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仰望青云 > 第二卷 坊市纷争
第九十三章 变天
作者:蚂蚁有梦  |  字数:5013  |  更新时间:2019-11-14 09:24:42 全文阅读

一处山壁已经坍塌了小半,山脚下还堆积着从山壁上滑落下来的碎石。如今这片碎石已经完全被人完全掀开,露出一个方圆数千丈,深约百丈的巨坑。

而在巨坑底部的边缘处,则有一幢半掩埋在泥土中的大殿,这座大殿仅显露出的部分便高达二、三十丈。

大殿采用一种黑中带亮的石料建成,且石料上雕刻着玄奥的灵纹,无论怎么看都与现在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

这种黑中带亮的石料是如今修仙界几乎已经绝迹的“禁绝玄晶”,如今在修仙界的一些大门派,也只会在藏书阁和其他重要之地的门、窗上镶嵌一小块禁绝玄晶。

这种材料可以抑制一定范围内的空间波动和幻术,即使只有红枣大的一小块禁绝玄晶,在其三丈以内的传送阵、传音法台都会失效,而且此范围内一切与隐身相关的法术、法器也会失效。

虽然不知此大殿存在了多长时间,但大殿周围仍不时涌出一圈圈的彩色光带沿着大殿顶部慢慢飘落到地面,将大殿严密的保护了起来。

此时在大殿的两旁已经站了数十位修士,但无人关注神秘的大殿和其表面的彩色光带,这些人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空中。

在数百丈高的空中,三位修士正斗成一团,一位颌下留着三缕长髯的金丹期修士正控制着一柄飞剑与另两位金丹期修士在空中激斗。

而飞剑所指之处,一位是手持八棱紫色锤,身穿员外袍的修士,另一位则是手握盘龙棍,须发皆白但身量却比普通人高大的老者。

那柄长剑如蛟龙一般在空中盘旋、俯冲,其声势浩荡,动作迅如雷电。

而另两位修士则将手中的兵器挥舞得密不透风,抵挡着飞剑的攻击,虽然这两位修士以二敌一,却仍被飞剑牢牢的压制着。

没人注意到,在大殿内有两双魔瞳正贪婪的望着空中的三位金丹修士。

空中飞剑光芒突然大盛,幻化成一团比烈日更加耀眼的存在,瞬间向手持八棱紫金锤和盘龙棍的修士击去。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飞剑身上的光芒消失的干干净净,飞回三缕长髯修士身旁。

而对面两位修士的法宝却都变得粉碎,如雪花一般从空中纷纷飘落下来。而那两位金丹修士也没好到哪去,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身形摇晃着从空中跌落下来,在地上溅起一蓬浮尘。

三缕长髯修士冷漠的望着对面两人,以冰冷至极的声音说道:“恭喜何掌门,贵派如今有两位金丹期修士,以后定可执五派之牛耳。”

身空员外服的金丹修士正是苍岳派掌门何靖道,身上已经满是剑伤,鲜血还不时的从伤口中涌出。

而另一位须发皆白但身量却比普通人高大的老者,此时更是凄惨,身上各自要害都有伤口,虽然没有失去性命,但已经陷入了昏迷。

“谢楚宗主的不杀之恩!为破除此遗址的外围禁制,我宗门已经耗费了五年时间。今日我愿将此遗址全部赠送给贵宗门,只求楚宗门放过我的门下弟子。所有过错,我愿一力担之。”

此时何掌门顾不得自身的伤势,双手作揖,深深的向不远处的长髯修士鞠了一躬。

三缕长髯修士便是玄剑宗的宗主楚正平,如今执五派之牛耳者,也是五派中唯一一位金丹中期修士。

“何掌门!”看着自家掌门的凄惨样子,再听说要将此处遗址让给玄剑宗,遗址旁的一拨约有三十多位修士忍不住哭着喊了起来。

这些修士大部分都是炼气期修为,筑基期修士只有寥寥几位。这五年时间里,为破解此处遗址,这些人几乎没有离开过此处。

今日此遗址只剩下最后一层禁制,就在大家要破除这最后一层禁制时,玄剑宗楚宗主突然率领十几位筑基期修士出现在这里。

此后何掌门和寇老一起飞到空中与玄剑宗楚宗主对峙,这时苍岳派的修士才知道,在此负责破解禁制事宜的寇明烈竟然已经晋升为金丹修士。

只是苍岳派修士心中的喜悦刚浮现在脸上,便看到自家掌门和寇老两位金丹修士联手也无法在楚宗主面前取得优势。

楚宗主看了一眼何靖道和一旁已经昏迷的寇明烈,又看了看不远处的苍岳派修士,口中冷冷的说道:“苍岳派所有修士必须留在此处,不得擅自撤开。否则,事后我必登门毁了你何靖道和寇明烈的金丹,灭你们满门。”

楚宗主的话刚说完,遗址旁边另一拨十几位手持长剑的筑基期修士,便来到苍岳派的这群筑基期和炼气期修士周围, 将这些修士严密的看管起来。

此时寇老也悠悠醒来,听了楚宗主的话后,道:“谢楚宗主的不杀之恩!”

