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无上之尊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蔡老
作者:暗夜帕拉斯  |  字数:6042  |  更新时间:2019-08-07 07:22:18 全文阅读

“叮咚”

包厢的玻璃门已经在剧烈的打斗中被撞碎了,门外电梯打开的声音整个包厢内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江鹤略带紧张地甩了甩手心的汗渍,目光更是死死地盯着秦天明,毒辣的眼神仿佛要将面前这个高中生生吞了一般。

光是一人就难以对付,他的救兵又会是谁呢?难不成今天还真得动枪不成?

要是以往,他早就拿起手枪了,但现在秦天离他不过两米的距离,在看看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手下,以及他们身上那狰狞的血痕。

江鹤还真怕秦天明一个冲动结果了了自己,那他可真是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了。

在此之前,打死他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个高中生逼入绝境。

看不透,这小子淡定的样子不像是装的……还真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啊!!!

饶是纵横江海黑白两道十数年,练就出一身炉火纯青看人本领的江鹤,也不得不承认秦天实在是太神秘了。

举手投足间透着的那股傲气,即便是帝京的大家族子嗣也不见得拥有,非得形容,倒有几分睥睨天下的气势。

可普天之下能有这种气势的人,整个华国怕是也寥寥无几吧……

“嘎吱!”

一身迷彩制服的齐阳推开包厢仅存的金属门框,看着地上好似一锅油焖大虾,躺成一堆的几十个保安,以及他们身上或大或小的血色爪印,顿时瞳孔一缩。

他的目光在转向面色阴晴不定的江鹤,脸上立马露出几分明了的神色,看向秦天。

愈发恭敬地走上前去,躬身道“秦先生,您没受伤吧!”

“齐哥!你怎么来了?”

看见齐阳,江鹤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

这位蔡老身边寸步不离的警卫员,他又怎么会不认识,说起来齐阳和他背后的贵人都是息息相关。

齐阳脸色冰冷,正眼都没看江鹤一眼,只是一个劲望着正在喝酒的秦天,直到后者摆摆手道“不打紧,这种货色,就算来一千个都伤不到我!”

他的脸色才缓和了几分道“是我多想了,秦先生功夫之高,堪至化劲,他们自然是伤不到您一根毫发!”

随后又转向江鹤,继而说“江鹤,这件事我会和二爷反应的。”

江鹤额头冷汗直冒,连忙说道“齐哥,就算是要我死也让我死个明白,这小…位先生究竟是什么来头?”

齐阳微微一叹,低声道“秦先生是蔡老的贵客,你万万惹不起的人!”

秦天明自顾自的拿着一杯酒继续喝着,没有说话。

周围陷入了死寂,蔡老这两个字一出,连原本还在地上哀嚎的人都憋住了呼吸,就像白日见鬼似的,大气都不敢喘,整个包厢落针可闻,好似连空气都凝滞了。

江鹤直接瘫坐在了沙发上,他知道自己今天算是踢到铁板了。

蔡老!!!

那可是整个江北省,为数不多的几座不可撼大山,如果说他身后的天是蔡家人,那蔡老就是所有蔡家人的天!

秦天明作为蔡老的贵客,好在没在他这里出个什么好歹来,若真是那样,蔡二爷还不扒他一层皮……

想到自己驱使着整栋楼的保安围攻蔡老的客人,江鹤心里不由涌起阵阵后怕。

“怎么着,今个还要不要打?不打我可走了。”

秦天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望着江鹤,脸上依旧是那副淡漠的神色,让人看不出喜怒。

“嘭!”

江鹤拿起桌上一瓶红酒,狠狠地砸在自己头顶,酒瓶瞬间爆开,酒液、玻璃渣四溅,鲜红的血液混合着暗红的酒水从他额间沄沄流下。

“秦先生,我错了,今个是我有眼无珠,没认出您这位大神。”

秦天挑挑眉笑道“还真是挺下得去手呢,既然这样,你打伤了我朋友,我也打伤了你的人,今天这件事就算了,可行?”

“行!谢,秦先生开恩!”

江鹤是个狠人,而且并不傻,秦天愿意给他认错的机会,他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连连顺着杠子往下爬,只不过想想自己手下四十几个人的医药费,他还是觉得有些肉疼,今天这一出,算是亏大发了。

秦天没有再多讲,去洗手间洗干净手上血渍又冲了把脸,这才走出包厢跟着齐阳坐电梯下楼。

电梯门关,江鹤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房间一角的青色旗袍女子走到他身边,拿出一条手绢轻柔替他擦拭着头顶伤口的血液和碎玻璃渣。

一边擦着还她还不由问道“江爷,这小子打人那会还真是像被鬼神附体一样,下手也毒,现在的小孩都这么狠了么?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江鹤没有回话,只是低叹一声随后皱起眉头,朝着地上躺着的一众手下喊道“你们还要给我躺到什么时候,都给老子滚去医院!”

