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仰望青云 > 第一卷 初入宗门
第八十章 贪心丧命
作者:蚂蚁有梦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2019-11-12 17:05:00 全文阅读

萧安悄悄向营地走去,现在离换岗还有一柱香时间,萧安不想让别人知晓自己提前回来的事情。这倒不是说萧安偷懒了怕被人发现,而是萧安觉得让别人替自己巡夜有点不好意思。

刚才在完成比试后,杨承业便“痛快”的让萧安先回营地,由对方巡夜。

萧安走的时间不长,突然闪到一棵大树后,整个人变得的如同顽石一般,丝毫感受不到生命的气息。

不一会儿,两道人影渐渐走到附近,并在离萧安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已经脱离了巡夜的范围,你自行离去就可以了,这附近的妖兽刚被清理过的,不用担心。至此,我已经完成了誓言,祝你好运!”

随后萧安便听到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向无极派的方向走去,当此声音走远后,才响起另一个向营地走去的脚步声。

听声音,萧安就知晓了此人的身份,正是他们小队的队正赵良。自己这支小队押送的都是许家的仆役,按理说都是一些无关紧要之人,赵良那么精明的人为什么会冒如此风险?萧安怎么也想不明白此事。

过了约有一盏茶的时间萧安才从树后面走了出来,现在赵良刚回去,自己肯定不能走这条路了,否则真要是遇到赵良就麻烦了。萧安最后还是决定换个方向回营地。

走出一段距离后,萧安感觉离赵良出现的地方已经很远了,便想拐向营地的方向。这时萧安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团黑影,好像藏着一人。

萧安急忙躲在一块巨石后面,仔细观察这团黑影。一位修士正藏在一棵大树后,此时正缩着脑袋偷偷观察着营地的方向,幸好萧安是从旁边走来的,否则还真可能被对方发现。

难道这人就是刚才赵良放走的那位么?萧安在心中暗自嘀咕起来。看此人现在的样子,好像是在确认自己是否被跟踪。

正赶上遮月的云朵移了开来,借着淡淡的月光,萧安终于看清了此人,这人是一位满脸皱纹的老者,正是许家仆役中的一人。

老者观察了一会儿后,确定没人跟踪,才长出了一口气。但老者却没有选择立刻离开,而是扶着一旁的大树开始干呕起来。

在干呕几下后,老者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件东西,并用手擦了擦就戴在了手上。萧安看出那是一个普通的戒指。老者应该是在被暗堂修士搜身前将此戒指吞进了腹中。而且对方在取出此物前如此谨慎,这枚戒指定然极不寻常。

老者在戴好戒指后,迅速转身向远处走去。就在萧安琢磨着是否上前夺了老者的戒指时,突然一道身形从不远处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杨承业现在心中非常不爽,被萧安打败的事情让他心中憋着一股火气。本来是想让那个萧安替自己巡夜,结果成了自己替他巡夜了。右手腕还不时传来一阵疼痛,更是刺激着他的心。

突然看到前面有一道身影,将杨承业吓了一大跳,仔细看了看后,发现此人就是自己队伍中的押送的人员之一。在确认对方的修为仍被禁锢后,杨承业如旋风般冲到对方前面,“呔!你这老东西竟敢逃跑!”

杨承业说着便一脚踹了上去,将老者踢倒在地。随后杨承业将怒气全撒在了老者身上,打得老者身上鲜血直流,就连老者的手上也沾满了鲜血,将戒指掩盖了起来。

杨承业感觉自己心中舒畅了,才停了下来,一把将老者从地上提了起来,本想推着老者返回营地,赵良突然从一边转了出来。

“赵队正,救我!”老者看到赵良后,比杨承业还要激动,这让杨承业用疑惑的眼光看着赵良。

赵良此时阴沉着脸,指着老者的鼻子就开始吼了起来:“你这老头好生狡诈,说是肚子疼要找地出恭,却偷偷溜走。”说完,赵良气愤的拍了老者一下,却不曾想竟将老者击晕在地。

赵良并没有去管倒地的老者,而是转身面对杨承业,面带微笑的说:“哎呀,杨师弟,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这要是被这个老家伙溜走了,回到宗门我不得被罚死了啊。

幸好你拦住了这个老家伙,这相当于是救了我一命!我得好好感谢你,师兄我这里也没啥好东西,正好手头有几件不错的法器,你看看喜欢哪件?”

