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来自虚空的馈礼 > 正文
第二章 魔风岭
作者:一笙枉  |  字数:2779  |  更新时间:2019-07-22 21:29:25 全文阅读

一晃百年过去了,魔风山上平静如旧,只是,山形在那次山崩中变了样,原本高峭耸立的魔风山,似是被拦腰折断了,海拔只有之前的一半不到,倒塌的山尖将魔风山东边无尽之海的一角都填满了,远远看上去像是一片巨大的丘陵之地,其间沟壑纵横,怪石峭崖随处可见,景色倒是更加秀丽。

这里也不再叫魔风山,而是更名为魔风岭。

烈日当空,一处陡峭的悬崖传来哗哗的戏水声,夹杂着阵阵嬉闹的欢笑,远远的传来。

魔风岭一座险峭的山峰中,一道幽光传了出来,清幽透绿,如同翡翠,透着丝丝神秘,其间蕴含着恐怖的妖气之力,那是一位强大的兽修在修炼,实际上,魔风岭兽族中没有比她更强大的兽修了。

荧光蕴绕良久,终于渐渐掩去光芒,一道俏丽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了山尖,远望而去,便能感觉到淡淡的威压,那是一种王者的气势,一袭碧衫,恰到好处的衬托出那婀娜动人的身姿,当然,一般人遇上也是低头不敢直视,哪还有那闲情雅致欣赏美人啊?

淡青色的眼眸微微流转,冷哼一声,“看来日子是有些清闲了啊”,下一瞬,身影突兀的,消失了......

那传来嬉水声的悬崖上,一道瀑布飞湍而下,阳光倒映下,就像一道明晃晃的银带,惬意快乐,轰鸣着冲击而下。一道圆滚滚的身影出现在了瀑布上,那是一个满脸雀斑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看我rou弹流星锤”有些没心没肺的憨笑着飞冲而下,顿时,“砰~”的一声爆响,溅起一道巨大夸张的水花,声势骇人,四周的树林中,惊起一大片飞鸟...

片刻寂静后,“哈哈哈~”响起更响的嬉笑声,这是一群少年,在谷底嬉水。

与那几个没心没肺的“夯夯”不同,静静的靠在溪边青石,一道玄色身影正闭着眼睛小憩,那是一个面色高冷的少年,无奈地抹了一把脸,心里在嘀咕着是不是应该与这帮家伙走远一点,实在太丢脸了....

“冰藏,你个死胖子”一道泼辣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额,不,咆哮而来“给我小点动静,耽误了老娘练功,我就拔了你的大门牙!!”

泡在水里的几道身影不约而同地缩了缩头,除了那高冷少年,他倒是没多大畏惧,一时间,寂静无比.....显然,那是一位没人敢惹的主儿。

小胖子小声道,“也没多大声啊,这都听得见?”

说着,抹了一把脸,那是怎样的一副面孔呢,这么说吧,一眼看去,五官就给人贼眉鼠眼的感觉,绿豆大小的眼睛充满精明,但是却又挂着一副憨厚的表情,再配上两颊肥硕的赘肉,更是显得老实,真是看上去就很矛盾的一个人。

“不怪你,真的”一只手搭在他厚实的肩膀上,一少年一脸正色地说道,脸上却是拼命憋着笑。

那少年最显著的标志就是一个字,帅!面庞宛如刀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柔和,一双剑眉高扬入鬓,目光清澈有神。

“真的?”那小胖子天真地问道。

“真的”已经快憋不住笑的少年终于是说了“只是,你该减肥了”

“哈哈哈~”一群少年哄笑起来,那胖胖的少年倒是毫不介意,在这的都是一起玩泥巴长大的伙伴,拽着腰间的肥肉愁眉苦脸“怎么减啊,我也不想这么胖啊,可.....可这是娘胎里带来的”

“早知道会这么胖,我宁可不要这个什么先天异变”苦恼的看着水中的倒影,那是一道圆形的rou团,忍不住抱怨道。

一旁的高冷少年眉毛一挑,寻常的话语触怒了他心底的那份痛,冷淡开口道,“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山兽灰鼠血脉异变成诡兽种的奚鼠,这概率有多小你知道吗?还不要?山兽族的未来,还能靠你吗?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一时间,有些冷场,无人敢在这时候戏言什么......

