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来自虚空的馈礼 > 正文
第十一章 百年一瞬(五)
作者:一笙枉  |  字数:2917  |  更新时间:2019-11-17 22:22:41 全文阅读

一座被观席包围着的竞技场内,人群早已聚集于此,有空档的地方基本都被人群挤得满满当当的,一块黄金铺成的竞技场,方方正正地摆在中央,透出一股壕气,四周雕画着四方圣兽的雕像,朱雀玄武,青龙白虎。

“那就是山兽的队伍?”一道轻蔑的声音传来。

“听父亲和其他长老讨论,似乎来的这些人才刚刚化形没多久啊”

“什么?这不合规矩吧”有人异道,但大部分人都很平静,显然早已得到了消息。

“哼,山兽这是赤裸裸地羞辱我海神殿。”

“狂妄无边,待会,就叫他们好好尝尝我海族的手段。”

“嗯?”血痕青年睁开眼,循声望去。

对面站着一排青年,察觉到血痕的目光,一个个盯望过来,面色阴沉,却没有再放出一句狠话。

“山兽大部,有何指教啊?”一锦衣青年踏步而出,眼睛瞥向血痕,眼中透出丝丝嘲讽,一头深蓝色头发,看上去妖异无比。

“切,乳臭未干,装什么,不过三百余岁,偏偏要化形地这么老成。”

“小毛孩,怎么?也想学大人,教训人不成。”

兽修,化形一般都在聚气修行三百年左右,在海神殿以及苍辉平原,这是从未改变过的定则,自然而然,也就认为山兽也是这般年龄无异。

闻言,山兽没有一人暴怒,静静起身,望向那蓝发青年,没有言语,眼睛没有一丝怒气,只是死死盯着。

毫无征兆地,

“吼~”一声震天巨吼,响彻整个竞技场。地面也为之剧烈震荡起来,所有人都惊疑地望向下方。

只见一阵灰尘扬起,很快,灰尘落地,山兽一一脸若无其事端坐着,或瞑目修行,或悠闲地吹着口哨。海神殿一方,则一个个灰头土脸的,身上气息萎靡,有的甚至嘴角溢血。

“蓝妖呢?”“怎么人不见了?”

“看那!”一青年手指指向后方的墙壁,只见一张墨色巨盾几乎嵌入墙体,巨盾上铭刻着一头狰狞的海兽,挥舞着八爪,凶恶可怖。

巨盾后,蓝发少年面色难看,眼神阴沉地滴出水来。

山兽众人甚至没有转身看一眼。

观台上的人也是奇怪不已,“刚刚发生了什么?”

山兽那副淡然的神情,所有人几乎都被骗了。

观台下,山兽依旧淡然自处,但海神殿这边几乎要被气炸了。没有任何征兆,突然袭击,之后还装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简直无赖啊。

“山兽大部的手段,当真不凡啊。谋略上,我海神殿是万万不能及啊。”一道声音从空中传来,阵阵花香飘过,一道俏丽的身影,施施然落下,脚尖轻点,转过侧脸,当真是惊鸿一现,沉鱼落雁之貌。

所有人都屏住一口气,惊叹于那道身影的绝世容颜。仅仅是侧脸,便已是倾国倾城之貌了。

山兽这边的青年也是抬眼望去,微微失了神,血痕同样盯望过去,眼中却是没有半分迷离之色,没有那个人会美到让所有人深陷不能自拔。

除非,,,,幻术。

就在众人深陷温柔乡时,一道低沉梵音从血痕嗓子中响起。

清心经,可堪破诸多虚妄,唤醒陷入幻术中的人,山兽中一位异类的佛修所创。

众人,渐渐恢复清明,无论山兽,或是海神殿,眼中都露出深深的忌惮。

此时,青冥也是缓缓睁开双眸,平淡地移望过去,波澜不惊的目光,让那女子柳眉微挑,有些意外。

“问香师叔,你怎么来了?”蓝妖躬身行礼道,面色紧张。。

“你还有脸问我?”那魅惑女子冷哼道。“看看你这副狼狈的样子,大比结束后,自己去执法堂领罚”

“师叔,都是这山兽太无耻了,不怪蓝妖师兄,,望师叔,,,”,一人急忙上前,欲解释道。

“你也一起,刑罚加倍”那女子头也不回道。转身望向了青冥。

蓝妖面色难看如黑锅,瞪了那人一眼,这师叔是什么脾气,还敢求饶,简直就是在坑人啊。

“海族,海问香。”眼睛紧盯着那清寒的女子,淡然一笑道。“山兽的小家伙,有几分手段啊。”

“山兽,青冥”青冥迎着海问香的目光,望过去。“不喜欢苍蝇而已。”

“你..........”蓝妖一时气结。

但望了一眼眼前的绝美女子,终归不敢放肆。

似是看穿了蓝妖的想法,血痕淡然说道,“窝囊”。

“师叔——”蓝妖咬牙切齿道。

那女子回眸一眼望去,蓝妖不甘地低下了头,不再作声。

又盯望了一会,海问香便转身离去。

“三族大比在即,都给我安分点,有本事就到擂台上分个高低,逞口舌之利,有什么用?”

