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玩转香江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社团的强请?
作者:一盏青灯原是梦  |  字数:3092  |  更新时间:2019-10-22 21:17:17 全文阅读

演唱台,韦绮珊和黄汝玲的精彩歌唱同样引起台下众人的一片惊声欢呼。

原时空中,韦绮姗和黄汝玲是这一届新秀歌唱大赛的亚军和季军,两人的唱功不遑多让,平分秋色,但是比起唱功十分了得的梅艳芳,就略逊几分。

“好了,我们的所有歌手都已经演唱完毕,接下来由我们的工作人员进行数据统计,今天的前三名的名单将会不久交到我的手上。现在我们 所需要的是屏息等待冠军人选,究竟会是那位歌手。”

主持人嫣然一笑,在台上等待着结果的出炉。

后台的一众歌手同样屏息等待这一宣布结果的时刻,他们相信这是一段难以度过,却又很值得期待的过程。

由于八十年代的香港,唱歌所用的麦克风还有话筒都是用连线的,所以主持人的活动范围都是在线长的范围,以至于,最后排的人所能听到的声音不是太全。

全场的声音效果比起后世来说差了些,同样电视台录制的效果也差了不少。

“那个主持人刚才说了什么?”

后座上有人问,即使是也有大屏幕,但是声音的效果还是较差。

“比赛已经结束了,马上就要公布冠军的人选。”一个人提示道。

一伙观众满是期待公布结果,但是也有几个人醉翁之意不在于此。

远离过道座位最末排的两个人,一直往评委席上注视,他们的座位位置比较偏僻,很少有观众往他们的位置看去。其中一个年龄比较大的,朝左边人的耳附近小声嘀咕道:“把人看好了,千万不要弄错了。”

语气中夹杂些恶狠狠的意思,另一个人笑道:“兄弟们都把车子停在他的车旁边,绝对是溜不了,上头吩咐的事情绝对出不了差错。”

年龄较大的人面上胡须一片,一副凶横的模样,又特别强调说:“千万别动粗,那个人也不是很好惹得,能礼貌请过来,就礼貌请过来。”他刮了刮鼻子,眼神中也难免夹杂些胆怯,这种事情办砸了,自己可能就会完蛋。

舞台上的主持人接过最终的名单的同时,台下一阵短而急促的步伐声逐渐传入许子明的耳朵,声音愈来愈大。

许子明回过头时,潘卫国已经走到身边。

潘卫国很是恭敬地半弓着身子,贴近许子明的耳朵讲了一番话,许子明本来为听到梅艳芳拿到冠军的头衔阵阵高兴,但是潘卫国的话仿佛在他的头上浇了一盆冷水,让他的所有兴致一扫而光。

许子明尽量的掩盖住脸上的不快与担忧,“沾叔,突然间有件急事要处理,先走了。”还没等黄沾开口回复,许子明整理好两边的衣禁,风衣在疾步行走的风中有些连飞。

黄沾人没有回过神来,眼前的许子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嘉辉道:“这个许先生做事风格很不一般啊。”之前的许子明和黄沾一样给梅艳芳满分的时候,顾嘉辉对许子明这个豪门人很是感兴趣,现在许子明没有等到比赛结束就先行离开,让他对许子明做事风格奇怪的看法加深。

黄沾撇撇嘴笑了笑,往兜里掏除了根烟,好像又明白什么似的,将烟放进带子里,“阿明是个很特别的人,和我有几分像。”

顾嘉辉摸了摸头,好奇道:“许先生是许家的人,怎么和你有几分像?”

黄沾笑而未答,他和许子明可是有近两年的认识,也不是眼前的顾嘉辉可以谈及到的,黄沾之所以说许子明和自己很像,并不是口头说说。

许子明有几段恋情,黄沾是一清二楚,就连深埋许子明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他都一清二楚,那就是许子明对林清霞的爱慕。黄沾觉得许子明和自己一样多情,和自己一样相似。

许子明从现场离开的短暂的片刻,一直坐在后排的两人眼睛放光,紧跟着也从位置上出来。

“臭三八,没看我在走路。”年轻的那一位在走往过道的路上差点被一个女孩绊脚摔个踉跄,好在迅速稳固重心,才没有倒地。

“你说什么,你自己往这里凑得。”女孩也不甘示弱,拉着身边男朋友的手,似乎是让男朋友帮助她来吓退这个像流氓的年轻人。

“闭嘴,没工夫和你聊。”年轻男子故意露出口袋中的手枪,恶狠狠的瞪着两人,女孩的男朋友连忙打了个哆嗦,同样女孩也是惊呼不已,吓了一大跳。

年轻男子得意洋洋的咧咧嘴,年龄较大的那位听到后排传来的惊呼声,回过头一看,见自己跟班的手枪都漏了出来,接着就是一个巴掌打过去,怒骂道:“长点心眼,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想死!”

