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仰望青云 > 第一卷 初入宗门
第六十九章 宴请
作者:蚂蚁有梦  |  字数:2656  |  更新时间:2019-08-20 07:20:45 全文阅读

“飘香酒楼”的大厅中人声鼎沸,食客络绎不绝。而在酒楼三层却一片安静,楼下的喧嚣好像一丝都没有传上来。

此时酒楼三层的一个雅间内两人相对而坐,赵良笑呵呵的给对面的一人倒了一杯灵酒,然后才给自己满上。

“黄哥,小弟我入宗门已经九年时间了,感谢您在这九年中对我的点拨、帮助之恩。小弟我先干为净!”赵良说完就将自己杯中的灵酒一饮而尽。

而赵良口中的“黄哥”,正是宗门库房中的黄库头。

看到“黄哥”爽快的将杯中的酒喝完,赵良异常高兴,赶紧起身又给对方满上。随即赵良又从一旁的桌子上拿出了两个酒杯,与自己的酒杯并排放在了一起,并都满上了酒。

“黄哥,这次小弟我自罚三杯,这九年时间没能吃黄哥吃一次饭,没喝一顿酒,这是我的错。”说完赵良将自己面前的三杯酒一一喝完。

“此事不怪赵老弟,是我一直忙不开,抹了赵老弟你的面子,为兄心里也过意不去。”说完黄库头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不一会儿,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人相谈甚欢。

“黄哥此次相召,不知所为何事?”赵良又向黄库头敬了一杯酒后,悄声问道。

黄库头并未在第一时间答复赵良的话,而是先喝了一口酒,思索片刻后,才慢慢说道:“实不相瞒,此次为兄确实有事想请赵老弟帮忙。”

说完话后,黄库头伸手从怀内拿出一面令牌放到桌子上,并用手推至赵良身前。

“过几天宗门内一位公子哥儿要举办一场庆生活动,这面令牌是庆生活动的守卫令牌,我希望你能拿着此令牌参加此次活动。”黄库头说完后紧紧的盯着赵良。

赵良并没有伸手去接这面令牌,而是仔细看了看,这并不是普通的守卫令牌,而是一面“队正”令牌。

持有此令牌者,必须要对此次活动的安全负主要责任。

在苍岳派,一年中大大小小的活动无数,宗门执法堂的弟子根本无法一一提供保护。所以一些不重要但又需要修士守卫的活动都是从宗门中选派弟子,而这些事情都是由百事堂负责。

此类活动耗时少,报酬高,根本不担心缺少人手。

自己在这九年时间中,不知邀请了黄库头多少次,对方始终不答应出来吃饭。而今日对方竟主动邀请自己吃饭,若说这里面没有猫腻才怪。

赵良苦笑了一下,“黄哥,此事是否有什么困难?”

“也没什么困难,就是这次活动有人要刺杀这位公子哥儿。”黄库头轻飘飘的一句话将赵良吓了个半死,就连手中的筷子掉在地上都没有发觉。

“黄哥莫要开玩笑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不是去送死了。”根据苍岳派的规矩,如是这位公子哥儿死在活动中,那负责守卫活动安全的“队正”必死无疑。

黄库头悠闲地吃着菜,头也不抬的说,“你放心好了,刺客的修为虽然与你相当,但活下来的肯定是你。”

“黄哥,我最近一段时间有事脱不开身。”赵良一脸无奈的说。

虽然对方对自己有些小恩小惠,但若想凭此让便自己舍身相报,那对方也就太天真了。

黄库头依然埋头对着自己面前的一只烤羊腿“奋斗”着,大有不拿下来誓不罢休的气势。

“昨天我在宗门外的一座无名小山上碰到一个老头,这老头特别能吹牛,把自己说的特别特别厉害。

恰好我见一块石头底下有一根七、八寸长的银针,便直接拨了出来。银针上还有斑斑血迹,我就让这老头推测这根银针和血迹的来历。

这老头手拿银针看了一会儿,张口就说银针上的血迹是两个人的,而且血迹已经沾了六、七年了。还说有秘法能根据这点血迹找到血迹的主人,如果血迹的主人死了,能找到其生前使用的物品。

