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来自虚空的馈礼 > 作品相关
百年一瞬(三)
作者:一笙枉  |  字数:2608  |  更新时间:2019-11-11 22:43:57 全文阅读

帝蟠下意识地心中微微颤抖,第一次感觉到了深深地无力之感。

历任海神殿殿主,帝蟠地天赋最为出众,甚至可以说是万古不出,战力更是与修为完全不符的彪悍异常,假以时日,或许有希望证道入神,但即便如此,距离那圣境却是遥遥无期,即便是半圣,依旧是不可匹敌的存在,圣境,不只是在枯木森,远至中城,乃至整个临天域都是未曾有过的存在。

据说在远隔无尽虚空之地,或有这般强者的存在。穿梭无尽虚空之海,起码需要半神之境,虽说人修中,有着传送法阵,但横跨虚空,消耗也会以海量计,绝大部分势力都无法搭建,临天域如同一方小世界,蜷缩在虚空一角,岌岌无名。

山兽的来历自是不言而喻了。

来自其他域的,圣部吗?帝蟠心中苦涩道。

在兽修中,存在半圣级以上强者的便可称为圣部,降一级,存在半神级强者的部落对应称为神部。

帝蟠对自己有极大的信心证道成神,踏出临天域,带领海神殿走到更远之处,在经历数百上千年的历练之后,更是没有想过那遥远的圣境。

圣!那可是世间之至强的存在,在无数纪元之前,也许有,但在临天域所有人的记忆中却是从未存在过这般强者。

帝蟠想到什么似的,急忙道“玉简拿来。”

神识探入玉简,一行行看将下去。

那一行行看起来小小的数字,其实紧紧地扣着帝蟠的心。

看到最后,帝蟠再也没有一丝得意神色,神采黯淡,颓然坐倒。

居然真的,全都,不过二百余岁。

半晌,挥挥手道,“你安排去吧,不管怎么做,切记记住一点。”

帝蟠一字一句严肃说道,“绝对不可伤到山兽的这些至强血脉。”

玄子矶一点都不意外,轻轻颔首,心下也是暗暗盘算着,怎样才能安排妥当这山兽来的天才们。

这可是至强血脉,即便下放历练,也不是这临天域能招惹的起的,出过半圣的大部,弹指间便可倾灭了海神殿。

也只有山兽这种大部,才会这般随意安排这些绝顶的修行奇才。这要是搁在海神殿,恐怕得当成祖宗一般供着,倾尽全族之力培养,哪里舍得下放到“蛮荒之地”修行啊。

玄子矶看了一眼正暗自神伤的帝蟠,劝慰道。“殿主,不必多想,山兽家大业大,至强血脉更是得天独厚,我族断然不能与之相交量。”

玄子矶顿了顿,紧盯着黯淡神伤的帝蟠。正色道,

“我海族根基尚浅,但,若是锐意革新,却也不是没有可能走出神级强者,而这一切都需要殿主去权衡。正所谓合抱之木,发于微末啊。”

心中宽慰些许,帝蟠面色也好看不少摆摆手。玄子矶躬身退下。

走出大殿,玄子矶心中仍在计较着,殿主初掌大权,本该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可谁能想到,偏偏山兽这时候出现了。

众星拱月般存在的帝蟠承受着以往殿主从未有过的压力。

在海神殿中,帝蟠几乎可以不去考虑他的年龄,天赋,见识,实力均是超越了大部分殿中人,即便那些修行远早于他的长老们,在他面前也只是败得稍稍好看一些罢了。

然而,唉,,,,

抬头望天,惆怅呢喃道,帝蟠生来便注定不凡,本该英雄盖世,为海族缔造无上辉煌,可惜,生不逢时。

这山兽哪去不得?干嘛非得到这蜷缩一角的临天域啊。

天色渐暗,深海中的天色暗的极早。

海神殿外,一片繁华闹市,灯火通明,宛如人间集市一般热闹祥和,街间,长相各异的人们摩肩接踵,有的甚至还未化形成功,长着鱼尾,大螯,乃至龟身的,穿行在人流中,看上去十分突兀,满天似有繁星点点,点缀着巨大的穹顶。