瘫在地板上的一众保安这才如梦方醒,一个个慌忙爬起来,朝着楼下走去。

李阳也喘着粗气,顶着肿成猪头的脑袋,目光拘谨地望着江鹤说道“江老板,刚才你们提到的蔡老,难不成是……”

“唉,整个江北省,还能有几个蔡老……”

李阳心里猜想得到证实,整张脸都憋成了猪肝色,那可是蔡鼎臣!

在势力横跨军、商、政三路的庞然大物面前,他李阳就是人家随手都可以捏死的存在,手里头那么点钱势,连人家牙缝都不够塞。

江鹤神色一凛,过了一会,他深深吐了口气,搂着青色旗袍女子细声说道“绿萝,我答应你,在过一段时间,等那件事完成之后,我就放手,咱们挣的钱已经够多了,到时候我们就举家搬迁去江南省,小鱼也快到上学的年纪了……”

青色旗袍女子微微颔首,望着江鹤的眼里柔情涌动。

出了门,齐阳领着秦天明走到一辆军绿色吉普车前,恭敬地拉开车门。

秦天明倒也没矫情,直接坐上了副驾驶,坐垫是不知名皮质的十分柔软,车内装饰陈设都极为简单,看起来倒是平平无奇。

不过前挡风玻璃上挂着的好几张特别通行证,显然彰显着车主的不一般。

点火,起步。

齐阳的车开的特别稳,也不愧是做警卫员的,期间还能不时把目光瞟向秦天,似乎想从后者身上看出些什么东西。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用不着这么拘谨,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秦天看着面前的大块头那副小心翼翼地样子,顿时有些莞尔。

“秦先生,你可真是太厉害了,一挑几十啊!只可惜刚才没看到你大发神威的样子,就算是我们军区的兵王没拿刀械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齐阳摆出一副见到偶像的激动模样,高声说道。

“小事而已,并不足称道,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怕是也可以轻松做到吧!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

“秦先生,好奇什么?”

“江鹤跟你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一句话就可以要他屁都不敢放一个。”

秦天摸了摸眼角,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前一秒还想拼命一搏的江鹤,怎么突然之间就认怂了。

“是这样的,秦先生,蔡老爷子一共有三子,在江北一代并称为蔡家三杰。老大光勇从军虽然是主搞科技研发,但也是帝京有名的大校。

老二光耀经商,在市区的很多大公司背后都占了些股份,至于老三光宏,则是从政,在江南省委做事。

这江鹤正是蔡光耀一手扶持起来的,没有二爷的出手相助,他到现在都还可能还只是一个藉藉无名之辈。

同时,他也担任二爷明面上的代理人,所以在江海算是蛮霸的紧,却没曾想今天惹到秦先生身上,也算是他倒霉!”

齐阳有些哭笑不得地解释着,秦天明算是了解了个清楚。

不过前者这寥寥的几句话,却也说明了蔡家在江北省的强大实力。

不说别的,就算这蔡家三杰任意一个拿出来,也是能光耀一方门楣的存在,蔡家能同时占据三个那至少可以保证未来二十年基业不倒了。

秦天明对于这些大家族的事,无论前世今生都不了解,也没有丁点兴趣,家族的势力背景固然重要,但要想在宇宙中穿越,更多的还是得凭借自身的实力。

以他数百年的阅历,当然也见过不少背景滔天的天骄子嗣,到了混乱星域被一些散修杀人夺宝。

那些人平日里张扬惯了,自认为家族的威势所向披靡,却还是低估了修真界的残酷,经过灵气蕴养寿命延长之后的修士,心性比起尘世中任一类人都要可怖。

上一秒还对你笑脸相迎,下一秒就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这也是秦天向来都强调万物皆为虚妄,唯有实力至上的原因。

他本就是散修起家,后来虽然也加入过一些势力,却也多只是收人利益挂名庇护而已,并没有那个宗门能让他从心底有归属感。

越野车绕出了主环线来到江海市郊区之后就开始提速,齐阳的车技自是让人无话可说,就算车速表飙到了120码,副驾驶的秦天明都没有丁点突兀的感受。

清凉的夜风从窗口吹来,秦天明目光望着头顶漫天的星辰,嘴角渐渐浮起几缕不易察觉的笑容,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天色已晚,路上的车辆并不多,二十来分钟后,吉普车在一处占地宽广的老庭院前停了下来。

