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仰望青云 > 第一卷 初入宗门
第八十六章 报复
作者:蚂蚁有梦  |  字数:3204  |  更新时间:2019-09-25 16:17:29 全文阅读

苍岳派山门前方是一处宽阔的场地,清晨时分,此处已经聚集了不少准备进出的修士。

此时距郑钱和蓝蓝的死已经过了数日,但宗门却没有任何反应,不知道是还求察觉到此事,还是懒的追查。

突然宽阔场地上方飘落下许多纸张,如同下雪一般。

纸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每张纸上的内容都相同,标题为:赵良接收贿赂,私自放走老者。

具体内容便是揭发、检举赵良在护送许家人时,接受一老者贿赂,私自放人的事情。并写明了赵良为了防止宗门审讯,拿出部分受贿物品,与寇卓逸串通,谎称并没有得到任何物品。

当人们看到前面的信息时,都没当真,寇卓逸是谁?其爷爷寇明烈可是筑基后期的高手,曾经做了数十年的暗堂堂主之位,怎么会看得上修仙家族一位仆役的物品。

但是等这些人看清了行贿的物品后,都不由的相信纸上的内容。两件筑基后期的精品法器,足以让一位筑基后期的修士心动。

当这些纸片纷纷而落时,几位服饰明显与本地不同的修士正好来到山门处。有人好奇的捡起了纸张,看了几眼后,走到领队之人身后低语了几句后,随后这几位修士才向苍岳派内走去。

因山门处修士众多,纸片上记载的信息迅速在宗门内散播开。

“你怀疑检举信中提到的老者,就是与许家主一起破解材料的无极派修士?”何掌门手中也拿着一张检举信,望着暗堂的彭堂主问道。

“不是怀疑,是确定。我已经找人画了一幅此人的画像,并找许家人和无极派的修士都确认了。不过无极派那边并没有找到元婴修士法器材料的炼制方法。咱们若想确认此事,就需要将寇卓逸和赵良都叫来。”

彭堂主用手指着一幅画像,一旁还有几份关于此事的供词。

“先就给寇老发道传音符,询问下他的意思吧。”何掌门沉思片刻后,决定先听听寇明烈的意思。

“韩家现在怎么样了?”何掌门突然问起了解救“许家修士”的最大功臣。

“已经没有韩家了,韩家主在回宗门的路上被人杀死了,在同一天,韩家内的主要修士也都死在了无极派修士的刀下,只留下了一些炼气只有四、五层的族人。”彭堂主随手拿出一份记载此事的情报,拿给了何掌门。

“吃里爬外的东西,死不足惜。把这些信息整理一下,虽然感谢无极派出手,但明天我还得去玄剑宗那边告无极派一状。”

“另外,那件事情怎么样了?”沉吟一会儿的何掌门,突然郑重的问起了一件与此不相关的事情。

“刚传来的消息,说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破解那处的禁制。”在说到此事时,一向神色平静的彭堂主,脸上也浮现出一些期待。

……

在一处陡峭且已经坍塌了小半的山壁旁边,堆积着无数的碎石。突然一张传音符凭空出现并向碎石中钻去,而在此符与碎石接触的瞬间,数圈涟漪在碎石表面出现,只是此涟漪出现的时间极短,还没等人看清便恢复了正常。

时间不长,涟漪再次在碎石表面出现,只见一张传音符从碎石中钻了出来,随后消失在空中。而就在涟漪还没有完全消失时,又一张传音符钻出了碎石。

……

赵良焦急的跑回住所中,将手中的张纸扔在院落内,便急匆匆的来到书房中,此时的赵良惶恐不安,哪里还有平时的从容。

移开书架后,赵良在书架后的墙壁上轻轻敲了几下,便露出一个暗格,暗格中存放的是这些年来赵良经手事务的帐本。

这些帐本全被扔在了地上堆了一小堆。随后赵良发出一个小火球,将这些帐本全部烧成了灰烬。

随后赵良来到卧室中,将床上的东西全部扔到了地上,并用刀将床中间的位置的木头掏出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伸手从中拿出一个储物袋,将其揣进怀中后,赵良急忙向屋门外走去。

赵良刚打开屋门,发现门外竟站着两人,将赵良吓了一大跳。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赵良一脸谨慎的望着眼前的黄库头,在黄库头身后还跟着一位陌生的老者。

要知道赵良住所外除了宗门配发的禁制,赵良还偷偷购买了一套厉害的禁制布置在了住所内,不知黄库头和老者是如何悄无声息的穿过禁制。

以望气术看去,这位陌生老者的修为只有炼气六层,赵良心中松了一口气。

“赵师弟,今天我们有事想麻烦你一下,这位老者想见一下寇卓逸寇公子,想请你引荐一下。”黄库头不紧不慢的将今天来的目的说给赵良听。

听了这话,赵良心中就是一紧。

看到别人捎回来的纸张后,赵良的心一下就凉透了。这才赶紧收拾东西准备下山躲一段时间,生怕自己动作慢了被寇公子抓去。

今日黄库头还想让自己去找寇公子,自己怎么可能会同意!