我觉得这老头是在吹牛,赵兄弟,你说这老头是在吹牛么?”黄库头费力的将嘴里的羊肉都咽进肚子里,才含糊的说了一个好像八杆子打不着的话题。黄库头在说这些话时,目不转睛的盯着赵良。

赵良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赵良缓缓站起了身子,炼气七层顶峰的修为也一点点释放出来,向对面的黄库头压了过去。

黄库头原本只有炼气四层修为,在赵良气势压迫下却一点儿也不示弱。只见黄库头的气势也在一点点的提升,最后将赵良的气势全压了下去。

“你想怎么样?”当赵良的气势被完全被压制后,赵良好像被人抽了筋骨一般,瘫倒在座椅上。

赵良早就打探过这位黄库头的根底,知道当年这位黄库头受伤后,是宗门内一位筑基后期修士为其检查的伤势,在检查完后,这位筑基后期修士说了一句:此人修为受损,终生无法突破炼气四层修为。

可现在,此人表现出来的气势竟比自己还厉害的多,此人的修为什么时候恢复的?

此人背后的势力,定然掌握着比苍岳派那位筑基后期修士更多的资源,才能让黄库头的修为恢复如初。

而自己刚进入宗门便被对方盯上,如今更是知晓对方手中早就拿住了自己把柄,以后自己只能乖乖听对方的安排。只是赵良心中有些不甘,都做了对方的走狗,却不知对方是何神圣。

赵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在这些势力面前,自己最多也就是一只稍强壮些的蚂蚁,稍有忤逆便会粉身碎骨。

“不要妄想着打探出我身后的势力是哪方的,那是找死的行为。你只要知晓,这次任务是势力对你第一次正式的考验,你只要好好完成这次任务就行。”

“我强调一下,你的任务是成为此公子的心腹。此次宴会的事情是组织给你创造的一次机会,以后就得靠你自己了。”

“想知道为什么在一开始我就选中你了么?”黄库头的话好像是恶魔的诱惑,让人恐惧的同时,又忍不住去靠近。

“当你们这批弟子进入宗门的第三天,我手中便有了你们每个人的详细信息。这份信息比苍岳派手中的信息详细并真实多了,比如说你的身份!”

赵良听到这句话,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看到赵良的反应,黄库头笑了笑,“你看,从你进入宗门到现在都九年时间了,我帮你的次数都快数不过来了。今天就这么一点儿小事,让我说了这么多话,还将你吓够呛,你看这多不好啊!”

当看到赵良将令牌慢慢收到怀中后,黄库头才露出得意的笑容,就像是一只正在哄骗小鸡的狐狸一般。

“忘了告诉你了,这位公子哥姓寇,是上任暗堂堂主之孙。”

看到事情已经搞定,黄库头将手中的一块骨头轻轻向身后一扔。只听“波”的一声轻响,好像有一层透明的罩子被打碎了似的。雅间外的声音突然间传了进来,四周竟不知什么时候被黄库头布下了“隔音”法术。

赵良依然瘫坐在椅子上,目送着黄库头离开,却丝毫没有要送的意思。

黄库头迈着轻快的步子,嘴里哼唱着欢快的曲调,离开了酒楼后钻进了一条昏暗的胡同。

走进胡同里的黄库头脚步立即变得踉呛起来,并“哇”的一声,吐出一了口血液。借助着昏暗的灯光,隐约看出这是一口污黑的血液,同时空中传出一阵浓浓的恶臭。

“你服用丹药了?”一位浑身都罩在黑暗中的人问道。

“是的,我清楚此人的性格,只有我表现的足够强大,对方才会心存畏惧,不敢阴奉阳违。这样对他、对我都好,不是么?”此时黄库头的状态好了一些。

“值得么?”

“只要能杀了姓寇的,我做任何事情都不后悔。”黄库头眼中流露疯狂的目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