“我也就是说说...”小胖子有些心虚地嘀咕着,绿豆眼眨巴着瞥来瞥去,就是不敢望向那少年。

其实这高冷少年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这话听起来有些刺耳,这少年,名叫白夜,在,魔风山所有山兽中,只有他的兽形是未知的,虽然族长母亲说过,时机未到,不能透露他的兽形,但

说起来白夜也是魔风岭新生代山兽中当之无愧的翘楚,虽不敢称第一人,但也实际离不太远,更何况,他本就是这一众人真正的主心骨。

那之前打趣的少年展颜一笑,说道,“白夜,冰藏也不是有意的,别老绷着个脸,整的好像谁欠你二百斤灵石是的。”

“什么,灵晶?二百斤?”小胖子冰藏惊恐的瞪着那绿豆大的小眼睛,嘴角流着哈喇子“我可吃不了那么多”

众人又是笑作一团,气氛不在尴尬。

少年的面色有所缓和,却依旧沉默不语,脚尖轻点,一跃之下,飘上了悬崖,头也不回的走去,紧接着便消失在了树木之间。

一众人目送着少年离去,却无人挽留,那英俊少年倒是不在意,显然熟悉明白这人的性子,笑着摇摇头,眼睛一转,想到了,也是飞身上了岸,“耍够了,我也该回去修炼了”

运转劲力,浑身一震,附在衣服上的水便震成了一团雾气,氤氲着不肯散去,山风吹过,水雾便如烟云般散去,不见的同样还有那少年,似是随那水雾一同隐去了。

见着也是无趣了,一众人也都各自上了岸,打了招呼,便三三两两的散去,回去自是又得开始苦修了。

人散得差不多了,那小胖子才慢慢吞吞,略待艰难地爬上岸后,依在大树下,抖着二郎腿,煞是享受地掏出一块灵晶,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显然是忘记了之前的事。

现在想想之前那少年那么说也不是没道理,这小子真是贱的可以,山兽族的未来靠这小子是不太行了,而且这家伙也是绝对的身在福中不知福.....

那灵晶,是魔风山,不,魔风岭自产的晶矿开采的,其实说起来也是要多谢百年前的那次山崩,要不是魔风山倒塌,山体走位,露出其腹部储藏的晶矿,也不会有人想到山中会有这么大储量的灵晶,即便想到,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大批的开采,毕竟魔风山原来真的太大了,灵晶又是储藏在山腰之中,要是开采,山,岂不是要塌了?

更关键的是,开采的晶石几乎全部都是妖灵,晶那是最适合山兽一类兽修修行用的灵晶,当然其他的灵晶也是可以吸收用作修炼,但效果会差很多,至于那嚼灵石的胖子则是负责开采晶石矿的灰鼠族的少主,也就他家能有那个家底让他可以这么造,其他的家族要是看见了这种败家子,不说往死里打死,那也是得去了半条命。

那高冷少年虽人不坏,但性子却是异常暴躁,那不是生性中所带来的,是不受自己控制的狂暴,一经激怒,便难以抑制住那股嗜血的冲动。有人猜测那是由来自他那神秘的兽形,无论那是什么兽种,显然都十分不寻常,或许也是不常见的血脉异化吧。

这一切让这个少年在年轻一代中显得神秘无比,但对于他自己来说,却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折磨,无论走到哪里,所有人的目光都会集中到他身上,有纯粹的好奇,也有恶意的揣测,这对于一个还是少年的白夜,都是不可承受的痛。那是一种由不得自己不去想的割裂的痛,有时甚至不禁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山兽,不然,怎么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母亲也绝口不提,甚至不准自己过问半句。

不知走了多久,狠狠一拳杵在老树上,少年内心终是又一次痛苦了起来,面色扭曲了起来,内心却是毫无办法,揪着自己胸口的衣襟,似是承受极大的痛苦,跌倒在地上,山兽族中,少年期大概有三百年,而这少年也不过一百岁,还是个孩子,稚嫩地心里无法承受那么多族人的好奇,猜测甚至质疑。

白夜,有些迷惘了,自己到底是谁.....

一笙枉
作者的话

更慢了,新人写东西,多多体谅,我一定会继续努力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