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来自虚空的馈礼 > 作品相关
百年一瞬(二)
作者:一笙枉  |  字数:2657  |  更新时间:2019-11-11 22:43:21 全文阅读

不知过了多久,金莲缓缓打开。引入眼帘的便是一片巨大岛屿。

与魔神海上狂风急浪不同,这里风和日丽,宛如世外桃源一般,街道上,人头攒动,完全就是人族集市一般热闹的场景。

“山兽族的少年们,这就是我族聚居之地,海神屿,此地统归海神殿管辖,老夫也是海神殿的长老之一。”见山兽众人到处扫视的好奇目光,玄子矶开口解释道

“如你们所见,魔神海实乃一处蛮荒凶险之地,我族祖先再次也是艰难度日,后来,我海族出现数位至强者,为庇佑我族不受魔神海诡异海情的影响,决心打造一片世外桃源,让我等安居定业,可惜实力依旧不足以创造出一片宁静之地”

山兽青年们静静地听着,那清幽女子却是一动不动地望着海神屿。

“经历数百年苦修,诸强者终于再次破境,联手铸就了这座海神屿,为海族留下了一片可以定居之所,并且留下传承,也即海神殿,同时也是为了统管海神屿,维持秩序。此举对于我海族来说,与创世无异啊。”说至后来,那老者已是感慨万分,言语中透出无限的敬仰与敬佩。

山兽众人此刻都低着头,眼睛低垂。

“不说这个了,你们先去休息吧,三族之比还须些时间,苍辉平原的狮狗也还未到。这些时候,便在海神屿逛逛。”以为这些少年一个个都被这番话折服了,玄子矶抚着胡须,心情显然好了不少,叉开话题道。

“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我先去复命了”说着,墨影一闪,便不见了老者的身影。

“恭送圣长老”海神殿众人均是恭敬道。

“我们,在深海。”一道清脆干净的声音突然响起。

青冥转过身,看着众人。

海神屿外,一道硕大无比的身形出现,缓慢游动着,山兽青年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怪物?身形竟有数千米之!

那道巨大无比的身形穿透混沌,直直的冲了过来。混沌敛去,一头鱼形怪物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众人眼睛中都透出一抹惊恐,这是怎么回事?鱼,会飞?

说时迟,那时快。砰地一声,鱼形怪物在海神屿外身形急停而下,似有一层无形幕布,波浪自一点迅速传遍开来,随即悄然平静下来。这一撞,那鱼形怪物受了惊,神色惶恐地逃窜而去。

“这头罗非,若不是殿主下令,未诞灵智,不准杀他,这般每天来捣乱骚扰,早就该被捕杀了。”

“唉,算了吧。未诞生灵智,只是平凡的凶兽而已,怨不得他,诞生灵智后,想必便不会这么无聊了。”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还没诞生灵智我看还不如杀了了事。凶兽而已,有何可惜地”

“不说了,接待好这山兽便是。”

一海神殿青年吆喝道,“山兽的俊秀们,请吧。”

说着,跃下金莲,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

对于山兽,这些青年多是了解的,对于他们,自然没什么好脸色了。

山兽众人任有些想不明白,青冥率先迈步而行,走在前面,年纪有些稍长的青年回过头来,面上有一道巨大的伤痕,横贯一侧面庞,看起来颇为狰狞,紧跟其后,沉声说道,“跟上。”

一缕阳光照射而过,海神屿周围的混沌尽数敛去,各种巨兽在周围肆意穿行,冲突撕咬。

海神屿如同一枚水晶球一般,镶嵌其中,周围一层未知的禁制如同蛋壳一般阻挡着海水和凶兽的侵袭,幅原辽阔的海神屿此刻似乎也不再那么广袤了。

三日后,玄子矶面色复杂地穿行在一座由辉煌宫殿组成的城池之中,手中紧紧攥着一片玉简,很快来到一座大殿外,那是一座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典雅古殿,比周围光彩耀人的金城碧院低调了不少,却更显气质不凡。

步入殿内,一道巍峨身影端坐宝座上,目光锐利精明,一袭龙袍更是彰显王者霸气,老者拱手道,“殿主,山兽,苍辉两大部的来客已经尽数到了,眼下也已经完成了兽龄的测算,只是,,,只是这分组怕是有些难办了。”

难以想象,这枯木森大部的海神殿殿主居然这般年轻,长发披散,面容俊秀,眼神却是透出一股浓浓的野性,看上去倒像个狂放不羁的浪人。

“怎么回事?”座上,青年淡淡问道,言语间透出一股威严,而且显然有些不耐。“其他两部对族比有异议?”

