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来自虚空的馈礼 > 正文
第四章 法阵“兽统”
作者:一笙枉  |  字数:3707  |  更新时间:2019-07-31 22:35:33 全文阅读

同时,硕果仅存的几位长者知道,凭借残存的这些族人,待到百年之后,零界破碎之后,山兽族根本不足以抵挡那些可怕人修的屠戮,唯有改变!改变那只能依靠血脉之力的修炼之法,要让兽族的道统流进每一个成员的血脉,人人都有觉醒祖血的机会,这样会大大加快天赋强大的返祖血脉出现的机率,族群强者不断累积,这些将是山兽最后的希望了。

为此,山兽族以所有种族的最高贵血统的先祖之骸骨为代价,将名为“兽统”的道统封入每一个族群的兽王体内。他,是族群中的领袖,也是血脉传承的保证,改良过的修炼之法以及各种先祖绝艺则存在于了每个山兽的体内,那是一种奇特却强大到无法摧毁的血脉传承,不再仅仅依靠种族的繁衍,而是存在于众多普通山兽体内的传承。

那是一场极为盛大的祭祀,数以百万计的山兽跪伏在素色庄重的祭台下,威严的祭鼎矗立在祭台之上,祭鼎前,数道身影支撑着一副铭纹极为复杂的法阵,不时打入族群强者的遗骸,有妖蛟,有邪神虎,那是山兽毕生修行的结晶,也是支持各族后辈修行的一种资源,但到了这时候,已是没有人会去在意这些的归属了,族群的存亡都在此了,法阵缓缓转动,俨然组成了一道完整的乾坤八卦,八门中各有数份兽骸,伴着周天缓缓转动,散发出五光十色的神芒,最后,似是族骸过于强大,九位兽族至强者合力才看看祭出,那是一道清幽的小骨,散发的神芒投射数百里的枯木森,兽群更是两股瑟瑟,颤颤巍巍的跪低身子,血脉之强盛可见一斑,九位强者倾尽全力,以心头血结下封兽咒,才将小骨压制住,缓缓封住两仪之中,随着兽骨融入,一副完整复杂到极致的乾坤阵算是凝结完成了,在空中缓缓转动着,慢慢的,五彩霞光中,一呼一吸之间,各族先祖的遗骸融化交融在一起,最终,化为一片散发七彩光芒的液体,逐着法阵铭纹的繁杂脉络,一点点铺开。

祭坛下的山兽早已紧张地凝望着祭坛上发生地一切,直到这一幕,一口吊着的气才慢慢松开,纷纷面露喜色,却也不敢喧哗,事情还未结束。

法阵正下方,一道映衬在神光下的墨绿身影此刻却是神情肃穆,专注地扫视着法阵,剑眉高耸入鬓,此刻正紧紧地拧作一团,目光迅速掠过各处铭纹,时不时挥袖打入一道妖力,或是修正路径,或是控制速度,手法眼花缭乱,却是精确到没有丝毫偏差,这是血脉变革中极为重要的一环,不容任何差错,山兽实在没有能力承受失败的代价,他,必须全力以赴。

八门的方向上各有一位元老,不时控制着铭纹七彩液体的灌输方向,速度,不敢稍稍懈怠,直到月牙高挂山崖,八角的铭纹也被祖液覆盖着,一道完整由祖液化成的乾坤图这才完成,八方的元老此刻也不必支撑着法阵的运转,几乎耗空了所有的妖力,纷纷瘫倒在地,略作喘息后,片刻不敢耽误的运功恢复妖力。

那身着墨绿长衫的俊男似是不知疲倦,单手托着法阵,一处处仔细的扫视一番,确认无误后,轻呼了口气,神色放松了不少,也盘膝而坐,抓紧时间回复妖力。

始终跪拜着的山兽身上飘出一缕缕妖力,向着祭坛飘去,没入那几位元老体内,那是一丝山兽妖元,是山兽修炼的妖力凝练而来,别看这只是一缕,吸收之下,却抵得上一般山兽苦修数年所得,然而此刻数以百万的妖元之力此刻被献祭出来,汇成小溪般的融入祭坛上的九道身影,却只能做到提高那几位的妖力恢复速度,实力显然深不见底。

