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仰望青云 > 第一卷 初入宗门
第六十一章 坊市危机
作者:蚂蚁有梦  |  字数:2673  |  更新时间:2019-08-12 11:24:16 全文阅读

苍岳派·密室内。

身穿员外服的何掌门正满脸怒气的在屋内走来走去,“这个老鬼是不想活了么,竟敢串通无极派布下陷井,诓骗并杀害我苍岳派弟子,一定要用他们三个家族的人头祭奠我苍岳派逝去的弟子。”

“掌门请息怒,此事有些蹊跷。此人暗中投靠我派已经有数十年时间,尤其是最近几次传回的消息更是让无极派吃了大亏,所以此人肯定不会主动反水。

更何况此弟子在逃回的途中竟没有遇到追杀和阻拦,更像是对方有意放人回来报信。”

在密室的一角,站立着一位面白无须,看起来俊郎、儒雅的中年修士。面对掌门的震怒,此修士并没有选择服从掌门的意志,而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此儒雅修士名为彭子庚,如今是苍岳派暗堂的堂主。此人虽然是一副儒雅的书生打扮,却极擅心计。

据说当年暗堂堂主之位空出来之后,有数位筑基期修士眼红此位置。而何掌门最后直接钦定彭子庚接手此位子。

此人之前并无任何出彩之处,当时宗门内许多人都并不看好此人。

没想到此人在接手暗堂后展现出其非凡的能力,短短七、八年时间内,就让暗堂焕然一新。在与无极派影堂的交手中也渐渐占了上风,扭转了苍岳派暗堂近百年弱于无极派影堂的形势。

正当何掌门还要说什么时,暗室中一件阵盘上红光连续闪动,这是暗堂接到紧急情报后传来的警示。彭堂主略带歉意的向何掌门施礼后,便匆匆向密室外走去。

当彭堂主回到密室时,手中拎着一个盒子,里面就是那位“许家主”的头颅,此时何掌门也上前观看。两人打量了几眼后,彭堂主便用手轻轻在“许家主”脸上不同位置以特殊手法捏了几下,最后一用劲竟抻下一张完整的面皮。

面皮之下却是另一位修士的容貌,彭堂主长出了一口气后,便开始仔细端详此人,不一会儿眼中便闪现出欣喜的神色。

“何掌门,此人是影堂“三邪”中的“恶风”,虽然修为只有炼气七层,斗法时凶悍异常。此人却曾正面击杀过玄剑宗一位炼气七层的修士,没想到今日竟被咱们暗堂一位同是炼气七层的弟子给灭了。”

“哦,咱们宗门也要出一位斗法的好苗子么?”何掌门听了也很高兴。

最近几年时间,暗堂多次破坏了无极派影堂的布局。今日听到无极派影堂的一位“招牌人物”败在自己宗门同级别修士手下,更加让何掌门心中舒爽。

“此人名叫周虎子,还是最近半年才加入暗堂的,在斗法方面还行吧。”彭堂主的脸上也带上了一丝笑容。

影堂中有三位“招牌人物”,分别是“恶风”、“血手”、“狂刀”,这三人的名声都是与其他门派修士的一次次拼杀中得来。

“恶风”身法极为敏捷,与人交手中,如风随形。尤其是那柄细剑,让人防不胜防,此人在斗法的最喜欢用细剑将对方身上的肉一块块的割下。

“血手”掌法惊人,曾有过以肉掌击碎对方的法器的记录,死在此人手下者,往往肢体破碎。

“狂刀”刀法极为精湛,一把断山刀挥舞起来不仅凌厉异常,其人更是如同疯子一般,偏偏对手又无法抓住其破绽。

这三人被无极派修士称为“三杰”,但其他几个宗门的人则都称其为“三邪”。

彭堂主对无极派影堂的了解很详细,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底细,向何掌门仔细讲述着此人的信息。