只是此时寇明烈连手指头都无法指挥,身上唯一能动的便是下巴。楚正平这一击,主要是冲着寇明烈去的,如今寇明烈只有金丹还好一些,全身的经脉已全部被剑气毁掉。

事后寇明烈是否能维持金丹期的修士还是两说,刚才这一击,楚正平就是想毁了寇明烈。

楚正平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向大殿走去,当走到禁制面前,挥手一剑,便在禁制上破开了一个丈许高的缺口,迈步走了进去。

禁制上的缺口缓缓的合拢着,众人透过禁制却看不到楚宗主的身影,不知是被禁制传送到了其它地方,还是说大家看到的影像只是幻阵衍生的。

就在禁制上的缺口马上合拢时,两团淡淡的灰雾从禁制中钻了出来。

当这两团灰雾出现后,虽然天空依然晴朗,但大家都觉得身上一阵的发冷。即使金丹期的何掌门和寇明烈也不例外,这些修士已经多少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桀桀,我们终于出来了,死秃驴,没想到吧,百万年的时间依然没有将我们磨灭。”两个粗细不同的声音同时在众人心中响起,所有人都面露惊惧之色的望着禁制旁的那两团灰雾。

“是你们解救了我们,做为报答,我们决定赐于你们永生的机会。”说完这两团灰雾便缓缓向何掌门和寇明烈飞去。

当两团灰雾飞了一段距离后,灰雾突然加快了速度,眨眼间就到了两位金丹修士面前。

何掌门挥手间便是两朵隐含雷声的灵火挡在了自己和寇明烈的近前,却没想到刚接触灰雾,这现朵灵火便被灰雾吞噬了个干净。

“就凭这团只有雷之声,却不含雷之力的‘雷音灵火’还想克制我们,做梦去吧!”,吞噬了灵火的两团灰雾反而隐隐壮大了一丝。

望着离自己已经不足三尺的灰雾,何掌门急忙挥掌向灰雾击去,只听“嘭”的一声巨响,何掌门非但没有将灰雾击飞,反而被灰雾震退了十几步。

一丝灰雾沾在了何掌门的手掌上,整个手掌迅速干瘪,而且干瘪的位置还在迅速向胳膊上蔓延。就在此时,灰雾已经再次向何掌门飞了过来,惊慌中,何掌门用另一只手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法器,运足了法力便向灰雾击去。

一团耀眼的金光从法器上升起,与灰雾碰到一起后,一声哀嚎从众人心中响起,此哀嚎声携带着一股要毁灭修士神智的力量。

“玲月,抱紧我!”一位娇柔女修急促的向身旁的少女喊道,并一把将对方搂在怀中,随后一股灵力从娇柔女修身上涌出将两人团团包裹了起来。

下一刻,此地所有的炼气期修士一个个双目外鼓,随后双眉之间突然炸开一个枣核大小的血洞。这些炼气期修士根本无法抵挡哀嚎声,一个个识海炸毁,瞬间便丢了性命。

而筑基期的修士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也全部瘫倒在地,无法动弹。

那声哀嚎正是由与金光相碰的灰雾发出,虽然金光已经消失,但灰雾表面却有极细微的灰烬在慢慢飘落,每落下一点灰烬,灰雾的气息便衰弱一丝。

“那老秃驴的法器怎么会在你手上?”灰雾中传出一声气极败坏的声音,此时何掌门手中拿着一柄佛教锡杖,就是多年前从那三位散修手中取得之物。

灰雾停留在何掌门附近,虽然不再攻击,但也没有离去,两者隐隐对峙起来。

这时何掌门才有机会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寇明烈,这一看将何掌门吓得魂飞魄散。

地上哪里还有身量高大的寇明烈,只有一具干尸,而那团灰雾正聚拢在干尸的腹部,寇明烈的金丹正发出阵阵灵光,虽然在不停的挣扎,但却无法逃出灰雾的围困。

就在何掌门打算上前支援寇明烈时,与之对峙的灰雾突然拦在何掌门面前,被牵制的何掌门根本无法帮助寇明烈。

眼看寇明烈金丹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围困金丹的灰雾中传出一阵得意的笑声,就在灰雾要彻底困住金丹时,金丹上的灵光突然大盛。

“一起死吧!”从金丹中传来寇明烈最后的声音,随后便是一声巨响。当巨响消失时,原地已经没有了寇明烈的影子,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大坑。

“寇老!”何掌门大吼一声,就要向寇明烈之前的位置飞去,却被眼前的灰雾牢牢挡住。

好一会儿后,一团灰雾才缓缓从大坑中升起,此时灰雾的大小已经不足之前的五分之一,却依然没死。

这团严重受损的灰雾升到空中后,立即向另一团灰雾飞去。两团灰雾汇聚到一起后,开始向何掌门发起凌厉的攻击。

此时遗址旁的筑基期修士也纷纷挣扎着站立起来,看到何掌门和灰雾越战越远,此时不分苍岳派还是玄剑宗,所有修士都摇摇晃晃的向巨坑外走去。

玲月是现场中唯一活下来的炼气期修士,看着其他炼气期修士的惨状,玲月在后怕的同时也庆幸自己还活着。

玲月搀扶着刚才护住自己的娇柔女修,“师父,我背你吧,咱们能快点离开这里。”