“是,师叔”海神殿众人拱手答道。

海问香,海神殿极为特殊的存在,年纪极轻时,便担任执法堂中长老职位。性情刚烈无比,触犯刑罚,往往从重处罚,绝无轻饶的道理,任何人都别想求得半分情面。即便如今的海神殿殿主,当年也被海问香惩处过。最重要的时,他是老殿主的亲传弟子之一。

入门最晚,却最早任职长老,手段绝非一般人所能比。

青冥,倒是不怎么在意,继续盘坐调息。

幻术天成,的确也是不俗的体质,但在山兽如今看来,却也就是那么一回事罢了。血脉之力,是山兽如今最不缺的了。

竞技场最顶上方,一男子驻足而望,眼中透出凌烈的霸道,气息雄浑如山,衮袍猎猎。

“殿主,苍辉平原的狮狗还未到,要不要派人去催催。”玄子矶身旁,一老者驻着一根造型怪异,透出阴寒之气的拐杖,问道。在其身旁,还有两位老者,皆是须发尽白,气息内敛,但却有丝丝威压释放而出。

“也好”帝蟠眉头微皱,“派位长老去接引一下吧。”

苍辉平原,兽种就是狮狗一类,但能称霸枯木森一方,势力着实不小。自狮狗一族中,也诞生过不少强者,异化在巨大的数量与凶险的竞争下,概率似乎增大了不少,各类狮狗异种在苍辉平原上遍地开花。

“殿主,苍辉的狮狗来了。”

“嗯?”帝蟠凝目望去。

一阵粗旷的笑声中,一道道魁梧壮硕的身影跃入眼帘。披头散发,身着重甲,肩膀围着一张兽皮,眼睛中凶光四射,远远看去,便透着一股极重煞气,与其他兽修不同,即便在大部内部,杀伐战争在苍辉平原上很正常,这也造就了他们嗜血残忍的个性,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这股凶悍之气使得海族从来没有想过与狮狗族交恶。招惹一头恶狼,只会招致无止尽的战争。

在山兽冒出来之前,海神殿与苍辉平原一向相安无事。

山兽众人和海神殿的目光也是被吸引过去。

走在最前面的狮狗,与众人不同,身着锦衣,腰配白玉,身形也较一般狮狗小了一圈,看起来甚至有些瘦弱。

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眼睛闪烁危险的光芒。一步步缓缓行来,眼睛紧盯着山兽一众人。

周遭的气息瞬间低沉许多,一股血腥的煞气从那小小的身影散发而出。

直直走向青冥面前,一道身影挡住了去路。

脚步一滞,瘦小的狮狗抬头望去眼前颇为瘦削高大的身影。

血痕面无表情,冷冷而毫无顾忌地盯着眼前煞气冲天的诡异狮狗。

对视片刻,狮狗淡淡一笑

“苍辉血狮,尸山海”撇过头,那诡异狮狗温和一笑,只是这笑容冰冷的让人不寒而栗,越过血痕的肩头恭敬执手行礼“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青冥小姐,真是三生有幸”。

青冥淡漠的眉头微挑,旋即归于平淡,转身过去,不再理睬。

那尸山海倒也不气,挥挥衣袖走回到那群血腥气息极重的狮狗群中,回眸看了一眼血痕,眼中闪过意味深长的危险光芒。

苍辉,那就是一处血腥战场,除非外敌入侵,否则遍地皆战,尸满山野,血流成河也是常有的,嗜血与疯狂让这股势力牢牢雄霸一方,无人能撼动其地位,外人很难了解到苍辉内的势力组成。只是每次爆发冲突,苍辉那漫山遍野的狮吼狗吠般的怪叫给人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慢慢的,这也就成了苍辉的代表种族,甚至苍辉平原自己也默认了这个名号。

自存在就一直生存在枯木森的海族可能看不出来什么,但来自遥远之地的青冥却十分清楚,这苍辉的狮狗透着异常的诡异,哪有种族会需要其他氏族来命名。这狮狗部落来头绝对有异。

不过事不关当下,青冥也就不再多想。

被训完的海族此时也是安静下来,不再闹腾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