玄子矶眉头拧巴,艰难开口道,“那倒不是,只是,,,只是这山兽部的青年们,年龄,,,”

“年龄怎么了?强者如云的山兽族难道还要依仗年龄来欺凌小辈吗?”青年陡的站了起来,身上气势犹如潮水般磅礴散发。

山兽找上海神屿也不过数年前的事。那时还未继承大统的他亲眼目睹了那嚣张跋扈的山兽族长,轻描淡写般便压制了海神殿四大至圣长老的联手攻击,谈笑间便拿下了老殿主。那一抹淡淡含蓄微笑,让帝蟠感觉无比屈辱,青峰这个名字,他在那时便死死记住了。

他不服,这是每个身为海神殿一员的骄傲,更何况他还是海神殿多年微显世顶尖的一员。从未有如此强大之人,以这般姿态完胜海神殿。

但却又不得不服,因为他知道,若是愿意,那山兽族长挥袖间,便可倾覆海神殿,那份强大让他绝望。

即便在海神殿中出类拔萃,鲜有敌手。但在那次山兽“来访”后,帝蟠身上的锐气似是一夜间消失了,一心只专注于修行,不眠不休的修行,只为了一个念头,强大!强大!直到接近那份让人恐惧的实力为止。数载弹瞬而过,帝蟠强大了许多,却还远远不能与那时的青峰相比。

老殿主为了破道,云游而去,想来也是在山兽的刺激下,多年来修为未得未曾寸进,寂灭的大道之心再次燃起希望了吧。

老殿主走后,海神殿年轻一辈,帝蟠全无敌手,之后又突破到了结婴境,在海神殿中已经鲜有敌手了,即便在境界落后三阶的情况下也可以汽婴的修为与虚婴境的至圣长老相争锋,这样一来,老殿主自然便没有了后顾之忧,放心离去,追逐大道之路了。

殿主的位置便落在了帝蟠的头上,虽然年少,但帝蟠却是有着异常敏锐的洞察力,不仅仅在修行天赋上超凡脱众,延顺至治理一族上,依旧天资卓绝。

即便年少时,便以手握一族之长的重权,但山兽的强大,让他十分不甘,也对那份强大向往不已。他想知道山兽族的底蕴到底有多深厚,心中也是在暗自盘算着,如何开拓海神殿的疆域,发展成跟大的势力。

而眼下山兽的年轻一辈便是第一块垫脚之石。

“错,恰恰相反”玄子矶摇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道,“不是年龄过长。而是太过年轻了”

“嗯?”帝蟠眉头一挑,“什么意思,能有多年轻,我族自有相应的青秀与之相敌。”

“唉,然而现实确实如此”玄子矶眉头深深皱起。

“怎么,还能年轻到还未化形不成?”帝蟠眼中一缕寒芒闪过,冷哼道。

“若是看测试的结果,恐怕即便化形,确实只是刚刚完成化形,以妖躯修行年份不会超过双手之数。”玄子矶摆摆手,眼神悲哀,叹道,“更大的可能便是山兽大族有特殊之法可提前化形。毕竟是大部啊,底蕴到底是深厚啊”

帝辛眉角惊地一跳,心中有些意乱,竟有以前化形之法?难道山兽族难道已经强大至此了吗?

玄子矶有些犹豫道,“抑或是,,,”

帝蟠转过身,望着玄子矶问道,“或是什么?”

“血脉之力,极为精纯的至强血脉,才有可能有这般奇效。”

“至强者?多强?”

玄子矶抚了下胡须,苦笑着,缓缓开口道,“至少半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