买了很多礼物,发现天色渐晚,才慢慢回到聚集的客栈。

晚上易时盘坐在床上,旁边的镖局小哥早已睡着,自从离开山门易时每晚必定修炼,镖局的普通人也大概猜到易时的身份。

可无论怎么修炼,除了又用了两粒丹药有点感觉,其他的时候枯坐一夜除了精神稍好点,易时没有发现这样的修炼有什么作用。

尽管如此,易时知道,现在的自己除了每天晚上坚持修炼,没有其他的方法来帮助自己离筑基更近点,易时当然不甘心像马长老说的,永远待在外门。

到了铁木城里,易时又忍不住的去城里逛了一天,在带上一大兜礼物后,易时坐上租的马车踏上回家的路。

望着那靠山脚下的小村子,易时怔了怔神。这次回家,下次可能就是一年后,以后回家的机会越来越少。选择了远方,家以后就是远方。

易时找了个有水源的地方,梳洗了一下自己,背着礼物往家赶去。

远远看,一个微胖小孩背着一个大包裹蹒跚的走在羊肠小路。

“爹,娘,哥哥”

易时刚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喊了起来。

“你是小时吗?”

一个年轻的女子在院子里听到易时的声音,对易时问道。

“你是嫂子吧,我是易时,以前见过你几次。”

易时看到后没有多惊讶,这个女的应该就是邻庄的李家的小梅了,听说跟哥哥青梅竹马,哥哥参军回来后易时也在庄上见过几次,所以易时直接称呼起了嫂子。

“小时,你不吭不响的就敢一个人跑了,让人担心不担心!”

易时的娘听到声音急匆匆的走出来,拽着易时的胳膊,细细看了起来,等确认了易时没有缺胳膊少肉,才放下心的拉着走进屋。

晚上,一家人听着八岁的易时讲着神仙门派的故事,易时自然把说着门派里天天大鱼大肉,师兄师姐们呼风唤雨的,让家人心满意足的对易时离家放下了心。

庄上的人听到去往仙家的易时回来了,都围在易时家门口谈论。

易时索性把极行符拿出来围着庄子跑了一圈,仿佛一个小影子似的速度让看的人大呼小叫,易时又拿出门派身份牌让他们看了看,庄上人又夸奖又询问的好久。

坐在离家的马车上,易时忍不住抽泣,在家呆了五天,走时家人和庄上人都来相送。家人和看着自己成长的叔婶,教自己认字的张爷爷,那些整天喊着一起玩的小伙伴,易时挥了挥手。

尽管不知以后会如何,但这里的永远是自己最记念的地方。

回去的路一帆风顺,易时只留了二十两银子坐车,爹娘硬要给易时带了几身衣物和大包的干粮。没有停留,易时很快到了那看着有点古老的石门,把令牌贴了上去。

去厨房报个到后,易时被准假多休一天,就直接回了住处修炼起来。

不管有没有效果,易时决定不放松任何一天,回家那一个月的修炼让易时发现和自己服用一粒灵气丹的效果相似,这让易时意外的惊喜,努力总有收货。

回门第二天,易时很早地到达厨房,把那省下的一粒丹药交给挑水的人,尽管知道了那一粒药有多么重要。

那人高兴的与易时称兄道弟,之后厨房流传一个傻子的故事。

易时只是默默地工作,偶尔想起那个吕商人说过一段话:休争闲气,日有平西。来之不善,去之亦易。人平不语,水平不流。得荣思辱,处安思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