年轻男子虽有脾气,也不敢发作,什么场合他当然清楚。年龄较大的催促说:“快点跟着许子明,否则出了岔子,我们可没有好日子。”

许子明的身后紧跟着潘卫国,眼神中带有很浓郁的焦急感,这种焦急感就和潘卫国当初当兵时遇到敌情一样。

潘卫国担忧的皱了眉头,直言道:“许先生,我们停车的位置一下子多了许多量不知名的同款型的车子,我问过比赛的工作人员也,这些车子来历不明,看样子是冲着我们来的。”

许子明眉头紧皱,在现场他已经听潘卫国讲过,现在再讲这些事情,无意紧迫感更深。

“有么没有通知阿兵和国忠他们?”许子明也有一种危机感的认知。

潘卫国点头讲道:“许先生,已经通知了,刚才联系上的。”

“好,那快上车,开车直接去保安公司。”两人走到车边,许子明大气一指,紧忙开口。

车子直接发动,停放在许子明周围车子,直等到出来的两人,才将车子发起,死死的跟着许子明醒目的车子身后。

许子明坐在城内,屏息凝神,合了双眼,有那么一刹那忽然发现自己累了,来香港高这两年,不该来的都莫名其妙的来了。他很纳闷自己是被人跟踪了还是什么?

驾驶位置上的潘卫国从后视镜上看见后面紧追不舍的车子,他知道这辆车子被后面的车子死死的盯上了。

“该死的。”潘卫国刚想猛踩油门,甩掉后面的一伙车子,才发现车速似乎莫民奇妙的慢了下来,对于看车老道的他而言,很清楚的知道这种状况不是车子坏了,而是车子的车胎漏气,以至于车速极慢,没过多久就被两旁的汽车追上。

几辆车子一前一后的夹击,让潘卫国不由得刹了车停了下来。

“卫国,怎么回事。”见车子直接停下来,许子明睁开眼睛大吃一惊,急忙道。

潘卫国还是比较冷静:“许先生,我们已经几辆车子围住了,估计车子的轮胎也是他们做的手脚。”

许子明透过窗户,的确有好几辆车子环绕在周围,他明白今天只有出来,才能解决某些事情。

见许子明和潘卫国出来,之前一直混迹在比赛后座的两人和车上的其他一干人也都下车。

“你们是新义安的?”下了车后,许子明面色不语的质问道眼前的一伙陌生人。目前而言,他唯一和香港社团有所交集的也就是向氏兄弟的新义安,其他的应该,也不是应该,而是完全没有交集。

那一伙人,手上并没与持什么利器,都是空手的装扮,许子明问话,他们很自觉得的将位置让给领头的人。

领头的人也正是之前的年龄较大的和较年轻的两人。

“许先生,我们不是新义安的,我们是特地来请你和我们老大谈事情的。”年龄较大的开口解释。

“你叫什么名字?”许子明发现自己原来是错把一伙人当做是向氏兄弟的人,现在才知道自己弄错。

“许先生叫我阿蛇就行。”阿蛇满脸的胡须根本就和蛇的特征联想不到一起,他绰号老蛇,是因为他的话,为人处世,像蛇一样狡猾而不得罪人,做事情也很有一套。

“你们老大想和和我谈事情,为什么不直接光明正大的和我面对面?”许子明直视着眼前不下二十余人,他最讨厌别人这样的做法。

阿蛇玩味的笑了笑,解释道:“许先生,如果直接找你谈的话,不要说是见面,谈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我们都知道许先生不怎么喜欢社团的人。新义安的人都不可能和你谈好,更不用说是我们老大和你要谈的事情。”阿蛇所在的社团实力比起新义安也不遑多让,向氏兄弟的事情,或多或少也很了解。

许子明瞳孔猛一收缩,突然道:“你们这样请的话,我就会接受?”随即是一腔的怒火,“在香港,不要忘记了,这里不是你们社团逍遥法外的地方,只要我肯用钱砸,你们社团是什么,你们很清楚。”

对于社团,而且还是那种打自己主意的社团,许子明不想理睬。

阿蛇有些犹豫,14-K的大佬只是让他请许子明过去好好谈谈,如果不小心将许子明彻底得罪,很难保证那些大佬会怎么收拾自己。他深沉的叹了叹气,许子明的后面是许家这个大财阀,肯用钱的话,到最后,社团难免会脱层皮,让其他社团有机可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