这个大院子和附近装修奢华的各种复式楼风格完全不同,但却显得接地气的多,颇有几分帝京老四合院的样子。

庭院外围着青砖砌起的高大围墙,门口蹲着两头大石狮子,大门边挂着龙飞凤舞的红牌匾,气派非常。

知道秦天明要来,大门早被打开,蔡鼎臣正在院中一棵足有百年的大槐树下打太极,晚风吹得他的练功服不断鼓动,整个人看起来倒有几分仙风道骨。

院落里支起的夜灯明亮,在蔡老身边还有一个穿着工整西装的干瘦中年男子和一袭绿色长裙的蔡文妍在安静观望。

“蔡老爷子好气色,看来这阵子心情不错!”

秦天明走下车来,径直踏入大院。

“秦小友,几日不见,看来你功力又精进不少!”

蔡鼎臣做了个收势,踱步朝着后者迎上来。

秦天明倒也没多寒暄,直接从衣服口袋拿出一个小玻璃瓶递给蔡老,里面静悄悄地躺着一颗碧绿的草木丹。

“秦小友,你这颗药是直接服用就好么?”

蔡老望着手里的小玻璃瓶,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没错,吃掉之后就能彻底根除你的病症,你体内的湿寒之气也会随着身体代谢自动排除体外。”

秦天明没有过多解释,只是静静地盯着蔡鼎臣,又转而看向一边的西服中年人。

这人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左右,面色有些虚浮,但眉间眼里和蔡老有些相似,应该就是蔡家三杰中间的一个了。

因为他身上并没有军人气质亦或者是从政之人的从容大度,倒是显得有几分市侩之相,脖子上挂着一块玉观音,左手圈着一块大金表。

一个照面,秦天明心里已经大致猜出了他的身份,这人应该就是齐阳口中的蔡家二子,蔡光耀。

他在看蔡光耀,蔡光耀又何尝不在打量他。

见到自己父亲和侄女口中的武道宗师,竟然是个看起来没成年的小毛孩,蔡光耀心里顿时有种撞了鬼的感觉。

这怎么可能?

他对修炼不感兴趣,也不甚了解,但要说秦天明这么年轻就能达到传说中以一敌百,隔空拿物的一代宗师境界,那也太鬼扯了吧……

也在这时,齐阳也跟了上来,然后走到了蔡光耀耳边轻语了几句。

后者听过之后,脸上的怀疑之色总算散去大半,反而主动走上前来拱手说道“在下蔡光耀,今个我手下的江鹤对秦先生您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已经过去的事,就不必再提了!”

秦天耸耸肩,显然是并没有把之前的冲突放在心上。

“秦先生大度!您放心,回去之后我必定会好好跟他聊聊!”

蔡光耀面色一肃,眼里闪烁着冷光。

也在这时候,蔡老爷子有些迫不及待地拿出草木丹一口吞下。

伴随着入口即化的青绿液体滑入喉头,他只觉得一股清凉之气在体内涌动翻滚,转而朝着周身扩散,手足间那阴冷的疼痛感开始缓缓消退,这并不是止痛那么简单,而是完完全全的祛除!!!

这种感觉还在不断持续,蔡鼎臣估计这个趋势下去用不了三两天,他的痛风之症就能根治。

同时伴随着药力渗透四肢百骸,他竟然感觉到几十年未曾寸进的修为都有了突破的趋势!

“好!好!好!好药!秦小友真乃当世神医!”

蔡老爷子一连激动地说出三个好字,然后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又打了一套蔡家家传的伏虎拳,拳劲刚猛带起咧咧风声,他整个人都像是一下年轻了几十岁。

蔡文妍眼里绽放出惊喜之光,上一次看到爷爷打出这套拳法,那还是六七岁的时候,而今再现,威势比起之前好像都要更强。

“嗯,老爷子沉淀已久,相信用不了多久,修为还能在上一层楼!”

秦天微笑着说道。

蔡老爷子停下来,深吐了一口气,眼里满是激动之色,连带着双手都有些颤抖。

他也隐约感受到,要是自己痛风痊愈,怕是离化劲宗师这个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遥!

要是他自己也成为化劲宗师,至少能保蔡家后五十年无忧!