正在两人说话时,密室角落中一个传音法台突然亮了起来,随即一张传音符从虚空中出现,并浮在传音法台上。

当彭堂主激活这张传音符后,一尖细的声音响起并说了几句无厘头的话。彭堂主思索了一会儿后,走到何掌门身前小声的汇报着什么。

不一会儿就见何掌门点了点头,随后彭堂主也拿出一张传音符,低语了几句后,传音符表面灵光闪动了几下便消失在密室中。

……

本来常年开放的奇石坊市突然关闭了,而且坊市内的禁制已经全部开启,一团迷雾笼罩住了坊市入口。

林、韩、许三家的家主此时正聚在坊市内一处高台上,并借助禁制的力量,可以清楚看到坊市外结阵站立的苍岳派的暗堂修士。

随着时间推移,暗堂修士越来越多,从最开始的十几位,已经增长到了三十多位。这些修士身穿黑衣,以黑巾遮面,一股肃杀、嗜血的气息从这些修士身上传出。

“林家主,坊市外面已经被苍岳派封锁起来了,你赶紧给拿个主意啊!咱们这里属你修为最高了。”韩家主急的脑门上都出汗了,在高台上不停的走来走去。

“我修为高个屁啊,坊市外修为高过我的人一抓一大把!”桌子旁坐着的许家主瞥了一眼韩家主,没好气的说道。

“咱们已经向苍岳派的修士解释无数遍了,昨夜的事情不是咱们做的,可看对方的样子像是要将我们三个家族全给灭了啊。”同样坐在桌子旁的许家主有些忧虑的说。

此时三人脸上挂满了焦虑与不安,哪里还有平日家主的威严。

“无极派欺人太甚,使用栽脏嫁祸的方式陷害咱们。将咱们逼到绝境后,却如此小家子气。”许家主说完此话,气得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是啊,如果真投靠了无极派,留下的族人必死无疑,如果此事真的发生,将来我们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林家主低声喃喃自语道,似只吐露心中的烦闷,其他两人听了心有戚戚焉。

当三位家主从破败的小院离开前,无极派的修士信誓旦旦的说,只要苍岳派攻打坊市,无极派就会立即出手,将这三个家族全部营救出来。

有了无极派的这句话,算是留好了退路,三位家主打算先观察一下形势再做决定。

三大家族在此经营经了三百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家族兴盛之兆。一旦投靠无极派,就是与苍岳派彻底决裂,日后很有可能遭到苍岳派的清算。

随着坊市外苍岳派修士的增加,三位家主心中的担忧越来越重。就在三位家主打算投靠无极派时,坊市内一位无极派的细作突然出现在三位家主面前。

这位细作带来了一条相当不好的消息:无极派只能够接走三大家族共四十名族人。

这点儿数量连三大家族人数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此时若主动投靠无极派,那以后真就无颜去见列祖列宗了。三位家主只能期盼坊市外的苍岳派修士只是吓唬自己。

焦虑之中,三位家主的目光不由的望向桌子中央,那里放着的一张与传音符相似但更加繁杂的符箓。这是一张通讯符,这种符箓只要撕开,对方就能收到信号。而且这种符箓在传递信息时,隐蔽性要比传音符好许多。

这张符箓是昨晚无极派的队正给的,只要撕开这张符箓,无极派就会立即派人前来营救这三个家族。

因为昨晚无极派的陷害举动已经将三大家族架在了油锅上,稍有不慎就会坠落深渊,陷入万劫不复之境。所以三位家主即使心中再有怨恨,也不得不收下这张符箓以备万一。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时刻盯着坊市外的苍岳派修士,在对方攻打坊市前撕开符箓,让无极派修士前来相救。

表面看起来这三位家主都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但这三位心中的想法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许家主藏在衣袖中的手握着一张符箓和一碎片,这张符箓与桌子上的符箓极相似。

“许家主,我现在是以传音术与你交流,请你保持现状不要被别人发觉异常。我知道你心中一定很困惑,不清楚我们无极派为什么会花费如此大的力气拉拢你们三家,其实我们真正想结交的只有你们一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