说完赵良从储物袋中掏出了四、五件法器,在地上摆了一小列。

“师兄,你这话就见外了,哪能这么客气呢?”杨承业口中虽然这么说着,眼睛却早就移到了地上的法器上。

只不过杨承业看了几眼后,便瞥了瞥嘴,地面上只摆了几件炼气中期的法器,这对自认为马上就要突破到炼气后期的杨承业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吸引力。

而且赵良刚才说的虽然好听,杨承业心中也猜想到是怎么回事了。但自持宗门对自己的重视,料想赵良肯定不敢杀自己灭口。

“赵师兄,你拿这些法器打发要饭的呢啊?你将储物袋给我,我自己挑一件得了。”说着杨承业便从赵良手中拿走了储物袋。

因为两人本就挨的很近,杨承业根本就没有给赵良反应时间。当杨承业看清楚储物袋中的物品后,眼睛睁的大大的。

赵良此时也反应了过来,急忙将储物袋抢了回来。

“师兄,我,我就要那件长矛吧。”不知为什么杨承业说话变得磕磕拌拌起来。而杨承业所说的长矛,是指赵良储物袋中的一件炼气后期的法器。

“嗯 ,给你,我去叫醒那个老头子,你先走吧。”赵良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柄血色长矛,递给杨承业后,便转身向昏倒在地的老者走去。

杨承业看着赵良向老者的方向走了几步后,才悄然出了一长气。攥了攥手中的血色长矛,扭头往营地的方向走去。

只是其刚走两步,就感觉到后背上受了重重一击,随后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在失去知觉前,杨承业隐约听到赵良说:“我也不想这么做,谁让你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赵良的神情刚放松下来,就听到一阵鼓掌声从一处黑暗的角落中传来。随后一道身影渐渐从暗处走了出来,并向赵良这边走来。

“厉害,赵队正杀伐果断,小弟我佩服至极!”来人在离赵良还有四、五丈时便停下了脚步。

“是你?你想怎么办?”赵良看清楚来人后,眉头紧皱起来。

“我只要那件兵器就行。”来人用手一指杨承业手中的血色长矛,淡淡的说道。

说完后,并不等赵良说话,此人便一伸手,那柄血色长矛便飞到了此人手中。此人轻轻一抖,枪头便在空中幻化出九朵鲜红的梅花,“果然是一把精品法器,不错,不错!”

赵良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等此人耍完了长矛,才用手指了指仍昏倒在地的老者,“杀了他,你我才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对方二话不说,走到老者身边后,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柄极普通的长刀,一刀便扎进了老者胸口,鲜血顺着刀身上的血槽哗哗地向外流着。巨痛让昏迷着的老者抽搐了几下便彻底没了动静。

因为许家族人已经被暗堂修士仔细的检查过,并没有给这些人留下任何物品,所以赵良和后来出现之人都没有对老者进行搜身。

这时赵良也将杨承业的尸体搬了过来,伪装成两人同归于尽的样子。

“苏兄,先不要动对方的储物袋!一会儿咱们还得再带人来这里“勘查”现场呢。”就在另一人将手伸向杨承业的怀中时,赵良急忙阻止了对方。这人就是此次行动的副队正,苏庆海。

做完这一切,两人相对而笑,一起向营地走去。

当两人消失在黑暗中后,萧安飞速冲向现场,伸手就要去摘老者手上的戒指,不料戒指却如同粘在老者手上一般,怎么也摘不下来。就在萧安打算采取下一步动作时,赵良二人消失的方向又传来沙沙的脚步声,萧安急忙从戒指中取出部分物品转入自己的储物袋中,随后躲到一棵大树后。

只见赵良手持鬼头刀,苏庆海手持血色长矛,却被三位手持刀、剑的无极派修士逼了回来。

几人在离老者和杨承业的尸体还有十几丈远时便停了下来,一位无极派修士绕过赵良两人,直接向老者的尸体走去,而另外两人则牢牢的盯着赵良和苏庆海。

无极派修士来到老者尸体前,仔细将老者身上检查了一遍。随后又来到杨承业身前,从其怀中拿出储物袋,并将储物袋中的物品都倒在了地上。

里面除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物品和灵石外,只有一本写着《掌飘千重浪》的功法。无极派修士拿起功法翻了几下,便美滋滋的将这些物品收到了自己的储物袋中,又将杨承业身上仔细检查了一遍,才向另两位无极派修士摇了摇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