终于,所有的妖元之力吸收完毕,祭坛下的山兽纷纷起身,献祭之后,虽是神色疲惫,却依旧肃穆的站在原地注视着祭坛上的九位元老,那是山兽们最后的领袖了。

缓缓吸收着妖元,八位山兽元老率先恢复过来,看着仍盘坐着的那年轻的多的身影,刀削的五官,俊逸的面庞此刻却是透着沧桑,疲惫。

本是少年时,缺逢天下事,挥剑斩妖魔,以血洗九州。

八位老者神色有些默然,其实,铭刻法阵最为艰难的就是这中年,需要顾全整幅乾坤,还要统筹所有地方祖液的流速流向,没有超凡的修为,显然不可能做到。终于,那墨绿中年缓缓站了起来,第一时间仔细查看了那道凝结完全的乾坤图。

确认无误,才笑着向着八方的老者恭敬地拱了拱手,八位皆是恭敬地回礼。墨绿衫中年朗声开口道:“‘兽统’已经完成凝印,接下来,就是我们几位老家伙的事了”

“青峰你小子,别给自己提辈儿,你才多大,能跟我们几个老家伙比?”开口的是一位干瘦佝偻的老者,两撇白胡须夸张的垂着,整个人缩成一团,眼睛中却是精光闪闪。

中年爽朗一笑,这青峰其实也有千余岁了,但和这些活了不知道几万年的老怪物相比,显然不算什么,

“是啊,青峰啊,你才多大啊,山兽的未来可都看你们了”又是一位身着火红皮袍的老者开口,眼神似是无意,却透着一丝希冀,显然希望这中年能听懂,这老人,浑身散发着炙热气息,身材魁梧健硕,看起来精神头也是丝毫不输给年轻人,若不是那一头银发,怕是没人会想到这是一位活了上万年的老家伙。

“炎劫说的对,你这是硬拉低了我们的辈分啊,这我可不敢,老家伙这称呼你还担不得啊”

“那要怎样才担的?”

“那当然还需苦修个数千年啊”

其他几位老者也是笑着插了进来。

闻言,中年自然是听出了话里的意味,也不再打算藏着掖着打哑谜了,拱手笑道,“各位元老,山兽的未来可不在我”

几位老人愣了一愣,有些疑惑的相互望了望。

俊逸中年洒然一笑,手指虚空中的法阵,正色庄重道,“在它”

几位老人此刻心里也是知道了这中年的决心,他们是无法撼动了,本还想再说些什么的精明老者张了张嘴,却是没在言语,确实,山兽的未来都在此了。即便牺牲一切,兽统也必须完成。

惨白的月光洒在祭坛上,更显凄怆。

八荒之位上,分别站着八位山兽元老,他们需要执行血脉觉醒的最后一步,也是最为关键危险的一部,若是失败,则前功尽弃,此刻祭坛下密密麻麻的山兽都满怀紧张激动地翘首顾盼,神色肃穆庄严。

四周覆盖的浓密丛林簌簌地响着,起风了,青峰眷恋地望了一眼远处荒蛮,生机盎然的魔风山,神色转而决绝,此行必须成功!