魔神屿位于魔神海深处,自是不可能看见漫天繁星了。那是海中的鱼群散发出的磷光。

远离繁华街市,一座碧竹小院内,数十道身影盘膝而坐,和风轻吹,衣袂拂起,除却风声,这一刻,宁静到了极点。

远远望去,众人座位隐隐蕴含规律,与外界看上去那般平静。正好相反,天地间的灵气此刻如同万鲸吞息一般,势如洪流,席卷而下。砰~。阵中诸人面色出现不同程度的痛苦,但却死死坚持,这是一门印刻在“兽统”之上,而溶于血脉的阵法——“匿鲸吸灵阵”。

据说乃是山兽一位强者云游过海时,在一海岛上闭关修行,日子渐久,修行散发出的精纯磅礴妖力吸引了一头妖鲸,日日隐匿于海波之下,悄无声息地吸收妖力,强者虽然感知通天,但也未能第一时间发觉。

仔细探索之下,发觉其中奥妙,这妖鲸隐匿之法高明,在海波中随波逐流,暗藏其间,游走之势,暗藏玄机。这位强者,本也是阵法高手,细细拆析之下,创造了这门隐匿吸灵的法阵。众人成阵,不仅修炼之中,不会走漏半点妖力,还可聚集极为庞大的天地灵气,如同鲸吞海吸一般,修行便可事半功倍。

但当然,这般法阵加持,这般狂暴的灵力,肉体所能承受是有限的。众人此时的呼吸几乎同步而行,轰~狂暴的灵气不断冲击而下,众人的身上甚至冒出丝丝血汗,显然快接近极限了。

没有一人呻吟,即便有人已经开始颤抖,但依旧眼神坚定,咬牙苦苦坚持。

如同没有知觉一般,在狂暴的灵力一遍遍冲刷下,端坐不倒。

阵中央端坐的是一位女子,身着青衣,面容清冷绝美,此刻眉头微皱,倒是没多少痛苦。阵中,灵力远比周遭的狂暴。

法阵中央以外,最接近阵中的地方,一面带长痕的青年正苦苦坚持,长疤的映衬下,原本清俊的面容看上去异常狰狞,灵力狂暴地挤压着身体,面容已是痛苦地扭曲起来,身体也跟着微微颤动。

除了法阵中央的二人,其余人都是几乎分布在法阵的边缘处。即便如此,一个个都艰难地支撑着。这种狂暴的灵力,本就不该是妖息境所能使用的,即便法阵没有布全。那般狂躁的灵气冲击下,肉体很快就会到达极限,吸收的灵力在体内的横冲直撞,对经络的损伤也是不能不考虑的因素。

时间一久,对修行也许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要知道,周身奇经八脉是修行的基础。损伤到一定程度,也就无法恢复了。

“时间到了,所有人休息。”青冥手中法决飞舞,空气中的灵力流动随时减缓,慢慢趋于平静。众人均是面色一松,手中掐着法决,控制着法阵,缓缓的,鲸啸之声渐止。

呼~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眼睛随机盯向了中央那道清瘦的身影,眼中透出深深的敬畏,这种修行方式,实在太可怕了,但,现在的山兽需要抓紧一切能抓紧的时间拼命修行。时间,实在不够啊。

缓缓收敛气息,脸上带着血色长痕的青年,望向那青衣女子,有些踌躇道,“青冥,法阵修行负荷太大了,是否,,,,推迟一些再以阵做辅”

周遭青年也是望向了这边,眼中带有一起光亮,静静地。

微眴的风吹过,带起一缕青丝。女子,明亮的双眸倏地睁开,眼神透出一抹清冽,起身缓缓走进竹屋。

众人仍然望着那座竹屋。

“明日,修术法。”清脆声音从竹屋中响起。

所有人都出嘘一口气。术法,即战技,考验的是战斗天赋,对于妖力的运用,不需要忍受法阵的冲击。

那血痕青年,目光从竹屋移开,眉宇间郁结难散。手指紧紧握起,一截玉简从指间露出,透着血红的暗光。

竹院渐渐沉寂下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