“我有急事,今天没时间!”赵良心中早已急的火急火燎,伸手就将黄库头推到了一边。

正在赵良要迈步从黄库头身旁走过去时,黄库头身后的老者轻轻挥了一下手,赵良便不由自主的向屋内退去。

赵良没想到自己竟被一名炼气六层的老者随手赶了回来,惊讶的向老者望去。

赵良看到的是一双银色的瞳孔,刚一接触,赵良便感到脑中一片眩晕,迷迷糊糊的说了句:“好的,我带你们去!”

当下赵良便乖乖在前带路,只是其走路的姿势稍稍有些不稳,好像还没睡醒似的。那位老者在赵良身后慢慢跟着,此时老者的瞳孔已经变得与正常人相同。

黄库头并没有随两人一起离开,而是在赵良的住所坐了一会儿才悄然离去。

……

赵良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起,鲜血正沿着额头向下流,也不敢擦拭。

一旁的寇卓逸正发着脾气,已经有好几件精美的瓷器变成了碎片,赵良头上的伤口就是被其中一件瓷器砸在头上划破的。

“赵良,我再问一句,冯韵这贱人到底在何处?”寇卓逸用疯狂的目光瞪着赵良问道。

看着赵良好像一个木头人似的跪在那里,寇卓逸就觉得心中的怒火又涨了几分,走到赵良身前狠狠的踹了赵良一脚。

被踹翻在地的赵良,爬起身后仍继续乖乖跪好。

寇卓逸仍不解气,使劲的抽了赵良好几个耳光,好像是将对冯韵的怨恨都撒在了赵良身上。

今日寇卓逸显得格外精神,并穿上了只在重大场合才会穿出的服饰,只是脸上的戾气破坏了其形象。

寇卓逸在心中将赵良和冯韵骂了无数遍,本来今日是讨论自己终身大事的日子,而未来的新娘是青屏山姜家的六小姐。

青屏山的姜家并没有在此地的五大门派范围内,而是在距此数万里之外的玉泉派范围内,据说玉泉派的领土面积比此地的五大宗门加起来还大数十倍。

而姜家虽然只是一个修仙家族,但族长却是金丹中期修为,比自家掌门的修为还要高些,如是此事能成,那自己绝对是攀上高枝了。

结果就因为冯韵散发的揭发信,对方只喝了一口茶,便匆匆告辞离去,这门亲事算是黄了。

而赵良自从进屋后,体内的灵力便龟缩到丹田中,无法运用分毫,寇卓逸的这几个耳光,竟将赵良的半口牙齿都打飞了。

寇卓逸好像打累了,回到座椅上喘着粗气,并向一旁的孙老施了个眼色。

赵良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孙老,不知为何心中竟哆嗦的厉害,好像有什么不幸要发生在自己身上。惊恐之下的赵良,竟变得如凡夫俗子一般,突然转身向门口爬去。

“救……”赵良口中刚说一个字,便感觉到身上一麻,不仅身体无法动弹,就连说话都不能。

如果有人观察赵良的口型,就会发现赵良并不是想喊“救命”,而是想喊“救我”。

赵良望向屋门的那抹期待也被定格,直到孙老的手掌搭在赵良的头顶,眼中的期待才渐渐消失。

赵良四肢不停的抽搐着,不一会儿,便七窍流血而亡。

“那个女子确实是被一名黑衣人救走的。”孙姓老者将手从赵良的头顶移开后,向坐在一旁的寇卓逸说道。

“能找到那位黑衣人么?”寇卓逸焦急的问道。

“不能。”孙姓老者摇了摇头。

“不杀冯韵,难解我心头之恨!”寇卓逸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能!”一个声音突然从屋门外传了进来,让寇卓逸先惊后喜。

一位老者推开屋门,悠然的走到屋内。

“你是怎么进来的?”孙姓老者迅速的站在了寇卓逸面前,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寇卓逸居住的院落外的禁制威力大的很,即使筑基后期的修士也无法悄无声息的进来。若想进此院落,必须由院落内的修士将禁制打开一个通道。

赵良进来时,寇卓逸和孙老虽然没有出门,但孙老用神识检查过,外面只有赵良一人。

孙老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此人虽然站在自己面前,但是用神识却扫过此人,却空空如也,好像自己所见的只是一个幻象。

老者在看到赵良的尸体时,还露出一丝可惜的神情。

“当我确定黑衣人的身份后,会来通知你们,但是我有一封信件需要你们发给寇明烈老爷子,同意么?”这位老者说完,伸手在自己脸上拂过,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容。

蚂蚁有梦
作者的话

亲爱的书友,如果您觉得这本书还行,且恰好圈子内有人闹书荒,麻烦推荐一下这本书啊,蚂蚁万分感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