那位娇柔女修便是玲月的师父林玉萍,林阁主。

林阁主摇了摇头,小声的对玲月说:“咱们就走在人群中间,这样最安全。”

刚才为了护住玲月,中年女修受到的伤害比其他筑基期修士要多一些,此时仍然无法走路,只能由玲月搀着。

众人刚走几步,便看到两团灰雾快速飞了回来,走在最前面的两人瞬间就被这两团灰雾吸成了人干。

本来抱团离开的修士,在这两团灰雾返回后,如同猛然炸开的爆竹一般,瞬间向四面八方逃走。这些筑基期修士体内的灵力被刚才的魔音干扰,都无法腾空飞行,此时却只能如世俗界的凡人一般凭着双腿逃命。

“玲月,咱们去那边!”林阁主用手一指大殿的禁制。

玲月抱紧了林阁主,并全力施展《逐光掠影》功法,两人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瞬间就到了禁制面前。

两人还没到禁制旁,十几件阵盘、阵旗如流水般的从林阁主手中飞出,落在禁制的不同位置。

当两人到了禁制面前时,摆好后的阵盘和阵旗发出一阵灵光,竟将大殿的禁制破开了一个通道,只是这个通道并不稳定。

林阁主在前,玲月在后,两人迅速向通道处钻去,玲月刚进去半个身子,一柄长剑便刺在了玲月的胳膊上。

原来在林阁主在摆阵盘时,有位玄剑宗修士也跟着跑了过来,此人本想拦下玲月,自己进去。

不料自己还是晚了一步,只刺了一剑,这个通道便合拢了,此人手中的长剑也被禁制切断,此人刚转过身来,便被一团灰雾扑在了身上,化成一了具干尸。

玲月刚进入禁制内,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一个趔趄,就要摔倒,好在及时被林阁主扶住。

玲月站稳后,急忙向四围打量了一番。

两人所处的位置应该是一间书房,整间屋子中只有一个巨大的书架和一蒲团。只是书架上空荡荡的,在书架顶端位置摆放着一个小巧的玉盒。

林阁主已经走到了书架的旁边,伸手向玉盒拿去,却不想当手快碰到玉盒时,被一层无形的禁制挡了下来。

林阁主眉头微皱,手掐灵诀,开始破解玉盒外的禁制,但玉盒外的禁制极难破解。

林阁主一遍遍的变换手中的灵诀,在过了约有一盏茶的功夫,林阁主终于在玉盒外的禁制上打开了一个拳头大的圆孔。林阁主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施展驱物术,将玉盒摄到自己手中。

林阁主刚打开玉盒,还没等看清玉盒中的存放的物品是什么,一股阴风便猛然出现并向林阁主托着玉盒的手臂袭去,同时一枚散发着绿油油火焰的圆珠也向林阁主飞去。

尤其是那枚散发着绿油油火焰的圆珠竟后发先至,林阁主在躲避圆珠时,手中的玉盒却被阴风卷走。

一旁的玲月手持匕首,一个闪身便到了阴风旁,手中的匕首径直向阴风刺去。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那团阴风扔下玉盒,猛然退回到房屋的一角。

那团阴风变化成一道模糊的人影,而那枚散发着绿色火焰的圆珠也回到了这模糊人影的手上。

一颗黑色的珠子从玉盒中滚出,正好停在了玲月的脚下。

虽然刺中了阴风,但也被阴风吹到了身上,玲月只感觉身体打了个哆嗦,也没有其它感觉。玲月一手持匕首警惕的望着模糊的人影,且另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将玉盒中的一颗黑色的珠子拿了起来。

随后林阁主与那道模糊的人影又战在了一起,玲月急忙向后退后,并站在远离打斗双方的一个角落中。

那枚散发着绿色火焰的圆珠在那模糊的人影的控制下,幻化成一道绿色的巨网,一点点的向林阁主罩去,而林阁主的法器只要碰到这道绿色的巨网,就会沾上绿色的火焰,时间不长,一件法器便在绿色火焰中被焚毁。

没多长时间林阁主就已经险象环生,玲月心中着急,就想上前帮忙,却发现自身已经无法动弹,被阴风击中的地方竟已经没有了一点知觉。

而且失去知觉的地方越来越多,此时玲月只有脖子还能转运,玲月在查看自己身体时,却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那颗珠子正向自己的手中一点点的钻去。玲月想甩手将珠子扔掉,但此时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珠子融入自己手中。

另一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林阁主身上已经沾满了绿色的火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虽然绿色的火焰一直在其身上燃烧,林阁主外表却没有丝毫被火烧过的痕迹,但已经生机全无。

模糊的人影来到玲月身旁,举起绿色的珠子就要杀掉玲月。就在这时,一道剑光突然从房间外冲了进来,只一剑便将这团模糊的人影劈得粉碎,随后剑光毫不停留,直接向玲月砍来。

“咦!”伴随着一声惊讶,剑光停在了玲月头顶上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