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玩转香江 > 正文
第一章 豪门世家
作者:一盏青灯原是梦  |  字数:3642  |  更新时间:2019-10-03 22:26:12 全文阅读

“许小友,合作愉快。”

这深沉有力,稳重而又不失豪迈的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而是香港赫赫有名的船王包玉刚。

百万富翁的时代早巳过去了,二十年来,在香港,至少要身拥亿万,那才算得上是富翁。拥有百万身家的人,连小康或中产都谈不上,顶多是在小康的外围中产的边缘而已。

论地位(而不是地域)来说,香港是个大地方,在这样的地方不是拥有大财产,就难于进入巨富之列。

亿还不能算大富,至少要有十亿港元以上的财产,才能在“富”字后边,加上一个“豪”字,才能在置身于五六百万人之前的三四十人之中。

不用多说,包玉刚正是其中之一。

为了拿下怡和洋行英资集团的九龙仓,船王包玉刚以每股110元的高价收购许子明持有的两千万股九龙仓股份。而这场著名的九龙股份转让仪式也在香港著名的半岛酒店举行。

作为全世界闻名遐迩,同时集财富与胆气于一身的船王,九龙仓商战是其由海洋霸主开始弃舟登陆的一种试探与抉择。

没错,大家猜对了,许子明就是我们的男主,一个开局就有外挂的重生者!

“包先生,合作愉快”,办理完股份转让手续后,许子明也同样的回敬这位闻名中外的船王,同包玉刚相互握手言笑。

胆气与豪情,许子明自认是做不到,但是他提前休学,从美国的杜克大学商学院毅然中断学业,为的就是今天的九龙仓票房争夺。

“包先生现在已持有了九龙仓超六成的股份,现在的英资集团的话语权想必没有包先生的重了,包先生拿下九龙仓,可谓又是为我们华人获取荣耀。”许子明虽然在这场九龙仓争夺战中收获颇丰,但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穿越者的身份。

想到这里,许子明既是幸运,又是苦恼,心中不由得叹气。

自己上一世是名破产的股民,跳楼轻生的自己居然无意中穿越到了80年代初的香港,令人兴奋的是自己居然是已故香港船王的许爱周长子许奇伯的独子许子明,但令人遗憾的是父亲许奇伯73年便离逝了。

相较之下令人惊喜的却是,自己的父母不但给自己留下了价值近亿的清水湾的豪宅,还留下一些家族产业周兴置业的股份。

许子明的穿越前后的名字都叫许子明,而这个时代的许子明原本是正着美国杜克大学商学院学习商务管理,但是因为一次车祸进了重症室,最后一命呜呼,不过作为穿越者的一方阴差阳错的的到来,许子明这个人又活了下来。

但是此时的许子明虽综合两个时代的记忆,但是思想早已是非这个时代人的思想。

他虽然有香港豪门的这层身份,但是思想上却很少有这层束缚,前世的他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这次的九龙仓之战,年仅20的许子明当然知道自己成功的原因,要不是前世对股票与娱乐的研究,否则还真不敢把父母的价值近亿的家产抵押在汇丰银行,从而换取大量的资金,更不可能参与这场九龙仓的商业争夺战。

刚穿越过来,还在美国的他知道这个时代的时间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回港,所以精心准备一番后,才有了现在的事情。

也许这就是作为一名对即将发生事情知晓的穿越者的好处吧。

包玉刚接过手下递过来的香烟,点燃后,爽朗的开口笑道:“九龙仓一战的确已经宣告结束,但是许小友的胆识与长远的目光确另我十分佩服啊”。

烟还没允几口,包玉刚就掐灭了香烟,不过嘴中的烟味迟迟没有散去,就开始仔细的打量着这位英俊年少,却又懂得审时度势的许家才子。

包玉刚可是把眼前的许子明购买九龙仓股份的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瞒下家族,凭借在汇丰抵押的几亿流动资金以每股55 元的价格购买股份,而现在又以110元每股的价格转给自己,既获益的同时,又给了自己人情。

“许小友,希望下次还能合作”包玉刚想来想去,也许这句话还是够实诚的,满脸的皱纹掩盖不了他的笑。

“包先生,晚辈多谢您的抬爱,以后有机会一定多多合作。”许子明情不自禁的同包玉刚再次握手。

一番谈论后,两人及其相关事物人员都准备离开半岛酒店。

而在香港,一旦有重大事件的话,同样缺不了香港的一大堆媒体。

九龙仓商战可谓是香港商业界的一段趣事,放在现在则是报社销量的一大助力。

刚出半岛酒店大门的许子明遭遇的便是一排排媒体耀眼的闪光灯,包玉刚也免受不了媒体的提问。

“包先生,您现在是不是已经拿下了九龙仓的大头啊”,一名《星岛日报》的记者抢先问道。

其他报社的记者也分分不堪落后,毕竟这是爆炸性的新闻,能够增加报社报纸的销量。

“包先生,此次您弃舟登陆布局陆地产业的第一仗成功打赢,不知道包先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包先生,您大致花了多少钱拿下了这最后决定九龙仓大权的股份。”

一句有一句的问题着实令人心烦,包玉刚只是简单的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后,便坐上了香港限量版的78版宾利汽车,离开了这个吵闹喧哗的地方。