“几位都是修行数千乃至上万年的山兽至强者,我青峰自是远不能及,但兽统天祭,事关山兽前程命运,实在冒险不得,所以,天祭,我必须参加”青峰沉声说道,眼中幽光流转,已然做好赴死的准备了。

相顾看了看,几位老人也只能苦笑着摇摇头,他的决定无人能够更改。

“罢了罢了,既然劝不动,那就为了山兽的未来一起化道吧”一向痛快爽朗的炎劫终是不再明里暗里地规劝了。

“嘿嘿嘿,这么死去可是会名流千古的,唉,真是头大啊”一老头俯首神伤道,面色苍白,看起来也是骨瘦嶙峋,浑身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怎么,鬼老头,流芳百世,身为道销,这美差事,你还不想啊”一老者打趣道。

“嘿嘿,怎么不想,诡兽向来名气不显,这回算是还先祖一份荣耀”老头笑起来像是骨头摩擦一般尖锐刺耳,阴冷的眼睛此刻却是透出少有的畅快。

“可惜啊,那几个老家伙不在了”

“欸,要不了多久,我们又会相见”

“呸,谁愿意再见你这个浑身毛刺的家伙,给我滚远点”

........

一众山兽至强者就这样在祭坛上互相打趣着,一件件陈年往事被翻出来,一段段少年英雄往事被提及,神色俱皆轻松,回忆着彼时的畅意少年往事,对于死亡,完全没有惧意,天祭,是完美的归宿。

祭坛下,山兽族人眼中有了泪意,为了族群,这些昔日神龙不见踪迹的入圣强者却是可以如此视死如归,可以轻易放下上万年苦修,甘愿重入轮回,杀身成仁,救山兽族人于水火,化道天祭,如此大义,山兽必兴。

不知不觉,天已破晓,微光中,祭坛上一道炙热的光芒散射出去,直冲上空悬浮的乾坤图,催动法阵,瞬时,“兽统”法阵光华流转,飞速推演,其复杂程度绝非看上去的简单乾坤图,其内套着无数细小精密的法阵,数量庞大种类繁多的绝品灵晶是其内部能源,法阵的运转凭借这些却是依旧不够,远远不够。

五彩绚丽的神光中,八位元老双手翻飞,一道道手印虚影在空中凝结,密密麻麻,却是出奇一致,接连打向正全力运转的“兽统”,法阵在手印翻飞间也是一呼一吸的闪烁着,散发的光芒愈来愈烁眼。

青峰吐出一口鲜血,洒在祭鼎上,血液瞬间被吸收干净,散发出幽幽的暗光,古老苍凉的气息一丝丝散发出来,法决一掐,青峰操纵着祭鼎飞速掠过六位元老身边,八位也是不失时机地撒入自己的心头兽血,这是一种祭礼,献给虚空地祭礼。

天空中毫无征兆地破开一道裂痕,嗤嗤的风雷声滚滚而来,一双泛紫的目光映射了过来,高傲,霸道,宛如天神,群兽无法抗住威压,纷纷跪倒,有些直接昏迷了过去,那目光轻轻扫视下,瞥了祭坛一眼,静默了片刻,虚空漂浮着的祭坛便悠悠的飞向那道裂缝,没入其中,最后瞥了一眼祭坛上恭敬跪着的数道身影,微微停留片刻,随即,隐没在无边黑暗中,虚空中的裂缝也是渐渐合拢。

下一瞬,“兽统”毫无征兆地亮到了极致,法阵飞速蔓延出去,原本规矩方正的法阵如春雪初融般飞速化开,笼罩在祭坛下所有的山兽身上,结成一个巨大的光茧,其上光华流转,云逸朦胧,所有山兽陷入昏迷,那是山兽的大道在变异,进化。

祭坛上的七道身影却悄无声息的分崩离析着,身子宛如碎瓷片般块块掉落,看着这一切,脸上满是快意,相视一笑,在畅意中,化为劫灰......

与此同时,虚空中,一尾小舟中,两位对坐博弈的苍发老者,有所感应似的回望向下方的某处,神色复杂,久久,颓然一叹,身边环绕着坐着数十名少年少女,气宇轩昂,锐气逼人,显然都有过人之资,而此刻,众人也都是满目哀悼.....

无论留下还是远遁的山兽,都会记得这份族仇,终有一日,他们必将亲自雪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