因为化劲宗师,在没有严重暗伤的情况下,一般寿命在一百五十岁左右。

这可是一份天大的恩情,饶是他之前为了交好秦天已经准备了不俗的酬谢,现在想来却还是有些寒碜。

“耀儿!”

蔡鼎臣微微抚须,蔡光耀立马理会,恭敬地走到他身边,同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堆文件和笔,递到秦天面前说道“秦先生,这是我们蔡家在江海市的一部分产业,也算是给你的酬谢,零碎的股份不说,望江阁这个茶楼还有市中心的熊猫酒吧,签了这份文件,以后就都是您一个人的了。”

秦天当然不会推辞,他愿意出手本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赚些钱好买药材。

不过……这给我一堆产业是什么鬼啊,值钱归值钱,可它不是现金啊!难不成我还得找地方转手卖出去才能行?

有些无语的秦天接过这一堆文件,略微看了一遍,就龙飞凤舞地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似乎是看出了秦天的意思,蔡鼎臣又从衣口袋掏出一张华商银行卡递给秦天道“秦先生,这里面还有两百万存款,密码是六个六,也算是我替江鹤给您今天的赔礼了!”

“嗯”

秦天接过银行卡,二话不说揣进兜里。

同时还不由多看了蔡光耀一眼,这人挺会来事,又有蔡家做背景,也难怪连江鹤都甘心做他爪牙。

这一趟来蔡家的效益,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预估,蔡老给出的报酬,也确实是要他无话可说。

凭着现在的一手合同和两百万现金,他也已经算是进入了09年整个江海市的上流阶层。

秦天觉得够了,蔡鼎臣却没有这么想。

只见他目光转向江光耀,继续说道“老二……你前些日子说要送我的那个盘龙湾新开发的壹号别墅,也该完工了吧?我年纪大了,住不了那种地方,你就也一并给秦小友吧!”

“爸!”

“爷爷……”

这下子,蔡光耀和蔡文妍两个人都有些蒙了,盘龙壹号别墅,那可是盘龙湾最贵的一套别墅,按那个地段来说价值少说也得上亿!

虽然说交好一个宗师能给家族带来不少帮助,但是一个亿的代价,真的值么?

两人眼神里都带着疑问和震撼。

倒是秦天有些讶异,早些天他听自己韩姨夸赞不停的楼区,竟然是面前的蔡文耀在背后开发的。

“怎么,还要我说第二遍?”

蔡鼎臣面色微凝,老眼微阖,一股身居高位的气势散发而出。

“不是……爸,盘龙湾这个楼盘出了点问题,最近我拿着也很是棘手!房子我可以现在给秦先生,但是在问题处理完之前,还是希望秦先生先不要入住。”

蔡光耀揉了揉脸,欲言又止地说道。

“哦,怎么回事?”

秦天明问道,在场的其余两人也是疑惑地望着蔡光耀,等着他说出暂时不入住的理由。

“一个星期前别墅区正式完工,我托人请了几个专业试睡员来盘龙湾别墅入住三天,想借着媒体做一波宣传,可谁知道但凡在别墅里过夜的人,到了第二天身上就会长出些灰线。

它们隐藏在皮肤底下,洗不掉,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坏处,却也影响到了盘龙湾的名誉。最近正喊了几个生化学博士在调查起因。”

“灰线,什么样的,你可以描述一下么?”

秦天摸了摸下巴继续问道。

“呃,我书念得不好,不是很会说,不过因为昨天我不信邪也去试了一下,所以我现在身上也有,你可以看看。”

蔡光耀撸起袖子,干瘦的手腕上有着一条灰色长线一直延伸到肘关节处。

这条灰线看起来毫不起眼甚至有点像毛细血管,就是颜色偏暗而已,并不惹人注意。

“这应该是毛细血管充血的症状吧,二叔你昨天睡觉是不是压到手了?”

“不会是寄生虫吧?记得当年在南国的热带雨林打游击,我很多战友不是吃枪子死的,而是被寄生虫给祸害的。”

蔡文妍和蔡老两人都还在猜测,秦天却是微笑着说道“孽龙怨,你们运气还真是不错啊……”

“哦,秦先生认识这个?怎么,它对人体有影响么?我这一整天下来都没什么感觉,应该没什么坏处吧。”

蔡光耀好奇地打量着面前少年,他还真没想到一群生物化学的博士都没讨论出个所以然的事情,秦天明竟然能知道。

“也没什么大事,孽龙怨,一天长三寸,七天之后怨气爆发,灰线经过的地方都会瞬间溃烂,像你这样的半吊子武者……必死。”

蔡光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