一大群记者见包玉刚走了,心中难免失落,许多人也不得感叹还是有钱人有气势啊。

包玉刚的离开没有让许子明感觉轻松,相反,各大媒体纷纷将视线汇聚在了许子明的身上。

眼前的这个不到二十的小伙,在记者的眼里有些不成熟的感觉,看样子是个好捏的柿子。

“许先生,听说您将自己家庭资产抵押汇丰银行,换取大量流动资金来购买九龙仓股份,不知道许先生此次获益多少”,不愧是明报的记者,在问问题的时候不但懂得礼貌,更加是问道了关键。

许子明莞尔,不经意的用手捋捋鼻子开口说道:“你这个问题问得着实不错”,许子明也大方的夸奖记着的问题,看的是其他记者一脸的妒忌与羡慕。

“这次协议算是正常的结束,虽然九龙仓每股价格,怡和洋行出资100元一股来收购,但包先生更是爽快,以每股110元的价格收取。扣除手续费等其他费用,差不多盈利了很多吧。”

一干人被许子明的话逗笑了,许子明的话跟没说一样。

明报的记者有些尴尬,毕竟什么都没问出。

具体盈利多少,许子明是不会说出来的,相反对于港媒毫无羞耻心的报道,还是让他们自己猜吧。

“几个亿!”在场的不少工作人员及媒体记者都开始胡诌起来,然后不由自主的发出一生惊叹。

豪门中人就是够酷,几个亿的赚取都是如此轻描淡写,换成是普通人的话,现在估计该去销金窟的地方风流快活去了,于是就有人开始这样想。

许子明现在只想早点脱身,面对这些不断提问的港媒,许子明也是耐心地回答了几个,便以事务繁忙为理由拒绝了。

结果令他作舌的是,这帮媒体完全没理会他的意见,一个劲的拼命的朝他挤过来,像挤肉饼一样,早知道会这样自己绝对会雇佣保安,照相机灯光不段闪烁,记者拿着的话筒嗡嗡作响。

“许先生,你的.......”

“许先生......”

许尼玛,许子明被人群挤的顿时来了脾气,前世的他,今生的他都是高素质,懂礼貌,尊老爱幼的三好男人,就是没取老婆而已。

他突然感觉自己的放东西的裤袋被别人翻江倒海一样,他赶忙下意识的用手去碰触袋子时,发现装车钥匙和几千港元的左右袋空空如也。

搞什么名堂,刚才还在,现在居然不见了。许子明心情遭到一批,赶忙拨开围的水泄不通的记者,有意识的往脚下看去,什么都没有,一抬头的时候,只见一个穿着比较脏兮兮的小孩手里拿着一串钥匙刚人群中跑到外围,阳光的照耀下啊,钥匙显得格外刺眼,都快亮瞎许子明带着的白银镶边框的眼镜。

好样的,许子明心里唾啐道,敢拿我的钥匙。许子明心里急的向飞升的火箭一样,他身上身无分文,豪宅距半岛酒店这里有几十公里的路,许子明可不想走回去。

拨开人群后,许子明快速的朝小扒手跑去,记者又是一窝蜂的过来,许子明可没心情理会,直接轮起袖子开跑。

甩掉了一干记者,许子明也瞅到小扒手跑进了一家不知名的餐饮店。

许子明眼睛比较锐利,这个小扒手在餐饮店里,突然窜到了一个座位上的戴墨镜的女孩的位置下消失了。许子明心道,小屁孩还想躲,等被哥哥我捉到,非打的你皮开肉绽。

刚才那个小扒手就是从这个女人的座位下不见了,许子明绝对肯定,他在戴墨镜女人的面前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发现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倒是这个戴墨镜的女士的裙子有些不一般,戴墨镜女孩突然摘下眼镜,将手上的报纸放下,一副鄙夷的态度望向许子明,“先生,看够了吗?还好看吗?”佳人对着正低头“欲窥她裙下风光”的许子明,柔和的不像样说。

“还行,就是不知道这个裙子下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许子明没有体会意思,小扒手的事让他没有时间理会深意,他抬起英俊的面庞时,只听见啪的一身。

“不要脸。”许子明听到声音是清脆如黄鹂般好听,可是他的脸却有一种炙热感。

“你打我干嘛?”许子明蒙了,连忙抚慰自己的嫩脸,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女孩子打。

他要找的是小扒手,这个佳人打自己干嘛。眼前的佳人有些熟悉,不过有么印象。

“打的就是你,一直不怀好意的看我,还想看我裙子。”佳人面红如霞,长发及肩,一声的正气凛然,眼前的许子明,纵然看上去给人一副文质彬彬的感觉,但是她可不管。

自古男人都好色,佳人今天刚回香港的第一天,就碰见这件事情,今天她算是明白这句话的真谛。

“嘟嘟嘟嘟嘟”门外突然出现小扒手的身影,只见他肆无忌惮的两只手耷拉着耳朵,朝许子明嘲笑道,手上拿着明晃晃的钥匙,然后,得意的如得胜而归的小将军一样,用屁股对着许子明,拍了拍屁股,挑衅道:“大傻瓜,有种来追呀!”然后一溜烟的功夫不见人影。

“小屁孩,敢耍我!”许子明才发现,着小扒手故意把他往这里引过来,没想到许子明居然着了道。

许子明的脸上还留有一道微红的手印,他有个原则不轻易对女孩发怒,尤其是漂亮的女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